毛泽东曾计划不加入长征,周恩来心急如焚找其通宵长谈

二战亚洲最著名红色特工至今下落成谜,曾粉碎暗杀斯大林计划

抗日战争期间,东北以及华北等许多城市活跃着神秘的“国际特科”组织,“国际特科”行踪诡秘、大胆机智,在沦陷区探情报、烧仓库、炸铁路,给予日寇重大打击。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十九路军在上海郊区奋起抗击日寇,双方相持20余日。第10天——8月23日

/wp-content/uploads/2020/7/Q3Yram.jpeg插图

  以前一直存在这样的一种说法,时为党中央总书记的博古(秦邦宪)在长征前,贪图留下毛泽东,让他在中央苏区自生自灭。至少有三小我私家的著作提到了这件事情:毛泽东的警卫员吴吉清,在《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一书中回忆了长征出发时由于中央纵队编队名单上没有毛泽东的名字而领不到物品的详细经由。《我的历程》(伍修权著)中说:“当初他们还计划连毛泽东同志也不带走,那时已将他排挤出中央领导核心,被弄到于都去搞调查研究。”《康克清回忆录》中也说,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下达了“准备出击”的下令后,康克清问朱德,毛泽东、陈毅是否加入长征。朱德回覆:“这一次,他们总算让毛泽东一起走啦。”

  秦福铨(博古的侄子)生前却以为,是毛泽东自动要求留下不加入长征的。

  1934年9月下旬,毛泽东从瑞金云石山云山古寺出发,经小密、黄龙和梓山来到于都县城,住在赣南省苏维埃政府驻地——县城北门外何屋,“视察”赣南省的事情。

  10月初的一天,毛泽东收到一张9月29日出书的第239期《红色中华》。头版头条洛甫(张闻天)署名的社论《一切为了守护苏维埃》,赫然映入他的眼帘。文中写道:“……为了守护苏维埃,破坏5次‘围剿’,我们有时在敌人优势军力的榨取下,不能不暂时的放弃某些苏区与都会,缩短战线,集结气力,求得战术上的优势,以争取决战的胜利……”

  文章中透露了中央红军将接纳“新战略”的信息,表示出中央和红军主力在重兵压境的严重事态下,将要撤离中央苏区。可是,红军往何处去?却没有作出回答。共产党、中华苏维埃、红军主力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难关头,毛泽东作为共产党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暂且中央政府主席,不能坐视不管,他要向党中央、中革军委申述小我私家的意见。他挥笔疾书“党中央、中革军委:顷读《红色中华》第239期社论《一切为了守护苏维埃》,读毕思之,心情极为繁重。关于党中央、红军主力撤离中央苏区后,何去何从?至为关注。以我之见,红军主力宜向湘赣边,机动灵活运动……”

  他还在信中提出,他要留在中央苏区,可把中央机关的老、孕、重伤员等一起交给他留下,同时要求把罗炳辉和追随他上井冈山的“湘东嫡系”红九军团第二十二师也留下。他从头至尾地修改好这封长信,最后,装放信封,在信封上写下:“十万火急,速送党中央、中革军委。内详。”

  他封上信封,交给苏维埃中央政府文书科长黄祖炎,要他立刻派人骑马急送瑞金,一定要在越日上午10时半以前,面交中央政治局博古亲收。并交接送信的人,信一送到立刻摇回电话告之。送信的义务交给了警卫班长胡昌保,他带着吴吉清各骑一匹快马,向瑞金驰去。

  越日上午,毛泽东一直守在省苏办公室的电话机旁等待着。还不到10点半钟,缄默的电话机突然响起了铃声。耳筒里,传来胡昌保遥远但不失清晰的声音,他向毛泽东讲述:信已经面交博古。

  周恩来听说毛泽东计划不加入长征,心急如焚地专程前往于都劝说毛泽东,大雨中警卫员们在外守护了一夜,周恩来与毛泽东通宵长谈,最后毛泽东才改变主意,赞成随大军队转移。1934年10月18日薄暮,毛泽东与张闻天、王稼祥等离开了于都县城,踏上了长征的路途。 转自《老人报》,泉源:人民网

魏延被杀并非因为反骨 而是因为他犯了大忌

特别声明:本文为新华网客户端新媒体平台“新华号”账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号的立场及观点。新华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魏延被杀并非因为反骨 而是因为他犯了大忌 文章来源:王者历史君 小说三国演义中,为了突出诸葛亮智谋无双且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