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三进南雄

1937年,因为一名士兵被杀害,这个河北人带着3000多伪军宣布起义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河北沧州籍爱国人士张庆余的故事。 张庆余 张庆余曾是驻扎在通县的伪军部队的军官。当时这支部队对外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1929年1月至1932年7月,毛泽东曾三次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经由粤赣接壤的梅岭,进入广东南雄举行革命活动,为南雄人民革命史增添了浓重的一笔。"毛泽东三到南雄",成为南雄人的自满和谈资。

初到南雄点星火

  1929年1月24日,前委书记毛泽东率领红四军到达赣粤界限进入南雄,经东山岭背、黄坑、上下杨梅、直下小梅关、东山门、钟鼓岩,向东经邓坊的蓝田、益田,到达油山的茶田,占领了十里岭,对占有在白石埂的敌军形成了笼罩,击溃敌人的一个团。红军所到之处,受到人民群众的热烈迎接。不久前,中共南雄县委向导了有三万余人加入的农民暴乱和土地革命运动,但随即遭到反动派的镇压,数百名农民在这次斗争中献出了生命。今后,南雄的革命斗争走向低潮,宽大人民在繁重的压制下生在世。红军的到来,在他们魔难的心田里升腾起希望的火花,他们象迎接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迎接红军的到来。

/wp-content/uploads/2020/7/RVZFbe.jpeg插图

  战斗竣事后,毛泽东、朱德率部经上朔到达锦陂,在禾场休息。当地群众听说红军到来,无不兴高采烈,许多人送茶送水,并拿出当地特产糯米糕到村口的榕树下慰劳红军。眼见此情此景,毛泽东眼眶湿润了。当他看到村里的衡宇被烧光了时,便向身边的群众问道:"这是谁烧的?"群众回覆说是国民党军队烧的。毛泽东听到这里,指着被烧的衡宇,气忿地说:"这笔债,一定要他们还。"当晚,在井湾召开群众大会,毛泽东站在会场上,情绪激昂地说:"穷人要闹革命,打垮反动派,打垮土豪劣绅,我们穷人才有饭吃,才有衣穿,我们红军也是穷人,是穷人的军队,穷人和红军要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才气打垮反动派,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跟田主财东斗,跟白狗子斗,跟他们斗到底,今天,他烧了我们的屋子,明天,我们一定要他们来归还。"知心的话语赢得了群众的热烈欢呼。

  毛泽东、朱德在锦陂稍作逗留后,又率军队到达乌迳的王木岭。在这里,接见了南雄县委的负责人,毛泽东对南雄县委的负责人说道:"我们要普遍地发动群众、发动群众、激提议他们的革命热情;宽大农民是我们事业永不枯竭的源泉,是革命之母,只有依赖他们,我们的事业才气取得胜利,才气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这时,他显得异常兴奋,双眼炯炯发光,高昂着头,继续说道:"谁能赢得农民,谁就能赢得中国,而要赢得农民,就必须知足他们对土地的要求,我们要发动群众,大力开展游击战争,举行土地革命;我们要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教育群众,例如,我们讲打垮帝国主义,群众不明白,但我们将它改成打垮洋财东,群众就知道了。"语重心长的一席话,使这位负责人深受启发。他示意一定要把南雄的革命烈火燃烧起来。

  在王木岭,毛泽东、朱德又召开了群众大会,并将10支五响步枪和一批子弹赠送给南雄县委,然后率军队向江西进发。

红旗插进南雄城

  毛泽东于1930年再度率红四军进入南雄。这时革命形势发生了重大转变。在蒋、桂、冯军阀大战的清闲,红色根据地获得了迅速生长,赣南已完全为红军所掌握,闽西六县周全暴乱,红三军和红十二军相继建立,各地苏维埃政府纷纷建立,红军在苏维埃推行土地政策深得农民的拥护。面临这种局势,蒋介石慌了手脚,急急组织"三省会剿",下令广东军阀陈济棠、陈维远、余汉谋向苏区迫近。

  4月1日,陈济棠、余汉谋命吴文献教训团向江西大余进犯。红四军在大余城郊野五里的一个小山坡草坪上召开了战前发动大会,准备祛除来犯之敌。毛泽东在会上发动道:敌人有一个吴文献的教训团到了南雄,前面就是梅岭,离这里只有12里路。不管它什么团,今天我们都在梅岭将它祛除。会后,毛泽东亲自指挥军队,直奔梅岭,将吴文献团的一个营祛除,缴获长短枪500余支。

  4月的梅岭,已是山花绚丽的时节。毛泽东站在梅关古道旁,放眼周围,红军战士正从他身旁走过,山下红旗招展,山上莺啼燕语,真可谓"风展红旗如画".革命形势的迅猛生长,使他信心百倍,壮志凌云。这时,朱德也赶了上来,他们并肩而行,指挥红军直指南雄县城。

/wp-content/uploads/2020/7/Qv2ea2.jpeg插图(1)

  红四军在举行到珠玑时,又与吴文献调来支援的一个营遭遇,红四军迅速提议了攻击,将该营击溃,于下昼5时进入南雄县城。

  古老的雄州镇因红军的到来而平添了几分热闹,红军搜抄了附敌的"同丰盛"百货商店,烧毁了国民党县政府,打开缧绁释放了被关押的政治犯,吸收他们加入了红军,抓住了一个民愤极大的警员巡官游街示众,并将其枪毙,为民除害。红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深得人民的恋慕。

  第二天,毛泽东和朱德在南雄县委书记彭显模的陪同下朝孔圣庙走去,在那里加入群众大会。沿街的店肆旁,四处贴满了红军的安民告示和"平买平卖,公平交易"、"老百姓不要怕,人人开门营业"、"作废苛捐杂税"、"红军官兵待遇一致"等口号。沿着石块铺成的街道,他们边走边聊。毛泽东溘然诙谐地对彭显模说道:"南雄人民有革命的好传统,南雄人喜欢吃辣椒,吃了辣椒就容易激动,一激动就要造反,反动派最畏惧我们这些吃辣椒的人。"说得人人哈哈大笑。

  不一会,便到了孔圣庙,这里周围插满了红旗,热闹异常,毛泽东等人走进大成殿,殿内外黑压压一片挤满了人群,他们久闻朱毛台甫,种种听说如雷贯耳,今日有幸,都希望能一睹朱毛的尊容。毛泽东有趣地对人人说:"人人都叫朱毛,朱毛到底是一个人照样两个人呢?现在我告诉你们,朱毛是两个人,朱是朱德,毛是毛泽东,但朱毛又是不可分的。反动派将我们描绘成青面獠牙的恶魔,现在人人可以看到了。"说着,他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毛泽东也和人人一样,都是穷人,朱毛红军就是替穷人打天下的军队,我们穷人只要团结起来,就能将地方老爷洋财东打垮。"毛泽东讲完话后,朱德也讲了话,然后演出文艺节目。红军在南雄几天,举行了普遍的宣传,使群众受到了很大的教育,许多青年要求加入红军。4月7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军脱离雄州,经乌迳返回江西,沿途又扑灭民团700余人,使蒋介石"三省会剿"的阴谋彻底停业。红色根据地却获得进一步扩大,南雄县委也划归赣西南特委向导,南雄成为中央苏区的组成部分。

水口战争的领头人

  1932年5月,毛泽东正随红一、五军团在进军闽南的途中。蒋介石下令广东军阀陈济棠、余汉谋进攻赣南,侵占了赣西南大片区域。这时,毛泽东接到党的暂且中央关于"红一、五军团主力应与河西三军团相呼应,解决赣粤敌"的指示,他们决议回师赣南,与三军团齐集,夹击粤敌。

  毛泽东、朱德掉臂天气炎热和远程行军的极端疲劳,昼夜兼程,于6月尾进入南雄乌迳区域,并派军队占领了梅关,将进驻赣南和南雄的余汉谋部分成两股,逼使余部重新布防,将张梅新的粤军第四师调回南雄驻防。

  这时期,虽然毛泽东已被"左"倾门路排挤出红军的向导圈外,但他在红军指战员中享有的崇高威望,仍能使他施展主要的作用,他所制订的战略战术仍被宽大指战员所推许。

  7月7日,粤军第四师到达乌迳,红一方面军下令五军团和江西自力第三、第六师配合扑灭粤敌第四师。8日破晓,五军团在向乌迳开进途中发现敌四师由浈水南岸向南雄偏向逃窜,立刻改变行军偏向,向水口圩堵击。当天下昼1时,五军团在水口以东的弱过隔河与敌四师打响,拉开了水口战争的序幕。随即五军团以十三军从正面攻击,以第三军由左翼渡河绕到敌后,很快就击溃了敌军两个团。当晚,敌四师退守水口圩及四周高地。

  9日破晓,五军团向水口之敌提议进攻,在浈水南岸高地与敌人睁开猛烈的拚杀。中午,敌人援兵赶到,以10个团的军力向第三军阵地猛扑,战斗异常猛烈。红三军指战员英勇顽强地阻击敌人,阵地数次得而复失,军队伤亡很大。在这危急之时,陈毅率领自力第三、第六师赶到,打退了凶猛的敌人,稳住了阵脚。水口东面阵地上,红五军团总指挥董振棠亲自指挥军队同敌四师举行白刃战。他脱掉外衣,只穿一件白衬衣,指挥着四、五千名手持大刀的战士,分四路冲向粤军第四师阵地,随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战士们手起刀落,敌人一片片倒下,阵地上尸横遍野,战士身上血迹斑斑。敌人一次次进攻,又一次次地溃退,战斗到达白热化水平。

  10日破晓,毛泽东亲自率领一军团和十二军赶到水口战场。他领会到敌我两军的作战态势后,又亲自考察了敌军阵地,随即下令一军团和十二军划分支援两岸的三军和十三军。

  上午7时,两岸的红军同时向敌军提议攻势。浈水两岸,战火纷飞,硝烟弥漫,倒下的红军战士和敌军遗体相互枕藉,滔滔浈江河水,也被染成了淡红。毛泽东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经两小时鏖战,敌人终于不支,纷纷向南雄偏向溃逃,红军乘胜追击,毛泽东也随着军队冲了上去。在追击过程中,五军团政委肖劲光突然瞥见追击队伍中有个大高个儿很惹人注目,急遽撵了上去,靠近一看,竟是毛泽东。毛泽东端着一支驳壳枪,步子迈得很有些稀奇,不像战士们撒鸭子猛跑,而是甩开长腿,大步往前,半跑半走,速率居然不亚于身边的队伍。这时,战况虽然在往好的偏向生长,但战斗并没有竣事,敌人边逃边组织阻击,交替掩护。远处另有几门钢炮不停地向这边射击,红军追赶队伍中不停有人倒下。但毛泽东此时似乎忘记了身份,一边往前奔走,还一边举枪高喊,呜哩哇啦地吆喝战士们快追。肖劲光一看这阵势,吓得不轻,毛泽东这阵子大大咧咧地把自己当个连长、排长用,要是有个闪失,怎么向中央交待?肖劲光手一挥,一个班紧跟在他的死后,把毛泽东围住了。"毛泽东同志,这里危险。脱离这里!"毛泽东愣住步子,哈哈一笑说:"追赶残敌,乃一大快事也!待我追至前方树林,坐下歇息不迟。"说完,驳壳枪一挥,迈着长腿又往前跑。肖劲光火了,把脸一沉,严肃地说:"毛泽东同志,请你尊重我的指挥权!"毛泽东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说:"你这个肖劲光,你指挥你的,我追我的。我也是一个红军指挥员,追个敌人都没权力呀?你好强横嘛!"说完又往前冲,而且跑了起来。肖劲光跟在后面,边追边喊:"打完这一仗,你怎么指斥都可以,现在我是前线指挥员,我下令你不要乱跑!"说完,他对身边的一个连长说:"你们不要追了,把毛泽东同志拉住,送回军团部去!"毛泽东见肖劲光动了真的,也焦虑起来,振振有词地说:"久居指挥所,无缘上前线,你也让我透口吻嘛!"一边说,一边挣脱那位拉着他的连长,拎枪又往前跑,嘴里还嘀咕:"兵败如山倒,惊弓之鸟,丧家之犬,我为何怕他,追追何妨?你不让我追,我偏要追!"肖劲光见毛泽东执意要亲自追击,无可奈何,也只得依了他,指挥军队不离毛泽东前后,人人一起追了上去。毛泽东这种身先士卒的精神,鼓舞着红军指导员们奋勇前进。经由连日鏖战,将10个团的敌军击溃,纷纷逃回南雄县城。

  战斗竣事后,毛泽东站在山坡上,望着硝烟滚滚的战场,感慨万千。这次战斗虽然取得了胜利,但红军却付出了高昂的价值,几千名红军战士倒在浈江两岸。几千名战士,这对红军、对于中国革命是何等名贵的财富啊!他们都是英勇无畏的战士,为了守护红色根据地献出了自己名贵的生命,想到这里,毛泽东默默地面临那些红军战士倒下的偏向鞠躬、鞠躬、再鞠躬。他向来主张以最少的牺牲来换取最大的胜利,他从来都不迎接这种拚消耗的胜仗,这在某种意义上简直是一次败仗。对水口战争的评判,毛泽东同志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一九三二年七月在广东南雄水口圩区域对陈济棠的作战","吃了军力不集中的亏,如象水口圩……这类的仗,原本一样平常算作胜仗,而且还算作大胜仗的,然而我们向来就不迎接这种胜仗","由于没有缴获或缴获不跨越消耗".水口战争后,红军在界址圩休整了一段时间便回师赣南。经水口战争重创的粤军再也不敢随意进犯苏区,使赣南根据地清闲了一段时间,为今后红军向北生长缔造了有利条件。

转自:共产党员网

毛泽东曾打算不参加长征,周恩来心急如焚找其通宵长谈

  以前一直存在这样的一种说法,时为党中央总书记的博古(秦邦宪)在长征前,企图留下毛泽东,让他在中央苏区自生自灭。至少有三个人的著作提到了这件事情:毛泽东的警卫员吴吉清,在《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一书中回忆了长征出发时因为中央纵队编队名单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