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76号”魔窟首脑李士群的真面目:苏中日多面特工?

你知道抗日名将马占山,但未必知道他的副手,来自于河北保定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抗日名将谢珂的故事。 谢珂影视形象 听到这个名字,估计诸位看官都表示不甚了解。但如果提起马占山那

  /wp-content/uploads/2020/7/Mnmiyy.jpeg插图

李士群(资料图)

  特工首脑神秘暴毙,扑朔迷离———他像由无数悬念堆积起来的迷宫

  1943年9月中旬,汪伪政权警政部长、特工首脑、伪江苏省长李士群,暴毙于苏州饮马桥私宅。新闻传来,震惊了整个中国沦陷区。苏州昔时是汪伪政权的江苏省省会,省长突然神秘殒命,引发了街头巷尾无数的预测和热议。一个又一个的演绎,把这桩命案戏说得扑朔迷离,最终,“日本人毒死了李士群”成为民间撒播的版本。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各处冒出的地下军们,争先恐后地展示自己的暗战业绩,以便领功请赏。于是,李案的新版本最先撒播:蒋介石、戴笠假手日本人制裁了汉奸李士群。1949年后,李案版本固然还得更新,而最权威的叙事出自天下政协委员、前国民党中将唐生明的回忆文章:唐生明讲述了他亲奉蒋介石之命隐藏敌营,又奉戴笠之令,伙同汉奸头目周佛海,设计了“锄李”的上、中、下三策,最终敲定上策———沐日本人之手除掉了李士群。直到当今,仍不停有更新的版本陆续问世……

  纵观种种“李案”版本,在案发历程和现场细节上,都已杀青众口一词的共识,即投毒者锁定日本宪兵队特高课课长冈村中佐配偶。但对现场细节和历程的完整修复,虽曾知足了部门受众的娱乐化的猎奇心理,然而,有识之士所寻找的谜团悬念却险些无一解密。由于,表象层面的事宜历程的完整性和微观层面的细节的逼真性,无法替换对隐藏在事宜真相背后的本质展现。

  笔者对“李案”的关注,缘起于还原“刺杀丁默村案”真相的历程中。温启民、王应铮等“刺丁案”的亲历者们,讲述了除奸小组指挥人陈彬将军厥后受命深入虎穴、隐藏于汪伪特工第一号头目李士群身边,与李士群零距离接触的惊险往事。这两位陈彬昔时的老战友和老手下,都不约而同地对李士群的神秘身份做出了与盛行叙述差别的诠释。两位先辈,是三四十年代国、共、苏、美、英、日、汪多方特工大博弈的见证者。他们以为李士群是中国特工文化中最大的谜团,正是无数未解之谜堆砌成李士群的传奇人生,给后人留下了一连串只有谜面、没有谜底的超级大问号。两位先辈的许多叙事,都以陈彬对李士群的评价为依据———究竟只有陈彬才是隐藏于李士群身边并深得其信托的人———笔者意识到也许这正是破译所有谜团的要害密码。在美国洛杉矶、在台湾台北、在上海,为揭开谜底,在两位先辈的指点下,笔者把所有的悬念谜团梳理成下列几个方面:

  1.1927-28年间,作为中共党员的李士群,由党组织派到苏联留学,后又被选入苏联隐秘警员学校受训。回国后,被安排在中共中央特科事情。为什么对于李士群在这个绝密的安保部门的事情业绩至今鲜为人知?

  2.李士群第二次被捕不久,即加入国民党特工组织。他对国民党特工组织有何重大贡献?无案可查!但有案可查的却是他又接受中共特科红队的密杀令,执行了暗算国民党观察科上海区长马绍武的行动,刺马乐成,随即李士群第三次被捕。他到底是受命隐藏敌营照样自首叛变?

  3.李士群以中统中尉情报员身份投奔日方,主持筹建76号特工总部的事情,为什么竟能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力挫所有竞争者,潇洒胜出,跃居汪政权特工组织第一把手?

  4.以76号为首的汪伪特工系统,在谍战中曾残杀中、军两统地下军无数。但为什么这两统的克星李士群从不杀共产党人。相反,还成为共产党人的保护伞和情报提供者?

  凡属他介入的所有主要事宜,都留下了一连串不解之谜,在这些只有谜面没有谜底的问号内里,一个最大的问号,倒并不是他的殒命之谜,而是对他真实身份的认定。由于,来自差别层面和差别侧面的所有悬念,最终都聚焦到一个显而易见的焦点:他是谁?他为谁服务?他为谁而死?他的一生,象是无数悬念堆积成的一座迷宫,时至今日,那些谜团仍疑心着有志于追求历史真相的探索者。

  被苏军情报总局隐秘招募,今后效忠顺序重新排列

  二十世纪前半叶,上海曾是国际隐藏战线的一个显眼的竞技场。苏、日、美、英等世界各国的情报妙手,中共的特科红队,国民党的中统、军统等等国内外的特工精英们皆云集于此。一时间,风云际会好戏连台。无论谁,若要讲述那一段群雄争霸的谍战往事,都绕不开一小我私家的名字,他就是李士群。

  照样先从身世提及。李士群于1905年4月24日,生于浙江遂昌县城。1924年前厥后到上海,报考交通大学落榜后,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26年春,转入上海大学,这座由国共互助开办的大学号称革命摇篮,瞿秋白等著名的共产党人皆在此任教,曾培养出一大批革命青年。经同砚方木仁先容,李士群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4月由上海地方党组织派往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不久,又被选拔到苏联特种警员(特工)学校受训。这座位于偏僻的西伯利亚小城的特工学校,实际上,是专门为苏军总参谋部在远东确立自己的情报网,而特设的亚洲情报学校。学员多是差别国籍的共产党员。李士群在这里结识了同样由中共派出的苏成德,以后数十年,两人险些走上同样的门路,由中共党员到中统特工,再到汪伪76号特工总部。

  赴苏学习,是李士群一生最主要的一个转折点。不知是无意中疏忽照样有意回避,坊间盛行的文本险些都忽略了李士群的这小我私家生转折点。而要破译李士群神秘面纱的要害密码,也正在于此。据解密的前苏联档案透露:1927年终至1928年头,在苏联学习的中国学生已有800人左右。“应中国共产党向导人(稀奇是周恩来)的请求,苏联举办了专门军事训练班”,对“来到莫斯科的中国革命者举行军事训练,军事训练由总参谋部卖力组织”。

  请注意,卖力中国班军训的苏军总参谋部,下属有个情报总局,这个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与全俄肃反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和共产国际联络局是斯大林时代苏联三大特工机构之一。1925年上半年,情报总局局长扬·卡尔洛维奇·别尔津呈报人民委员会的讲述中,提出了苏军总参谋部情报部门的事情目的:“基本义务是为苏联红军最高指挥机构、各级司令部……服务,提供有关外国,稀奇是我邻国和可能的敌人的军事实力现状,以及这些国家针对苏联的设计和贪图的情报。对这一目的所必须的资料,情报部首先依赖自己的谍报职员获取。”二十年代末,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为向外洋派遣特工,投入了大量专项资金。据解密资料透露,仅“1929-1930年,拨给该部的经费是75万美元和51.5万卢布”。为输出革命的需要,苏联三大特工机关,不停从在苏联事情学习的外籍人士中招募特工,经由特工培训后派往原籍国,为苏联的利益服务。

  李士群在加入由周恩来努力推动的上述军训中,不仅接受了隐秘事情的通例训练,而且被他的先生苏军参谋总部情报头目谢苗·彼德罗维奇·乌里茨基将军“慧眼”所识,并进一步开发了他的特工潜力,被隐秘招募为苏军情报总局的直属情报员,并进入情报总局专设特工高等专科学校深造,最终被打造成一名以苏军为第一效忠工具的红色特工,派回中国,历久隐藏,今后最先了他的超级鼹鼠的特工生涯。于是,远东隐藏战线上,围绕着李士群,泛起了一个一个难明的谜。

  笔者在采访温启民先辈时,先辈从亲身履历中深切感受到红色特工的威力。他说:“二三十年代的中国,可谓是苏联红色特工的乐园。苏联三大特工系统的触角覆盖了整个神州大地,渗透到中国社会每一个他们以为需要渗透的角落。上至国家最高层(如宋庆龄就是共产国际的隐秘党员),下至普罗民众,四处都有苏谍的踪迹,真是无处不在。中国社会更改的历次重大事宜中,都有他们活跃的身影。十月革命后,最早派到中国的那些代表、照料,险些都有特工靠山,就是这些人创建了中共,同时又辅助国民党改组。苏联始终在国共双方同时下注。抗日战争时期,苏联公然援华,同时又隐秘与日本签署密约,认可满洲国,倒戈中国,在中日双方同时下注,他们是包赢不输的赌徒。”虽然对于苏谍无孔不入的渗透功效早已略有所闻,但由于有关苏谍的档案资料,那时并未周全解密,以是温先生的讲述令人出乎意料。温先辈察觉到笔者的反映,他就以1931年6月闻名遐迩的“牛兰案件”为例痛陈自己昔时耳闻目睹苏谍对华周全渗透的情形。最后,他说,切勿低估苏谍不择手段的事情效率,为了苏联的利益,苏谍(包罗效忠于苏谍的机构华籍情报员)在中国无所不用其极,只有中国同胞想不到的,没有苏谍做不到或不敢做的。许多历史事宜的真相,都被他们歪曲或掩盖了。

  直到10多年后今天,前苏的隐秘档案陆续解密,据《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一书披露,原来1917年以后中国发生的许多事宜都是苏联三大特工机构的杰作。固然,有的是伪作,从张作霖之死、李大钊之死到伪造“田中奏折”……无一不是苏谍们的事情业绩,至于温先辈提到的“牛兰事宜”,更是印证了先辈的讲述是有真凭实据的。牛兰1930年3月任共产国际联络部的中国站卖力人,专门卖力共产国际与中国及亚洲各国共产党之间的联络,共产国际通过牛兰的正当公司向亚洲各国左翼政党划拨经费,据纪录1930年8月到1931年5月共产国际平均每月向中共提供2.5万美元流动经费。牛兰配偶持有多国护照,以假名挂号八个信箱,拥有10处住处、两个办公室,和一家商铺。被捕之后,苏联方面深知牛兰配偶掌握大量苏联以共产国际为平台,过问、推翻亚洲各国政府的证据,一旦牛兰经不住酷刑审讯而泄密或叛变,必将严重损害苏联形象,因此,为营救牛兰,苏联不惜行使他们所掌握的种种渠道,发动全世界的舆论,颠倒是非地攻击中国政府侵略人权、滥捕无辜。共产国际书记彼亚德尼茨基,亲自指挥全球局限的营救牛兰的反华流动,1931年8月20日,守护牛兰配偶委员会在欧洲建立。苏联前后破费10万美元,救出了牛兰配偶两条命。1932年被判处死刑后,随即改为无期徒刑,1937年8月出狱,苏联不惜让宋庆龄这样品级的隐秘党员抛头露面(最新解密的蒋介石日志中,正式纪录了宋庆龄代表苏方与蒋谈判,转告了苏方以蒋经国交流牛兰的建议,被蒋介石断然拒绝)。

  温先辈在讲述牛兰案时,曾无限感伤地说:“连人赃俱获的案件都可以扭转乾坤,试问,他们另有什么做不出?李士群从中尉到部长的突然起家的事业,同样也是由这个万能的苏联国家机械缔造出来的,若是一定要用事业这个词来归纳综合李士群的起家,那么这事业的缔造者不是李士群小我私家,而是他置身其中的谁人苏联特工网。苏联壮大的国家机械,才是李士群事业的真正缔造者。”这是先辈所给予的一个要害性的提醒,沿着这个提醒的逻辑取向,必然会梳理出一个清晰的思绪:1928年李士群学成归国,到中共中央特科事情。实质上他已洗手不干地酿成苏军情报总局的外籍情报员,而凭据苏军情报总局的划定,该局情报员必须是苏共党员。以是,这时的李士群,他的效忠工具是苏共、苏军情报总局,而不是中共。

  中共中央特科是他特工生涯的见习基地

  1927年10月,中共中央决议建立直属中央的特工机构:稀奇行动科(俗称特科),1927年11月特科正式建立。此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有周恩来向导的“政治局特务事情处”,韩素音在《周恩来与他的世纪》中说,确立特科,反映出周性格的另一面,周恩来亲自为特科划定了三大义务一不许。三大义务是:搞情报、惩处叛徒、执行种种特殊义务;一不许是不许在党内相互侦查。据《苏联情报机构在中国》一书透露,中共“中央特科的义务是:与社会各阶层中共产党的同情者确立联系,同特工和叛徒做斗争,监视隐秘讨论地址。确立天下各级党组织之间的联系。1928年,在莫斯科郊野召开的中共第六次代表大会,赞许确立特科,周恩来在这次代表大会上起了努力作用。”中共六大通过决议,遵照苏联国家政治保安总局的模式,确立由向忠发、周恩来、顾顺章等三位中央政治局委员组成的“反特工委员会”,上述中共的情报机构都“尽可能同苏联情报机关举行互助”。

  特科的主要声誉照样来自约有40多名成员的红队。这支红色复仇队,装备精良,有手枪、催泪瓦斯、手榴弹、冲锋枪、机关枪、轿车、摩托车和许多带有假牌照的自行车。红队的确立,是对白色恐怖的回应。由于1927年国共盘据以后,许多中共党员和亲共人士被逮捕、杀戮。中共党员从1927年11月5万人缩减为1万人,许多党组织遭受毁灭性的损坏,其中绝大部门被捕职员向政府自首投降(据1933年秋至1934秋的资料显示,中共被捕者4505人中,约有4213人叛变,占94%,甚至包罗不少向导干部在内,如暂且中央局三位常委之一的卢福坦、中央政治局委员红队向导人顾顺章、江苏省委书记王云程等)。为了停止叛变逆流的伸张,红队决议对一批造成极大危害的叛徒、特工、密探判处死刑,白鑫、范争波、何家兴、何芝华等许多叛徒先后成为红队的除奸工具,由于红色恐怖行动的树模效应,红队曾使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谈虎色变。

  李士群初入特科,便安排在第一科,该科实质上是特科总部,堪称要害中的要害,是对其他各科实行总向导的指挥机关。耳濡目染周恩来、李克农、顾顺章这些身经百战的先辈们的谍战艺术和除奸效力,这是李士群步入职业特工生涯后最佳的实习基地。特科红队的操作模式、事情流程、人事结构、实战经验直到除奸暗算的种种手法手段,使初来乍到的“实习生”李士群饱开眼福,日后,李士群之以是能轻车熟路地掌控汪伪政权重大的特工机械,稳坐76号第一把交椅,很大水平上得益于昔时在中共特科的履历。可以这样说,李士群是在中共特科渡过他作为职业特工的实习阶段的。特科的那一套颇具中国特色的特工文化连系苏军情报专业学校所贯注的工具理性的职业规范,在红色信仰的价值判断基础上,把这个野心勃勃的浙江青年打造成日后汪伪特工的第一号人物。本文摘自《文汇念书周报》,泉源:人民网

毛泽东三进南雄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1929年1月至1932年7月,毛泽东曾三次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经过粤赣交界的梅岭,进入广东南雄进行革命活动,为南雄人民革命史增添了浓重的一笔。"毛泽东三到南雄",成为南雄人的骄傲和谈资。 初到南雄点星火   1929年1月24日,前委书记毛泽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