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巧计:一场宴会拖延扑灭胡宗南40万雄师,使得蒋家最终败走大陆

解密“76号”魔窟首脑李士群的真面目:苏中日多面间谍?

   李士群(资料图)   特工首脑神秘暴毙,扑朔迷离———他像由无数悬念堆积起来的迷宫   1943年9月中旬,汪伪政权警政部长、特工首脑、伪江苏省长李士群,暴毙于苏州饮马桥私宅。消息传来,震惊了整个中国沦陷区。苏州当年是汪伪政权的江苏省省会,省

/wp-content/uploads/2020/7/nMJR3q.jpeg插图

周恩来(资料图片)

周恩来的宴会,使蒋介石把胡宗南团体的40万雄师拖了一个多月不能转动,直到所有被扑灭,这是国民党在大陆最后一个被祛除的重兵团体。

1949年7月,胡宗南的总兵站和后方主要供应基地宝鸡,已被解放军占领。胡宗南逃到汉中,彻底竣事了他在西北为王的历史。他率领手下三个兵团,共有13个军,一边苦心经营陕南基地,一边寻找出路。

为了彻底解决蒋介石手中这最后一张“王牌”,争取胡宗南走傅作义、陶峙岳的名誉起义门路,周恩来亲自做事情,把胡宗南的学长胡公冕(黄埔军校卫兵长,黄埔教训团第2团营长)请来做胡宗南的策反事情。胡宗南在汉中前后三次悄悄会见解放军派去作策反的事情人员。

就在这时,宋希濂由湖南西部退人四川,担任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手下尚有20万军队。为了替自己找条生路,宋希濂偷偷飞到汉中,与胡宗南谋划于密室。

二人商议率部取道西昌退往滇西中缅界限,依附澜沧江、怒江及高黎贡山之险,形势好,可以反扑。形势坏,可以退居缅甸。

宋希濂走后,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诺兰也下到汉中,公然对胡宗南说:“只要你手下三个兵团在大陆上保留下来,中华民国反共中兴大业就有希望。我可以建议杜鲁门总统,直接向你们提供军事援助。”

胡宗南与宋希濂商定了转进滇缅疆域的设计,又有了美国盟友的许诺,自觉又有了生路,立刻下令把解放军的代表打入缧绁,这就彻底堵死了和谈与起义的路子。

1949年8月,蒋介石由台湾飞到重庆,部署西南半壁江山的军事事情。胡宗南与宋希濂约好,一同去向蒋介石面呈建议。

蒋介石听到准备将40万雄师逐步转进中缅疆域的设计后,就惊呼道:“你们不是把四川、把西南这半壁江山拱手送给共党吗?”第一次进谏失败。胡宗南又单独晋见蒋介石,蒋介石照样严令胡宗南恪守四川、成都、重庆,还激励说:“只要坚守6个月,第三次世界大战就会发作,北平、南京、上海,又是我们的。”

胡宗南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发作根本不抱希望。,他深知成都和重庆是“易攻不易守之地”,只能等机遇再给蒋介石建议。

此时,毛泽东、周恩来最忧郁的是胡宗南和宋希濂取道西昌撤往滇西。一旦几十万国民党军进入缅甸,将泛起异常难处理的局势。几年后,国民党第8军军长李弥,率残部8000人窜入缅甸、老挝、泰国接壤的三角区域,骚扰中国疆域、危害当地十几年。东南亚的几个国家政府都无可奈何,最后不得已告到了联合国。厥后,该部不少人竟摇身一变,成为威震国际毒品市场的大毒枭……试想一下,若是昔时退到滇西的不只是李弥的8000残兵,而是胡宋的40万雄师,那么缅、老、泰“金三角”区域会泛起什么样的恶果?

怎样阻止胡宗南逃向大西南?在那时,真正能够有用阻止胡宗南的只有蒋介石。

/wp-content/uploads/2020/7/bABNN3.jpeg插图(1)

蒋介石在胡宗南葬礼上(资料图片)

1949年11月6日中午,周恩来在中南海勤政殿宴请国民党谈判代表张治中、邵力子、刘斐等国民党政府的主要人物。周恩来专门叫胡宗南原来的副官兼秘书熊向晖也来加入酒宴。

张治中见到熊向晖后说:“想不到熊老弟也起义了。”

周恩来笑道:“他不是起义,是归队。”然后,详细先容了熊向晖在西北胡宗南部的隐蔽履历。

张治中当天晚上就给蒋介石写了封信,大意是:已往我只知道国民党在军事上、政治上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今天我才知,国民党在情报上也远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你有像熊向晖这样的人才吗?胡宗南怎么能不打败仗,国民党的天下怎么能不丢,等等。

周恩来特设酒宴,表面上是向张治中等人公然熊向晖的共产党员身份,实际上是对蒋介石的攻心战。通过张治中告诉蒋介石:胡宗南西北大北的原因是胡宗南的知己熊向晖是中共地下党,而且胡宗南向他隐瞒了这么重大的事实。让蒋介石嫌疑胡宗南的忠诚。从而让蒋介石不相信胡宗南的“退却滇西、进军缅甸”是为蒋谋利益。借蒋介石的手彻底损坏胡宗南的战略设计,看死胡宗南兵团,为我军完成战略大笼罩、就地扑灭胡宗南兵团争取时间。

周恩来选择1949年11月6日设宴公然熊向晖的隐秘,也是经由深图远虑的。这天是星期日,举行酒会不容易引起蒋介石的疑心。如果宴会后张治中立刻给蒋介石写信,在那时的条件下,蒋介石辗转收到张治中的信需要一至两周左右时间,则蒋约莫会在11月13日至20日左右读到该信。这时,正是解放军敏捷攻占贵阳,最先切断四川国民党军队主力逃向广西,经海路逃跑的通路的时刻。

/wp-content/uploads/2020/7/viq2Mv.jpeg插图(2)

蒋介石阅兵(资料图片)

战争的发展偏向实现周恩来宴会要到达的“战略目标”。

11月下旬,第2野战军突破宋希濂部防线,宋希濂率领残部朝泸州偏向逃跑。

11月28日,蒋介石下令胡宗南来成都有事商议。胡宗南还以为校长改变了主意,效果大失所望。校长是要他来保驾的。

在成都的12月4日到12月9日,胡宗南再次请求蒋介石放弃四川,通过西昌进军云南西部。蒋介石不予亮相,只是要他守成都。

就在这关键时刻,解放军解放了重庆和川东,成都已经陷入解放军南北夹攻之势。胡宗南再次向蒋介石建议:准备用两个军守乐山、两个军攻雅安。所有军队向西康、云南转移。

蒋介石再次拒绝了他的建议,下令死守成都。同时任命顾祝同为西南最高主座,胡宗南为副主座兼参谋长。这显然是对胡宗南的不信任。

12月9日,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在彭县宣布起义当天,蒋介石慌慌张张登上飞机,脱离成都飞往台湾。

直到12月19日胡宗南兵团一切外逃通路所有被切断,解放军形成关门打狗之势,蒋介石才蓦地意识到自己的大错特错,批准了胡宗南的弃川请求,下令胡宗南率部向西昌突围。然而此时胡宗南兵团大势已去。

(摘自李金明著《黄埔对决》,湖北人民出书社2010年3月出书)

你知道抗日名将马占山,但未必知道他的副手,来自于河北保定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抗日名将谢珂的故事。 谢珂影视形象 听到这个名字,估计诸位看官都表示不甚了解。但如果提起马占山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