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敌深入、田忌赛马…这一仗彭德怀三步定胜局!70年过去了,美军照样没搞懂

周恩来巧计:一场宴会拖延歼灭胡宗南40万大军,使得蒋家最终败走大陆

周恩来(资料图片) 周恩来的宴会,使蒋介石把胡宗南集团的40万大军拖了一个多月不能动弹,直到全部被歼灭,这是国民党在大陆最后一个被消灭的重兵集团。 1949年7月,胡宗南的总兵站和后方主要供给基地宝鸡,已被解放军占领。胡宗南逃到汉中,彻底结束了他在

/wp-content/uploads/2020/7/U7VNRj.gif插图

今年是中国人民自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

70年前,我英雄的中国人民自愿军将士,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同志率领下,肩负民族的期望,高举守护和平、反抗侵略的正义旌旗,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历经两年零九个月舍生忘死的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

70年来,中国人民始终没有遗忘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缔造了人类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绚烂典型的自愿军将士。

今天,库叔以抗美援朝第二次战争西线的战斗为例,追忆那炮火硝烟中的峥嵘岁月,讲述自愿军将士在极不对称、极为艰难的条件下,若何以弱胜强,不停取得绚烂胜利。

文 | 王正兴

编辑 | 谢芳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泉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酷追究法律责任。

1 一个“胜利”,让麦克阿瑟发生误判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争,自愿军虽然取得胜利,但由于是遭遇战,并没有能祛除太多美军和韩军的有生气力。稀奇是美军,除了骑兵第1师有一个团在云山战斗受到重创,其他军队并没有什么损失。

/wp-content/uploads/2020/7/bmqyAf.jpeg插图(1)

图为朝鲜战争中的美军炮兵

以是,表面上看自愿军取得了胜利,但战争的生长态势对我们并晦气,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在第一次战争中,美军、韩军虽败,但整体实力仍然远远跨越自愿军。

那时自愿军入朝军力为6个军,23万余人,朝鲜人民军新败之余还在举行整编。美军仅陆军就有17万,加上韩国、英国、法国、土耳其等国军队10万余人,地面军力跨越了自愿军。此外,美军在空中、火力、天真和后勤,相比自愿军具有绝对优势。

*自愿军入朝作战已经露出,再也不能像第一次战争时获得突然性胜利。

*第一次战争后期,自愿军进攻锐势已枯竭,从战术学上讲,此时正是美军还击的大好时机,若是大举进攻,会对自愿军发生极大威胁。

/wp-content/uploads/2020/7/MzYVFj.jpeg插图(2)

图为自愿军机枪手

战场形势千变万化,要害在于因势利导,把晦气转变为有利。

第一次战争最后阶段,在三十八军争取飞虎山,严重威胁交通要道、战略要点军隅里的情况下,彭德怀下令住手进攻。这是异常要害的一步棋,让正在败退美军和韩军发生了幻觉,以为他们阻止了自愿军的攻势,在飞虎山打败了自愿军。70年已往了,美军战史和韩军战史中依旧是这样纪录的。

这个“胜利”,让麦克阿瑟发生了误判:自愿军在局势有利的情况下住手了进攻,那说明其军力并不足,其战斗意图只是守护疆域平安。

在这一判断的基础上,麦克阿瑟改变了之前的部署,下令二线的美军调往一线,增强一线的军力武器,以美军为主力准备再次向北进攻。为了保证优势,麦克阿瑟还下令大规模轰炸鸭绿江上桥梁,阻绝自愿军入朝通道,让已在战场的自愿军失去后援。

不外,此时麦克阿瑟只是举行准备,现实并没有提议进攻。

为了缔造有利的战场态势,彭德怀又走了第二步棋,他下令三十八军自动放弃飞虎山等阵地,这进一步坚定了麦克阿瑟的判断——自愿军实力不足,并不是真的想和美军交手。

/wp-content/uploads/2020/7/bmeu2q.jpeg插图(3)

图为汤米·李·琼斯饰演的麦克阿瑟

现实上,彭德怀接纳的手段就是后发制人,用的是中国几千年来战争智慧的结晶——示形动敌。彭德怀有意向麦克阿瑟示弱,以此引诱美军北上进攻,这就是孙子说的“予之,敌必取之”。为什么敌必取?由于给敌人看到了形势对他们有利。

然则光让美军自动进攻是没有用的,他们实力那么强,自愿军拿什么顶住攻势?

实在,彭德怀基本没想防御,他的最终目的是进攻,只是让美军先攻,等美军露出破绽,自愿军再还击。

那么,若是美军没有露出破绽怎么办?没有破绽,那就缔造出有利的战场态势,让美军露出破绽。

彭德怀的第三步棋正是着眼于此,他的设施很简单:继续退却,且战且退,诱敌深入。看到这里,一定会有读者说:不就是诱敌深入嘛,有什么稀奇的。实在,诱敌深入与一定能打胜仗之间,并没有一定的联系,而且敌前退却是战争中最危险,最具技术含量的事。

2 敌前退却?彭德怀是怎么想的

那么为什么彭德怀下令自愿军继续退却,且战且退呢?这就要知道彭德怀是怎么剖析敌情的。

麦克阿瑟的这次进攻,美军第八集团军从西到东分别为美军第24师、英军第27旅、韩军第1师团、美军第25师、美军第2师、韩军第二军团(第6、7、8师团);战争预备队是美军骑兵第1师、空降187团,土耳其旅,其中战斗力最强的是美军第2师,最弱的是韩军第二军团。

当美韩军从安州、军隅里一线最先进攻时,其正面约莫120公里。

自愿军在彭德怀的指挥下且战且退,一直退到第一次战争最先的地方,这时美韩军向北进攻了约莫25公里,其正面约莫为200公里。

/wp-content/uploads/2020/7/meEbMn.jpeg插图(4)

图为两次战争之间战线转变示意图

在这种情况下,美军第八集团军越向北进攻,其阵型就越呈扇形睁开,正面越来越宽,军力越加涣散。这是一个重点,但还不是要害。美军第八集团军正面为120公里时,其预备队是一个师又一个旅又一个团战斗队,而正面扩大为200公里时,预备队照样这么多,纵深却多增加了25公里。这么大的面积,这么点预备队,是管不外来的。这就叫后方空虚。

这就是彭德怀要思量的问题,让美军前进若干公里,能够让其军力涣散,自愿军可以举行穿插作战,同时让美军前进若干公里,才气让其后方空虚,这样穿插军队攻进去才气够施展作用。这些部署,需要相当深挚的军事功底。

思量到自愿军的军力和火力均不及对手,彭德怀另有三个针对性部署。

在美军第24师和英军第27旅劈面,彭德怀放的是自愿军最弱的五十军;在韩军最强,但战斗力比起美军另有差距的韩军第1师团劈面,彭德怀放的是自愿军中次弱的六十六军;在美军第25师和最强的第2师劈面,彭德怀放了自愿军最强的三个军之二,三十九军和四十军。而自愿军最强的两个军之一三十八军(另一个是三十九军),劈面进攻之敌是韩军第7师团;自愿军较弱的四十二军,彭德怀让他们去对于最弱的韩军第6、8师团。

/wp-content/uploads/2020/7/e2EFji.jpeg插图(5)

图为第二次战争提议前战场态势

看了这个排兵布阵,信赖许多库友马上就会想到一个故事:田忌赛马。

左路美军第24师虽然不是美军中很强的军队,但他们有英军第27旅辅助,彭德怀让最弱的五十军去牵制他们。

韩军第1师团实力不上不下,让六十六军去打,旗鼓相当。

中路美军第2师和第25师最强,必须让自愿军最强军队去顶住。

右路韩军第二军团最弱,让卖力第一层穿插迂回的三十八军集中军力打一个师团,卖力第二层穿插迂回的较弱的四十二军打两个师团。这样部署,自愿军最强的三十八军直接打美军第八集团军最弱的军队,而且照样一个师团,就能够保证打开战争突破口。只有打开战争突破口,才气举行穿插,对敌支解笼罩。

然则,彭德怀面临和美军一样的问题,正面很宽,军力不够用。他有自己的解决设施,不根据教科书打,没有战争预备队,所有军力都投向一线。这样做有两个缘故原由,一是自愿军军力火力均弱,必须集中气力;二是美军是离心运动,他们的扇形是向外扩散,越往北扇形越大;而自愿军是向心运动,越往南打扇形越小,稀奇是美军第八集团军预备队不足,后方极端空虚。

这种情况下,彭德怀不要战争预备队,所有气力用在一线,越往南打,美军越空虚,自愿军的攻击强度就越大,这个仗取胜的掌握就越大。

这才叫退却诱敌,引诱敌军进入对我有利位置,所谓“有利”,也不是想当然,而是需要对敌情举行精准的盘算和剖析。美国人不懂这一套,他们只知道进攻就是掌握自动权,退却就是失去自动权,却不知道彭德怀引诱他们进攻,要的就是美军的后方空虚。

这里另有一个小插曲,那时的苏联照料看不懂,诘责彭德怀为什么不按教科书那样组织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第三梯队,并给斯大林发电报起诉,效果被斯大林一顿训斥。

/wp-content/uploads/2020/7/aUjYJj.jpeg插图(6)

图为第二次战争提议后战场态势

战争的历程和彭德怀设想的一模一样。五十军和六十六军面临的敌军很强,战果一样平常,但没关系,彭德怀就是让他们牵制敌军。

需要正面硬抗的三十九军和美军第25师打了个旗鼓相当,能稍占点廉价。

四十军对美军王牌第2师睁开凶猛攻击,完全压制了他们的攻击锐势,为什么这么猛?由于要配合举行穿插的三十八军。

三十八军则摧枯拉朽,轻轻松松打垮了韩军第7师团。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被迫用土耳其旅顶上去,又被三十八军容易打穿。这时沃克手上只有骑兵第1师和空降187团了,空降187团还得看守平壤,能用的只有骑兵第1师。若是把骑兵第1师再顶上去,那是能够阻止三十八军进攻的。这时彭德怀第二个针对性部署,双层穿插迂回施展了作用。

四十二军虽然较弱,但两个韩军师团绝不是他们对手。面临直接威胁后方的自愿军四十二军,沃克只能让骑兵第1师去填补空缺,而这样一来,就没有军队去阻止三十八军了。

沃克虽然下令英军第27旅紧要回援,但已然来不及了。三十八军打垮土耳其旅后,在没有阻拦的情况下穿插至三所里,切断了美军王牌第2师的后路。

后面的事,信赖库友们都有所耳闻,美军第2师遭到了毁灭性袭击。三十八军能够完成这一壮举,彭德怀的战场谋势施展了巨大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0/7/Q3URNj.jpeg插图(7)

图为彭德怀在朝鲜战场

这种战场谋势,美国人不在行。这场战争已经已往70年了,美军在举行战争复盘时,依旧没搞清楚彭德怀到底怎么打的。他们顽强地以为,第一次战争在飞虎山顶住了自愿军攻势,却不知道这是彭德怀有意让自愿军住手进攻,甚至放弃飞虎山,目的就是引诱他们向北进攻。美军还以为,把三十八军穿插三所里的113师误判为灾黎,是导致美军第2师惨败的要害。误判不误判并不是要点,由于那时的美军第八集团军基本拿不出军队去填补那处后方的空缺。为什么拿不出军队?正是由于彭德怀的战场谋势。

3 中西方战术认知差异大

战术,顾名思义就是战斗的方式和手段。而战术也分为两个部门,一是指导战斗的原则;二是举行战斗的方式。

所谓指导战斗的原则,即指从宏观角度对整个战局举行谋势、布势,从而缔造出对我有利的战场态势。这个指导是对整个作战系统的指导,我们可以称之为基于系统的战术。

所谓举行战斗的方式,纵然用手中的武器装备,最大水平的施展其作战效能。而武器装备正是作战系统的组成部门。我们可以称之为基于武器的战术。

了解了以上基本概念后,我们再来剖析自愿军和美军对战术学运用的差异。

历史上,稀奇是最近几百年里,西方依赖坚船利炮对科技落后地区举行征服,一直在武器装备居于优势的条件下作战。

因此,在军事头脑上,西方对基于武器的战术更为重视,这从其编写的战术史书籍中也显示得稀奇清晰。西方的战术史书籍所总结的战术史,完全是武器装备的战术史,各个历史时期的代表性战术都是基于那时所使用的武器:冷武器时代是方阵战术,火器降生后泛起了线性战术,然后又升级为散兵线战术等等。

/wp-content/uploads/2020/7/ueQVra.jpeg插图(8)

图为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

基于此,西方稀奇重视武器装备的生长。这个熟悉没有错,武器装备的优势性辗压,是取得战争胜利的捷径和法宝。

问题在于,不能只有这一个熟悉。战争是全方位的,不仅仅包罗武器装备,另有人的头脑。若是武器装备存在代差,差距太过显著,征战中弱势的一方很难用战场谋势来改变战局。但若是武器装备并不存在代差,仅仅是优势和劣势的区别,那么弱势的一方可以用战场谋势来改变战局。而若是双方实力平衡,那善于谋势的一方获胜的概率则要大许多。

西方,包罗现代的美军,他们的问题就在于,长期以来打的都是非对称战争,对手实力太过孱弱,以致于基本不需要战场谋势,也就忽视了谋势。根据他们的战术理论,世界上不存在、更不能能发生以弱胜强的战争。

此外,根据西方的战术理论,他们极其讲求先发制人。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当一支军队的战术头脑是基于武器装备时,发生这一看法很正常。先袭击敌方,摧毁敌军的军力武器,自然更容易掌握战场的自动权。这一头脑自己也没问题,同样是只偏执于一个头脑,才有问题。

/wp-content/uploads/2020/7/BjQzEr.jpeg插图(9)

图为朝鲜战争中美军步兵

对自动权的掌握,除了先发制人另有后发制人,先下手可以占廉价,后下手也能做到。

后发制人这一战术头脑是孙武总结的,早在曹刿论战时,他就指出了这一点。所谓后发制人就是让对手先出招,以掌握敌方的虚实,待敌失去攻击锐势后,对敌要害举行还击,以制敌死命。这里又可分为两点,一是守候敌方犯错误,二是引诱敌方犯错误。战场的自动权就在敌方犯错误的时刻发生了转移。

实在,从《孙子兵法》起,我国的军事著作就对指导战争的战术举行总结。

好比,致人而不致于人,形人而我无形(意为要调动敌人,而不是被敌人调动,用种种假象去诱骗调动敌人,而不露出我军的真象);

践墨随敌,以决战事(意为实行作战设计,要天真地随着敌情转变,来决议军事行动);

奇正相生(运用一样平常原则的为“正”,特殊情况下天真应变为“奇”,如担任正面进攻的军队为“正”,两侧偷袭的为“奇”,在战争中“奇”与“正”相辅相成);

示形动敌(意为通过伪装和诱骗,佯动,诱使敌人发生错觉,做出错误决议);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里,这些战术不停生长,始终指导战争,并延续至今。

可以说,自古以来在战术上,西方看重基于武器的战术,中方则看重基于系统的战术。这种熟悉的差异,就是我们能在朝鲜战胜美军的战术缘故原由。

4 为什么美军破解不了自愿军的战术?

当两支军队训练水平、装备水平相那时,意味着两支军队基于武器的战术水平基本一致,那么来决议战斗输赢的自然要依赖基于系统的战术。

朝鲜战争则证明了,当两支军队训练水平基本相当,就算装备水平有较大差距,在基于系统的战术上使用更适当的军队,获得胜利的掌握更高。

为什么美军破解不了自愿军的战术?基本缘故原由就在于自愿军是用基于系统的战术来指导作战,而基于系统的战术,其自己的层级就高于基于武器的战术,它自然地可以指导基于武器的战术。

美军虽然在基于武器的战术上手段更厚实、威力更壮大,但对系统整体的指导上弱于自愿军,这让武器装备威力的施展大打折扣。

然则我们也不能志得意满,在厥后的朝鲜战争历程中,美军有一个天才人物用很短的时间就学会了自愿军的战术,并且能还施自愿军之身。这小我私家不是李奇微,而是范佛里特。不外,美国人对他不重视,厥后还把他革职了。这是我们的幸运,然则战争不能寄托在幸运之上。

现如今,美军越来越重视对指挥官大局意识的培育,这种培育就是在提高基于系统的战术水平。现在,解放军正在下大力气提高基础战斗力建设,这一定没错,基于武器的战术是基础,但也不能忽视我们以往的优势,丢掉老祖宗制胜的法宝。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流动一直都在!知未图书为库叔提供25本《罗马帝国兴亡史》赠予热心读者。讲述两个罗马人物,有争议天子克劳狄乌斯的自白,以及最后一位罗马执政官贝利萨留的战神传奇履历。请人人在文章下谈论,点赞最高的前3名(数目跨越50)将获得赠书。

/wp-content/uploads/2020/7/RnimEr.jpeg插图(10)
/wp-content/uploads/2020/7/YnaM3e.jpeg插图(11)

解密“76号”魔窟首脑李士群的真面目:苏中日多面间谍?

   李士群(资料图)   特工首脑神秘暴毙,扑朔迷离———他像由无数悬念堆积起来的迷宫   1943年9月中旬,汪伪政权警政部长、特工首脑、伪江苏省长李士群,暴毙于苏州饮马桥私宅。消息传来,震惊了整个中国沦陷区。苏州当年是汪伪政权的江苏省省会,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