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西藏“龙厦事宜”的再回首

1992年,邓小平提名时年76岁的刘华清任军委副主席……

1992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邓小平和刘华清亲切握手 党的十四大召开前夕,邓小平一直关注着大会筹备的进展情况。他从永葆人民军队性质的高度着眼,对新时期军队建设进行了深刻的思考。 1992年10月6日,邓小平给中央政治局写了一封信。在

我对西藏近代史研究有着特殊的兴趣,那一个个历史人物总在脑海里浮现。在这段历史中,可能感想最深的就是龙厦其人其事。有学者评价龙厦时提到:历史人物和历史事宜往往并非如此简朴,非黑即白,而往往界线不清,需要我们用确凿的史料去仔细研究、判别,才气得出客观、公允的结论。

龙厦•多吉次杰(1881年—1940年),身世王谢,博学多能。早年步入仕途,曾任为噶厦的仔本(四品官)及盐茶局负责人。听说,他和同事的事情是很有成就的。有新闻说数年以后,噶厦所有粮库都已装满。十三世达赖喇嘛对此十分满意,亲手赏给龙厦一尊饰有纯金冠顶和耳饰的观音菩萨像,并为他祝福说:“愿你世世代代获得观音菩萨的保佑。”

/wp-content/uploads/2020/7/VRBbam.jpeg插图

图为龙厦与四个学生的留影(图片由喜饶尼玛提供)

1913年,龙厦奉十三世达赖喇嘛之命,率门冲•钦饶贡桑等4名贵族子弟赴英留学。龙厦在国外坦荡了眼界,回藏后对十三世达赖喇嘛影响很大。十三世达赖喇嘛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不久便将其提升至藏军总司令。在十三世达赖圆寂后,他流动频仍,秘密组织了“吉求贡吞”(即“求幸福者同盟”),贪图效仿西方的议会制,主张“通过选举组成噶厦的成员,以改善噶厦的职能和效率,别无他图”,并以为政府的决议应由全体官员用集会方式举行,不得由少数人随便支配等。此举泄密后受到西藏守旧派的强烈否决,以召开集会为名,将其诱捕。噶厦观察审讯团指控他是“亲苏分子”“想在西藏搞十月革命”“谋害噶伦”,贪图扑灭宗教。最后处以剜目之刑。有证据解释,热振呼图克图曾示意,“审阅噶厦讲述时……噶伦赤门为首的几位噶伦等人串通一气,一再强调必须逮捕龙夏,那时我初出茅庐,缺乏经验,孤独一人,情不自禁地赞成了逮捕意见,本想向龙夏透个新闻,告诉此事,因校他们围困,不要说向他透露新闻,连个口信都无法捎出。”在剜去龙厦双眼的文书呈给热振时,热振没有签字。

那时中央政府派往西藏致祭十三世达赖喇嘛的专使黄慕松(国民政府顾问本部次长)到西藏时,正遇西藏乱事。为相安无事,他在给中央的讲述中谈到龙厦曾试图“拒绝中央大员入藏”。

/wp-content/uploads/2020/7/AV73Q3.jpeg插图(1)

国民政府顾问本部次长黄慕松(图片由喜饶尼玛提供)

加之,龙厦还曾经于1913年到过英国。在伦敦时代,他不仅学会了英语,还先后到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考察那里的政治和社会状态等。于是,“龙厦事宜”被后人以为是亲英分子的未遂政变。细究历史,可以看到龙厦与英国人是不相容的。他“虽然年纪轻轻,但龙厦绝不畏惧英格兰人或英国人,而且不会让他们决议和控制他所以为的对西藏政府有益的事情”。早在他赴英时代,无论在加尔各答,照样在伦敦,“都勉力同中国人举行私下接触”。在英国陪同的古德甚至致函贝尔,要他劝告达赖喇嘛召回龙厦。因此,他受到英国特务机构的监视,也就在所难免了。英国的“西藏通”柏尔、黎吉生等人也以为他“显著反英”,对他种种不听命于英国人的做法十分反感,以为他诡计多端,那时,尽力指责西藏地方政府亲英的班禅驻川代表阿旺敬巴以及厥后担任班禅堪布集会厅秘书长的刘家驹等也以为他虽然到过英国,但与英人没有什么关系。

最有说服力的一件事发生在1939年。那时,吴忠信以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长的身份,到拉萨主持达赖喇嘛转世事宜时,曾专门派随员朱少逸去探望龙厦,送去了一匹绸子和一箱上等砖茶。

/wp-content/uploads/2020/7/e6f6nq.gif插图(2)

图为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在西藏(图片由喜饶尼玛提供)

龙厦悲喜交集,老泪纵横。他抚摸着这些礼物说,“今委座以中央大员来藏主持藏事,彻底解决,尚非难事。西藏无疑的为中国领土之一,中国如欲保留领土,则解决藏事在今日不容再缓,否则十数年后蔵局即不可收拾矣。”并派儿子吾金多吉向吴委员长还礼,其礼物是:一尊高30多公分的铜镏金白度母像,一尊高20多公分的释迦牟尼像,一卷五色氆氇呢和一条阿喜哈达,以示谢意。

透过历史的烟云,我们看到黄慕松是龙厦“亲英”的始作俑者,但实在他手中并无实据。我们在黄慕松的日志中发现其所记龙厦的改革方案里,有“与中央和洽”“对西康不再用兵”的说法。龙厦在与中央代表刘曼卿以及厥后的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随员朱少逸的谈话中都明确地表达了自己对祖国的内向之心。1925年以后,十三世达赖晚年心向祖国,与他视为心腹的龙厦是很有关系的。很显然,“龙厦事宜”并非亲英分子的未遂政变,而是西藏地方少数社会改良主义者错误地估量形势,在错误的地址、错误的时间,搞的一次错误的行动,其失败最终是不可避免的。“龙厦事宜”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一时期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之封锁及统治阶级尽力维持现状,而对新思想之恐惧。(中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人/喜饶尼玛)

蒋介石为啥要杀河北人韩复榘?原因绝非他抗日作战不利那么简单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抗战时期被枪毙的河北人韩复榘的故事。 韩复榘 韩复榘其人,河北霸县(今天霸州)人,早年投奔西北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