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卫员回忆遵义会议前后:总理把桌子一拍,桌上的马灯都跳起来

开国中将,只获得一枚解放勋章,毛主席的儿女亲家

文/张瑞安 朱仙意 孔从洲,1924年入杨虎城部当兵,曾任炮兵团团长,参加过北伐战争。1936年任国民党第17路军警备第2旅旅长兼西安城防司令,参与西安事变。七七事变后,积极投身于抗日战争,与日军浴血奋战,曾任国民党军少将师长,1946年任国民党军中将副军长

/wp-content/uploads/2020/7/UJFjMb.jpeg插图

▲长征到达陕北时的周恩来。

遵义集会在中共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它的最大孝敬是住手了博古“左”倾错误向导,最先确立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准确路线在中央的向导职位,在关键时期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 挽救了中国革命。遵义集会的乐成召开,周恩来功不可没;毛泽东向导职位的确立,周恩来更是厥功至伟。

关于周恩来在遵义集会前后的作用和孝敬,归纳综合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支持毛泽东的准确主张,转道贵州,为遵义集会的召开奠基了基础。

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主持召开通道集会,决议采取毛泽东的意见,转兵贵州。18日,周恩来在贵州黎平主持中央政治局集会,支持毛泽东西渡乌江、突入川黔边的主张。会后,当周恩来把通过的决议送给李德时,两人还发生了猛烈争吵。

据那时在场的警卫员范金标回忆说:“吵得很厉害,总理批评了李德。总理把桌子一拍,搁在桌子上的马灯都跳起来,熄灭了,我们又马上把灯点上。”

周恩来厥后回忆说:“经由不停斗争,在遵义集会前夜,就排除了李德,不让李德指挥作战,这样就开好了遵义集会。”

在遵义集会上,周恩来作副讲述,扭转了集会偏向,保证了遵义集会的乐成。

1935年1月15日遵义集会最先后,博古代表中央政治局作了第五次反“围剿”的讲述,偏重从客观上为军事失败辩解,力争推卸责任。然后,周恩来作副讲述,明确指出失利的主要原因是军事指挥上的错误,并自动负担了责任。同时,他批评了李德、博古的错误,示意完全同意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的意见。他的谈话使集会泛起了转机。

遵义集会最后决议:第一,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第二,指定张闻天起草决议,委托常委审査后,发到支部中去讨论;第三,常委中再举行适当分工;第四,作废“三人团”,打消博古、李德对军事的向导,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卖力,而周是受党内委托在军事上下最后刻意的卖力者。毛泽东对遵义集会上的周恩来这样评价:“这次会开得很好,恩来同志起了重要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0/7/m22qua.jpeg插图(1)

▲1938年头,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在延安。

遵义集会决议周恩来为受党内委托在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刻意的卖力者,而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辅助者。在现实指挥中,周恩来十分尊重毛泽东的意见,事实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军事方面的向导职位。特别是二渡赤水后,在是否进攻打鼓新场的争论中,周恩来最终接受毛泽东的主张。事后证实毛泽东的主张是准确的,由此在1935年3月下旬成立了新的“三人团”,毛泽东成为其中一员。在周恩来的支持和配合下,毛泽东的职位和作用日益突出。厥后,中央政治局常委举行分工,军事方面由毛泽东卖力。在11月召开的下寺湾中央政治局集会上,决议毛泽东为军委主席,全权决议战斗指挥。(摘自《周恩来: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摆渡人》,原刊《党史博览》2019年第四期)泉源:文汇网

中国古代社会的“民法”智慧

在对近代中国传统法进行反思时,很多人认为“中国古代没有民法”。但考察我国的法律史,如果将民法定义为“调整公民间关系”的法律或是“调整特定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的法律,那么中国古代也并不缺少这样的法律,只是中国古代“公民间关系”或“财产关系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