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我军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

警卫员回忆遵义会议前后:总理把桌子一拍,桌上的马灯都跳起来

▲长征到达陕北时的周恩来。 遵义会议在中共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它的最大贡献是停止了博古“左”倾错误领导,开始确立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中央的领导地位,在关键时期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 挽救了中国革命。遵义会议的成功召开,周恩来功

今年是纪念解放海南岛70周年,本文是张召忠2000年4月为《我军渡海作战的伟大实践》一书撰写的序言。分为上下两篇公布,这是上篇。

我军渡海作战的伟大实践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市已往。逝去的将会酿成美妙的回忆。”到今年5月,解放海南岛战争已经已往了50年。岁月如流水,弹指一挥间。50年前,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指挥的10万雄师,是怎样面临惊涛骇浪的大海,在敌人水师、空军的阻挡和轰炸下,用双手摇着古老的木船,劈波斩浪,飞渡琼州海峡,上岸海南岛,演出了一幕又一幕惊天震地,史无前例的“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活剧”。

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名誉。50年前我军在那样的艰辛条件下,就缔造了数万雄师使用木船乐成对大型岛屿举行渡海作战的伟大实践,这对我们举行当前的军事斗争准备,对于当前的“科技大练兵”流动,特别是对大型岛屿上岸作战这种新型作战样式的研究,具有异常重大的启示和借鉴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0/7/eMz2mq.jpeg插图

1950年5月1日,海口市群众举行海南岛解放庆祝聚会

(泉源:维基百科)

一、海南岛战争的战略靠山

1949年,我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阶段,取得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争的伟大胜利后,迅速渡过长江,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大江以南宽大区域的国民党军,蒋介石被迫逃往台湾,中南区域的国民党残部则逃到了海南岛。1949年10月1日,中国共产党向导的新中国降生了。面临这样的历史现实,一向支持国民党蒋介石的美国杜鲁门政府最先疏远蒋介石,宣布不在台湾确立军事基地、不使用武力过问那时的事态、不介入中国内战、不向台湾军队提供援助等一系列新政策。这说明,美国准备甩掉蒋介石,随它自生自灭。

那时,蒋介石逃往台湾的有几十万军队,撤往海南岛的残部共有十万余人。蒋介石准备行使台湾和海南岛这两个“不沉的航空母舰”伺机“反攻大陆”。在天下已经解放、新中国已经降生、人民解放军正处于“宜将胜勇追穷寇”的大好形势下,先取海南,再夺台湾,继而解放西藏,最终实现天下统一,这显然是党中央、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

海南岛总面积33900平方公里,是仅次于台湾的我国第二大岛屿,那时人口280万人。海南岛是我国南部海上屏障,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后援,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海南岛与雷州半岛隔海相望,中心的海峡称为琼州海峡,海峡宽30-50公里不等。海南岛亦称琼崖,岛上那时有特区党委和琼崖纵队,这支自力坚持了23年革命斗争的地方武装,那时已经发展到10个团约15000人,已经解放了全岛三分之二的区域和三分之二的人口。

/wp-content/uploads/2020/7/IFvqmm.jpeg插图(1)

(泉源:自然资源部)

海南岛防卫总司令部司令薛岳为国民党一级上将,是蒋介石的爱将。那时从大陆逃往海南岛的国民党各派残部10万余人,群龙无首,薛岳起到了凝聚残兵败将、重整旗鼓的作用。就这样,组建和拼凑了5个军共19个师的防卫气力,并在全岛1200公里沿线构筑了野战工事和支撑点,设置了水上障碍,防止我军渡海上岸。国民党空军在岛上部署有4个大队,战斗机、轰炸机和运输机40多架。国民党水师第3舰队主要部署在琼州海峡,拥有作战舰艇20多艘,辅助舰艇30多艘。

进攻海南岛战争,是四野雄师横扫中南六省的最后一次战争。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指挥第40军和第43军主力师、团共约33000余人缔造性地举行了大规模渡海作战。上陆后,又与琼崖纵队15000人配合,汇聚成一股不能战胜的壮大气力,对岛上守敌展开了围剿战。解放海南岛战争,共扑灭敌人51148人,其中毙伤敌5679人;主要缴获种种枪支17153支,火炮418门,击伤敌舰5艘、击沉1艘,击落敌机2架。我军共伤亡损失4611名,其中牺牲1236人(阵亡820人,溺水牺牲416人)。我军伤亡不大,与扑灭敌人的数目相比,只占歼敌数目的8%。

/wp-content/uploads/2020/7/2IZNJn.jpeg插图(2)

1950年5月10日,介入海南岛战争的解放军将领于琼山苏公祠留影

(泉源:维基百科)

1950年5月海南岛战争胜利之后,6月25日就爆发了朝鲜内战,27日美国就决议发兵朝鲜,并派遣水师第7舰队巡防台湾海峡,重新启动对台湾当局的政治支持和军事援助。中国人民解放军主力转入抗美援朝战争,邓华司令员调任第13兵团司令员,统帅军委战略灵活兵团开赴东北入朝作战。从历史的观点来反观那时的形势,海南岛战争的时机掌握是异常巧妙的,正是国民党军队犹豫不决、立足未稳、美国政府撒手不管、孤立无援之时,若是错过那段时机,由于厥后的抗美援朝战争,也许解放海南岛的事情会拖一段时间。如果真的拖下去,整个战略形势可能就像台湾那样泛起诸多变数。

二、海南岛战争的指挥艺术

海南岛战争是一个异常特殊的战争,所有指挥员都没有遂行对大型岛屿渡海上岸作战的履历,一切都靠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边实践边总结。毛主席对海南岛作战异常体贴,每次电令都不是原则性指示,而是异常详细详细,可操作性很强。1949年12月31日,毛主席复电林彪,赞成第15兵团提出的方案,“努力争取旧历年前进攻海南岛,但以充分准备却有掌握尔后动作为原则,制止急急冒失造成过失。”第15兵团叨教,希望以风帆渡海上岸,但毛主席则下令第15兵团搞几百条大机械船,不要依赖风向,一次运一个军已往。毛主席电令:“渡海作战完全与已往我军所有作战的履历不相同,即必须注重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所有军力,携带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上岸,确立稳固的滩头阵地,随即自力进攻而不依赖后援。”主席的电令云云详细可操作,照说前线指挥官只需一切照办即可,但事实并非云云。

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没有机械地执行毛主席的电令,而是经由大量深入的调查研究,从详细情形出发,实事求是地制订了渡海战争的指导思想和战争指导目标。他以为,渡海作战的指导思想是:渡海作战与陆地作战差别。陆地作战搞不好还可以整理军队重来,渡海作战搞不好就会有全军尽没的危险,因此必须慎重从事。既要英勇果敢,又要稳扎稳打。必须实事求是,因时因地接纳得力措施,并准备以需要的价值,战胜敌机敌舰和茫茫大海的阻拦,使军队顺遂上岸,才气祛除敌人,取得渡海作战的胜利。

渡海作战目标是:努力准备,首先以小军队乘坐木帆渔船举行偷渡,增强琼崖纵队的气力,改变岛上的形势,损坏敌人的防御准备,为大肆上岸缔造有利条件。尔后以两军主力实行强行渡海上岸作战。详细实行方案为:兵团实行两次偷渡,第一次只令两个军各使用一个增强营,取得了乐成;继而举行第二次偷渡,令两个军各使用一个增强团,又获乐成。在此基础上,武断地以两个军共8个团(约等于一个军),从海峡正面实行第三次大规模强行渡海上岸作战。

/wp-content/uploads/2020/7/JjimMf.jpeg插图(3)

2000年4月修建的渡海先锋营上岸点纪念园

(泉源:海南日报记者/林书喜)

对于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应该怎样执行?是“明白的执行,不明白的也要执行”,照样实事求是,在遵守的前提下提出自己的合理化建议?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和政委赖传珠同志,在若何执行上级下令的问题上,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典型。毛主席要求“努力争取在旧历年前提议进攻战争”,而兵团首长考虑到四野指战员多是东北农民身世,从来就没有见过大海,更不会游泳,固然也就谈不上驾船使舵了,这些毫无疑问给军队的作战准备工作增添了极大的难度。

四野雄师从北打到南,一起凯歌,所向披靡,没想到在天涯海角碰上了大难题,面临大海有劲使不上,干着急。兵团首长深深意识到军事斗争准备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感应原来设想的旧历年前(2月17日)提议战争的构想过于乐观,军队无法做好渡海上岸的准备。于是,一方面如实向上汇报,请求延伸作战准备时间,推迟战争提议时间;一方面加紧举行军事斗争准备,开展海上大练兵,从兵团首长到军队所有指战员,都学习游泳,并挑选了一批水性好的干部战士向舵手、船工拜师学艺。

/wp-content/uploads/2020/7/Qz67ja.jpeg插图(4)

(泉源:维基百科)

毛主席要求“一次运载四五万人渡海上岸”,而兵团首长却指示分三次渡海上岸,职员也缩减到33000人,这显然与主席的指示不符。究其原因,是兵团首长考虑到岛上已经有一支15000人的武装气力,可先以小军队化妆成渔民偷渡上陆,与琼崖纵队汇合,领会战场情形,以便接应后续军队。然后,再派较大规模的军队偷渡上陆,在稳如泰山的全岛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占领并扩大上岸场,以便接应大规模上岸军队的上陆,形成内外夹攻之势。最后,才是大军队上岸。这样的战争指导和作战方案通情达理,稳妥可靠,上报之后,获得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认同和批准。

毛主席下令第15兵团“搞几百条大机械船,不要依赖风向,一次运一个军已往”。在落实主席指示的过程中,遇到很大难题,由于国民党捣乱,在香港购置机械船受阻,只好拆卸汽车发电机、购置柴油机装到渔船上,总算拼集了120艘机风帆,这显然与“搞几百条大机械船”的要求相差甚远。兵团首长以为,军队和地方都已经全力了,也派人四处购置,就是弄不到大机械船,无可奈何,只有土法上马,使用无动力的木风帆。

/wp-content/uploads/2020/7/rYVray.jpeg插图(5)

1950年,解放军正从琼州海峡准备举行上岸作战

(泉源:1950年7月的《人民画报》)

从海南岛战争的组织指挥来看,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和继续的名誉传统。好比,对于上级指示,下级首先是遵守,但不盲从,若是发现有违反战场实际情形,可能会导致战争失利或晦气的情形,指挥员敢于勇敢建言,修订既定的作战指导和作战方案;下级落实上级指示和下令,不打折扣,不讲条件,全力执行,但确实无法到达上级要求的时刻,就实事求是上报执行情形,达不到就是达不到,根本就没有任何弄虚作假、表面文章、报喜不报忧和搞花架子的事情;四野首长、中央军委、毛主席面临下级提出的不赞成见和建议,认真对待,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强迫军队执行,而是多次在下级汇报的电文中指挥:“我们对渡海作战亦无履历与体会,尚无确定意见”。

前线总指挥来电叨教,作为上级首长在回电中却说自己没有履历,不置可否,拿不出什么意见,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伟大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是尊重和信托前线总指挥的判断和决议能力,这是何等难得的精神,是何等优良的革命传统!此外,第15兵团的战争指导和作战方案文字简明扼要,通俗易懂,没有四六句,连一句套话都没有,字字千钧,掷地有声,这说明战争年代我军指挥员作风的朴实和求实。

开国中将,只获得一枚解放勋章,毛主席的儿女亲家

文/张瑞安 朱仙意 孔从洲,1924年入杨虎城部当兵,曾任炮兵团团长,参加过北伐战争。1936年任国民党第17路军警备第2旅旅长兼西安城防司令,参与西安事变。七七事变后,积极投身于抗日战争,与日军浴血奋战,曾任国民党军少将师长,1946年任国民党军中将副军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