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斯大林改变的中国边疆

毛泽东慨然面对生死:身边卫士被炸死血溅我身上

毛泽东在书房会见美国总统福特(资料图)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2016年6期,作者:散木,原题为:《毛泽东慨然面对生死》  1964年5月17日,毛泽东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外宾时说:“我打了二十五年仗,由于偶然性,我没有被敌人打死。”这里的25年,应该是泛

/wp-content/uploads/2020/7/eqIBZz.jpeg插图

90年前的1924年,列宁病逝,斯大林经由一系列的政治斗争取得了苏联的最高领导权,开启了他近30年的统治。当他的眼光投向东方时,发现中苏之间漫长的界限线上有太多沙俄时代留下的“悬案”——沙皇俄国本是一个欧洲国家,与中国并不接壤,但经由几个世纪的扩张,其势力入侵到中国边疆,形成西段、中段、东段三段有争议的界限。到斯大林时代,中苏西段界限,有新疆问题;中苏中段界限,有外蒙古问题;中苏东段界限,有东北的中东铁路等问题。

三段界限,斯大林各有筹谋。新疆紧邻苏联,新疆稳固才能让苏联放心搞经济建设;外蒙古已自主政权,苏联红军还在外蒙古境内驻扎,苏联不必着急;东北有日本虎视眈眈,苏联大可冷眼旁观,因势而为。

以是,斯大林的眼光首先锁定了新疆。

深深认同俄罗斯民族的不平安感

1851年,清政府被迫与俄国签署了《伊犁塔尔巴哈台通商章程》。这看起来只是个通商章程,现实上却是中俄间第一个不平等条约,沙俄由此打开了新疆的大门。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以英法联军攻入北京而竣事,沙俄自以为“调停有功”,强迫清政府签署了《北京条约》,划定中俄的西部界限划界事宜由两国派出大员“秉公查勘”,交换记文、舆图。从1862年8月最先,双方为划分西部界限举行了多次谈判,在沙俄的军事压力下,1864年10月,清政府代表被迫在《勘分西北界约记》上签字。这一不平等条约将北起阿穆哈山,南达葱岭,西自爱古斯河、巴尔喀什湖、塔拉斯河,东至伊犁九城、塔尔巴哈台绥靖城的约44万平方公里领土划归沙俄。原本处于新疆中央地带的伊犁区域一下子成为边疆地带。

清朝和沙俄相继消亡后,中俄两国的后继政权无法回避这些恩恩怨怨。缔造苏维埃政权的列宁,主政仅7年便去世,除了一些“破除不平等条约”的原则性声明外,没有详细措施。他的继任者斯大林,曾卖力过民族事务,对民族和边疆问题有自己的看法,苏联的边疆政策便有了粘稠的斯大林小我私家色彩。

1929年12月,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者土地问题专家代表集会上公然宣布:“我们以是接纳新经济政策,就是由于它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当它不再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的时刻,我们就让它见鬼去。”虽然这句话说的是海内土地问题,但这种唯我独尊的“斯大林气概”也影响到外洋界限问题。

斯大林(1879年—1953年)出生于格鲁吉亚,父亲是鞋匠,母亲是农奴的女儿。虽是格鲁吉亚人,斯大林的显示和头脑却经常有大俄罗斯主义色彩。他曾公然宣称,俄罗斯民族“是加入苏联的所有民族中最卓越的民族”,是“苏联各民族的领导气力”。俄罗斯民族在生长的早期,由于地处东欧大平原,没有任何自然的平安屏障,多次遭到外族入侵。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历史履历,使俄罗斯民族形成了本能的不平安感。历代统治者为了消除这种不平安感,都勉力举行领土扩张。在边疆区域确立“缓冲地带”和“势力范围”,是俄罗斯保证自身平安的主要手段。斯大林深深认同俄罗斯民族的不平安感。他对新疆的态度,就是要把它酿成一个“缓冲地带”。

给新疆省主席发苏共党员证

上世纪20年代,新疆形势波诡云谲,各方势力在举行或明或暗的角力。1928年7月杨增新被刺身亡后,新疆便成为金树仁的天下。金树仁和斯大林是同龄人,他出生于甘肃河州(今甘肃临夏),早年入疆,后成为新疆省主席兼总司令。为了牢固势力,金树仁重用河州人,以至那时新疆流传着“早晨学会河州话,晚上便把洋刀挎”的民谣。但新疆的人才着实匮乏,金树仁不得不打破地域观念,于1929年派人前往南京、上海等地招揽人才,其中就有34岁的盛世才

盛世才1895年出生在辽宁开原一个田主家庭,早年曾在日本陆军大学学习。接到金树仁的“求贤令”时,他正在南京国民政府照料本部第一厅任科长。对于权力欲望极强的盛世才来说,一个小小的科长知足不了他的野心。权衡利弊后,他选择到新疆去,并对同伙说,这次进疆是破釜沉舟,有进无退,未来或者做一个东亚红军的总司令,否则就找一个“老朽主座”冒充周到,待其死后继续权位。再否则就深入该地蒙古部落,伪装成蒙古血统,求拜蒙古王纳为义子,待蒙古王死后再以义子职位统其部众。

只管设计周密,盛世才入疆之初照样大失所望。没有“老朽主座”提携他,也没有蒙古王收他为义子,甚至金树仁也不信任他,只是给他一些闲差事。

1931年,盛世才的时机来了。甘肃军阀马仲英发兵新疆,金树仁派兵抵制却屡战屡败,无奈之下只好起用盛世才,任命他为照料长。盛世才不负所托,协助击退了马仲英,崭露头角。1932年,马仲英再次入疆,盛世才被委以军事大权,屡战屡胜,被称为“常胜将军”。第二年4月,历史又给了盛世才一次时机。新疆省政府的一些官员发动军事政变,金树仁被迫携家族逃出新疆,但发动政变者很快感应无力维持新疆事态,只好请手握军权的盛世才主持大局。

此时,盛世才的“老东家”、南京国民政府以为直接统治新疆的时机来了,就派人入疆,摆出一副要吸收新疆的架势。盛世才知道,此时要保住自己的职位,不受南京国民政府现实控制,就必须找一个壮大的靠山。他曾留学日本,本想向日本示好,但畏惧会招致手下主力军队中3000多名东北军的强烈否决,甚至倒戈。因此,盛世才把眼光投向了苏联。

这与斯大林的眼光撞到了一起。20世纪30年代初,苏联正在执行第一个五年设计,迫切需要一个和平清闲的国际环境。日本入侵中国东北,对苏联在远东的平安组成直接挑战,由此新疆的稳固对苏联显得格外主要。斯大林异常希望新疆能有一个稳固而亲苏的地方政权,以使中苏两国在数千公里的疆域线上相安无事。而新疆其他势力已成为苏联的“后顾之忧”:和盛世才争取北疆的马仲英,正与日本勾勾搭搭;南疆泛起的“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背后有英国人的影子。斯大林只能选择盛世才。

1933年5月,盛世才对苏联驻迪化(今乌鲁木齐)的总领事孜拉肯示意,愿意进一步增进与苏联的友好关系,并在宴会上表明自己信仰马列主义。饭后,他与孜拉肯在书房谈话,让孜拉肯看他珍藏的《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列宁主义问题》等书籍。告辞时,又送给孜拉肯等人每人一份珍贵的礼物。于是,孜拉肯在给莫斯科的电报中称盛世才为马列主义信徒。

苏联对盛世才举行了军事、经济等各方面的援助。军事上,苏联直接派红军入疆,辅助盛世才击败了马仲英和张培元等军阀,助其控制了新疆全境。经济上,苏联不只向盛世才提供贷款,还派专家、照料到新疆,辅助确立炼油厂、医院等。盛世才也投桃报李,提出了“反帝、亲苏、民平(民族平等)、清廉、和平、建设”六大政策,其中“亲苏”是焦点。

盛世才一度还想通过王明、康生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以便向苏联示意忠心。但思量到新疆和盛世才在那时海内外事务中的玄妙职位,中共以“必须叨教斯大林和共产国际”为由,拒绝了盛世才的请求。于是,1938年,盛世才爽性隐秘访苏,受到了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领导人的迎接。斯大林三次接见他,不只知足他的所有援助要求,还批准他为苏共党员,组织关系隶属莫斯科政治局,党员证号码为1859118。

盛世才“变脸”,斯大林气忿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斯大林援助盛世才是出于苏联利益的思量,盛世才对此心知肚明。1940年,盛世才和苏联政府代表签署了为期50年的《新苏租界条约》,苏联在新疆获得了不受当地政府干预的种种特权,并攫取了新疆的矿产资源。盛世才厥后认可:“1940年之密约签署,事实上苏联有其政治上之阴谋,苏方欲余在新自力。”

1941年,苏德战争发作。战争初期,德军占有优势,苏联大片河山陷落。盛世才感应苏联恐怕是指望不上了。身为老牌投契主义者,他望风使舵,转而把希望放在蒋介石身上,他给蒋介石的“投名状”正是反苏反共。

1942年3月,盛世才精心策划,炮制了“四·一二阴谋暴乱案”,诬蔑中共党员陈潭秋、毛泽民和苏联驻迪化总领事、军事照料等人是暴乱案的策动组织者,随即把新疆各地的共产党人调至迪化集中控制起来。9月,盛世才不仅扣押了陈潭秋、毛泽民等20多名中共主要干部,还把120多名中共党员及家族所有软禁。陈潭秋、毛泽民等人被投入牢狱后,遭受酷刑,并在1943年9月被隐秘杀戮。此外,盛世才还接纳种种措施,迫使苏联势力所有撤出新疆。盛世才的“变脸”给了蒋介石绝佳的时机。早就想控制新疆的蒋介石于1943年派出7万余人的军队进驻新疆。

盛世才的倒戈让斯大林十分气忿。1943年5月,联共(布)中央政治局集会专门讨论了若何推翻盛世才。集会决议建立“民族中兴小组”,在新疆少数民族中培育气力。这种做法的效果是在苏联的支持下,于1944年建立了“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苏联照料为莫合森。就这样,在蒋介石和苏联的双重压力下,盛世才于1944年被迫脱离新疆,出任南京国民政府农林部部长,竣事了对新疆长达11年的统治。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斯大林推动了国共重庆谈判,在新疆也推动了“民族军”与国民党政府的谈判。在那时的大环境下,苏联不允许新疆有盘据政权,以是每当谈判进入低谷时,都是苏联出头压制了自力派的星散主张,并强行把自力派的首领艾力汗·吐烈等人隐秘押送出疆。1946年7月1日,新疆团结政府建立,张治中为新疆省主席,阿合买提江和包尔汉为副主席。新疆事态暂时稳固下来。

屡促中共尽早解放新疆

随着解放战争的生长,1949年上半年,解放军向国民党统治区最先了大举进攻。此时,在解放天下的设计里,新疆还没有被列入战略进攻的主要偏向。1949年5月,中共中央在发给各野战军的电报里指示,年底前占领兰州、宁夏和青海,1950年春“最先谋划新疆”。昔时6月,毛泽东又致电指挥西北作战的彭德怀,若是希望顺遂,可在“明年春季或夏日占领新疆”。

斯大林对中共这一放置很不放心。1949年6月,刘少奇正率领代表团在莫斯科接见。据代表团政治秘书邓力群回忆,斯大林明确说,英国、美国,尤其是美国,正策划在新疆搞“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这表明斯大林异常忧郁西方势力渗透新疆,进而威胁苏联在中亚区域的平安。他迫切希望解放军尽早入疆,稳固新疆事态。此外,斯大林也思量到苏联日后会在外蒙古自力和中东铁路等问题上和中共发生利益分歧,因此,他设想在新疆问题上先辅助中共,以换取未来在这些问题上的空间。

凭据相关档案的纪录,在刘少奇到达莫斯科后中苏两党的第一次谈判中,斯大林就提出,“不应当拖延占领新疆的时间。由于拖延会引起英国人对新疆事务的过问”。斯大林还以为中共过高估计了西北军阀马步芳的骑兵军队,示意愿意提供40架歼击机以及交通工具,协助中共军队迅速入疆。

毛泽东很重视斯大林的建议,立即要刘少奇告诉斯大林,中共赞成尽快进疆,而且希望刘少奇在莫斯科详细解决苏联提供空军援助和空运军队的问题。今后,毛泽东给彭德怀发去电报说,苏联“极盼早占新疆,彼可给以种种援助,包罗几十架飞机助战”,建议彭德怀“冬季即占领迪化,不必等到明春”。接着,毛泽东又致电斯大林说,中共“赞成派邓力群去新疆,其义务是在那里确立和北平的无线电联络”,若是战事顺遂,今冬就有可能占领迪化。8月4日,毛泽东又进一步通知身在苏联的刘少奇和王稼祥说:“8月尾或9月初可能占领兰州,那时即可准备进取新疆。”从邓力群的回忆和相关电报来看,苏联厥后简直提供了不少辅助。

那时,驻新疆的国民党军队泛起了分歧:有人主张接受中共的和平建议,也有人主张受命坚决抵制。虽然早在1949年4月,曾任新疆省主席、时任国民党和谈代表的张治中决议留在北平时,毛泽东就思量“用和平方式解决西北问题”,但中共究竟不领会新疆的详细情况,与新疆新的主政者没有任何接触。倒是苏联与国民党新疆军政首脑陶峙岳、包尔汉接触较多,领会到他们有和平起义的意愿,并推了他们一把。8月中旬,苏联驻迪化总领事萨维列也夫对陶峙岳等人说:“中国将于9月组成新政府,苏联即将予以认可,希望新疆方面实时自动转变。事态已进入必须转变的阶段,不能有所犹豫了。”

9月2日,苏联驻迪化副总领事叶谢也夫和邓力群在伊宁会晤。叶谢也夫说,和平解放新疆的形势已经完全成熟,苏联保证国民党方面将会无条件接受中共的和平条款,希望中共方面捉住时机,武断行事。叶谢也夫还建议邓力群尽快赶到迪化,直接同新疆政府接触,并示意由苏联方面卖力从中斡旋,同时保证中共代表的绝对平安。在报中共中央批准后,邓力群于9月15日隐秘到达迪化,与陶峙岳、包尔汉举行了正式谈判。不久,陶峙岳和包尔汉划分通电起义,新疆和平解放。

重新疆省到自治区

新疆和平解放6年后,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建立,成为继内蒙古自治区之后第二个少数民族自治区。

早在建党后不久,中国共产党就沿用了苏联解决民族问题的思绪,主张民族自决,执行联邦制,“蒙古、西藏、回疆三部执行自治,为民主自治邦”,“在自由联邦制原则上,团结蒙古、西藏、回疆确立中华联邦共和国”。这些主张既是学习苏联的效果,也是为了争取边疆区域和各民族的支持。不外,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民族自决和联邦制的主张已经不合时宜。因此,1947年在讨论内蒙古问题时,中国共产党提出建立内蒙古民族自治政府,然则要确定“内蒙古民族自治政府非自力政府,它认可内蒙古民族自治政府仍属中国疆土,并愿为中国真正民主团结政府之一部门”。这在那时是最稳妥的选择,既知足了内蒙古一部门民族群众的自治愿望,也使得内蒙古仍然属于中国疆土。

经由两年的实践,内蒙古民族自治政府的模式被证实效果不错。1949年2月,当斯大林派米高扬接见西柏坡时,中共在得到了苏联“不想造成新疆的自力,也不觊觎新疆的领土”的答应后,准备给予新疆像内蒙古一样的“完全的自治权”。昔时6月,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提出了向苏联“一边倒”的政策。详细到边疆政策,就是继续推进民族区域自治。1955年,中共根据既定的想法建立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虽然有苏联的影子,但更多的照样照顾到中国的历史传统,例如清朝时期蒙古等藩部就有大小不等的自治权。

而同样从苏联引入的民族识别,对中国来说则是全新的设施。历史上,中国从来没有举行过民族识别,中国传统的民族观点主要是指中华民族这个整体。此前,汉语中没有“民族”的界说;厥后,则采用了1913年斯大林给“民族”下的界说——“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配合语言、配合地域、配合经济生活以及显示于配合文化上的配合心理素质的稳固的配合体”。凭据这个界说,中国识别出了56个民族。

事实上,若是完全根据斯大林的民族观点,“中华民族”的观点就会被虚化。世易时移,在今天的新疆,除了要尊重、敬服各个民族,也要增强“中华民族”这一整体观点。作者:吕文利 泉源:《全球人物》第260期

70年前,我军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

今年是纪念解放海南岛70周年,本文是张召忠2000年4月为《我军渡海作战的伟大实践》一书撰写的序言。分为上下两篇发布,这是上篇。 我军渡海作战的伟大实践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会过去。逝去的将会变成美好的回忆。”到今年5月,解放海南岛战役已经过去了5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