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晚年的决议性失误:选“平民官员”李登辉接班

日本著名汉学家小川环树:我所见的鲁迅,并不是那样的

按中国学者李庆对日本汉学一个半世纪史的梳理,小川环树(Ogawa Tamaki,1910~1993)属于“转折与发展”期的中坚分子。曾任京都大学文学院院长、京都国立博物馆馆长的兴膳宏认为,小川是“战后京都大学中国文学研究的主要支柱”,对此,李庆说:“我想,不仅

/wp-content/uploads/2020/7/M7BJrq.jpeg插图

蒋经国和李登辉(资料图)

  蒋经国在台湾执政的最后几年,糖尿病晚期症状愈见严重,从1973年最先就频仍收支台北的荣民总医院。到了1986年,病体繁重的他不得不以轮椅代步,身体状况已至危境。蒋经国自知来日无多,最先抓紧一系列他以为有需要在有生之年完成的事情,诸如开放党禁、竣事戒严、充实“中央民意机构”、蒋氏父子地方自治法治化和开放大陆探亲等。固然,最主要的是选择自己和国民党的继任人。如果说蒋经国前几项决议都是被人认可的政绩的话,那么,在接棒人的选择与确定方面,他却犯了一个决议性错误。

  党龄不足10年的李登辉浮现政坛

  蒋经国的决议性失误,最早体现在1984年3月,那时蒋经国正在竞选连任台湾的“第七任总统”。在事前不做任何铺垫的情形下,蒋经国竟在国民党十二届二中全会上,出人意料地提名此前在台湾政界没有资历和威望的李登辉出任他的“副总统”同伴。李登辉既不是国民党大陆执政时代的文职官员,也不是蒋介石时代介入军事作战的高级将领,甚至,他的国民党党龄还不足10年。在台湾国民党文武高官云集的政治舞台上,资历云云浅的学者型政客怎么可能成为蒋经国晚年寻觅多时的接棒人呢?

  事实上,早在1978年蒋经国就任台湾“第六任总统”时,就已在为自己的继任人煞费苦心。最初他也想如其父蒋介石一样,把国民党的继任人确定在蒋家子嗣上。固然,那时可供蒋经国选择的子嗣十分有限,宗子蒋孝文多年前就患有不治之症;三子蒋孝勇在台湾商界打拼,马上让其进入政界显然有诸多难以逾越的障碍;只有次子蒋孝武在其思量之列。蒋经国也简直曾为蒋孝武顺遂进入接班程序做过许多实质性铺垫,例如他授意蒋孝武执掌台湾的情治机关,直接加入主要的党务和人事等,不外就在蒋经国眼看次子逐步接班并向国民党政权峰巅循序渐进的时刻,竟意想不到在美国旧金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江南遇刺事宜”。台湾无法控制的国际媒体真相披露,使蒋孝武涉嫌“江南行刺案”的内幕曝光于世。由于事宜发生在美国,遇刺者江南又是美国国籍,美国政府出头过问,蒋经国不得不忍痛将儿子蒋孝武外派新加坡,世袭接班的设计今后胎死腹中。

  为了拯救蒋家政权可能大权旁落的危局,自蒋介石殁后始终生活在美国的蒋氏大家长宋美龄,曾在“江南事宜”发生后不久飞回台湾。凭据宋美龄死后披露的大量史料解释,她专程返回台湾的主要目的有三:一为加入蒋介石的百年诞辰纪念流动;二是对重病缠身的蒋经国正在台湾实行的“返宪改造”游说国民党元老派人物,力争对蒋经国提供辅助;三是为蒋氏政权将要竣事前夕可能发生的接班障碍就近指点运筹。

  然则,宋美龄纵有良苦用心,蒋经国却无意接纳。“江南事宜”后的台湾政局早已不允许蒋经国再做“传子”之梦。早在宋美龄返台之前,他就对美国《时代》杂志的记者果然示意了蒋家人不能继续“世袭”的态度。他说:“由蒋家人士继任一节,本人从未有此思量。”

  蒋经国不但对媒体这样郑重声名,还在一系列行动中对接棒人问题做出了部署。大量事实解释,蒋经国在接棒人一事上已经最先走“本土化”、“年轻化”和“务实化”的刷新门路。为了抚慰那些昔时随蒋介石来台的国民党军政高层人物、党内耆宿和军事将官,蒋经国接纳一切可能接纳的措施加以抚慰与照顾,另一方面他又最先以“年轻化”为由,鼎力将一批国民党中生代人士提升为国民党的中常委,例如吴伯雄、李焕、施启扬和陈履安等人。蒋经国这样做的目的,意在让这些忠于蒋家的青年精英牢牢掌握国民党的要害部门。与此同时,他又让蒋介石时期就进入国民党高层的一批元老,如俞国华、倪文亚、张群、严家淦等人,无形中形成国民党的中央权力焦点。蒋经国以为,有了这样的坚硬班底,即便未来由于身体缘故原由猝然病逝,国民党的政权也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由于这些人都是可以信赖的国民党中坚气力。他自信有了这批乃父在世时培育起来的气力,“革命性”、“忠贞性”、“稳定性”的接棒人三原则将可得到更为彻底的贯彻。

  在这种全盘思量之下,蒋经国决议启用毫无人脉基础的李登辉。他以为只有像李登辉这样依附他并受其提携得以青云直上的“平民官员”,才气起到没有蒋家人继位却能让蒋家人放心的作用,这也是蒋经国无法实现“传子”设计之后,唯一可以填补蒋家的权宜之策。固然,那时的蒋经国绝不会想到,李登辉羽毛渐丰之后,竟成为蒋氏家族的倒戈者与掘墓人。

  李登辉韬光养晦骗过蒋经国

  追溯历史就会发现,蒋经国启用李登辉并非始于1984年“江南事宜”之后,早在1972年蒋经国就任台湾“行政院长”时便对李登辉欣赏并暗萌重用之心了。关于蒋经国启用李登辉的经由,港台传媒曾有种种臆测与听说,不外有一点可以一定,媒体谣传所谓李登辉上台系蒋经国身边重臣蒋彦士、宋楚瑜等人举荐的说法,是没有凭据的忖度。真实情形恰如李登辉本人所认可的那样:他所以能进入高层,主要是“事出有时,恰适蒋经国选人之机” 他只是一个意外的幸运者而已。

  从父亲病重不能掌管台湾的现实权力时起,蒋经国就最先思量扶持自己的党羽,而台湾籍官员更是优先思量的重点。台籍官员人数众多,蒋经国却均不放心,他不希望麾下属下过多地拥有人脉势力。于是蒋经国最先在中下层台籍公职职员中寻觅目的,此时恰逢有人推荐李登辉,李登辉又异常相符蒋经国的选才尺度:既是台籍身世又没有属于李氏自己的小团体和私人势力,同时还明了治理农业。这两点在蒋经国看来是极为难过的甜头。

  李登辉那时刚从美国康乃尔大学留学归台不久,在台湾“农复会”以农经博士的身份充任“技正”(手艺闲职),还在台湾大学兼任教职,那时的他只想搞好农业,确无从政的妄想。可是,一个有时的机遇,却让李登辉时来运转,青云直上:一次出席友人的私人宴会,李登辉意外结识了蒋经国身边的人。这次宴会的主持者是与李氏关系密切的王作荣,此人与李同为美国康乃尔大学农经系结业,回台后在远东经济学会任职。宴会上另有李登辉的另一位农经方面的同伙杨鸿游,同时他又意外结识了王升(蒋经国知己,时任台湾政战部主任)和李焕(时任国民党党部秘书长)。席间李焕和王升两人与李登辉谈到台湾农业问题,他们都感应李氏正是能助蒋经国解决台湾农业生长滞后问题的可用之才。嗣后,李、王两人分别在差别场所向蒋经国先容了李登辉。蒋、李因缘由此最先。

  不外李登辉本人对此一无所知。数月之后,突然有台湾警员总署职员约他到警署谈话,而且这种劈头盖脸的谈话竟然接连不停,警员每次都要谈到他早年在台湾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李登辉为此大感恐慌。更让李心中不安的是,警总的人约谈不停,有时在“农复会”谈话,有时甚至派警车把李押到警总去举行询查,李登辉无法领会这种审问式的谈话背后事实隐藏何种政治靠山,他甚至以为随着这些无休止的谈话逐步升级,最后也许会遭受牢狱之灾。直到半年后,他才接到行政院通知,蒋经国要李登辉陪同下乡检查台中区域农业情形。这时刻,李登辉才名顿开,“警总”前期的审查原来是蒋经国将要重用他的一个考察程序。

  那时的蒋经国正为台湾农业生产存在的大量问题而忧虑,尤其是粮食产量过低,农村人口大量外流和土地过于廉价等,而李登辉初次见面即能谈清若何解决“肥料换谷”制度的种种坏处,这让蒋经国对他另眼相看。李登辉在那时(1973年)尚不是国民党员,可蒋经国居然破例允许他列席加入国民党的四中全会。嗣后不久,王作荣又受上层之命,自动充当李登辉的入党先容人。在这些程序走过之后,蒋经国便决议提升李登辉为行政院的政务委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通俗农学家就这样在蒋经国的刻意提携下进入了台湾政界,而且照样台湾众多从政者所不敢企及的显赫要职。

  李登辉在6年“政务委员”任期内接纳的韬晦计谋是:从不在民众场所张扬自己,但黑暗不停向蒋经国提供“农业调研讲述”,因此深得蒋氏的信托和看重。1978年蒋经国就任“总统”以后,最先经常带李登辉下乡,两人险些无话不谈。一年后蒋经国又把李登辉提到“台北市长”的要位,要李替他解决台北市区经常堵车的问题。李登辉为此天天乘公交车或在早晚高峰期守候台北主要路口,最终想出设施控制了主干路严重塞车的征象。蒋经国初时对李尚有些不放心,他经常向手下询问对李的评价,还经常亲自收支李氏的办公室或家中,每星期至少有两三天在中午或者晚上亲自来到李家,直接听取他汇报当“市长”后天天决议的重大事情。有时蒋经国来到李家连正在厨房烧菜的李夫人也不知情,蒋便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期待李登辉下班归来。直到3个月后,蒋经国才放了心,告诉李登辉说:“下次我不来了,你做得不错嘛,我很放心。”至此李登辉方明了,蒋经国亲自来他家询问情形,是忧郁学者从政只会语言不会做事。

  蒋经国去世前哀叹:“我看错了人!”

  蒋经国的失误在于,他在相当长的考察与试用阶段,并没有真正看清李登辉的伪装面目。他所看到的都是表象。而李登辉对台湾农业提出的许多合理化建议在实践中获得的短期效益,则让蒋经国对他的才气与忠诚笃信不疑,特别是李登辉所有脱离农业和教育投身政务后,其事事躬亲的作风颇得蒋经国赞许。蒋经国生前始终无法看清的,则是被李登辉的笑容和捧场深深掩盖着的政治野心及善于周旋于政界的巧妙为官之道。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猝然病逝。李登辉爬上台湾最高政治宝座之初,对蒋经国生前的许多主要政治决议尚能维护执行,力争给人以民主、团结和尊重元老派的印象,尤其是对蒋家遗孤的慰挽之情,一度深得好评。对有恩于他的蒋经国,李登辉甚至情愿偕夫人延续为其守灵半月,还大笔一挥给蒋经国的遗孀批了一笔钱,作为养家之资。然而他很快就露出了隐藏已久的凶相:先是为了争抢国民党署理主席,行使一批少壮派人物封杀蒋介石夫人宋美龄,致使她为阻止李登辉争取国民党党权的一封信胎死腹中;接下来,又将蒋孝勇倾轧出局,甚至连蒋孝勇求见也频频拒之门外,最后让蒋孝勇不得不远走加拿大逃难;1990年蒋经国之弟蒋纬国见李登辉没有丝毫劳绩即抢走了国民党的半壁天下,生气之余联手众多国民党内的拥蒋人士,准备行使台湾“大选”之机重新夺回军政大权。李登辉发现形势对他晦气,便集聚身边的少壮派势力和国民党的“八大老”对蒋纬国等人举行围攻瓦解,最后还行使在日本任职的蒋经国之子蒋孝武,演出一幕“亲痛仇快”的“大义灭亲”闹剧,终使蒋家彻底失去了再次问鼎台湾政权的机遇。

  李登辉控制国民党军政大权后,黑暗联络并指使素与蒋家为敌的陈水扁及民进党,在高雄和台北等地大搞消灭蒋家影响的流动。虽然出头拆除蒋介石铜像和摘掉蒋经国画像的人是陈水扁(时任台北市长),可暗地操羽毛扇的人是李登辉。而李登辉对蒋经国死后的主要倒戈,莫过于他与“台独分子”的勾通。蒋氏父子在世时对主张“台湾独立”的一伙反动势力始终严厉打击和镇压,李登辉上台不久,就把亡命美国的台湾最大“台独”头目彭明敏礼迎回台,而且单独会见。彭明敏也为李登辉的上台和施政努力出谋划策。两人称兄道弟,一时引起台湾政坛侧目。正如美国一家有影响的杂志在题为《李登辉若何继续蒋经国遗志》的文章中所说:“李登辉早年文雅谦和的学者面目,在他执政后逐渐为强悍和强横所替换了。他对蒋经国反 台独 门路的倒戈,将让台海两岸的政治局势变得加倍波谲云诡。”

  在李登辉执政晚期,因其台独”头脑作祟,甚至果然倒戈国民党的切身利益,黑暗团结与支持陈水扁及民进党的极右分子,致使“台独”盘据势力逐渐坐大直至击败国民党争取政权。1995年,面临蒋氏家族瓜果凋零的凄楚了局,蒋孝勇的遗孀方智怡女士曾向外洋传媒透露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信息,即蒋经国在病逝之前,曾对身边家人哀叹说:“我看错了人!”

  蒋经国在台湾执政13年的功过是非,众人评说,各有千秋,但晚年提升李登辉作为国民党的继任人,无疑是他运筹国民党前途的一次重大决议性失误。

  广岛、长崎核爆激起了蒋介石制造原子弹的雄心。大陆第一枚原子弹乐成试爆后,蒋介石在美国暗助之下,紧锣密鼓地睁开原子弹研制历程,眼看即将孕育乐成。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2007年第11期,泉源:人民网

  中国网文化转载本文只以信息流传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看法和态度

二战三巨头开会,看似不起眼的合影大有讲究,罗斯福始终坐中间

众所周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行将结束之际,为了研究战后世界新秩序和各国的利益分配等问题,美国总统罗斯福向斯大林推荐了十几个开会地点,其中包括雅典、伊斯坦布尔和雅尔塔等。而斯大林总是用各种理由一拖再拖,不过最终选择了在雅尔塔召开这次会议。 在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