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发现林彪,是一个有时的机遇

从偷拍毛泽东开始,他们留下了珍贵的影像记录

▲1948年,西北野战军部分领导人合影。左起:甘泗淇、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 在战火纷飞的前线战场,摄影师紧握手中的摄影机,用汗水、鲜血甚至生命拍摄了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等一批记录解放战争历史画面的珍贵影像素材,书写了中国电影

/wp-content/uploads/2020/7/jYrUNv.jpeg插图

  最早发现林彪军事才气的不是毛泽东,而是朱德。

  1928年2月,南昌起义军队到耒阳城下。朱德听取当地县委的情况汇报后决议:大军队正面进攻桌子坳之敌,抽出一个主力连队配合农军攻城。被抽出的,就是林彪率领的连队。

  耒阳被一举攻克,我军损失很小,缴获却很大。朱德由此发现林彪的作战指挥能力。这一发现今后频频被实战证实。

  毛泽东发现林彪,则是一个有时的机遇。

  朱、毛红军会师后,一日军长朱德与党代表毛泽东相伴而行,见路边一个年轻指挥员正给军队讲话:“不管是这个军阀,照样谁人土匪,只要有枪,就有地皮,就有一块天下。我们红军也有枪,也能坐天下!”

  毛泽东听了一怔,问朱德:这个娃娃是谁?朱德回覆:一营营长林彪。提出“枪杆子内里出政权”的毛泽东,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青年指挥员。

  特殊的战争年代,作育了林彪特殊的野战才气。

  第一次反“围剿”,扑灭张辉瓒的十八师,红军由以游击战为主向以运动战为主转变,林彪指挥的红四军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第二次反“围剿”,横扫七百余里,红军五战五捷,成为中国革命战争史上天真用兵、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

  第三次反“围剿”,红军六战五捷,击溃敌7个师,歼敌17个团,毙伤俘敌3万余,缴枪2万余。

  第四次反“围剿”,首创大兵团山地伏击的类型。在黄陂、草台岗两次战斗中,一举扑灭蒋介石的嫡系军队近三个师,俘师长李明、陈时骥,击伤师长萧乾,俘虏官兵万余,是土地革命战争时代中央红军最大规模的伏击战斗。

  从1930年11月第一次反“围剿”最先,至1933年3月第四次反“围剿”竣事,不到三年时间,林彪率领的红四军和红一军团战功卓著,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评价说:“一军团在决战方面作用很大。”林彪的声望迅速上升,到达与彭德怀并驾齐驱的水平。

  前面讲过,第五次反“围剿”中的广昌战斗,李德指挥红军与敌人正面硬拼,三军团四分之一军力伤亡,彭德怀劈面骂李德“崽卖爷田心不痛”,把李德气得大发雷霆。彭德怀说:“我要骂,我知道我回去大不了杀头,我准备好了。”

  林彪则有另外一种处置方式。广昌战斗前夕,林彪以小我私家的名义写了《关于作战指挥和战略战术问题给军委的信》,以为多次战斗都说明“短促突击”使我们成了“守株待兔”,“没有一次收效”。他直指军委在指挥上存在四大瑕玷:

  一、刻意迟缓损失取胜机遇,这是军委最大的、最严重的瑕玷。

  二、对时间的盘算极不正确,使各军队动作不能协同。

  三、对义务及执行手段的划定过于琐细,使下级无灵活余地。

  四、于战术原则未能凭据实际情况天真运用,一套老办法四处照搬。

  这是一封尖锐凶暴又不失镇定剖析的信,直指“军委最大的”、“最严重的瑕玷”。这样明确、勇敢而详细地向军委提出批评意见和建议,在那时党和红军高级领导人中并不多见。

  林彪以镇定的剖析对李德的批判,其力度不亚于拊膺切齿的彭德怀。泉源:人民网

中共成功策反汪伪特务李士群,红色特工关露如何做到?

1939年,爱国女诗人关露在潘汉年处,接到了一个对她来说非常棘手的任务——策反汪伪特务头子李士群。自此,关露的身份由爱国女诗人,变成了一名活跃在隐蔽战线的红色特工。 凭借亲妹妹对李士群的救命之恩,关露顺利的打入了汪伪特工总部“76号”。但是对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