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一次发怒被称为“六二六”指示 催生赤脚医生

“福帅”聂荣臻的最后岁月

文/吟古 ◆元帅照 春去秋来,岁月无情。自1963年罗荣桓元帅率先告别人间,其后三十年威名赫赫的十大元帅,便只剩下了素有“福帅”之称、90高龄的聂荣臻元帅。 ◆1959年国庆节,在天安门城楼上,聂帅与贺龙、罗荣桓亲切交谈。 一、“福帅”也难以避免的自然规

文章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陈立旭

中国农村历久缺医少药使毛泽东极为不满。这个问题历久得不到解决,终于使他在 1965 年发怒。可能连毛泽东本人也没有想到,他的这次发怒,改变了中国农村历久缺医少药的状态。

毛泽东发怒作出“六二六”指示

旧中国的农村,缺医少药。农民生病也治不起,只是挺着,小病能挺已往,得了大病,只能等死。新中国确立后,人民政府十分重视农村宽大农民的医疗卫生问题,也曾接纳多种具体措施去解决。但那时中国经由正规培训的医生很少,政府很难一朝一夕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

针对这种情形,毛泽东以为,中医需要器械不多,行动天真利便,中药也不贵,农民抓得起中药,因此生长中医,对解决农民看病难的问题有利。1958 年他指挥 :“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起劲挖掘,整理,提高”。然则,培育大批中医,需要时间,而且这些学成的中医大多也是留在都会的医院中事情,宽大农村缺医少药的问题仍然没有获得基本解决。

中央于是转而探索另一个解决方式——派都会的医生组成医疗队下乡为农民治病。毛泽东曾多次指示都会中的医院要组织医疗队下乡为农民治病。为了贯彻毛泽东的指示,1965 年之前国家还陆续出台了许多方案,要求各级医院暂且组建下乡巡诊的医疗队去农村为农民治病。1965 年 1 月,毛泽东和中央又批转了卫生部关于组织巡回医疗队下农村下层的讲述。许多医疗专家纷纷响应,像著名的胸外科专家黄家驷、儿科专家周华康、妇科专家林巧稚都加入其中,深入农村送医。到 1965 年上半年,天下都会共组织了 2800 名医生下农村巡诊。

但由于医疗队人数有限,每次下乡,只能走两三个州里,且医疗队下乡只能轻装,不能能带稍微大一点的医疗器械,也不能能配齐各专科职员,无法到达有用地为农民医治疾病的目的。此外,医疗队历久下乡,各级医院要打乱一样平常事情来放置职员,农村要为放置医疗队的食宿而费脑子。因此,许多地方组织医疗队下乡没有历久坚持,农民看病难的问题仍然存在。

对此,毛泽东极为不满。

毛泽东心里积压的火气,终于 在 1965年6月26日爆发了。这一天,毛泽东根据中央办公厅的放置,听卫生部部长钱信忠汇报事情。钱信忠在作了卫生部事情的一样平常性汇报后,讲到了天下医务职员漫衍情形和医疗经费使用的占比 :天下现有 140 多万名卫生技术职员,高级医务职员 90%在都会,其中70%在多数会,20%在县城,只有10%在农村 ;医疗经费的使用农村只占25%,都会则占去了75%。毛泽东听到这组数字,发怒了。他面容严肃地站起身来,严肃地说 :“卫生部的事情只给天下人口的 15% 事情,而且这 15%中主要是老爷,宽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都会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都会老爷卫生部好了!”“应该把医疗卫生事情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培育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

毛泽东发怒后,卫生部立刻研究贯彻毛泽东指示的设施。由于毛泽东这次发怒中作出的指示是在6月26日,因此卫生部把毛泽东在这一天的指示称为“六二六指示”。

一个多月后,毛泽东再次召见卫生部长钱信忠等人,讨论在农村培训不脱产的卫生员的事情。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重点谈了改善农民医疗条件的问题,而且提出了在农村培训不脱产的卫生员的总构想。毛泽东说:“书读得越多越蠢。现在那套检查治疗方式基本不适合农村,培育医生的方式,也是为了都会,可是中国有5亿多农民。”毛泽东接着说 :“医学教育要改造,基本用不着读那么多书……高小结业生学 3 年就够了、主要在实践中学习提高,这样的医生放到农村去,就算本事不大,总比骗人的医生与巫医要好,而且农村也养得起。”

毛泽东在作出“六二六”指示时,并没有谈到“光脚医生”这个词。但他的指示中有一条——要有一大批农村养得起的医生在农村给农民看病。毛泽东还划定了培育这样的医生的两个条件 :一是高小结业生,二是学3年医学。这些只是毛泽东那时的一个基本构想,在他的头脑中,也没有形成一个完整、清晰的模式。在这种情形下,各地在执行毛泽东指示中,大要是根据毛泽东所说的条件做的,但做法纷歧,模式差别,培育的墟落医生名称也差别。但不管怎样,普及农村医疗卫生的事情在天下迅速展开了。在天下各县普遍确立人民医院的基础上,国家最先鼎力扶持有条件的公社迅速确立卫生院,同时卫生部着手组织对农村有一些文化的青年举行医学培训。

毛泽东“六二六”指示催生中国“光脚医生”

对农村有一点文化的青年举行医学培训,上海市着手较早。“光脚医生”的叫法,就是首次在上海市川沙县江镇公社泛起的。原来,这个公社于 1965 年夏就最先办医学速成培训班,学期 4 个月,学的是一样平常的医学知识,及对常见病的简朴治疗方式。学员学成后,回公社当卫生员。

在第一批学员中,有一个叫王桂珍的,来自江镇公社大沟大队。在学习中,她十分耐劳。厥后她自己回忆道 :我连中学的门都没进过,譬喻那些化学元素符号,另有什么“大于”“小于”……忠实讲,一下子真搞不懂。那时候我自己挺能刻苦,学得挺认真。先生让晚上 9 点熄灯,我拿个小的手电筒在被子里看到 12 点……

由于王桂珍在班上学得认真,很快就开端掌握了医学知识。结业后,她被放置在江镇公社当卫生员,是该公社第一批卫生员之一。那时,江镇公社第一批卫生员有 28 个。这些卫生员,实际上仍是公社一级卫生院的实习医生,或者是护士、照顾护士员。农民生病,照样要到公社卫生院来。换句话说:公社培育的卫生员照样没有像已往墟落游医那样走村串户到农民中去给农民治病。但王桂珍结业后却与别人纷歧样,没有选择待在卫生院等农民上门治病,而是背起药箱,走村串户甚至到田间地头为农民们治病。农忙时,她也加入农业劳动。

/wp-content/uploads/2020/7/FjyIVr.jpeg插图

20 世纪 70 年月中期 ,“光脚医生”为牧民群众诊治疾病

最先,农民们并不信赖王桂珍能治病,说做一个医生要学好几年,这个黄毛丫头只学了 4 个月就能当医生?能看病吗?但王桂珍用实际行动证明晰自己。一个病人牙齿痛,她要给病人针灸,病人不敢,怕痛,她就先给自己扎。经王桂珍治好的病人越来越多,人人最先宣传她,找她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她最先在农民中享有了声望。此外,王桂珍和同伴们还在村边一块坡地上种了 100 多种中草药,在村里专门建了土药房,行使自己有限的医疗知识,想出种种土洋结合的设施,让身边的老百姓少花钱也能治病。

王桂珍的这种类似已往墟落游医一样走村串户甚至到田间地头为农民治病、农忙时也加入部门农业劳动的方式,并没有引起当地党政领导机关和卫生部门的重视,只是把她的事迹放在学雷锋的局限来宣传。因此,王桂珍的事迹,那时仅局限于上海下层。

与王桂珍的事迹相联系的,另有另一小我私家——黄钰祥。黄钰祥,1953 年苏州医专结业。20 世纪 60年月初,他和妻子张蔼平相继被分配到了上海川沙县江镇公社卫生院事情,直接为农民治病。他在事情中对农村缺医少药和农民看病难的现状有着深刻的领会。

那时的江镇公社卫生院的条件极差,就是一幢租的民房,没有高压蒸汽消毒装备,连高压锅都没有,针筒等最基本的医疗器械是用煮沸的方式消毒,而这都是不及格的。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黄钰祥仍然想尽种种设施为农民治病。他在认真为当地农民服务的同时,也注重用自己所学,教当地卫生员以医学知识,以便有更多的人来为农民治病。毛泽东的“六二六指示”发出后,他最先积极参与江镇公社培育当地墟落卫生员的事情。他也就成了包罗王桂珍在内的第一批农村医学速成培训班学员的先生。同时,他也经常下乡为农民治病,深得农民的喜好。黄钰祥的事迹也获得了当地党政部门的一定。

王桂珍、黄钰祥专心致志为人民服务的做法,深受当地农民的迎接。当地农民因多种水稻,平时劳动时是光脚下水田的,以是当地农民早就有一个质朴的看法——“光脚”和“劳动”是一个意思。当地农民见王桂珍在为农民看病之余也经常加入一些劳动,就称她为“光脚医生”。实际上,“光脚医生”就是不脱离劳动同时也行医的意思。正如黄钰祥所说:“光脚医生”是在农民中自行叫起来的。

然则,无论是王桂珍照样黄钰祥的事迹,那时只是被当地政府所一定和宣传,而宣传的重点,也是他们专心致志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至于“光脚医生”这个词,还没有在宣传中成为重点。王、黄二人的事迹还没有在天下局限内宣传,自然也不为毛泽东所知,“光脚医生”这个词也不为天下人民所知。

情形到 1968年有了改变。这一年,上海川沙县和市卫生部门宣传王桂珍、黄钰祥的事迹已经近3年了。经由这一段时间的沉淀,二人的事迹经受住了磨练,也有了一些值得在更广局限推广的履历,上海市于是派出记者前往川沙县江镇去观察、采访。采访中,消息灵通、头脑敏感的记者们意识到,王、黄二人的做法,与毛泽东几年前作出的指示,以及他所提倡的方式是相合的。于是他们没有把采访效果写成一篇一样平常性的报道,而是写成了一篇观察讲述。写作过程中,记者们对王、黄二人的事迹做了认真剖析,同时频频体会毛泽东 20 世纪 50 年月到 20 世纪 60 年月初期关于改善农村医疗条件的指示,以为江镇公社王、黄二人的做法,是切合毛泽东指示精神的。因此,观察讲述把原本就有着内在联系的毛泽东指示和王、黄二人事迹,举行了深入挖掘和说明。写作中,记者们对文字千锤百炼,尽可能使文章生动活泼一些,而且首次使用了当地农民对王、黄二人的称谓——“光脚医生”,并直接将天下人民都生疏的词“光脚医生”用到了标题上,问题最后定为《从“光脚医生”的发展看医学教育革命的偏向》。

1968年炎天,在天下有影响的上海《文汇报》在主要位置揭晓了这篇观察讲述。该文揭晓后,立刻引起北京宣传部门的重视。昔时9月出书的《红旗》杂志第3期和9月14日出书的《人民日报》全文转载了这篇观察讲述。文章先后在 3 个重头报刊上揭晓,自然引起了普遍关注。特别是这篇文章中第一次把农村半医半农的卫生员称为“光脚医生”,让人耳目一新。

这篇文章引起了毛泽东的关注。毛泽东仔细阅读了 9 月 14 日当天《人民日报》上揭晓的这篇文章,而且在他阅过的《人民日报》上指挥 :“光脚医生就是好。”在谁人年月,毛泽东的指挥,就是“最高指示”。因此,毛泽东的指挥很快下达,而且立刻转化成各级党政部门的行动。今后, “光脚医生”成为半农半医的墟落医生的特定称谓。更主要的是,按此思绪,天下各地在县一级已经确立人民医院、公社一级确立卫生院的基础上,在大队(相当于现在的村)一级都设立了卫生室,组成农村三级医疗系统。在大队一

级卫生室事情的医务职员,都是“半农半医”的“光脚医生”。与此同时,各级卫生部门最先下鼎力气,根据上海川沙县江镇公社的做法,着手大批培训“半农半医”职员。那时,也正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一批下到农村的初、高中生,由于文化水平较当地农民青年要高,也自然成了接受“半农半医”的“光脚医生”培训的主体。他们学成后,多数当上了“光脚医生”。这种情形,促使中国的“光脚医生”队伍在短期内迅速形成,农村医疗状态迅速改观。活跃在广漠农村的“半农半医”群体,确实受到了宽大农民的迎接。农民有个头疼脑热,再不用远赴公社或者县城去医治了,劳动中受的一样平常创伤能够实时治疗。而且,农民们在大队卫生室或者公社卫生院看病,医疗用度主要从公社和大队积累资金中出,除扣少量工格外,社员基本上不花什么钱,有的地方连 5 分钱的挂号费也不收,这怎么能不受到宽大农民的由衷拥护和迎接呢?

“光脚医生”催生农村大队互助医疗制度

随着“光脚医生”规模的形成,那时农村互助医疗制度也确立起来了。农村互助医疗制度是湖北省一个名叫覃祥官的“光脚医生”发现的。那时,他是乐园公社卫生所的一名医生。他通过深入各生产队观察摸底,借鉴党领导农民组织起来办信用社脱节印子钱的克扣,办供销互助社脱节市侩克扣的履历,思量到了组织农民办互助医疗,依靠团体的气力来和疾病作斗争的思绪,拿出了《关于乐园公社杜家村大队试行农民互助看病的草案》。这个草案获得大队和公社的一定和支持。为了将覃祥官的草案变为现实,乐园公社鼎力支持杜家村大队办卫生室。

1966 年 8 月 10 日,这个处于鄂西长阳土家山寨的卫生室挂牌了。这个互助医疗的具体设施是:农民每人每年交1元钱的互助医疗费,村里再从团体公益金中每人平均提取 5 角钱作为互助医疗基金。除个别老痼疾病要常年吃药的以外,群众每次看病只交 5分钱的挂号费,吃药就不要钱了。

同时,在覃祥官的动员下,卫生室全体职员着手网络行之有用的土方给农民治病。他们的这种做法厥后被归纳综合为“三土”,即土医、土药、土药房。他们还自己着手莳植、采集、制作中草药,用来给当地农民治病。这种做法厥后被归纳综合为“四自”,即自种、自采、自制、自用。同时,他们主动到农民中观察患病职员情形,起劲做到 :有病早治、无病早防,“出钱不多,治疗便利 ;小病不出队,大病不出社”。中共湖北省委对覃祥官的事迹和杜家村大队的互助医疗制度举行了宣传和推广。就在毛泽东作出“光脚医生就是好”的指挥不久,中共湖北省委于 1968 年适时将一份反映乐园公社互助医疗情形的观察讲述送到了中共中央办公厅。

中共中央对这个履历十分重视,派员对这个履历举行核实后,将反映这个履历的质料拿到北京郊区农村,组织农民开了两次座谈会举行讨论。1968年11月30日,中央有关部门专门给毛泽东写了一个讲述,毛泽东看了讲述后,非常高兴,连声赞美互助医疗制度好,而且当即在讲述上写下了 4个字 :“此件照办。”毛泽东的指挥,是对农村互助医疗制度的一定。

今后,在毛泽东的一定和支持下,大队一级设立光脚医生,同时在大队一级确立互助医疗制度,成为那时中国的新生事物,并作为中国亿万农民的最大福利制度,在中国确立起来了。

“光脚医生”是“为人民服务”的实践者

昔时的“光脚医生”们,也没有辜负毛泽东的期望。他们生涯、事情在农村,为宽大农民治病,真正是毛泽东“为人民服务”招呼的实践者。

谁人年月,“光脚医生”们的身份照样农民,就生涯在农村,靠挣工分(补助也是以工分形式泛起)生涯,因此农民们养得起。

他们就是本村人,与当地农民血肉相连 ;即使是知青担任“光脚医生”,也是村里的人,因而农民用得动。他们手中没有很好的医疗装备,都只背着一个装有简朴医疗用具和药品的医药箱,农民们生了病,随叫随到,不分时间地址天气。没有病人时,他们就下地干活。“放下药箱下地,背起药箱出诊”,是“光脚医生”的生动写照。

但“光脚医生”手中也有“两件宝”:一是银针,一是草药。“治疗靠银针,药物山里寻,”是那时农民形容“光脚医生”事情情形的一个顺口溜。“光脚医生”这两件宝,治疗一样平常疾病,照样有用的,又花不了多少钱,因此受到农民迎接。“光脚医生”也因此成了宽大农民康健的守护神。

作为农民康健的守护神,“光脚医生”除了要有一定的医疗知识,更主要的是必须要有一种专心致志为人民服务的奉献精神。农民中只要有人生了病,“光脚医生”就会第一时间赶到病人跟前为其医治。

在草原,在山区,经常可以看到“光脚医生”顶风冒雪,爬山过河的身影。而且,昔时中国农村还普遍贫穷,在这种情形下确立起来的互助医疗制度,能够给“光脚医生”使用的药品很有限,他们手中有的只是一样平常的止痛消炎针剂、红汞、碘酒、阿司匹林等。为了增添为农民治病的药品,削减农民的医药肩负,他们经常上山采集中草药。除了这些,“光脚医生”还肩负着当地农民的卫生防疫保健事情任务,昔时国家组织的各项涉及全民的防疫、保健,落实到占人口 90% 的农民身上的事情,是“光脚医生”做的。直到今天,“千家万户留脚印,药箱伴着土壤香”,仍然是谁人时代的农民对“光脚医生”最温馨的回忆。

“光脚医生”与互助医疗都曾发生天下影响

20世纪70年月初期,中国最先改善与西方关系,“光脚医生”的事迹也随之传到外洋,在外洋发生了很大影响。1969 年,以黄钰祥为主编写的《“光脚医生”培训课本(供南方区域使用)》出书。

1970 年,由上海中医学院、浙江中医学院等团体编著的《“光脚医生”手册》由“上海出书革命组”出书。这两本书以医治农民常见病为中央,清晰明晰、简朴易行、实用性强,不仅成为“光脚医生”学习的必备课本,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特别是《“光脚医生”手册》,不仅天下的“光脚医生”人手一册,正规医院里的医生也人手一册,供他们为病人治病时参考。许多普通百姓也买来阅读以增添一些医学知识,对照它来领会自己和家人的康健情形 ;生病的人也通过它来领会一些治疗方式。甚至有人说,《“光脚医生”手册》是昔时刊行量仅次于《毛主席语录》的书,这话是有一定原理的。《“光脚医生”手册》出书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它译成 50 多种文字,在全天下刊行。在今天天下许多国家的书店里仍然可以看到英文版的《“光脚医生”手册》。

/wp-content/uploads/2020/7/aqm2Y3.jpeg插图(1)

《“光脚医生”手册》

197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几位学者在中国拍摄了一部专门向外洋先容“光脚医生”的 52 分钟的纪录片《中国农村的“光脚医生”》。这部纪录片真实地纪录了那时中国“光脚医生”就地取材、土法上马炮制针对农村常见病的药物和使用小小银针治大病的情形。该片在许多国家放映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正是这部片子,把中国的“光脚医生”推向了天下,推动了全球的“中国‘光脚医生’热”。

1974 年,天下卫生集会在日内瓦召开,王桂珍作为中国“光脚医生”的代表加入了集会,并在大会上做了 15 分钟的谈话。她在加入集会的过程中,亲自感受到了人们对中国“光脚医生”的关注和喜好。

1976年9月初,“天下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区委员会第 27 届集会”“天下卫生组织太平洋区下层卫生保健事情集会”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召开,加入集会的有33个国家和区域的代表。中国光脚医生和互助医疗的代表人物黄钰祥和覃祥官加入的中国代表团出席了集会。会上,覃祥官作了题为《中国农村下层卫生事情》的讲述,之后回覆了参会各国卫生部部长和各大媒体记者的提问。覃祥官的讲述与解答,令全体出席集会者们赞叹,他们赞美中国缔造了人世事业。

今后,“光脚医生”与“互助医疗”成为天下上带有天使意味的名词。直至今天,不管持有什么样的政治看法,也岂论是什么肤色的外国人,只要一听到“光脚医生”与“互助医疗”,就竖起大拇指。

20世纪80年月初,随着中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农业谋划单元缩小到了家庭的规模。工分计酬方式不存在了,“光脚医生”与互助医疗也难以生计。1985年头,卫生部作出停止使用“光脚医生”这一称谓的决议,原来的“光脚医生”要举行审核,及格的将被认定为墟落医生,取得从医资格后可以继续行医。1985 年 1 月 25 日,《人民日报》揭晓《不再使用“光脚医生”名称,牢固生长墟落医生队伍》一文。“光脚医生”不存在了,与它共存共生的互助医疗也解体了。至此,“光脚医生”与“互助医疗”成了历史名词。然则,不能否认的是,毛泽东 1965 年的那次发怒,改变了中国农村历久缺医少药的现状,至今仍然是亿万农民对于谁人年月的温暖影象。还应该一定,毛泽东昔时的指挥中饱含的专心致志为人民服务精神,至今仍然闪灼辉煌。“光脚医生”与大队互助医疗这种形式,在今天现实环境条件下,固然也需要与时俱进,实际上,其中许多好的做法,好的履历,甚至是主要履历,已经为现在中央推行的“新农合”所吸收,成为党和政府惠民政策的主要组成部门。

周恩来劝博古“交权”:老毛行,我们共同辅佐他

周恩来、毛泽东和博古(右一)的合影(资料图) 毛周朱的结合是中国共产党的万幸,对蒋介石来说,就是大不幸 博古当时是我们党内很年轻的领导者,他出任中共中央临时总负责人时还不到25岁,很年轻,长征的时候博古同志也就是二十八九岁的样子。这样一位年轻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