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震惊全国的潘氏仳离被害案

我的爷爷陈永贵,从农民到国务院副总理,坚持不拿国家工资

文/陈春梅 上个世纪60年代,陈永贵带领大寨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大寨精神。之后,他从虎头山走进中南海,从一个农民到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却坚持在地里劳动,不拿国家工资……他的人生是一个时代的象征。 大寨精神 1963年是大寨的“七灾八难

本文摘自:《文史天地》, 作者:刘开。

1951年3月,山东省苍山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婚姻大案——青年妇女潘氏因要求仳离被婆母等人践踏糟踏致死。在新中国颁布婚姻法快要一年的时刻,仍然发生了云云疯狂地匹敌婚姻法的事宜,因此引起宽大群众的愤慨和各级党政向导的重视,除山东省检察署、省法院向导亲自审理和山东《大众日报》发了长篇社论外,中共中央华东局发了转达,全国妇联再次通知要求各地妇联增强婚姻法的宣传与贯彻。

/wp-content/uploads/2020/7/IRFRr2.jpeg插图

(一)案情

潘氏外家在苍山十四区(磨山区)孙家屯,怙恃早亡,家中只有80岁的祖母和13岁的胞弟,以讨饭为生。潘氏早年即给苍山一区(卞庄区)沙窝乡杨庄村齐宋氏当童养媳,1948年19岁时与齐宋氏17岁的次子齐玉娶亲。齐宋氏十余年前丧夫,7年前与本村流氓郭玉山通奸,自1946年郭玉山被选为村自卫团团长后,即与齐宋氏公然姘居,俨然以潘氏的公公自居,因嫌潘氏碍眼,常以侍奉不周为由打骂交加,残酷荼毒,生涯猪狗不如。

该地解放后潘氏政治觉悟日益提高,今年2月以来曾4次到区人民政府申请仳离,每次都控诉郭犯与其婆母残酷荼毒的罪行,而竟然未引起重视,照例交乡政府处置,而乡政府两次传唤男方齐玉,都被村长梁富明、支书陈永茂所阻,有意告诉齐玉:“你不加入她就不能仳离。”潘氏仳离未果,无处存身,到她姑家暂住,又被娘门四服族兄潘敬章骗回,苛责殴打、逼送回婆家。此时郭玉山与齐宋氏和齐玉最先数次谋害杀戮潘氏,郭玉山公然指骂潘氏“……宁叫你死在手,不叫你云里走。砸死你没事儿,量你外家没有站着尿尿的……”并挑唆齐玉:“你管不管妻子?你不管我管!”

3月11日晚饭后乘潘氏在门外与邻人刘王氏闲谈之机,郭指使齐玉准备好绳子,将潘氏叫回家中,捆绑起来,吊在梁上,郭玉山用双股钢条轮流抽打。潘氏惨叫呼救,邻人刘王氏、苏连成闻声数次叩门劝解均被郭犯厉声喝退,直打得潘氏皮开肉绽,血肉横飞,右臂折断。潘氏拼命挣脱,贪图逃命,又被郭犯抓回,放肆地往死里打,又以铁条刺入潘氏阴户,潘氏最先拼命号叫,逐渐昏死,郭犯看她还未气绝又与齐宋氏用针锥在潘氏胸口猛锥三针,深透内脏,齐玉恨潘氏仳离,竟然眼见郭与其母将其妻杀死。

潘氏死后郭挑拨齐玉逃避异乡,齐宋氏则捏造谣言,说潘氏被其子殴打又患心疼症而死,郭则佯装没事人。此事村人反映到区后,区长曹继彩亲往勘验,又在村干蒙蔽下,未认真查看伤情,即让人将遗体掩埋。县法院也未认真观察,仅凭据囚犯口供即轻率判罪,报专署分院复核,直到齐玉跑到东海石门村其叔父齐闻荣家,其叔父查知齐玉犯罪严重,未予呵护,立即派民兵将齐玉押送本村转区解县,通知苍山县人民政府押解归案处置时,才引起重视。后经山东省人民检察署查清真相由省人民检察署检察长陈雷提起诉讼,省法院依法判处主犯郭玉山、齐宋氏死刑。

齐玉身为村青年会长竟然因恨其妻提出仳离情愿听从郭犯及母亲之乱命,坐视主犯凶殴吊打勤苦操劳之妻;梁富明、陈永茂早就偏护勾通田主,作奸犯科,榨取群众,在此案中又支持郭犯和齐宋氏行凶杀人匹敌王法,罪行严重,潘敬章身为潘氏娘门的族兄,不仅未尽珍爱妇女婚姻自主之责,反而充当了封建榨取的帮凶,胁迫潘氏送回婆家致遭践踏糟踏,凭据以上罪犯罪行之轻重亦划分判处了有期徒刑。

(二)媒体的舆论

配合该案的处置《大众日报》揭晓了题为《接受潘氏被害的教训》的社论,严肃地指出“这不是一样平常的过问婚姻自主,也不是通俗的杀人行为,这是残存的封建主义头脑与制度的维护者,对要求从封建的婚姻制度下解放出来的宽大妇女的一种血腥的镇压,是维护封建主义残余制度的罪过行为,也是极端藐视与匹敌新民主主义婚姻法的严重的违法行为”。

同时社论进一步强调指出:“……漆黑腐朽的封建主义的婚姻制度如不彻底破除,妇女在家庭中的仆从职位如不彻底推翻,男女平等的口号和民主自由的社会生涯是不可能实现的,宽大妇女群众的真正彻底解放,及其劳动积极性的高度发扬也是不可能的。因此这一问题,不只是关系宽大群众,特别是青年男女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整个社会制度的改造与整个国家建设事业的希望。”

社论同时指出“然则,我们从潘氏被践踏糟踏的事实中,却看到现在有一部分共产党员和人民政府的干部还不是这样来熟悉问题的”。例如潘氏被害前,曾经四次到该区人民政府申请排除不合理的婚姻,每次都申诉了齐宋氏、郭玉山、齐玉等人对她的残暴迫害,而该区人民政府事情人员却没有很好地支持潘氏的要求;同样对于齐宋氏、郭玉山、齐玉等人肆意荼毒妇女的违法行为也没有给予应有的法律制裁和教育,竟接纳了极不卖力任的官僚主义态度,照例批给乡政府处置。乡政府看待这一问题也极不严肃,特别是当齐玉在该村村长梁富明、支书陈永茂等人怂恿支持下,藐视乡人民政府向导,两次拒绝传讯不到案的时刻,竟可以听之任之,不再继续闻问。

潘氏遭残杀以后,该区人民政府区长曹继彩曾到该村勘探,但极不深入,竟未认真详验潘氏伤痕,即令掩埋了事。此案移交苍山县人民政府法办后,苍山县人民法院对此也未予以应有的重视,未深入观察研究,仅审问了一下被告口供即呈报专署法院复审判罪,一连串的事实清楚地说明晰苍山县人民法院以及该县有关区、乡人民政府干部还存在着对人民群众不卖力任的官僚主义作风,他们从残存的“男尊女卑”的封建主义头脑出发,对于妇女的切身利益接纳漠不关心的态度,对于齐宋氏、郭玉山、齐玉等人践踏糟踏妇女的罪过行为,则接纳了极不卖力任的宽容态度,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贯彻,则接纳了自由主义的玩忽态度,这是十分错误的。

(三)苍山有关党政向导深刻检验

接受教训

错误态度,实际上纵容了反动封建制度的维护者,因此一年来,除潘氏被害案件外,妇女因婚姻不自主而致死的事宜,就有50余起之多,我们多未能实时适当地处置。同时还检验了忽视妇女事情,对婚姻法的贯彻执行不力;对各级党政干部缺乏经常性的头脑教育与政策教育;检验了向导上严重的官僚主义作风。为了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宜,提出:

1、以潘氏案件的处置为起点,重振旗鼓地睁开对婚姻法的宣传,逐级贯彻,做到家喻户晓,举行新旧婚姻制度对比,批判封建的婚姻制度,启发群众执行婚姻法的积极性。

2、有向导地组织区墟落干学习婚姻法,严酷干部责任,执行按级卖力制,切实适当解决妇女要求政府解决的婚姻问题,力图住手妇女自杀、被杀事宜的继续发生。

3、有计划地组织对封建婚姻制度、习俗(如童养媳、重婚、买卖婚姻等)的检查,接纳坚决自动措施,划分处置。对过问婚姻自主,违法失职的干部,将严明法纪,给以适当制裁。

4、建立健全乡调整委员会,对现在亟待解决的婚姻纠纷,自动调整,对荼毒妇女征象自动过问并卖力监视执行。

苍山县人民法院院长杨心一在检验中说,“我们对潘氏被害案的处置,最先是极为轻率与不卖力的。4月17日我们觉察此案后,轻信一区区长走马观花的勘验,没有深入观察研究,仅逮捕了郭玉山、齐宋氏二犯(齐玉那时逃走未归案)对于其他过问者概未追究,在第一次审理中,也只听信了郭、宋二犯的口供,即轻率判刑。那时对于村干和潘氏族兄的间接杀人罪过毫无所知,即对郭玉山是杀人正凶也不清楚,5月17日我们将该案第一次讯断送呈省法院临沂分院复核后群众纷纷要求追究村干及其他过问者,经由领会我们才将村干及潘氏族兄逮捕,6月4日齐守德(齐玉)亦被捕归案。此时第一次讯断被驳回并作了详细指示,在此情形下,又经省级机关及专署有关部门的辅助,我们才详细领会了该案情形,明确熟悉了该案意义,于6月13日重新讯断”。

在检验中杨院长熟悉到这种严重的官僚主义不是有时的,他联系去年7月青年妇女解洪兰与孟庆玉恋爱成熟被一区斜沟村支书杜洪昌过问、吊打妇女案,只批准原告娶亲,对杜洪昌令其回村反省了事,容易放过;同年12月十三区东大埠支部书记邓文贤过问未亡人邓张氏再嫁自由,私立法庭,吊打介绍人赵永生,我们也只拘押邓文贤4天,令其悔悟了事,未予严肃处置。

通过这些事例熟悉到“由于我们学习不够,我们就不领会否决封建残余斗争的必要性与重要性,就不明白婚姻自主与妇女解放对国家社会建设的重大意义,就不明白司法事情对于占人口二分之一的妇女的解放事业的严重责任,更使我们残存的封建主义头脑不可能获得彻底肃清,从而没能树立起新民主主义的新的婚姻看法,对反动的封建头脑、制度、习俗敌视不够,对于新的头脑,制度敬服更差,对妇女的痛苦漠不关心,甚至歧视妇女解放,自觉或不自觉的作了封建头脑、制度的维护者”。

悲欣交集:毛泽东过年很简单

曾在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担任武装警卫员20多年的毛尚元回忆说:“主席的年过得很简单。他很少有时间出来娱乐。最多有时候跟周围的人聊聊天。深居简出,有团拜会的时候,也多是周总理代表。主席很少讲话,喜欢安静,并且非常喜欢看书,只要有时间,他就会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