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发炮弹齐发,震惊天下——解放军炮击金门的决议内幕

1951年震惊全国的潘氏离婚被害案

本文摘自:《文史天地》, 作者:刘开。 1951年3月,山东省苍山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婚姻大案——青年妇女潘氏因要求离婚被婆母等人残害致死。在新中国颁布婚姻法将近一年的时候,仍然发生了如此疯狂地对抗婚姻法的事件,因此引起广大群众的愤慨和各级党政

/wp-content/uploads/2020/7/ymyaUj.jpeg插图

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昼五时三十分,凶猛的炮火震动了金门,也震动了整个天下。近三万发炮弹从福建前线猛轰金门国民党军阵地,金门全岛马上淹没在浓烟烈焰之中。这是不是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的最先?蒋介石摸不着头脑,美国人也慌了手脚。全天下关注的焦点,一下子从中东转向台湾海峡。

作出炮击金门决议的,正是毛泽东。这一决议绝非心血来潮,是经由长时期的思量、酝酿和斟酌的。

炮击金门一役有一个生长的历程,毛泽东的决议也有一个生长的历程。自从一九五五年四月万隆亚非集会以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逐步确立了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这一起劲遭到美国的阻挠。一九五七年十二月起,美国先是中止中美大使级谈判,继而纵容台湾蒋介石团体对大陆沿海骚扰损坏,使台湾海峡再次泛起重要事态。针对这种情形,毛泽东捉住时机刻意发动炮击金门的斗争。毛泽东这时的决议,包罗了通过炮击迫使蒋介石团体从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撤走的意图。随着金门炮击的进一步生长,美蒋在金门、马祖撤军问题上发生了分歧,美国贪图强制蒋介石接受“划峡而治”,实现“一中一台”的图谋。在这个关头,毛泽东审时度势武断作出继续将金门、马祖留在蒋介石团体手上、金马台澎最终一起解决的决议,行使美蒋矛盾,挫败了美国搞“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的阴谋。在这个历程中,毛泽东逐步形成了厥后被周恩来归纳综合为“一纲四目”的祖国统一构想,对海峡两岸关系产生了深远而重大的影响。

解放台湾,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一直是毛泽东的一个夙愿,也是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强烈愿望。新中国建立之初,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就决议由粟裕卖力解放台湾的设计准备工作。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发作朝鲜战争,同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国派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

一九五三年七月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后,中共中央军委也曾思量准备攻打金门,但因海内大规模经济建设急需大量经费等缘故原由,这项设计被弃捐下来。

一九五四年日内瓦集会前后,泛起了美国进一步加入台湾事务、美蒋联手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台湾的严重事态。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领导举行守护领海领空主权的斗争,否决美台订立《配合防御条约》的斗争,并取得了解放浙东沿海岛屿的重大胜利。

美台《配合防御条约》的签署,(美台《配合防御条约》于1954年12月2日签署,1955年3月3日生效。)显露出美国历久占领台湾的贪图,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希望中美两国坐下来谈判以缓和台湾海峡重要事态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周恩来总理在万隆亚非集会期间郑重宣布:“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是友好的。中国人民不要同美国接触。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讨论缓和远东重要事态的问题,稀奇是缓和台湾地区的重要事态问题。”(1955年4月24日《人民日报》。)这个声明,在全天下引起强烈反响,受到普遍迎接,使中国赢得了自动。

四月二十七日,毛泽东在北京会见巴基斯坦驻华大使苏尔丹乌丁.阿哈默德时,也表达了中国愿意统一切国家包罗美国在内和平共处,愿意同美国人坐下来谈判的意愿。

美国一直拒绝认可中国政府,也始终拒绝同中国举行外交谈判。但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也不得不做出某种示意。四月二十六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揭晓声明,示意不清扫同中国举行双边谈判。七月十三日,美国通过英国向中国政府转达以下口信:中美双方各派一名大使级代表,在日内瓦举行谈判。(《现代中国外交》,中国社会科学出书社1988年3月版,第99页。)

中美大使级谈判的举行,是由国际上种种庞大因素促成的,也是一九五四年以来东南沿海斗争的一个功效。

一九五五年八月一日,中美大使级谈判在日内瓦正式最先,早先举行得比较顺利。到九月十日,在第十四次谈判中就两国平民返回本国的问题达成协议,揭晓了有关协议的声明。一时间,国际舆论普遍关注中美谈判,卖力谈判的两国大使也成了新闻记者追逐的工具。然而,人们不久就看出,这将是一次“马拉松”式的、很难有什么效果的谈判。基本缘故原由,就是美国政府除遣返国民问题外,并不想就其他实质性问题(包罗台湾问题在内)睁开认真的讨论,有意举行拖延。它的真实意图,是想把台湾海峡两岸盘据的状态在事实上永远牢固下来。

一九五六年一月,中国政府宣布日内瓦谈判情形,并通过印度向美国示意,若是再不解决问题,中国将另作计划。(《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1949—1956)》,天下知识出书社1994年7月版,第349页。)为了打破僵局,同年八月,中国政府还宣布一项重大决议:作废不让美国记者进入中国的禁令,并向美国十五家新闻机构发出约请,请它们派记者来华作一个月的接见。这个突如其来的决议,出乎美国的意料,使美国政府很被动。一些美国记者评论说,中国领导人成功地让美国新闻界否决美国国务院。(王炳南《中美谈判九年回首》,天下知识出书社1985年3月版,第64页。)

美国接纳拖延的设施不成,又变换手段。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在第七十三次中美大使级谈判中,美方代表、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约翰逊通知中方说,他已经调任驻泰国大使,美国政府已经委任他的副手马丁参赞为美方代表。这是美国设置的一个障碍,想通过片面降低中美大使级谈判的级别,使谈判陷于停留。在多方挽回无效的情形下,中国外交部在一九五八年四月十二日揭晓声明,宣布了大使级谈判历久陷于停留的经由。(1958年4月13日《人民日报》。)

从讨价还价到托故拖延,再到中止谈判,暴露出美国政府基本无意通过谈判解决台湾问题,而想把“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牢固化、合法化的贪图。

美国在拖延谈判的同时,正逐步扩大对台湾的卷入水平。一九五五年三月三日美台《配合防御条约》生效以后,美国增强在台湾的军事指挥系统,派出美军协防台湾司令,美军驻台军事顾问团扩大到两千六百人,美空军第十三特种航空队进驻台湾。一九五七年五月,美军公然宣布在台湾部署了可携带核弹头的斗牛士导弹和电导导弹,增强了国民党政府的防卫和进攻能力。蒋介石叫嚷反攻大陆的气焰加倍嚣张。

只管美台《配合防御条约》中有限制蒋介石团体反攻大陆的条款,然则从一九五七年起,美国对国民党政府向中国大陆和沿海的骚扰损坏持纵容态度。一九五七年四月二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在一定情形下我们将会去防守沿海岛屿;那就是,若是这些岛屿的防守看来同台湾和澎湖的防守有关。”(《杜勒斯言论选辑》,天下知识出书社1959年6月版,第285、292、314页)摆出在必要时将把配合防御的局限扩大到金门、马祖等岛屿的姿态。

美国对华政策从稍有松动到重新强硬,在一定水平上,统一九五六年下半年波匈事宜发生后美国调整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冷战政策有关。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杜勒斯在一次演说中提出:要让社会主义阵营的人民知道,“他们并没有被遗忘,我们永远不会做出任何牺牲他们的利益的政治协议,随着他们进一步获得自由,衷心的迎接和新的机遇在等待着他们”。(《杜勒斯言论选辑》,天下知识出书社1959年6月版,第285、292、314页)同年六月二十八日,他在旧金山揭晓对华政策演说,声称:“我们可以有信心地把这样一种假设作为我们的政策的凭据:国际共产主义的强求一致的统治,在中国和在其他地方一样,是一种要消逝的,而不是一种永远的征象。我们以为,尽一切可能使这种征象消逝,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友邦和中国人民的责任。”(《杜勒斯言论选辑》,天下知识出书社1959年6月版,第285、292、314页)美国重新强调原先的错误判断,即中国政府是一个没有人民支持的、很快要溃逃的政府。同时,毫不掩饰地道出它计划祛除一切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图谋。

台湾海峡事态从一九五七年最先,重新重要起来。在美国对华政策的激励下,国民党军的飞机深入大陆内地到达云南、贵州、四川、青海等地,空投特务,散发传单,甚至出动飞机到福建沿海轰炸。蒋介石还在金门、马祖一线增添军力,到一九五八年夏日,金门、马祖的国民党军到达十万人,占其地面部队总数的三分之一。面临这样一种形势,毛泽东和中国政府不能不适当调整对美政策,从争取和平协商到增强对美斗争。

一九五八年六月十六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召开集会,讨论外交问题。加入集会的,除中央政治局常委和部门政治局委员外,另有外交部卖力人和部门驻外大使。毛泽东说:和美国接触的问题,在日内瓦集会时我也说过,可以有所接触。事实上美国也不一定愿意接触。同美国闹成僵局二十年,对我们有利。一定要美国梳妆打扮后送上门来,使他们对中国感应出乎意外。你不认可,总有一天你会认可的。一百零一年你一定会认可的。(毛泽东关于国际形势的讲话纪录,1958年6月16日。)

毛泽东决议对美斗争接纳针锋相对,以文对文,以武对武,先礼后兵的做法。

一九五八年六月三十日,中国政府揭晓《关于中美大使级谈判的声明》。在这之前,中方曾在一月十四日和三月二十六日再次敦促美国政府派大使级代表恢复谈判。美国都不理睬,却故作姿态,似乎中美大使级谈判中止的责任是在中国方面。这种情形迫使中国政府不能不揭晓一个“最后通牒”式的声明。《声明》提出:“中国政府要求美国政府在从今天起的十五日以内派出大使级代表,恢复谈判。否则,中国政府就不能不以为美国已经刻意破碎中美大使级谈判。”(1958年7月1日《人民日报》。)

美国不能无视中国政府这个声明,但又不愿认真对待。六月三十日,先由国务院新闻公布官怀特揭晓谈话。第二天又由杜勒斯亲自出头,就中国政府声明揭晓谈话。他宣布,若是中国赞成改变谈判地址,美国将指派它的驻波兰大使加入谈判。但他又说,美国不会向中国限期指派大使级代表恢复谈判的“最后通牒”低头。(转引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评杜勒斯关于中美大使级谈判的谈话,1958年7月2日。见1958年7月3日《人民日报》。)这种妄自尊大自相矛盾的态度,使美国政府又一次错过了缓和台湾海峡重要事态的机遇。

这时,经由多年准备,大规模炮击金门的条件已经具备。

早在半年以前,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由铁道兵承建的鹰(潭)厦(门)铁路正式通车,极大地提高了福建前线的国防运输能力。与此同时,毛泽东提出空武士闽的问题,十二月十八日,作出指挥:“请思量我空军一九五八年进入福建的问题。”(毛泽东对彭德怀转来的副总参谋长陈赓1957年12月9日关于台湾飞机侵入大陆流动情形和增强内地防空作战部署的讲述的批语,手稿,1957年12月18日。)一九五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央军委下令组建福州军区空军司令部,由原志愿军空军司令员聂凤智担任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七月下旬,只管连降暴雨,空军部队仍然顺利完成了人闽转场义务。国民党军获得情报,立刻派飞机频仍骚扰,贪图趁我空军立足未稳,先发制人。人闽空军武断迎击,在七月二十九日到八月十四日击落击伤美制国民党军飞机九架,取得了福建沿海地区的制空权。

新中国建立以来,福建前线的后勤运输保障和制空权,一直是影响沿海岛屿作战和解放台湾的两大难题。现在获得相当水平的解决,为大规模炮击金门缔造了条件。

中国政府要求美国派出大使级代表、恢复谈判的十五天限期到了,却没有获得美国政府的正式回答。正在这时,七月十五日发生美国海军陆战队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四周上岸的事宜。一九五八年七月十四日伊拉克发作革命,第二天美国就以此为捏词对黎巴嫩举行武装过问,同时宣布在远东的陆海空军进入戒备状态。美国的行径成为众矢之的,在天下舆论中激起一片否决声。中东事宜虽然引起台湾海峡事态进一步重要,然则这一事宜究竟分散了美国的注意力,降低了它对台湾海峡的反映能力。而蒋介石却想攻其不备,伺机扩大事态,在七月十七日宣布国民党军处于稀奇戒备状态。(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七十年》,军事科学出书社1997年7月版,第480页。)同时加紧军事演习和空中侦探,摆出反攻大陆的姿态。

毛泽东捉住这个时机,武断地作出炮击金门的决议。

——摘自《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书社出书

作者: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蒋楚婷责任编辑:张裕

我的爷爷陈永贵,从农民到国务院副总理,坚持不拿国家工资

文/陈春梅 上个世纪60年代,陈永贵带领大寨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大寨精神。之后,他从虎头山走进中南海,从一个农民到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却坚持在地里劳动,不拿国家工资……他的人生是一个时代的象征。 大寨精神 1963年是大寨的“七灾八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