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岁高龄辞世的中共传奇女特工,周恩来称其为党立下奇功,蒙冤入狱17年无怨无悔

三万发炮弹齐发,震动世界——解放军炮击金门的决策内幕

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五时三十分,猛烈的炮火震动了金门,也震动了整个世界。近三万发炮弹从福建前线猛轰金门国民党军阵地,金门全岛顿时淹没在浓烟烈焰之中。这是不是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的开始?蒋介石摸不着头脑,美国人也慌了手脚。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wp-content/uploads/2020/7/VNnQnu.jpeg插图

文/于继增

她,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共中央的隐秘秘书、营救部部长;她反映机敏,沉稳精悍,曾乐成营救过周恩来、关向应等中央向导人;她天生丽质,聪颖过人,四段婚姻见证崎岖恋爱。她就是被周恩来赞誉“为党立下奇功”、活跃在上海滩的“玉人特工”——黄慕兰

潜入上海的才女

黄慕兰原名黄彰定,又名黄淑仪、黄定慧,1907年7月出生在湖南浏阳北门外的一个开明之家。父亲黄颖初曾经是谭嗣同的幕友,他们一起办过收养弃婴的育婴堂,并与许多民国政坛人物都有来往。12岁那年,黄慕兰被怙恃送进长沙周南女校念书。这所女校那时培养了一批在中国现代史上享有盛名的女学生,如向警予、蔡畅、杨开慧、丁玲等。

1923年至1925年,黄慕兰曾有过一段短暂的经办婚姻,“丈夫”抽鸦片、打丫鬟。黄慕兰偷偷给父亲写纸条,要求以母病为由回家,今后再未回过婆家。黄慕兰曾说,“若是家庭给我经办的婚姻称心如意,我就不可能那么坚决地走出家庭参加革命”。

那时,她从表兄带来的铁路工会传单上看到国民革命军准备北伐的文章,又得知汉口英美烟草公司的女工正在举行大歇工,于是黄慕兰就在父亲的支持下,到汉口投奔宋庆龄、何香凝向导的妇女运动。她毅然剪掉了头发,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慕兰”(因十分仰慕智勇双全的女英雄花木兰)。此间,她熟悉了何香凝、邓颖超等女界精英,聆听陈潭秋、苏兆征讲的党史和工运史。这对黄慕兰的头脑和人生产生了主要影响。

/wp-content/uploads/2020/7/AvmAZj.jpeg插图(1)

1926年6月,黄慕兰由李子芬(共青团湖北省委组织部长)先容加入中国共青团。同年11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今后“入党献身,满腔壮志激情,从不思量征途中有若干曲折险阻”。黄慕兰当选为国民党武汉稀奇市党部执行委员、妇女部长、中国济难会理事。这一年黄慕兰年仅19岁。时代济难会组织了多次讲述会,有毛泽东作湖南农民运动讲述,李立三作工人运动讲述,张国焘作国际国内政治形势讲述,李硕勋作学生运动讲述……那时的武汉风云际会,集中了天下各地许多卓越的革命先驱者。能一睹那么多向导同志的风貌,亲聆他们的教育,是黄慕兰一生难过的大幸。

1927年“三八”节当天,黄慕兰在董必武、瞿秋白的拉拢下,与中共中央机关报汉口《民国日报》总编辑、中共中央军委隐秘处主任秘书和警卫团政治指导员宛希俨娶亲。“我们娶亲时没有举行任何仪式,是由董必武同志在一次集会上公然宣布的。同时,在报上还登了‘结为革命朋友’的启事。就是这样一则简朴的启事,对于我来讲就是公然否认了我已往的经办婚姻。”黄慕兰晚年回忆到。

7月14日晚,黄慕兰配偶接到党组织的指示后乘最后一班汽船脱离武汉前往江西。“希俨穿上长衫马褂,化装成个绅士或商人;我则梳个巴巴头,装扮成一个家庭妇女。”到了江西大旅社报到后,见到担任江西省委书记的陈潭秋,得知中央决议发动南昌起义,然则没有被见告详细日期。“由于要从事历久隐藏的隐秘地下事情,组织上付托我们在南昌不要公然露面,不介入武装起义的有关准备流动。”

黄慕兰最先了“隐蔽”人生。她记得,昔时经常用米汤水在《圣经》中密写文件,去小旅馆对讨论记号。“通常中央发来的文件,我们都要再重写一份,一份留在省委,一份转发给共青团江西省委。誊录隐秘文件的方式方法,我就是在那时学会的。”

1928年,儿子出生才3天,宛希俨就被调往赣西南向导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4个月后牺牲。“希俨牺牲时才满26岁,这是我生掷中遭受的最严重袭击。这么一个年轻充满活力的生命今后消逝了,他的音容笑貌和昔日对我的关爱与辅助,时时在我心头涌现。我只有忍痛节哀,加倍勤苦地努力事情和学习,以在革命实践中的奉献继续完成他未竟的事业,来答谢他对我的膏泽,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1928年12月,黄慕兰接到地下党组织调令,隐秘前往上海任中央委员会隐秘秘书,成为中央特科成员。赴命前,她强忍丧夫别子的伟大悲悼,把刚断奶的儿子送回宛希俨的怙恃家抚育。

在中央机关事情时,黄慕兰主要担任中央政治局集会记录,同时还兼任中央的隐秘交通员,经常与各省来上海找中央联系的地下交通员讨论。黄慕兰遇见了在武汉时就熟悉的贺昌。贺昌在中共六大上和关向应同时当选为中央委员。见到黄慕兰,贺昌劝慰她节哀顺变,激励她脱节消极情绪。在贺昌的辅助和激励下,黄慕兰逐渐爽朗起来,和贺昌的情绪也日益加深。终于有一天,贺昌向她求婚。在征求周恩来意见、获得组织赞成后,黄慕兰最先了她的第三段婚姻。按组织要求,她对外遮盖了自己与贺昌隐秘娶亲的履历,以宛希俨遗孀、到上海找事情的身份公然露面。

1929年1月,贺昌先后兼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广东省委书记,并周全指导了广西左、右江区域的军事斗争,稀奇是决议建立中共广西前敌委员会,任命邓小平为前委书记,辅助指导发动了百色起义。这年6月,黄慕兰假名“刘阿秀”在沪东恒丰纱厂当学徒,在向导工人歇工争取权益时被捕,囚于龙华牢狱100天。在牢狱中,她配合彭湃举行联络事情,组织狱中斗争。出狱后,她又随贺昌调往香港。12月,她乔装成贵妇,乘坐豪华游轮,从香港运送共产国际拨来的巨额经费到上海交给党中央。

1930年1月,中共中央常委会决议派贺昌到天津主持北方党的事情和武装斗争。中共中央两次电示广东省委,任命贺昌为中共顺直省委书记。为便于到北方开展革命事情和顺应艰苦环境的需要,3月中旬,贺昌与黄慕兰忍痛将出生仅十几天的儿子贺平,托付给新任广东省委书记卢彪抚育。

/wp-content/uploads/2020/7/eiyYrm.jpeg插图(2)

◆1938年7月3日,国际拯救会第一难民收容所举行的足球赛,前排中立者为黄慕兰。

这时刻,党内泛起了在都会冒进起义的“立三门路”,李立三的密友贺昌也是这一门路的执行者。武装暴乱在各地流产或失败,中央政治局常委兼秘书长、宣传部长的李立三被派往苏联。贺昌检验错误之后被降职,他希望能回苏区打游击,将功赎罪。黄慕兰希望与丈夫同去苏区。丈夫留下这样的话语:“资产阶级的爱才是你属于我、我属于你的,你是属于党和人民的……”组织上告诉她不能去的理由是“皮肤太白”。去苏区要走农民家的地下交通站,必须打扮成底层人。1931年1月,黄慕兰想不到与丈夫的划分竟是永诀。1935年贺昌在一次率领军队向粤北边区转移时,在江西会昌河遭敌伏击,坚持七天七夜后壮烈牺牲。

受命营救关向应

由于“左”倾错误的影响,党在上海的地下事情受到很大损坏,许多同志被捕。组织看中了黄慕兰的流动能力和社会关系,便任命她为中国人民革命互济总会的营救部部长。这是时任中央特科二科科长陈赓征求贺昌意见后配合提名,经周恩来批准的。他们除了向党中央推荐黄以外,还推荐了潘汉年。他们的组织关系属中央特科,由黄慕兰卖力对外联络,潘汉年卖力对内联系,而他们之间定为单线联系,负担营救被捕同志的义务。

1931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军委常委的关向应在位于上海闸北区的寓所被捕。关向应那时假名李世珍,被捕时身份没有露出。几天后,卖力中央保卫事情的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在汉口被捕,随即叛变,不仅供出中共中央地下险些所有机关及向导人地址,还将在押的、身份尚未露出的中共向导人逐一指认出来。情形异常危急!周恩来指示陈赓抓紧营救,以免夜长梦多。陈赓就将此事交给中央特科的黄慕兰去办,“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救出关向应”。

要想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下营救关向应,先要有一个可靠的关系网。为此,周恩来专程为黄慕兰物色了一个能打开三教九流局势的关键人物——状师陈志皋。陈志皋结业于震旦大学法律系,留学法国,是著名大状师沈钧儒的门生。陈志皋的父亲陈其寿在法租界会审公堂当了18年刑庭庭长,他的二位姑父也都是法官,整个家族在上海司法界相当“兜得转”。陈志皋照样中共向导下的外围组织《天下与中国》杂志社的成员。这个杂志的审稿人是大学教授孙晓村,陈志皋卖力经济事务,杂志编辑部就设在陈志皋家的三楼书房里。刚挂牌做状师时,就遇上几位工友被法租界巡捕打伤的案子。一样平常状师哪敢接这种案子,但陈志皋却为工人们仗义执言,据理力争,不仅打赢了讼事,还一钱不受,由此成了党组织黑暗靠近的工具。

经孙晓村引见,黄慕兰与陈志皋在麦琪路一家咖啡馆会晤了。自我先容时,黄落落大方地挑明自己是宛希俨的遗孀。陈志皋以为她对自己没什么遮盖,就建立了开端的信托。随后,她说自己有个姑表兄李世珍是关外人,在上海开酱园,被误当共产党关押起来,现已被转押到龙华牢狱,想请陈状师协助保释。“我早就听说陈老太爷、陈大状师都是开明提高、富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人,请万万费心协助,释放了这个被冤枉的无辜之人吧。”一番话说得陈志皋满口准许下来。

/wp-content/uploads/2020/7/ZJFbMv.jpeg插图(3)

没过几天,陈志皋便带黄慕兰拜见了他的父亲陈其寿。黄慕兰进门便开门见山地说:“家父慕府上清名,特让我来请赐支援。”陈老先生也不说客套话,上来便问:“为什么你是湖南人,而你的表哥却是关外人呢?”黄慕兰早有准备,立刻不慌不忙地回覆说:“俗话说一表三千里,我姑妈昔时远嫁关外,以是表兄是关外人,他这次竟然给戴上了‘红帽子’,实在是冤枉呀!”

这次会晤,陈老太爷对黄慕兰印象很好,他私下说:“这位小姐果真书卷气很重,是个书香门第的小姐。”几天后,陈志皋出头请龙华牢狱典狱长赵韵逸到家中用饭,让黄慕兰作陪。席间,陈老太爷指着黄慕兰对赵说:“黄小姐乃不才义女,她表兄李世珍不知为什么在上海给抓起来了,有证据吗?口供怎么样?”赵答:“没什么证据,他自己也说是做生意的。”老太爷又说:“就是!没证据怎么能乱抓人呢?看在我的薄面上,保释若何?”那人只得唯唯应承下来。

眼看半年已往了,关向应仍未出狱。周恩来再次要求黄慕兰加紧解决。黄慕兰又来到陈其寿家中,委婉地敦促此事。陈其寿听了异常生气,把典狱长找来质询,才知道是一位掌握实权的书记官从中作梗。陈其寿异常领会此人兴趣,让陈志皋拿了自己的信,又封了2斤上好的烟土去找李书记官。关向应终于被放了出来。黄慕兰和陈志皋亲自驾车到龙华牢狱去接关向应,并在东方旅馆替他接风洗尘。关向应听说了营救中的种种艰辛,握着黄慕兰的手说:“谢谢你,谢谢土豹子(贺昌外号),谢谢恩来。”不久关向应便受中央派遣去了湘鄂西苏区,担任了湘鄂西苏区的军委书记兼红三军政治委员。

/wp-content/uploads/2020/7/aUjyYj.jpeg插图(4)

在营救关向应时代,陈志皋对仙颜、智慧的黄慕兰展开了追求。1931年6月22日下昼,陈志皋约黄慕兰一起去看影戏。因时间尚早,两人便找了一家咖啡馆坐了下来。刚刚坐定,又有一人推门而入。来者叫曹炳生,租界政府的法语翻译。他和陈志皋是同砚,一见碰到了熟人,便径直走了过来。曹炳生无意间透露,当天巡捕房捉了一个共产党的大头头,五十多岁的样子,湖北人。“他酒糟鼻子、金牙齿,一只手只有4根手指。这小我私家架子蛮大,但一点儿没骨气,还没用刑就什么都交接了……”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黄慕兰一边面不改色地喝咖啡,一边重要地琢磨此人到底是谁?等曹炳生一走,黄慕兰便捏词头疼,影戏不看了,让陈志皋将她送回了家。回到寓所,黄慕兰立刻打电话给潘汉年,叫他来一趟。“五十多岁,湖北人,满口金牙,九个指头……”,两人凭据形貌一剖析,不由心惊肉跳:这个叛变的人肯定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

那时,向忠发和周恩来配偶同住,周恩来住处的钥匙,向忠发也有一把。潘汉年判断:“今晚估量有行动,不能不防。”周恩来、李富春、蔡畅等向导人获得密报之后,迅速转移。

曹炳生说的谁人叛徒正是向忠发。为了查实向忠发的叛变,周恩来一面派内线进一步探问,一面派特科队员在小沙渡路自己和向忠发的寓所四周潜伏、侦探。

介入中央特科向导事情的康生派了两个特科的同志装成小贩,挑着馄饨担子划分到向忠发所知道的周恩来和李富春撤出前所住的地方四周考察。果真,到夜里1点钟左右,瞥见一小我私家戴着手铐脚镣,领着巡捕房的人来了,直接就用钥匙开了周恩来家的门闯进去。他们自然是扑了个空。很明显,这个有房门钥匙,带了巡捕前往抓周恩来的人就是向忠发。他一看周恩来没能抓到,就联想到其他向导人也转移了,于是直接扑向四周的地下印刷厂——红旗印刷所。印刷所被向忠发领着巡捕损坏了,还抓走了好几位同志。

第二天,康生和潘汉年把黄慕兰带到了周恩来的住处。一进门,周恩来就牢牢握着黄慕兰的手说:“慕兰,你真行呀!由于你的实时汇报,免除了一场大祸。”临走的时刻,周恩来再次说:“土豹子(贺昌)没有保举错。你跟潘汉年两人互相配合,行动得很好,一上马就为党立了这一大奇功!”

还击“伍豪脱党”谣言

1931年12月初,主持中共中央军委向导事情的周恩来在地下交通员护送下,由上海十六铺码头乘一艘英国汽船到汕头,然后辗转抵达中央苏区首府瑞金,就任中共苏区中央局书记。在周恩来脱离上海两个月之后,1932年2月16日,上海《时报》等报纸突然刊登出一则《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启事”污蔑红军、攻击苏联,“敝人本良心之觉悟,特此退出国际指导之中国共产党”云云者共243人。同样内容的启事在2月17日《时报》以及2月20日、2月21日的《申报》《新闻报》《时势新报》上又延续刊出。

/wp-content/uploads/2020/7/2M7Z3i.jpeg插图(5)

◆黄慕兰与陈志皋娶亲照。

在中共上层人士中,谁不知道“伍豪”就是周恩来?虽然这则启事没有造成什么轩然大波,但也确实给舆论界带来一片迷雾。很明显,这则“启事”是国民党特务机关谋划的一个骗人的手法,目的是诋毁周恩来,制造杂乱,瓦解中共地下党组织。

看到国民党特务机构接纳云云卑劣的手段,黄慕兰心急如焚,于是找陈志皋商议。陈志皋曾从报纸杂志上知道伍豪这小我私家,钦佩伍豪写的文章,但那时他还不知道这小我私家就是周恩来。陈志皋说:“能为《红旗》的撰稿人辩护,是异常信用的,我决不推脱!然则照这样的做法,启事一旦在报纸上刊登出来后,南京国民政府肯定会追究此事,向我盘问:是谁先容熟悉这个伍豪的?或是谁代表伍豪委托你代登这个启事的?我可怎么回覆呢?先别忙,让我再仔细思量思量,想出一个既能公然辟谣,又万无一失的平安设施来。”他建议代找在《申报》担任常年法律顾问的法国状师巴和,代表周少山(周恩来的另一别名)登一个紧要启事。

1932年3月4日,《申报》在显著位置以醒目的大字问题登出《巴和状师代表周少山紧要启事》:“兹据周少山君来所声称:渠撰投文稿曾用别名伍豪二字。克日报载伍豪等243人脱离共党启事一则,辱劳国内外亲戚友好函电存问。惟渠伍豪之名除撰述文字外绝未用尴尬刁难外流动,是该伍豪君定系尚有其人,所谓243人脱离共党之事,实与渠无关。事关小我私家信用,易滋误会,更恐有不肖之徒颠倒是非,藉端生事;特委请贵状师代为声明,并答谢戚友之函电存问者云云前来。”

黄慕兰对此注释说:“这个启事没有用伍豪的名义,而用了周少山的名义,又说伍豪是周少山自己的笔名。这个小动作很妙,由于启事登出后,国民党曾派人去找巴和,问伍豪在那里。巴和说:‘我的当事人是周少山,仅仅别名叫伍豪,你们要找的伍豪固然不是这个,而且他自己也登有启事,你们可以直接去找他。’这个启事的内容,明显地分辨出来2月份谁人伍豪启事是伪造的。”

黄慕兰始终以绵薄之力维护周恩来,以见证人身份为她所敬爱的人洗去不白之冤。破坏“四人帮”后,黄慕兰在美国的儿子陈文中看到《华侨日报》上揭晓文崇石写的一篇文章,问题是《“四害”若何迫害周公?》,讲“四人帮”行使红卫兵,把从旧报纸上翻查到的“伍豪启事”看成诬蔑攻击周恩来“历史上有问题”的重磅炮弹,掀起一股否决、袭击周恩来的政治逆流。黄慕兰收到儿子从美国寄来的这份报纸后,立刻转送给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部长张承宗,张承宗在上海《宣传通讯》上把文崇石的文章以及黄慕兰撰写的昔时“辟谣”经由揭晓了。“使更多的人知道,原来在20世纪30年代初,还发生过这样一件敌我双方都极其关注的‘伍豪启事’,并在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又被党内异己分子放肆渲染,兴风作浪。”

游刃有余的“上海名媛”

随着党中央撤出上海,黄慕兰不再能与周恩来、陈赓、康生和潘汉年等人碰头叨教,交流事情,只能与“组织来人”保持单线联系。

1933年,陈志皋正式向黄慕兰求婚。但那时,黄慕兰一直都对去苏区后杳无音信的贺昌念兹在兹,就以家庭职位不相配为由拒绝了陈。但陈竟咬破手指写血书表达爱意。黄慕兰向组织倾吐了自己的苦恼。党组织以为,在那时庞大的白色恐怖下,黄慕兰与陈志皋连系,很可能会打开新的事情局势。黄慕兰于是听取了组织的意见,带着“继续支持营救事情、互不干涉小我私家行动、允许她未来与前夫宛家遗孤相认”的3项约定,准许了陈的求婚。1935年5月,他们举行了盛大婚礼,蔡元培、沈钧儒和柳亚子等绅士是证婚人、先容人。《申报》作了报道。

/wp-content/uploads/2020/7/emAJvq.jpeg插图(6)

◆黄慕兰出秦城牢狱时留影。

“我嫁给志皋是由于我决议牺牲自己。由于志皋曾经救出一位中央委员,而且为党做事花了许多钱。”对于这第四段婚姻,黄慕兰袒露心声。

黄慕兰以权门女主人、大状师夫人的身份,穿梭于种种政治舞台,斡旋于错综庞大的人际关系。无论是政界、商界,照样文化圈,上海的顶尖人士险些没有她不熟悉的。在作家的作品中,也能隐约看到她的影子。郭沫若把她化身为长篇小说《骑士》中的女主人公金佩秋。茅盾先生写《蚀》也借鉴过她的传奇故事。

已然是“上海名媛”的黄慕兰,最先进入金融界,以副总经理的身份,主理那时的已经歇业的上海通易信托公司的调停复业事宜。乐成之后,她成为上海最上层的银行家俱乐部的一员,与上海那时的众多头面人物,如虞洽卿、杜月笙等都有来往。今后,黄慕兰行使人脉资源可以游刃有余地辅助党在上海的地下事情。八路军驻沪办事处的抗日刊物《文献》,就藏在通易公司办公室;机密文件和珍贵手稿,都能平安地保存在通易的保险箱中;那时的提高社会运动,许多都获得黄慕兰出头担保的透支户头的资助,如《鲁迅全集》的出书等。她被称为“上海经济实力最强的抗日妇女”。黄慕兰此时有了多种头衔:银行家、善士、国民党特派员等,介入了“天下冤狱赔偿运动”、营救“七君子”出狱、买通中共海路交通线、香港文假名人大退却等重大行动。

黄与陈志皋生了四个孩子,却不能对夫家坦率自己的党员身份和与贺昌的婚姻。她知道丈夫的秘书也是地下党人,但陈却蒙在鼓里。政治事情和情绪生活在她心里冲突猛烈。这些痛苦使她一直异常盼望脱离一切荣华富贵:到延安去。

上海沦为孤岛之后,黄慕兰去延安的请求再次被否决。新的八路军驻沪办事处秘书长刘少文带来周恩来的亲笔信,表彰她营救事情的功效,并要求她继续留在孤岛,支持和配合中共在上海的抗日统战事情。黄慕兰的事情事无巨细,甚至包罗遵照毛泽东亲笔写的购书单,购置《孙子兵法》等线装书运到延安。她还根据上级刘少文的指示,成为民主提高人士抗日沙龙“星期二聚餐会”的召集人。

1942年,黄慕兰在重庆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见到了远离11年的周恩来配偶。再次提出脱离上海到延安去。周恩来劝她和陈志皋一起,掌握中央赈济会这个主要据点。然而正如黄慕兰所预感的那样,不久之后,她就和陈志皋同时被军统隐秘逮捕了。黄慕兰在给军统的抗辩状中写道:“我如反共,他年(与宛希俨)遗孤长成,将何颜相见呢?如以联共有罪,请处死刑,裨获从先夫于地下,虽死犹生。”这封抗辩状从狱中传出,争取到了社会各界的声援,她被轻判两年,出狱时已是抗战胜利前夕。

抗战胜利后,黄慕兰家又热闹起来,她成了沪上文艺界“民主沙龙”的女主人。不外,由他们配偶一手开办的通易银行却被南京国民政府迫令歇业,继而歇业。

/wp-content/uploads/2020/7/uIjyUj.jpeg插图(7)

◆1984年,黄慕兰(左二)和邓颖超在中南海合影。

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黄慕兰配偶迟迟未被放置事情。陈志皋决议脱离大陆去台湾。黄慕兰则坚持带着四个孩子继续守候。“我天真地以为十年后他就会回来的,那时刻台湾也解放了。”没想到,这一别又是永诀。陈志皋在台北做状师,直到1988年病逝,享年79岁。

1955年6月,黄慕兰受“潘杨案”牵连,以“叛徒、特务、反革命”罪名入狱,之后是17年扣留和8年上诉,直到1980年5月,她才在邓颖超亲自关切下,被任命为上海市政府参事,当选为上海市政协委员。1991年,中组部最终认可她的党龄。1993年夏,黄慕兰定居杭州。

/wp-content/uploads/2020/7/M7rYfm.jpeg插图(8)

◆2009年,102岁的黄慕兰。

离休后的黄慕兰笔耕不辍,2004年出书了32万字的《黄慕兰自传》,8年后修订再版。人们从那娓娓文字和多幅珍藏照片中,明白了百科全书式的中国革命史,一位红色女谍的传奇人生。2011年7月9日,黄慕兰老人在杭州度过了她的105岁生日。“我生性好强,对中央信任从未摇动,一向迎着难题上,从不消极颓伤,处逆境而能坚持革命乐观主义的人生观。这或许是我健康长寿的窍门。”

2017年2月7日,黄慕兰以110岁高龄在杭州辞世,走完了她传奇崎岖的一生。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状师事务所

1951年震惊全国的潘氏离婚被害案

本文摘自:《文史天地》, 作者:刘开。 1951年3月,山东省苍山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婚姻大案——青年妇女潘氏因要求离婚被婆母等人残害致死。在新中国颁布婚姻法将近一年的时候,仍然发生了如此疯狂地对抗婚姻法的事件,因此引起广大群众的愤慨和各级党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