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林彪指挥打胜斯大林格勒战争谣言委曲

110岁高龄辞世的中共传奇女特工,周恩来称其为党立下奇功,蒙冤入狱17年无怨无悔

文/于继增 她,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共中央的机要秘书、营救部部长;她反应机敏,沉稳干练,曾成功营救过周恩来、关向应等中央领导人;她天生丽质,聪颖过人,四段婚姻见证坎坷爱情。她就是被周恩来赞誉“为党立下奇功”、活跃在上海滩的“美女特工”—

/wp-content/uploads/2020/7/MZjaAr.jpeg插图

1955年授勋时的林彪

摘自《文史天地》,作者:九生 原题:《林彪受伤前后》

由于林彪的伤势现实上是很重的,虽然经由治疗,有所缓和,但并没有彻底治好。随着事情的劳累,枪伤复发。只管医务事情者尽了最大限度的起劲,然则仍然不能有效地控制病情生长。由于伤痛折磨,林彪的身体越来越差。看到自己的爱将不停受到病痛的折磨,毛泽东十分忧伤。于是和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商议,决议马上送林彪去苏联治疗,同时致电苏共中央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务必使林彪康复。林彪去苏联治伤事,应该是在1938年5月已经基本决议了。但由于赴苏联的飞机只能等机遇,以是拖下来,直到这年冬,林彪才起程脱离延安,到达莫斯科。林彪受到莫洛托夫等苏共中央领导的盛大迎接。热情的主人放置林彪配偶住进了风景优美的库契诺庄园,一边疗养,一边接受治疗。这座庄园位于莫斯科近郊区,十月革命前是全俄著名的大地主罗斯潘罗夫的私人别墅。整个庄园占地数百公顷,有成片的山林、猎场和湖泊,风景秀丽,装备豪华,闻名遐迩。林彪到达时,正值严冬,湖泊已经结冰,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皑皑白雪覆盖了山林,林中不时飞出小鸟;周围镇静优美的环境与延安的战争状态,简直两重天下。

由于手术治疗并不理想,子弹伤及背脊神经,恢复缓慢,还留下后遗症,对此林彪很苦恼。而伉俪性格的反面,使林彪在苏联的日子并不愉快。据那时与林彪配偶住在一起的蹇先任回忆:“林彪来这里以后,外面很镇静,但在自己屋子里经常发脾气。”

林彪在苏联生涯了3年,这3年正是如火如荼的抗日战争年代,也是中国共产党不停壮大的3年。

林彪在苏联的情形,至今仍很少见到史实性的文字纪录,可信的质料也凤毛麟角。撒播的是大量以讹传讹的故事。曾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事情人员的赵研极的回忆算是对照可信的质料之一。他这样回忆说:

我第一次见到林彪,是在抗日战争时代他在平型关获得第一场大胜仗的一两年后,时间是1940年,地点在莫斯科。我陪苏俄友人去看我这位中国同胞。这位年轻将领早在长征和抗日战争时代就名声大噪,我得全力压制我的兴奋不安的感受。 他苍白而懦弱,一副学者般不禁风的身体。身穿灰色法兰绒制服,脸上绽放谦逊的笑容,要不是他那副又黑又浓的眉毛和冷静武断的眼神,基本难以信赖这个在俄式壁炉前伸手迎接我的年轻人,就是中共赫赫著名的将领林彪。

那次碰头以后,我和林彪在莫斯科建立了关系。由于他卖力中共和俄共之间的联络,也成了我的上司。

斯大林对林彪礼遇有加是显而易见的。他享受的是最高特权生涯。他在起劲研究“作战要领”时,可以经常会见苏俄一流理论家。

另据林彪黄埔的二期同砚徐介藩对师哲谈到:林彪在苏联自高自大,自高自大,他基本不愿与林接触。林彪并没有什么病,却一直住在苏联休养,而海内的抗日战争又那么主要、猛烈,以是斯大林对此是有些看法的。

在“文化大革命”中一些红卫兵小报揭晓了许多关于林彪在苏联时的种种传说,绝大多数无稽可征,无案可查。基本是吹嘘“副统帅”的英雄事迹。

好比说,斯大林曾征询林彪对法国马其诺防线作用的看法,那时大多数苏联元帅和将军都坚信马其诺防线坚如盘石,但林彪却不以为然地说,物是死的,人是活的,有用的时刻,它是钢铁长城,无坚不摧;没用的时刻,它是一堆垃圾,不值半文。只有正面攻打马其诺防线,防线才会起作用,若是德军绕过马其诺防线,从侧翼作大规模迂回,马其诺防线就会毫无用处。在中国苏区的反“围剿”作战中,我们红军经常使用这样的战术。听说那时斯大林和苏军领导人都以为这种想法过于离奇和不合通例,但几个月后当德军的坦克突击团体绕过马其诺防线,以闪电式的攻势直插法国要地时,斯大林和他的将军们才大吃一惊,谨记林彪的判断和展望。

又好比传说,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最先时,斯大林召开一次军事集会,听取军事将领的意见。林彪也被邀加入集会。林彪在会上也谈了自己的看法,斯大林一边听一边说“好”,林彪说完后,斯大林喜悦地说:“这次战争你指挥好了。”林彪说:“我不行,我当个顾问行了。”斯大林硬要林彪指挥,林彪谢绝说:“我指挥可以,然则我是中国人,没有军权。”斯大林指示把一切军权交给林彪。林彪指挥各军一下子就在斯大林格勒扑灭德军一二百个团。随后又指挥一起雄师举行大反扑,一直把德军赶出苏联河山才回到莫斯科。这固然是天方夜谭。斯大林再愚蠢,也不会把一个国家的军队交给别人去指挥。况且林彪未必比斯大林手下的军事家们高明若干。这固然是编来骗那些不谙史事、世事的“红卫兵”小将们的。

这些传说的发生都是在“副统帅”吃香的时期。“九·一三”事宜后,看谁还敢这样编?

和林彪同去苏联的另有他那时的妻子、有陕北“一枝花”之称的张梅(刘新民)。在苏联时代,林彪和张梅的情绪一最先还挺好的。由于林彪是抗日名将,知名度很高,社交礼仪流动甚多。苏方有时约请林彪配偶出席一些宴会、舞会,林彪性格内向,缄默寡言,不善外交,因此不胜其烦,宁愿家中枯坐。而张梅则对照活跃,性格开朗,因此乐在其中,经常独自加入这类流动。这样一来,时间久了,两人的矛盾就出来了,以至生长到猛烈的争吵。那时正在苏联学习的义士遗孤、周恩来的义女孙维世正是及笄年华,她和其他留学生一样对赫赫著名的英雄林彪十分崇敬。孙维世和其他同砚有时来看林彪,处于伉俪情绪危急的林彪看孙维世举止大方文雅,顿生恋慕之情。1941年临回国前夕的一天,不善言辞的林彪抓住机遇向孙表达了情绪,但孙说自己年轻,还要学习而婉拒了。这样一来林彪就一小我私家黯然于1941年12月回国。这段不为人知的恋情被披露后,有人预测:“若是孙维世那时在莫斯科许诺且回国和林彪连系,林彪的下半生或许会重新改写?”历史固然不能假设。而“文革”中,孙维世就被迫害致死,不知与此是否有关?

“伤愈”回国,受到国共两党的热情迎接

1941年12月29日,林彪乘机抵达迪化,新疆督办盛世才第一时间电告蒋介石。在该年头国共两党关系由于皖南事变,一直极为主要。蒋介石想借机缓和国共关系,以是他对林彪回国颇感兴趣。他立刻下令西安和兰州等地的党政军一律不得为难,要热情款待,并尽力加以影响。有了蒋介石的这一通下令,林彪从迪化到延安一起异常顺遂。

1942年1月5日,林彪飞抵兰州,立刻受到国民党党政军方面的热情款待。16日,林彪到达西安,更是备受重视。国民党党政军要员划分宴请林彪,西北王、黄埔一期同砚胡宗南还专程从前方赶回西安与林彪晤谈。

1月31日,林彪与胡宗南举行了一次长谈。林彪对这个比他高几期的黄埔校友相当尊重,这使胡宗南颇为喜悦。谈话中,林彪凭据毛泽东的指示谈了国共合作、配合开国的必要性。

关于两党间的分歧,林彪归纳为两点,即若何执行三民主义和若何在公正的基础上执行军令政令之统一。他示意共产党绝非嫌疑三民主义,并愿意在公正的基础上执行军令政令之统一。林彪这一番真心实意的话,令胡宗南大为感动。善于装腔作势的胡宗南这会儿也一再示意同情,称林彪的这番话为“新言论”。就地示意愿意重新调整与陕甘宁边区的关系,可以思量为八路军弥补作战武器,让八路军干部到战区医院治病。后又专门派军医处长到八路军西安做事处为共产党干部看病。胡宗南还亲自押车给林彪送来大批军事书籍,以示诚意。

这种很好的气氛使毛泽东以为,林彪在改善两党关系方面是可以施展一定作用的,这也是他厥后派林彪为代表到重庆去见蒋介石的一个缘故原由。2月20日,毛泽东在给刘少奇、彭德怀的电报中专门赞扬了林彪的统战事情:“林彪返延身体好了许多,惟尚需休养。他在兰州西安统战事情做得很好,与胡宗南诸人曾有过深谈。据林说,国民党的统战事情很可开展,要我告诉你注重。”

2月中旬,林彪乘坐八路军驻西安做事处的汽车回到延安。毛泽东听说林彪回来,异常喜悦,很少亲自出头迎接人的他,一改昔日习惯前往迎接。这在中共军队内是很少人能够享受到的殊荣。延安时期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室主任的师哲在他的回忆录《在历史巨人身边》一书中对毛泽东迎接林彪一事作了异常详细的叙述: 这天一早我从窑洞出来,和主席萍水相逢,他正向山下走,边走边说:“林彪回来了,我去接他。”

我听后心里一震,心想朱总司令从前线回来,恩来、弼时从苏联回来,主席都没有这样迎接。恩来1940年回到延安的前一天,在甘泉和他通电话。第二天八九点钟他仍在睡觉,只有李富春前往迎接,而且主要照样接他的夫人蔡畅。过了几天才在杨家岭山下的河滩上开了个迎接会,照样由中组部主持的。而今天他竟亲自迎接比朱德、恩来、弼时职位低得多的青年林彪。

我们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儿。林彪一下车,主席迎上去和他握手。林彪转身瞥见我,把另一只手伸过来,握着我的手。主席很新鲜:“怎么,你们也相识?”主席拉着林的手回到窑洞去,这等于斯大林拉着一位将军的手一样了不起。主席亲自付托伙房为林彪搞饭吃,让林住在杨家岭,靠近他。

林彪之以是急遽赶回延安,是由于得知堂兄的口信。已患重病的林育英(张浩)得知堂弟林彪已从苏联回到西安,心里异常喜悦。张浩与堂弟林彪自小情绪就很好,因此他异常希望能与林彪及早见上一面。于是他托一位去西安的老手下给林彪带口信,希望他尽快返回延安。获得口信后,一直对堂兄十分敬重的林彪得知张浩的病情很重,便提前脱离西安。2月14日,林彪一回到延安,就去探望张浩。当林彪走进窑洞,见躺在床上的堂兄由于病痛折磨,已经瘦得不成样子时,哽咽着喊了一句“八哥”,泪水便夺眶而出。张浩望着伤心的堂弟,也不知说什么好。缄默一阵后,林彪仔细询问了张浩的病情和治疗情形。张浩说:“党中央和毛主席对我的病情很体贴,而且尽了最大的起劲。只是我的病太重……”“八哥,”林彪轻声地说,“你要坚强些,也许你的病会好的。”张浩艰难地摇头,示意好不了。兄弟俩谈了一阵,医生来检查病情。张浩见天色不早了,就对林彪说:“育容啊,今天见到你,我有几句话要说,也算是我的嘱咐,你要好好记着。”林彪看着哥哥说:“你讲吧。”张浩说:“我们林家三兄弟加入革命最早的是育南,最早去世的也是育南,他现实是受王明迫害而死的。他蒙冤而逝,死得太惋惜,我总惦记着这件事。最近,我与关向应同志多次谈过这件事,也向毛主席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反映过,希望党中央对他和何孟雄、李求实等同志的问题重新作个结论。党中央已经在思量这个问题。你回来了,要把这件事与中央的其他领导同志再谈谈。育南是我党最早的一批党员,才华横溢,能文能武,很了不起。

在那异常时期,发现并勇敢地站出来否决王明门路,没有特殊的胆略和智慧,是做不到的。而且他否决王明门路,既不是为了小我私家,也不是争权夺利,而是为了党的事业。他照样我和你的革命引路人。他的冤屈,不是他小我私家的问题,关系到党的门路和大是大非问题。我们如不为他说句公道话,对不起党,也对不起他。”对于张浩的嘱咐,林彪答道:“这件事我记着了。”张浩又说:“我活不了多久,只管革命的路还很长,信赖胜利终归我们共产党人,遗憾的是,我看不到那一天。我们林家三兄弟能看到革命胜利的只有你了。你还很年轻,有很好的前途。然则,任何人的前途,既要靠党的培育,又要靠自己起劲。毛主席多次与我谈到过你,说你很有军事才干,对你寄予很大的希望……我希望你起劲学习马克思主义,坚定革命信心,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下,将革命举行到底。”想不到,这些话竟然成了张浩的临终遗言。

在延安的这段时间,对林彪来讲,一个主要的转折是结识了叶群,并与之娶亲。叶群(1917—1971)原名叶宜静,福建闽侯人,比林彪小十岁。曾在北平师大附中学习,时代加入过“一二九”学生运动,并加入了民族解放先锋队。后在南京国民勒克儿 (微博)训班受过训,在国民党电台当过一段时间的播音员。抗战发作后到达延安,与林彪相识并娶亲。“文化大革命”最先后,她担任了三军文革小组成员、副组长,林彪办公室主任,中央军委做事组成员。1969年中共九大受骗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她在文革时代积极加入林彪反革命团体篡党夺权、发动反革命政变的阴谋流动,是林彪反革命团体的主犯之一。1971年9月13日,她随林彪等逃离,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1973年8月20日,中共中央决议永远开除其党籍,打消其党内的一切职务。1981年1月25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以为反革命团体案主犯。她与林彪育有两个孩子:女儿林立衡,儿子林立果。从叶群的简历来看,她热衷于政治和权力。她与林彪的连系,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林彪向反面的转变,导致了六七十年代中国政坛上怪异一幕的发生。

泉源:中国新闻网

三万发炮弹齐发,震动世界——解放军炮击金门的决策内幕

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五时三十分,猛烈的炮火震动了金门,也震动了整个世界。近三万发炮弹从福建前线猛轰金门国民党军阵地,金门全岛顿时淹没在浓烟烈焰之中。这是不是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的开始?蒋介石摸不着头脑,美国人也慌了手脚。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