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哪些被严重高估的历史人物?

革命老人王定国:五过雪山、三过草地,她的故事留下一个时代的感动

本文作者伍修权系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 王定国生于1913年,可谓是中国革命的亲历者、见证者与实践者。 在中华民族寻求复兴的动荡年代,倔强顽强的小女子毅然走上革命的道路,成为一名红军女战士,五过雪山、三过草地,历经艰辛长征路。她是延安五老之一

提及这类被“严重高估”的名人,尤其值得今人回味的,当属宋代和明代,两位至今仍“声名赫赫”的“著名政治家”。

/wp-content/uploads/2020/7/JnMJzm.jpeg插图

首先一位,就是北宋政坛上如雷贯耳的大牛,著名的“北宋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在后世也享尽敬慕。以人品说,司马光刚正不阿,且“不取非色,不近非财”,尺度的职场模范。以“史学”和“文学”的成就说,司马光也是实至名归,一部《资治通鉴》更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不朽经典。然则,以“政治家”来说,这位常被后人冠以“一代名相”的“风云人物”,却是严重的不合格。

由于这位“名相”,一辈子都有个致命的偏差,按现代的话说,就是“不负责任的偏执”。

司马光的这个“偏差”有多严重?可以先看一桩王安石变法时的“小事”:他一度受命“知永兴军”,拼命否决“新法”的他,到了当地就气忿开炮,痛骂“唯青苗助役为陕西之患。”且把这些“新法”祸国殃民的场景,说得有鼻子有眼,却把宋神宗气得啼笑皆非:这“青苗助役”法还只是个构想,基本就还没执行呢?

云云“为骂而骂”的气概,作为文人,顶多是个笑话,作为大权在手的政治家,结果也可以想。

/wp-content/uploads/2020/7/6fiq6r.jpeg插图(1)

待到一生矢志变法的宋神宗与世长辞,憋屈了多年的司马光风景拜相,在太后的撑腰下大权在手。他这“偏差”也到了巅峰,昔时还只是“为骂而骂”,这下却是“为否决而否决”。只要是“新法”支持的政策,别管效果利害,犯在他手里说砍就砍。“青苗法”“免役法”等新法说砍就砍,曾作育大宋“戎具精劲”的军器监也被破除,甚至,就连大宋将士浴血收复的西北河山,也被他大手一挥,几年后大片割给了西夏……

云云操作,那时不只“变法派”不理解,就连许多曾与他一样,曾尽力否决“变法”的旧党,也是连呼想不到。好比曾是坚决“反变法派”的范纯仁苏轼等人,稀奇是由于“反变法”受尽灾祸的苏轼,经由多年民间浮沉,早已看懂了“王安石变法”富国强兵的效果。宋神宗驾崩伊始,他们也曾语重心长,阻止司马光的“为否决而否决”,然后也被司马光骂得狗血淋头。硬骨头的苏轼,还气忿“回赠”司马光一个“名号”:司马牛!

但别管怎么否决,凭着这一股子“牛劲”,司马光终于办成了他要做的事,“效果”也是实打实。宋神宗驾崩前,大宋国库丰裕,钱粮足够支用二十年。司马光“当家”后,把新法来了一顿“破除”,大宋看上去国泰民安了,没几年财政就左支右绌,到了几年后高太后去世时,已是“帑禀日益困,农民日益贫,商贾不行,水旱相继”。疆域上更被西夏一拨接一拨暴打,一头栽进“积贫积弱”的历史大坑。

云云“政治业绩”,也正如数百年后,明末学者王夫之那声气忿抨击:“温公难免焉。其病有三:一曰惜名而废实,二曰防弊而启愚,三曰术疏而不逮。”大宋这个“家”,就被这么一位名声好却乱发力的“名相”,稀里糊涂败了。

而提及与司马光类似,也至今常被高估的“明代风云人物”,更得说说一位“野史”里常见的“正义人物”:徐阶。

/wp-content/uploads/2020/7/fQzq6z.jpeg插图(2)

在诸多以“打严嵩”为主题的明代野史戏曲影视剧里,徐阶堪称是著名的“正义气力”。放在明代历史上,他也同样是“扳倒大奸臣严嵩”的主导者。严嵩倒台后,那场再造明朝绚烂的“隆万中兴”里,一度官居内阁首辅的徐阶,也被看成这场“中兴”的中流砥柱人物。但以事情功效说,他确实被“强调”了。

固然,这里的“强调”,并不止说这位“清流”首辅,那坐拥六万亩土地的“经济来源问题”。更主要的,是他的事情效果问题。

徐阶作为“首辅”的业绩,主要集中在嘉靖晚期至隆庆早期,以种种史料的夸赞说,那段时期他“以威福还主上,以政务还诸司,以用舍刑赏还公论”,确实做了许多顺应人心的好事。好比“昭雪冤狱”等大事,效果更是“朝野号恸感谢”。然则,对于嘉庆隆庆之交的明王朝来说,这点事,基本解决不了焦点难题。

由于那时明王朝的最大难题,是积弊日深的溃烂。经由嘉靖年间吏治的“放飞”,稀奇是严嵩父子二十年如一日的胡糟,明王朝的吏治,发展到十六世纪中期时,就已是一片惊心动魄。以明朝改革家张居正的哀叹说“政以贿成,财货上流”。行贿受贿都成了屡见不鲜的事情,种种溃烂到习惯的情景,甚至叫张居正发出“岂有异于汉唐末世”的惊呼。溃烂,已经成了此时明王朝的生死大事。

但对这生死大事,徐阶的态度,却是能乱来则乱来,作为一位精于权术的老权要,明白收揽人心的徐阶,却不会容易去碰“治溃烂”这个高压线。他担任首辅时,做的最多的并非整理吏治,而是“讲学”。身为阳明心学高徒的他,首辅大权在手,也就热衷于“学术流动”。嘉靖晚期至隆庆早期,他凭着首辅的身份,主持了多次“讲学”流动,效果“听者跃然”,但根子上说,就是助长了大明朝的“务虚”民风。

/wp-content/uploads/2020/7/7ZrQJn.jpeg插图(3)

也就是在这火热的“讲学”流动里,看上去一片“学术气氛粘稠”的大明朝堂,却是“言不出口为质朴,推奸避事为老成……虚默高谈为清流”。大明朝“贪风牢不可破”,即是“贪病”没治了,又平添了“懒”病。“讲学”火热的官员们,更是“垂首丧气,无复志节”。越嘴里念着公忠体国,越是无节操堕落。不得不说,这就是徐阶首辅的“好业绩”。

直到隆庆三年起,铁腕首辅高拱接替徐阶,随即最先了刮骨疗毒般的反贪操作,重办一切贪腐征象,对种种盛行多年的“潜规则”零容忍。以隆庆年间大明朝堂“官不聊生”的价值,换来“是以数年之内,仕路肃清”的好功效,真正开启了国富民强的“中兴大业”。以这个意义说,治国先治腐,不能靠嘴上的好名声,却得靠实打实的政策。

找记者、求报道、求辅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二战日军少有令人尊敬的军官:下达一道命令,救下422名盟军士兵

2003年,84岁高龄的英国外交官—塞缪尔·法勒,不远千里来到日本埼玉县川口市内,只为祭拜并感谢自己的救命恩人,二战中的日本海军中佐工藤俊作。工藤俊作身高1米85,体重95公斤,是个大块头,还是一个柔道有段者。由于他性格很开朗,不拘泥于小事,也不搞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