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论: 成都建空军基地的重要作用

井冈山“洗党”:毛泽东亲自领导的第一次整党运动

文/郭冰 纵观中国共产党自成立至今近百年的发展史上,可以称为整党运动的有十余次。其中延安整风运动是为世人所熟知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党层面的整党运动。但其实,中国共产党最早的保持党的纯洁性的整党运动可以追溯到1928年9月。当时,毛泽东和中共湘赣边

/wp-content/uploads/2020/7/EJjMNf.jpeg插图

网络配图

  为了顺应空军作战的需要,抗战时期,政府在成都及其周边郊县,兴建了许多空军基地和机场。凭据解密的档案史料纪录,抗战时代,四川省政府先后从全省29个县市,共计征调119万余民工参加了76项国防工程的修建。共计新建和扩建空军基地33处。

  早在抗战初期,四川省政府遵照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下令,于1939年9月26日以密令(建字第002号)文,要求在太平寺、双流、新津、温江、崇庆、邛崃、泰宁、彭山、简阳等九地,举行新建和扩建飞机场。该密令称:“查川西一带,为军事需要,急需划分先后统筹分配、以均肩负,而利工程举行……温江、华阳、新津、邛崃等26县,所有保甲壮丁数及已往征工次数之多寡,重新审定各机场、各县应派征民工数额表,随令附发。限于本月22日,按表列各县应征数额,划分送达指定机场事情。”那时四川省第一区行政督查专员公署责令卖力督查邛崃机场的修建,以及黄田坝、太平寺、新津的扩建。要求这四个机场同时动工,先后在新津、温江、郫县、新繁、邛崃、蒲江、双流等16个县征集民工10多万人,仅新津机场扩建便征用民田3293亩。

  1943年1月14日,英美法三国首脑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会晤,讨论和制订盟军的战略设计。为了摧毁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潜力,美国决议使用那时最先进的B-29轰炸机对日本本土举行战略轰炸,并为此制订了作战设计,即“马特霍恩行动”。“马特霍恩”是阿尔卑斯山的一座雪峰。所谓“马特霍恩行动”,是二战后期盟军对日本本土实行系列轰炸的代号。而执行这个系列轰炸义务的重型轰炸机,是从成都空军基地(广汉、新洋、邛崃、彭山机场)腾飞的。对八幡钢铁厂的轰炸,是“马特霍恩行动”的首次实行。完成这次轰炸以后,盟军方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会上,直接指挥这次行动的美国第20航空队准将伍甫示意,若不是数十万中国民众用血汗筑成机场,这次行动是不可能的。那时执行“马特霍恩行动”的美军轰炸机主要是机体重大、重量达64吨的B-29型,需要在大型机场上腾飞和下降。国民政府为配合美军对日本的空中袭击,决议在成都周围新建和扩建4个轰炸机场和5个驱逐机场。“此次实际上征调了29县的民工共309250名。这29个县,包罗第一区的成都、华阳、温江、郫县、崇庆、新津、双流、新都等县,第二区的仁寿、简阳等县,第四区的眉山、彭山、丹棱、夹江、邛崃、蒲江、大邑、名山等县,十三区的绵阳、广汉、德阳、什郁、金堂等县。在工程举行中“民工难免有伤病驱逐,又得陆续增补,前后统计,共达五十万人。”那时,政府将这种国防工程称为“特种工程”。由于“特种工程”工期短、工程量大、质量要求高,1943年12月,那时的四川省政府主席张群就机场建设这一“特种工程”举行了紧要部署。

/wp-content/uploads/2020/7/RvAryi.jpeg插图(1)

网络配图

  1944年1月,新津、邛崃、彭山、广汉4个轰炸机机场的修建工程陆续动工。至1944年5月,川西4个军用机场,包罗12个航空燃料库、24个弹药库、8个无线电通讯所、4个容纳35架B-29轰炸机的机库、8个发动机配备所以及导航台、指挥所、兵营宿舍等配套设施准期建成。机场的每条跑道各长2600米,宽60米,厚1米,为那时亚洲机场之冠。

  据史料纪录:1944年5月,陈纳德抵达成都吸收川西各机场,并在新津机场召开军事集会。凭据代号为“马特霍恩行动”的作战设计,陈纳德的主要义务是,率领十四航空队的战斗机,守护第二十航空队的B-29重型轰炸机从成都区域的广汉、新津等机场顺遂腾飞,对日本本土举行战略轰炸。中缅印战区美国空军印缅区指挥官斯特拉梅耶将军在授意于史迪威的一封信中指示陈纳德:“守护成都区域作为第四航空队的首要义务,甚至放弃对敌人船只的攻击以及对中国地面部队的支持,亦所不惜。”1944年6月15日,首次执行“马特霍恩行动”的92架B-52轰炸机从加尔各答出发,越过喜马拉雅山脉,抵达成都四周的广汉、新津、邛崃和彭山机场。其中73架B-52于当晚在此加油挂弹后,立即从成都各机场腾飞,对日本本土提议空中袭击。首先轰炸了本洲造船厂、八幡钢铁厂,紧接着又轰炸了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都会。八幡钢铁厂是日本最主要的钢铁中央,占日本钢铁年产量的24%,炼钢炉数目占日本的四分之三强。1944年6月16日,当美国轰炸机群突然飞临八幡市上空时,日本毫无防止,直到美机第三批轰炸机飞抵轰炸时,日机才仓促应战。

  这是自1942年杜利特上校率领的16架轰炸机对日空袭后,美国空军战略轰炸机对日本的又一次袭击。到1944年底,从成都四周各机场腾飞的B-29飞机,对日本本土及其占领地共投下炸弹3623吨,有力地袭击了日本法西斯的嚣张气焰。

  6月17日,即执行“马特霍恩行动”作战设计的第二天,蒋介石致电四川省暂且参议会,电文中示意:“去冬以来,发动50余万之同胞,修筑多数机场,祛寒赶工,风雨无间,昼夜辛勤,况瘁无比。即民间财力之所花费,土地之被征划,其孝敬之巨,盖亦不可数计。而各县同胞,皆能深明大义,勇于报效,卒使此项空前伟大之军事建设工程,仅以简朴之人力,均于最短时间,准期完成。故我四川同胞,不惟在抗战史上克尽其国民之天职,无愧为贯彻胜利之基础,即在全世界反侵略战争之阵容中,亦具有卓越名誉之孝敬。”

  紧接着,从成都各机场腾飞的美国空军第20轰炸机团体的壮大轰炸机群,对日伪铁蹄下的辽宁鞍山“满州钢铁中央”,本溪、洛阳(日军炮兵基地)、长沙(日军军器基地)和日本西九州水师所属的大村航空厂举行了频频轰炸,使大村航空厂酿成一片废墟。

  1942年1月22日,驻太平寺基地的第2大队轰炸机27架,第1大队驱逐机15架和“美国自愿航空队”驱逐机15架,在第2大队11中队少校中队长邵瑞麟率领下,袭击越南河内日本空军基地,投弹20余吨,炸毁日机数十架。

  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只知重庆大轰炸而不知成都大轰炸,对此的研究甚少。然而,60多年前日军对成都的大轰炸,是负有繁重历史责任的事宜。我们对日本政府迄今为止没有向大轰炸受害者道过一次歉,甚至没有示意过要致歉的姿态,示意强烈的愤慨。只管日本侵略战争失败已经过了60多年,可是大轰炸的受害者们没有受到任何救助,一直被弃捐在历史的阴影中。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不应当被人遗忘。“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只有以史为鉴,才气面向未来。因此,必须揭破昔时日寇所举行的对成都大轰炸的真相,将这一繁重的历史事宜写进历史当中,让众人永不遗忘日寇通过大轰炸残杀无辜平民的事实,遗忘成都历史上的屈辱与伤痛,才气驻足未来战争,从容应对波诡云潏的国际风云。

补壹刀:张彭春是谁?美国人为何突然要捧他?

来源:环球网 执笔/李小飞刀 张彭春是谁? 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波廷杰,用中文对“五四精神”发表演讲,把五四与美国精神联系起来,故意决口不提的李大钊和陈独秀,而把有美国留学经历的胡适突出出来,还重点提了一个人物——同样留过美的张彭春。 一番鼓捣之后,国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