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帝国毁于什么军事制度?“独汉以强亡”转达的是什么信息?

评论: 成都建空军基地的重要作用

网络配图   为了适应空军作战的需要,抗战时期,当局在成都及其周边郊县,兴建了许多空军基地和机场。根据解密的档案史料记载,抗战期间,四川省政府先后从全省29个县市,共计征调119万余民工参加了76项国防工程的修建。共计新建和扩建空军基地33处。   

之前咱们谈了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的军事制度,剖析了这五个朝代的军事制度在国家衰亡过程中的影响。原本这个“帝国衰落的军事密码”系列已经收官了,但鉴于上一篇的谈论中有好些读者希望能再剖析一下汉朝的军事制度,以是,这一篇,咱们将再补写一篇关于汉朝军事制度的文章,通过剖析汉朝的军事制度,来搞清晰为什么会泛起“国恒以弱灭,独汉以强亡”这种怪异的历史征象。

提出“国恒以弱亡,独汉以强亡”看法的明末清初大儒王夫之所著的《读通鉴论》

/wp-content/uploads/2020/7/yyy6fe.jpeg插图

说到汉朝,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强汉”。汉朝之以是会被誉为“强汉”,主要原因,就是汉朝——无论西汉照样东汉,其军事实力都异常强悍,对周边各少数民族形成了绝对的压制态势,“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勒石燕然”、“封狼居胥”这些厥后为历代王朝心向往之的赫赫武功,都泛起在汉代。纵然到了王朝走向衰落的晚期,汉军对周边各民族依然形成压制态势,甚至东汉末年的地方军阀也能吊打北方游牧民族,这和厥后的晋、唐、宋、明等王朝晚期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汉朝之以是军事上会这么强,笔者以为主要原因有三个方面:一个是汉代冶铁手艺上的遥遥领先,使汉军得以装备精良的铁制武器和盔甲,从而对冶金手艺落后的少数民族形成了手艺压制;一个是汉代习武民俗粘稠,中原人民普遍练武强身,民俗强悍;再一个就是本文要重点剖析的,汉代军事制度的作用了。

汉军装备精良、尚武彪悍、制度完善,这是能够确立赫赫武功的基础

/wp-content/uploads/2020/7/bIJ7b2.jpeg插图(1)

/wp-content/uploads/2020/7/nuUzMr.jpeg插图(2)

汉代的军事制度,可分为西汉和东汉两个时期。西汉时期,其基本的军事制度是中央直辖的禁卫军和地方上的郡国兵相结合的模式。中央直辖的禁卫军又分为南军和北军,是西汉军队的精锐和焦点。其中南军驻防在长安城南,专门守护皇宫,而北军则驻防在长安城北,卖力拱卫首都长安。南军士兵泉源是由天下各郡国挑选精兵,轮流到长安服役,每次服役两年之后就轮换一批人。北军士兵泉源则是长安所在的关中区域的精壮男丁,每次服役一年,期满后即轮换一批人。这样做的利益,一是可以制止南北军兵油子化的倾向(这一点咱们在前边几篇文章中都提到过),二是让南北军统兵将领没有时间在军中培植私人势力。正由于这个制度设计的巧妙之处,再加上优厚的待遇,西汉的南北军一直能够在较长的时间里保持着较为兴旺的士气和较强的战斗力,而且对天子的忠诚度也异常高。汉武帝晚年发生“巫蛊之乱”时,太子刘据造反,想怂恿北军跟他一起攻打皇宫,效果北军无一人响应,汉武帝得以轻松平定叛乱。由此可见,西汉朝廷对南北军的控制是相当乐成的。

陕西杨家湾出土的西汉骑兵俑,反映了西汉禁卫军骑兵的雄姿

/wp-content/uploads/2020/7/jINJz2.jpeg插图(3)

/wp-content/uploads/2020/7/FraQf2.jpeg插图(4)

西汉在地方上的军队被称为郡国兵。之以是叫“郡国兵”,是由于西汉实行了“郡国并行”的政治模式,既有中央直辖的郡县,也有分封的诸侯国。诸侯国的军事气力一度十分壮大,威胁到了中央政府,汉景帝时由于朝廷要削藩,效果引发了“七国之乱”。这次叛乱被镇压下去以后,诸侯国的气力遭受沉重打击,今后随着汉武帝“推恩令”的推行,诸侯国越来越虚弱,最终名存实亡,各地方的军力也终于完全收到了中央政府手中。由于郡国兵正是南北军士兵的泉源,以是汉武帝也相当重视对郡国兵的训练。凭据汉朝制度,各郡国男子年满二十三岁,就要最先服兵役。兵役为期两年,一年为郡国兵,一年去长安充当南北军或去疆域充当边军。兵役期满后可以复员回家,然则遇到紧要战事还要暂且再征集入伍。凭据各地的差别地理特点,郡国兵的选拔偏向也因地制宜,“平地用车骑(车兵和骑兵),山阻用材官(步兵),水泉用楼船(水师)”,从而保证了朝廷需要的各个兵种都能从郡国兵中征集。

西汉郡国分布图,其中黄色部分为中央直辖的郡,浅橙色为刘姓诸侯国,深橙色为异性诸侯国

/wp-content/uploads/2020/7/Njmequ.jpeg插图(5)

/wp-content/uploads/2020/7/2MjyMf.jpeg插图(6)

西汉生长到汉武帝时,北击匈奴,东灭朝鲜,南收南越,平西南夷,开拓西域,可谓武功赫赫。然则,随着河山的急剧扩大,原先比较稳定的军事制度最先泛起了危急。由于伟大的河山需要大量士兵去守卫,原有的两年兵役期已经显著不够了。于是,西汉国民服兵役的时间越来越长,服役的岁数也不停向两头延伸。居延汉简中就纪录,在当地服役的汉军士卒中,年数最小的只有十五岁,最大的已经五十六岁,完全超出了服役岁数。这些远离家乡的士卒,往往延续在外边服兵役好几年也不给回家,老的老,小的小,其中的辛酸痛苦可想而知。除了服兵役,西汉国民每年还要服一个月的徭役,也就是给朝廷无偿干活。修长城、建宫殿、挖陵墓、搞运输、开运河……无休无止。西汉国民不是在服兵役的路上,就是在服徭役的途中,“财竭力尽,愁恨感天,灾异屡降,饥馑仍臻,流散冗食,死于门路以百万数。”西汉帝国的赫赫武功之下,却是黎民国民的啼饥号寒、怨声载道。最终,西汉王朝在深重的内外危急之中走向了消亡。

电视剧《汉武大帝》中汉武帝公布罪己诏,检验自己过失的镜头

/wp-content/uploads/2020/7/r2EvE3.jpeg插图(7)

/wp-content/uploads/2020/7/Ev2ua2.gif插图(8)

经过了王莽短暂的新朝的统治,刘邦后裔刘秀又确立起了东汉王朝,成为了西汉王朝的继承者。刘秀确立东汉之初,国家经过了一番大乱,经济较之西汉大为凋敝,国家已缺乏财力维持像西汉那样重大的军力。同时,刘秀自己是以地方豪强的身份组织武装,最终争取天下,他深恐别人也走他的路,以是在军事制度上采取了“省军减政”的原则,尽可能压缩军队规模,削减军费支出为此,他把西汉时的郡国兵制度给撤销了,只保留中央直辖的禁卫军。其兵源大多来自首都洛阳及周边区域,通过募兵的方式征集而来。而地方各郡县则不再设兵,只在主要区域部署一部分禁卫军。刘秀以为,这样一来天下就只剩下了朝廷掌握的军队,不会再泛起他所忌惮的地方豪强武装崛起的征象了,东汉王朝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然而,形势比人强,历史的生长最终让刘秀的如意算盘打了水漂。

蒙古国境内发现的东汉军队留下的“燕然山铭文”,这是“勒石燕然”的历史见证

/wp-content/uploads/2020/7/uqQVre.jpeg插图(9)

/wp-content/uploads/2020/7/uiIbaq.jpeg插图(10)

东汉立国之初的时刻,由于周边各民族都处于盘据、虚弱时期,同时东汉开国初期军队战斗力也很强,以是对周边总体上是能够压制的,甚至还创下了“勒石燕然”这样的绚烂武功。然则,随着时间的推移,东汉政府对周边各民族一味使用武力的民族政策最先激起了不停的反弹。在北方,匈奴盘据为南北匈奴之后,南匈奴归附汉朝,北匈奴被击败,远走欧洲。然则,新崛起的鲜卑人又取代匈奴人的角色,最先威胁东汉的北部边陲;在南方,受到东汉榨取的南蛮发动大规模叛乱,搞得东汉的交趾郡鸡犬不宁;在西方,羌族发动了反抗东汉统治的大起义,引发了数十年之久的汉羌战争。由于东汉撤销了郡国兵制度,因此这些发生于边疆区域的战事一发作,就不得不长距离调动中央的禁卫军去作战。时间一长,禁卫军也是疲于奔命,不堪重负。不得已,只能由各州郡的刺史、太守自己想设施在当地召募士兵,以应付战事。这些内陆招募的士兵,由于熟悉地理,加之有守护家乡的热情,战斗力反而比中央的禁卫军更强。东汉王朝在对周边少数民族的战争中,就靠着这些地方军队取得了不少绚烂的胜利。“北虏、西羌斩首至百万级,穷山搜谷,殄灭几无遗种,强莫尚矣。”

汉羌战争示意图,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对东汉王朝消耗很大

/wp-content/uploads/2020/7/3meqYn.jpeg插图(11)

/wp-content/uploads/2020/7/rUb6vu.jpeg插图(12)

然而,绚烂武功的背后,却已经埋下了东汉王朝日后危急的种子。由于地方军队都由刺史、太守自行召募,并不属于“体制内”的武装,以是东汉朝廷既不给他们军饷,自然也无法控制他们,效果,这些军队逐步就变成了刺史、太守们的私人武装。这种在宋、明等朝严肃杜绝的征象,在东汉中后期却变成了随处可见的常态,而且越到后期情形越严重,边疆区域的刺史、太守往往都有一支只听自己调遣的私人武装,多的几万人,少的也有几千人。刺史、太守死了以后,这些私人武装往往又继续效忠主人的儿子,或者转投新的主人。这种状态,颇有些类似古代日本台甫与武士之间的关系。所有这些地方私人武装加起来,实在力已经大大超越了东汉朝廷直辖的禁卫军,天下大乱、军阀混战的局势已经是不能制止了。

佩带台甫家族徽纹的日本武士,他们与台甫的关系类似东汉后期私人武装与刺史、太守的关系

/wp-content/uploads/2020/7/r2EvE3.jpeg插图(7)

/wp-content/uploads/2020/7/a6ZZNr.jpeg插图(14)

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太平道首脑张角发动了震惊天下的黄巾大起义,上百万深受腐朽的东汉王朝压榨的国民群起响应,纷纷揭竿而起,猛火燃遍天下十三个州中的七个州。面临云云汹涌而来的起义浪潮,东汉政府控制的禁卫军基本已经无力匹敌。无奈之下,朝廷只好又用多年来对于周边少数民族的设施来对于海内的起义者——让各州郡自行募兵镇压黄巾军。这也就是《三国演义》开篇讲刘备看到幽州刺史的募兵通告,引出刘关张桃园结义的故事的历史背景。原本,东汉拥有私人武装的主要是边疆区域的刺史、太守,这样一搞,内地的各路豪强也最先正当地生长自己的私人武装了。厥后在东汉末年和三国时代的浊世中崛起的那些风云人物——曹操、袁绍、袁术、孙坚(及其子孙策、孙权)、刘备、刘表……基本上都是借着这次机遇拥有了自己的私人武装,从而最先登上东汉末年的历史舞台。等到黄巾起义被镇压下去的时刻,东汉帝国的河山上已经是军阀林立了。没过几年,随着“十常侍之乱”引发的董卓进京,以及随后的十八路诸侯诛讨董卓战争的发作,东汉王朝终于名存实亡,中国历史最先进入了空前惨烈的东汉末年大浊世……

东汉末年军阀割据示意图

/wp-content/uploads/2020/7/jINJz2.jpeg插图(3)

/wp-content/uploads/2020/7/UvmYFn.jpeg插图(16)

东汉消亡后一千四百多年,一代大儒王夫之在研究东汉历史时,以为东汉时代的鲜卑、西羌等少数民族,对西汉的威胁实在并不算大。然而,东汉倚仗其武力壮大,对这些民族一味屠杀,甚至以将其绝种为目的。这种以杀戮少数民族为荣耀的行为,其效果就是“人长乐杀之气,无虏可杀而自相为杀”,最终酿成了中国历史上空前的大浊世,造成了总人口损失了90%,连带着又成为了日后五胡之乱的远因。王夫之因此感伤道:“祖国恒以弱丧,而汉以强亡。……汉末之强,强之婪尾而姑一快焉者,论世者之所深悲也。”然则王夫之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之后几百年,居然另有一群人为“独汉以强亡”而志得意满,引以为汉朝的荣耀,这才真的是“论世者之所深悲也”啊!

泉源: 军武速递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news@ersanli.cn

井冈山“洗党”:毛泽东亲自领导的第一次整党运动

文/郭冰 纵观中国共产党自成立至今近百年的发展史上,可以称为整党运动的有十余次。其中延安整风运动是为世人所熟知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党层面的整党运动。但其实,中国共产党最早的保持党的纯洁性的整党运动可以追溯到1928年9月。当时,毛泽东和中共湘赣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