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大学教授林蕴晖纪念朱玉同志:为“西路军”正名的启动者

大汉帝国毁于什么军事制度?“独汉以强亡”传达的是什么信息?

之前咱们谈了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的军事制度,分析了这五个朝代的军事制度在国家衰亡过程中的影响。本来这个“帝国衰落的军事密码”系列已经收官了,但鉴于上一篇的评论中有好些读者希望能再分析一下汉朝的军事制度,所以,这一篇,咱们将再补写一篇关于汉朝军

“西路军”是1936年10月10日,红二、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在会宁会师以后,红四方面军的30军、9军,红一方面军的5军及红四方面军总部组成的于10月24日、27日、30日先后从靖远县虎豹口西渡黄河作战的军队。11月11日,中央军委下令过河军队称“西路军”。“西路军”21800名指战员在河西走廊血战188天,在内无粮弹弥补,外无援军支援的逆境中,7000多名将士牺牲,其中军以上干部13人,团以上160多人;9000多人不幸被俘,其中有5600多人被俘后惨遭杀害;5800多人历经艰险回到家乡或漂泊西北各地,这是我军历史上除湘江战争外,又一次惨重的失败。

/wp-content/uploads/2020/7/IFj2Ef.jpeg插图

西路军魂雕塑

铁板钉钉的“西路军”结论

有关“西路军”失败的缘故原由,1937年3月31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在批判张国焘错误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总结发言中说:“西路军的失败是张国焘门路最后的停业”。同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议》做有如下结论:“西路军向甘北前进与西路军的严重失败的主要缘故原由,是由于没有战胜张国焘门路。”

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文中,对“西路军”问题作有如下评说:“为敌人吓倒的极端的例子,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门路’。红军第四方面军的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这个门路的最后的停业。”对这一论断,文末作有更为详细的注释:“一九三六年秋季,红四方面军与红二方面军齐集后,从西康东北部出发,作北上的转移。张国焘这时刻仍然坚持反党,坚持他一向的退却主义和作废主义。同年十月,红二、四方面军到达甘肃后,张国焘下令红四方面军的先锋军队二万余人,组织西路军,渡黄河向青海西进。西路军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在战争中受到袭击而基本失败,至一九三七年三月完全失败。”

如果说,1937年3月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议》属党内文件,还不为民众知晓,那《毛泽东选集》第一卷正式出书,上述结论就广为人知了。

“西路军”的失败,是张国焘门路的“最后的停业”这个结论,在中共党内历史上从未有人敢于提出质疑。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三十周年,原“西路军”将帅所写的回忆录,无一例外地都把1936年10月西渡黄河,说成是奉张国焘背着党中央私自下达的下令。把“西路军”与张国焘门路挂在一起,早已如铁板钉钉,动弹不得。

掷地有声的《“西路军”疑》

1981年头,一篇题为《“西路军”疑》的文章引发“西路军”问题热议。(文章刊登在成都军区川陕革命凭据地编委会办的内部油印刊物《参考资料》1981年2月20日第30期)作者笔名叫“竹郁”。

/wp-content/uploads/2020/7/EN3iIb.jpeg插图(1)

朱玉同志

“竹郁”,实名朱玉,1933年10月生,山东青州人。1948年12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在华东军大、第三高级步校、总高级步校、高等军事学院、军委军政大学、政治学院、国防大学事情,历任文书、统计员、干部做事、秘书、党史政工教员、教授、研究员。1979年,朱玉奉调至徐向前元帅办公室,担负徐帅回忆录《历史的回首》的写作义务。在国家档案馆和军委档案馆查询徐向前元帅担任西路军总指挥时代的有关档案中,朱玉发现,把有关西路军西渡黄河、确立永(昌)凉(州)凭据地、拒绝东返等问题说成是执行张国焘门路,与原始文电不符。据此,他写出了《“西路军”疑》一文。

文中提出的焦点疑点是:

西路军最先受命西进后,迅速占领“河西走廊”的凉州、永昌、山丹一线,打开了前进通道,但奇怪的是,他们没有乘隙西进新疆,而是要在这里确立革命凭据地,军力一线摆开,不进不退,与敌鏖战,时间几近两个月之久。

执行“退却主义的‘张国焘门路’”的“西路军 ”,为何没有一举向新疆“退却”,而是在“河西走廊”不进不退呢?

为弄清历史真相,朱玉于1981年完成了近34000字的长文:《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西路军问题初探》。该文揭晓在中国革命博物馆主理的《党史研究资料》1983年第9期。《初探》着重论证了三个问题:一、弄清一个口号的是非;二、西渡原委与“西路军”由来;三、西安事变和西路军。明确说明:“买通国际门路”是那时党中央提出的战略口号和行动目标,不是张国焘门路;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是奉的中央军委的下令,并由中央军委命名西路军;西安事变发生后,党中央的基本战略目标是通过与蒋介石谈判,争取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团结气力一致抗日。为此,既要与蒋妥协,又要与之斗争;既要以政治谈判为主,又必须准备必要时接纳军事斗争的手段。西路军奉中央下令,在河西走廊与马家军鏖战数月,正是为了紧密配合中央执行总体战略的行动,虽然惨遭失败,但它的重大历史作用不容抹煞,更不能与“退却逃跑门路”硬捆在一起。《初探》最后强调指出:对于西路军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应于推倒,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

/wp-content/uploads/2020/7/EjURby.jpeg插图(2)

红四方面军西路军部门干部合影

此文揭晓前,曾分送红四方面军和西路军将领征求意见,获得了宋侃夫、陈宜贵、杜万荣、陈再道、曾传六、秦基伟、徐深吉、陈明义、陈锡联等同志的支持和激励。但“西路军问题”,不只是“西路军”自己的问题,主要的是头上戴着一顶“国焘门路”的帽子,这就很容易被质疑是不是有意在为“张国焘翻案”?以是,陈锡联同志看到朱玉时说:“朱玉呀,我可真为你捏一把汗啊!”

从文章被禁到写入正史

1981年2月,朱玉的《“西路军”疑》刊出后,被辗转送到邓小平同志手中,小平同志看到此文后,异常重视,于1981年10月尾批给李先念调查研究。李先念立刻找了陈云。陈云同志对李先念说:“西路军过河和西进,不仅是党中央的下令,也是共产国际的指示;西路军的问题,现在是该向党和人民交个账的时刻了。”1981年11 月 22 日, 陈云同李先念谈西路军问题,指出:“这个问题不能回避,西路军过河是党中央为执行宁夏战争设计而决议的,不能说是张国焘盘据门路的产物。”

/wp-content/uploads/2020/7/Izy6v2.jpeg插图(3)

左起:李先念、邓小平、陈云在一起。

凭据邓小平的指挥和陈云的建议,李先念组织职员查阅了大量历史档案,于1983年头写出了《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说明》指出:西路军执行的义务是中央决议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中央军委向导之下,主要军事行动也是中央军委指示或经中央军委赞成的。因此,西路军的问题同张国焘1935年9月私自下令四方面军南下的问题性子差别。西路军凭据中央指示在河西走廊建立凭据地和买通苏联,不能说是执行张国焘门路。

1983年1月5日,陈云看过《说明》及所附几十件电报后,“委托秘书电话转告李先念办公室说:送来的电报(李先念:《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及所附昔时中央的电报——笔者注)已看过了,可以送小平同志。西路军买通国际门路,是党中央、毛主席过草地以前就决议的。西路军的行动不是执行张国焘的门路,张国焘门路是另立中央。西路军的失败也不是由于张国焘门路,而主要是对当地民族情绪、对马家军估计不足。”3月8日,陈云又就西路军问题致信李先念说:“你写的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和所有附件,我都看了两遍。这些附件都是党内历史电报,我赞成把此件存中央党史研究室和党的中央档案馆。可先请小平同志阅后再交中央常委一阅。”

3月12日,李先念给小平同志一信说:“送上《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和陈云同志的批语,请阅。不久,邓小平在李先念写的说明和附件上指挥:“赞成这个说明,赞成所有存档。”今后,那时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胡耀邦、叶剑英、赵紫阳都已圈阅。

从邓小平、陈云的建议,李先念的说明,到1983年陈云、邓小平指挥“赞成这个说明,赞成所有存档。”人们认为,西路军的历史真相已经获得澄清,而不可逆转。然而,事实远非云云。

1983年9月,中国革命博物馆主理的《党史研究资料》第9期刊登了:竹郁《“西路军”疑》;丛进《对“毛选”中关于西路军的一个断语和一条注释的辨疑》;朱玉《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西路军问题初探》三篇关于西路军的文章。编者写了以下按语:“西路军问题是党史军史上的一个重大问题。……现在,西路军问题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可喜的功效。为此,本期特揭晓三篇有关文章,供广大读者参考。”

这三篇文章,第一次在党史刊物上公然揭晓,吸引了不少眼球,引起报刊和读者的兴趣和回响。10月4日,上海《解放日报》在《报刊文摘》上发出专稿。

不意,10月6日,时任中央军委负责人之一在三座门召集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军事学院、政治学院、军事科学院的向导和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负责人等人开会讲话。

他说:“通知一个问题,关于西路军问题,现在对照乱。西路军问题从七大起中央有正式决议,直到现在没有改变。”“革命历史博物馆的文章,涉及毛主席在红大的讲话,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不是毛主席小我私家的问题,不能够自己写课本,揭晓文章,要刹一下这个杂乱征象。”“已经发出的应收回,不能继续流传。这是个党的纪律问题,党的原则问题……。我到新疆去,新疆也听说了,问我,我回覆,第一我没听说,二是中央没有改变七大以来的决议。竹郁先可以写,但不能随便改变中央原来的决议。”

接着他又批评说:“政治学院这样流传是欠好的。《“西路军”疑》乔木看事后说不能揭晓,知道问题后向中央提出来了,中央说查一查。……小平同志批了存档,政治局没看,不能作为中央的正式文件。叨教了中央常委,西路军问题在中央未亮相之前,任何单元、任何小我私家不得揭晓与中央差别的意见,一切按已往的写,政治学院的讲稿要改过来。发了的收回来。没有改变中央的决议前,不能给朱玉记功。”

会后,中国革命博物馆立刻发出通知:“请各订户将《党史研究资料》第九期立刻退回我组,缺期另补。”准备将收回的刊物销毁。

党内高层对“西路军”问题的差别态度,使“西路军”问题复杂化而成了禁区。但历史是无法回避的。1991年6月,《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出书,书中对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的表述作“模糊”处置:“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受命于25日渡过黄河;随后,第九军和红四方面军总部及第五军也受命渡过黄河,准备执行宁夏战争设计。”

对此,李先念于1991年7月8日致信中央党史事情小组负责人杨尚昆、胡乔木等,严词责问:

“有一点我闹不明白,为什么书中对西路军渡黄河是奉中央军委的下令这个已经十分明确了的问题,却都不愿明确说出来呢?‘受命’,‘受命’,事实奉谁的下令!……现在中央正式出书的党史版本,竟用云云含糊不清的春秋笔法,对得起壮烈牺牲的一万多名西路军将士吗?”

/wp-content/uploads/2020/7/ERVVBz.jpeg插图(4)

7月24日,胡乔木、胡绳致信李先念:“我们和党史研究室异常感谢您七月八日的来信,您指出了党史研究室所编《中国共产党历史》一书中关于西路军叙述的错误,使该书在出书发行前的最后关头得以将此书错误矫正。现在党史研究室凭据您的指示,对书稿有关渡河、西进、西路军建立这三个问题作了原则上的修正。……兹送上党史研究室修改稿和他们为了说明修改稿给胡绳的信,请阅示。”

李先念当天阅后指挥:“赞成。”至此,在正式的官史本上总算有了一个开端的效果。

稀奇值得称道的是:

1991年出书的《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对《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的原有注释作了改写:“(一九三六年)十月下旬,四方面军一部奉中央军委指示西渡黄河,执行宁夏作战设计。十一月上旬凭据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决议,过河军队称西路军。他们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孤军奋战四个月,歼敌二万余人,终因敌众我寡,于一九三七年三月失败。”

2002年,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再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上册,在第十二章中对西路军问题的真实历史作了详细叙述和评述:

在三大主力红军会师的时刻,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把宁夏战争作为政治上、军事上打开新局面的决议一环,抓紧举行部署。1936年10月11日公布的《十月作战纲要》,要求三军争取用一个月的时间举行休整,并做好渡过黄河等种种准备,然后红军主力向北生长,争取宁夏。凭据中革军委的下令,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于10月25日渡过黄河;随后,红四方面军第九军和方面军总部及第五军也渡过黄河,准备执行宁夏战争设计。

/wp-content/uploads/2020/7/JRZFRr.jpeg插图(5)

后因胡宗南部于10月尾至11月买通支援宁夏的门路,隔断了河东红军主力和河西军队的联系。这样,红军争取宁夏的设计被迫中止执行。

11月11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致电红四方面军向导人,令河西军队称西路军,向导机关称西路军军政委员会,治理军事、政治与党务,以陈昌浩为主席,徐向前为副主席。

……

对于深入河西走廊的红军西路军,蒋介石指使马步芳、马步青等军队举行围追“兜剿”。西路军广大干部、战士坚决执行中央下令,不怕牺牲,浴血奋战。西路军由于无凭据地作依托,又无兵员、物资的弥补,孤军作战,虽然毙伤俘敌约2.5万余人,但在敌众我寡的极端晦气的情况下最终失败。

/wp-content/uploads/2020/7/Iv2Ej2.jpeg插图(6)

西路军所属各军队,是经由中国共产党历久教育并在艰辛斗争中磨炼发展起来的英雄军队。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在同国民党军队举行的殊死搏斗中,西路军的广大干部、战士视死如旧,缔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业绩,在战略上支援了河东红军主力的斗争。西路军干部、战士所表现出的坚持革命、不畏艰险的英雄主义气概,为党为人民的英勇献身精神,是永远值得人们尊重和纪念的。

/wp-content/uploads/2020/7/FruU7v.jpeg插图(7)

徐向前元帅题词

至此,西路军的真实历史,正式被写进了党史中。朱玉同志“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的初衷,终于成为现实。

/wp-content/uploads/2020/7/IvuY7j.jpeg插图(8)

本文作者、国防大学教授林蕴晖

本文由作者授权《祖国》杂志社祖国网揭晓。转载请注明泉源和作者。

评论: 成都建空军基地的重要作用

网络配图   为了适应空军作战的需要,抗战时期,当局在成都及其周边郊县,兴建了许多空军基地和机场。根据解密的档案史料记载,抗战期间,四川省政府先后从全省29个县市,共计征调119万余民工参加了76项国防工程的修建。共计新建和扩建空军基地33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