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后期红三军团改编风浪

国防大学教授林蕴晖纪念朱玉同志:为“西路军”正名的启动者

“西路军”是1936年10月10日,红二、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在会宁会师以后,红四方面军的30军、9军,红一方面军的5军及红四方面军总部组成的于10月24日、27日、30日先后从靖远县虎豹口西渡黄河作战的部队。11月11日,中央军委命令过河部队称“西路军”。“西路

/wp-content/uploads/2020/7/nmMNFj.jpeg插图

文/李意根

创立于1930年6月的红3军团,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和长征途中立下了卓越功勋,然而,这支雄师劲旅却在长征后期神奇地消逝了。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同期甚至比她建立更晚、功勋没有她突出的那些军团却一直存在到抗战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之前。彭德怀的红3军团那里去了?它为什么会消逝呢?红3军团的将士履历了一个怎样的情绪历程呢……

长征后期,彭德怀把自己建立的红3军团让给了林彪

凭据1930年5月中旬和下旬中共中央先后在上海隐秘召开的天下红军代表会媾和天下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作出的“各地红军划分集中组建正规军团”的决议,1930年6月10日前后,中共红5军军委在湖北大冶果城山的刘仁八村召开集会,决议以红5军为基础,正式建立红3军团,彭德怀任总指挥,滕代远任政治委员,邓萍任参谋长,袁国平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红5军、红8军两个军。1930年8月23日,红3军团在湖南浏阳永和市同朱德、毛泽东率领的红1军团会师,组建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毛泽东、彭德怀等人的向导下,红3军团获得了长足的生长,气力不停壮大,取得了一系列绚烂胜利。厥后由于王明“左”倾错误影响,红3军团被迫脱离中央苏区,最先了战略转移。在这过程中,红3军团履历了两次大的整编,前一次原由与张国焘有关,后一次则是红3军团的创始人彭德怀自己提出来的。

1935年,中共中央向导人和张国焘在两河口召开了两个方面军齐集后的首次政治局集会,商讨下步行动问题。会上,张国焘对中央做出的决议没有提出否决意见,然而从两河口回到红四方面军后,就立刻变卦,提出与中央决议完全相反的南下川康边的主张,并捏词所谓“统一指挥”和“组织问题”没有解决,拖延红四方面军主力北上。他还策动和纵容其支持者向中共中央提出由他出任军委主席,并给予“一意孤行”的大权。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没有赞成张国焘的要求,但为了促进两个方面军的团结,争取张国焘早日改正错误,于1935年7月18日任命他为红军总政治委员。3天后,中革军委作出了《关于一、四方面军组织番号及干部任免的决议》,统一了红军的体例。在这份决议中,红3军团正式将番号改为红3军,军长彭德怀,政治委员杨尚昆(8月份后由李富春担任),参谋长肖劲光,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红3军团的将士完全拥护并坚决执行了中央的指示。

/wp-content/uploads/2020/7/IV3a2y.jpeg插图(1)

左起李富春、彭德怀、杨尚昆、滕代远

9月12日,张国焘致电红1军、红3军向导人,贪图怂恿北进途中的红1军、红3军倒戈中央,损坏党的北上目标。彭德怀、李富春和林彪、聂荣臻都实时向党中央作了汇报,张国焘的阴谋没有得逞。同时,中共中央为领会决张国焘阴谋盘据党和红军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在俄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集会,红3军军长彭德怀、政委李富春出席了此次集会。集会一致赞成中央已接纳的步骤和往后继续北上的战略目标,并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

在这次集会上,为了提高军队的机动性和战斗力,红3军军长彭德怀凭据形势和战略目标的转变,提出了把红3军编入红1军的建议:“团不设营,每团4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班。团以上不设师,直属军,军改为纵队。上层机关只管缩小,政治部不要跨越60人,司令部缩小到130人。”集会采取了彭德怀的建议,作出了将北上红军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即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决议,并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林彪为副司令员,王稼祥为政治部主任,杨尚昆为政治部副主任。集会还决议建立体例委员会,卖力军队的整编事情。

彭德怀为什么会提出把自己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军队整编掉呢?在《彭德怀自述》中是这样纪录的:“在哈达铺约休息了四五天,从报纸上看到陕北有刘志丹苏区凭据地,很喜悦。从哈达铺到保安县,另有千余里,要经由六盘山山脉。那时干部和战士真是骨瘦如柴,天天行军,还少不了百八十里。沿途还必须战胜敌军阻击,尤其是敌骑袭击。为了充实战斗单元,准备继续战斗,军队需要缩编;为了保留干部,生长新区,也必须缩编——作废三军团,编入一军团。我这提议获得军委毛主席赞成。”

9月20日,军队所有到达哈达铺休整。时代,军队举行了整编。根据俄界集会精神,中央于22日在关帝庙召开了团以上干部集会,正式宣布红一方面军改称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下辖3个纵队。第1纵队以红1军为基础共编5个大队,把红3军13团编入第1纵队;1纵队司令员林彪,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朱瑞。第2纵队以由红3军团组成的红3军为基础,编3个大队,司令员彭德怀(10月由彭雪枫接任),政治委员李富春,副司令员刘亚楼,参谋长肖劲光,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后为罗瑞卿);第10大队(原红10团)大队长黄珍,政委杨勇;第11大队(原红11团)大队长和政委仍是邓国清和王平;第12大队(原红12团)大队长文年生,政委苏振华。军委直属队编为第3纵队,司令员叶剑英,政委邓发。

下令宣布之后,彭德怀在脱离红3军时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在会上讲话很激动,讲着讲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他首先说明晰缩编和作废3军团番号的理由,接着谈了对这支军队的情绪,不外他是以自我指斥的方式说出来的。据王平上将回忆,彭德怀说:“我的脾性欠好,骂过许多人,请同志们指斥和体谅。不外我已往对你们这些团以上干部要求很严酷,有时甚至苛刻一点,这都是对你们的敬服;否则,有的同志可能活不到今天,这也可以说是‘骂’出来的吧!”对于这支带起来的军队,彭德怀照样充满了信心,他说:“红3军团从第一次反‘围剿’时的几万人,至今天长征到甘南,只剩下两千多人,让错误门路快折腾光了。今天剩下的这点人,都是精髓,是中国革命的主干和希望。你们一定要再接再厉,争取天下革命的胜利。”彭德怀的讲话,使人人对他加倍敬重。

1935年11月3日,陕甘支队到达陕北后,苏维埃中央政府决议建立中国工农红军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任命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同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议,恢复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番号,下辖红1、红15两个军团,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毛泽东,参谋长叶剑英,副参谋长张云逸,政治部主任王稼祥,政治部副主任杨尚昆。陕甘支队整编为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军团下辖3个师,1师师长陈赓;2师师长刘亚楼;原3军团的军队编为红4师,师长陈光,政治委员彭雪枫,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舒同。第10、第11、12、13大队划分编为3个团,红10团团长肖桂,政委杨勇;红11团长邓国清,政委王平;红12团团长文年生,政委苏振华。军团还直属两个独立团,由陕北红军和13大队编成。这次整编以后,再也没有再恢复红3军团番号。

彭德怀把自己带出来的红3军团合并到红1军团,在1959年庐山集会后成了他的一大阴谋,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彭德怀在《自述》中注释说:“为了照顾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的历史,必须保留一军团。我提议军队举行缩编,作废三军团,充实一军团。中央赞成了这一建议,我坚决执行了缩编设计,这些岂非不是事实吗?岂非这些事实也是‘只顾个人小局而掉臂党的大局’吗?岂非这也是‘伪装’或‘阴谋’所能注释得了的吗?”

红军整编,原3军团干部与1军团干部之间产生矛盾

整编的下令颁布以后,凭据中革军委下令,红1军团派了一部门干部到3军团事情。上任以后,原红1军团干部凭据自己的判断,向中革军委讲述要求在原3军团所属军队中整理纪律,中革军委赞成了这一建议,然则,却引起了原红3军团官兵的极大反感。王平回忆说:“整编时,从中央和红1军团调了一部门干部到第二纵队担任向导事情,这部门干部对红3军团的干部战士印象欠好,看不起3军团的同志。从哈达铺到吴起镇一千多里的急行军中,二纵队一方面要同尾追的敌人接触,一方面还要军队不停整理纪律,弄得干部情绪不高,军队苦不堪言。”他的这一说法在彭德怀、黄克诚、张爱萍等人的回忆录中获得了印证。

都是红一方面军中的干部,两支军队已经在红一方面军的大旗下配合战斗了5年,为什么红1军团的干部会对红3军团的干部战士印象欠好而要求对他们举行纪律整理呢?厥后位列开国上将的黄克诚和位列上将的王平以为可能有3个缘故原由:

/wp-content/uploads/2020/7/2If6Jj.jpeg插图(2)

王平上将

一是红3军团那时确实对照拮据。据王平回忆:红3军团在过草地以前,由于去黑水迎接红四方面军主力,战线拉得很长,效果没有获得其他军队那么长的整训和物资准备时间。过草地时担任后卫,难题就更多一些。以是到哈达铺的时刻格外狼狈,人人衣衫褴褛,除了枪支弹药外,就背着一个烧得黑黝黝的脸盆或喝水的缸子,像托钵人一样。在哈达铺休息时间太短,体力没有获得应有的恢复,接着又远程行军,落伍职员增多,军队情绪不是很高。

二是红1军团干部不习惯红3军团的作风。据黄克诚回忆:那是在红军出了草地之后,中央派红1军团的几位向导干部到红3军团事情。红3军团在彭德怀同志的言传身教下,始终保持着勤勤俭俭的本色,尤其是在长征途中极端难题的条件下,上下一致,官兵同等,向导的伙食和士兵一样,配合过着艰辛的生涯。而从红1军团过来的向导干部却有时自顾改善伙食,让红3军团的人看不惯。

第三个缘故原由是原红1军团的干部对原红3军团干部的不尊重。王平上将曾经讲过这样一件事:在哈达铺整编以后,从原红1军团调到第2纵队的团干部在各大队担任副职或政治处主任、总支书记等。这样放置是有用意的,是准备未来接替红3军团那些需要“重新武装头脑”的干部的。11大队政治处主任(据笔者考证,那时11大队没有编政治处主任,只有党总支书记),就是从1军团来的,大队的许多事情,他不向王平讲述就直接向纵队汇报,有时还拿纵队的指示来压王平。他抓整理纪律很努力,连长阮亭的连里有两个战士开了小差,他就提出应该开大会批斗阮亭,王平不赞成,他就直接向纵队向导汇报。纵队向导打电话找王平,王平很生气,在电话中讲:“是政委向导主任,照样主任向导政委?要么把我调走,要么让他当政委,我当主任,我遵守他的向导,像现在这样,这个政委我当不了。”纵队司令员彭雪枫知道后对王平说:“你们照样开个会,把开小差的问题讲讲。”谁知在会上意见分歧,连长阮亭反倒被抓了起来。

在战争年代,军队中发生的上述情形,原本是属于教育问题,有些照样无可非议的。然则,从红1军团来的干部却把这类问题看得过于严重,以为这是对革命损失信心的显示,政治守护机关甚至提出来要在红3军团整理纪律和审查干部,对那些被以为问题严重的人要接纳严肃的设施予以责罚。

/wp-content/uploads/2020/7/VzIvI3.jpeg插图(3)

彭德怀元帅与黄克诚上将

整理纪律和审查干部等“左”的意见一提出来,遭到了红3军团干部的强烈否决,黄克诚说:“某些干部战士显示得情绪不高,发牢骚,这与向导者平时教育不够有关系,同时有些向导同志脱离群众,不能以身作则,对下面有影响,不能够完全指责下边的同志。个体同志偶然违反群众纪律,固然是纰谬的,但照样应以教育为主,不能接纳正法的设施来看待。我们刚刚走出草地,人人已经被拖得精疲力竭,现在的情形仍然十分难题,马上举行整理纪律和审查干部的事情,是很不相宜的。”

彭德怀听到这些问题后异常生气。特别当听到一些“左”倾头脑严重的人说原来红3军团的干部是“右倾”、是“十足的机会主义,要重新武装头脑”时,高声说:“讲这些话的人才是十足的机会主义!”

红3军团的问题引起了上级向导机关的注重,中革军委派罗迈(即李维汉)来审查干部。罗迈领会情形以后,在一次行军时对11大队政委王平说:“反映的情形不太对头。”他给原红3军团的干部逐一做了结论,以为3军团的干部年轻力壮、事情努力、作战勇敢、革命坚决……算是给了红3军团官兵一个历史的交待。

矛盾激化,原红3军团干部受到压制袭击

然而,只管有黄克诚、王同等红3军团的干部不停地抗争,红3军团干部在整编中照样受尽了委屈。

黄克诚是受压制的代表。由于他否决在整编时举行纪律整理,很快就尝到了苦果。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军队最先整编时,上级拟派我担任第二纵队政治部组织部长,因那时有位向导同志说我否决整理纪律,历史上一向右倾,不适互助向导事情,因而作罢。”最后改任政治部守护局下面一个有名无实的军事裁判所所长。

/wp-content/uploads/2020/7/iUnUZb.jpeg插图(4)

张爱萍上将

张爱萍是被革职的代表。据他儿子张胜写的《从战争中走来》一书中纪录:长征后期,张爱萍任政委的3军团红13团划归1军团建制。一天军团通知连以上干部开会,由于红13团驻扎地离会场远些,张爱萍带人进会场稍晚。主持集会的军团政治部向导人指着张爱萍说:“看看,你们军队的作风一向就是稀稀拉拉的……”“什么你们你们的!”张爱萍一听就火了:并没有迟到啊!怎么就稀拉了?于是,他脖子一梗,反问道:“是以先到为准,照样以表为准?”两个人就地就干起来了。那时,毛泽东、朱德都坐在主席台上。很快张爱萍就付出了价值。从会场回来后,军团就打来电话,要调他到军团政治部事情。张爱萍问去做什么,对方回覆当统计做事。张爱萍撂下一句“要撤老子就明说”的话后,就把电话筒给摔了。然则下令是不能违抗的,张爱萍带了匹马和一个警卫员就到军团政治部报到去了。王平50多年之后说:“在干部放置使用上原红3军团的同志是有意见的,如把熟悉3军团军队的一些干部调走,像张爱萍这样有能力的被放置到军团政治部当做事……都是不合适的。”

王平是奋起抗争的代表。1935年11月,红一方面军取得了直罗镇战争的胜利后,军队在套同一带休整。休整时代,红1军团开了个运动会。红4师政委彭雪枫亲自给军队作发动,强调指出:“开运动会主要是搞训练,不要弄虚作假,不要搞个人主义,不要搞锦标主义,要实事求是。”各团都根据彭雪枫的要求举行了再发动,但照样出了意外。运动会的项目有军事训练、政治训练、文化训练,搞墙报、唱歌竞赛,另有射击、种种队伍动作的考试竞赛。谭政那时是红1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管政治考试。竞赛竣事后,他对红11团政委王平说:“这次考试,你们团平均90分,分数最高。唱歌、墙报也是最高。”问题出在杨勇的红10团。原本杨勇的红10团射击成就最好,但师参谋长陈士榘在统计时,把分数算错了,总分比例多算了百分之零点几。这个问题被军团向导发现后,捉住不放,说是搞锦标主义。效果不只把红10团的射击第一作废了,而且把红11团政治考试成就压到80分,只给了个文化娱乐(唱歌、墙报)的第一。还在军团的报纸头版上刊登报道,大字题目是:“四师搞锦标主义,贪图争取大会优胜。”报纸发到4师,红11团政委王平一看就火了:我们红11团、红12团都没有什么锦标主义显示,怎么能点整个红4师的呢?于是,他当着师政治部主任舒同的面,把发下来的报纸全烧掉了。他还对舒同说:“这报纸发到军队不会引起好效果。”不久,王平遇到了军团长林彪,就这件事情再次谈了自己的看法。可能林彪以为这件事确实做的有点过,厥后还派军团政治部主任朱瑞专门到4师做了注释。

红11团团长邓国清潜逃。1936年元旦,红4师受命到韩城去搞敌人一部电台。到了韩城没搞到电台,军队于是再返回驻地宜川。由于来时红11团是前卫,往回走时酿成后卫,红11团团长邓国清和政委王平各带一个主力连在后边。从长征到湘桂边,邓国清就最先摇动,直到陕北以后照样信心不足,特别是对编到红1军团很不满足,以是王平对他对照注重,坚持让邓国清带军队在前边走。第二天天亮在团部宿营地,王平起床后叫警卫员请团长来用饭。警卫员说,听站岗的战士讲,团长一夜没睡,快天亮时他告诉警卫他到1连去看看,说1连打土豪有肉吃。王平听后立刻给1连打电话,才知道邓国清没去1连。王平一想这可坏了,准是开小差了,但他已经走了几个小时,早进国民党统治区,派人找也来不及了。厥后王平才知道,邓国清在前一天从供应处要了100块现洋,跑回湖南老家做买卖去了,时间不长就混不下去了。西安事变后他又到南京去找叶剑英先容他回延安,在陕北公学学习了一段时间分配到山东军区罗荣桓处事情,不久又跑到国民党那里当特务,1950年镇压反革命时被处决了。邓国清潜逃这件事情影响太大,红4师对红11团向导班子举行了调整,政委王平调任师政治副主任兼组织科长,遗缺由政治部组织科长李志民接任,罗开桂任团长,厥后军团又派郭林祥来红11团任总支书记。

在这种形势下,原红3军团干部一度处于恐慌的情绪当中。据王平回忆:到达吴起镇时,通讯科长谢嵩见到他时,神情悔恨地说:“你这里有什么好吃的,给我弄点来,现在晚上脱了鞋袜,第二天能不能穿上照样个问题。”

“恢复红3军团”只是一个传说,最后林彪给了一个公正的评价

1935年12月中旬,中央政治局在瓦窑堡召开扩大集会,确定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治计谋和军事战略,执行“反蒋抗日”的目标,决议实行东征战争。凭据这次集会部署,1936年2月20日晚8时,红1军团以红2师为先锋,红4师、红1师、红15军团81师随后,从沟口实行渡河,最先对阎锡山作战。

/wp-content/uploads/2020/7/NnmQf2.jpeg插图(5)

彭德怀与爱将彭雪枫

红一方面军东渡黄河时,中央提出了一个“凶猛生长红军”的口号,同时还撒播一个新闻,准备把陕北的81师与红4师合并,东征到山西后恢复红3军团。这个传言出来以后,原红3军团的干部听了都很喜悦,红4师还以政治部的名义,提出了“凶猛扩大红军,恢复红3军团”的口号,并向军队作了发动,从干部到杂务职员都要努力参加扩红运动。到山西以后,红4师努力扩军,吸引不少地方优秀青年入伍。

后面发生的一件事情也印证了原红3军团干部想恢复红3军团的想法。3月下旬,红4师根据上级下令,攻击山西省对照富庶的洪洞县,由于只要能打开洪洞,红军在山西就有了个立足点,东征就可以坚持时间长些。然则洪洞城防坚硬,红4师军队久攻不下,伤亡很大。这时,师长陈光和政委彭雪枫意见发生了重大分歧,彭雪枫政委在前边下令吹收兵号,陈光师长却下令吹冲锋号,俩人当众吵了起来。那时的情形是,红军只靠机关枪掩护,是不可能打下洪洞县城的,最后照样撤出了战斗。

厥后,有人说彭雪枫那时可能是给要恢复的红3军团留点种子。实在这也不能怪彭雪枫,这种情形不仅原红3军团有,原红1军团也有,由于刚到达陕北,各师团干部只管保留实力,都制止过多伤亡。中央要加强陕北红军和红15军团,从红1军团调干部,红1军团向导不愿意给。在东征战争竣事以后召开的红一方面军团以上干部集会上,毛泽东、周恩来、博古、彭德怀等中央向导同志指斥了红1军团的个人主义,红1军团政委聂荣臻作了自我指斥,原红3军团干部彭雪枫、王同等等人也联系自身情形作了检验,说接触时些瞻前顾后,争打硬仗恶仗的头脑不如以前。

/wp-content/uploads/2020/7/N36RVf.jpeg插图(6)

曾任红1军团长的林彪

对于红3军团的干部,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曾经有个评价。据王平回忆:“红军大学毕业的时刻,林彪找我谈话。他说,已往对红3军团的干部不太领会,经由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以为红3军团的干部作风正派,生涯勤勤俭俭。他问我回到红4师当政委怎么样?我说我在谁人军队太久了,能分到一个新单元,到一个新环境去磨炼更好。他赞成了我的意见,中央确定杨勇去红4师当政委,我到陕北红27军当政委。”

抗日战争周全最先后,所有军队举行缩编,以原红3军团为主的红4师被整编为八路军115师686团,团长李天佑,在抗日战场上打出了自己的威风。原红3军团的将士在今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都作出了卓越的孝敬。1955年授衔时,原红3军团的干部被授予元帅的有彭德怀,上将的有黄克诚,上将的有王平、李聚奎、李天佑、苏振华、李志民、杨勇、张爱萍、周桓、钟期光、唐亮、彭绍辉等人。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大汉帝国毁于什么军事制度?“独汉以强亡”传达的是什么信息?

之前咱们谈了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的军事制度,分析了这五个朝代的军事制度在国家衰亡过程中的影响。本来这个“帝国衰落的军事密码”系列已经收官了,但鉴于上一篇的评论中有好些读者希望能再分析一下汉朝的军事制度,所以,这一篇,咱们将再补写一篇关于汉朝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