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时期中外人士对共产党干部的观感

红西路军后代曾家文讲述父亲曾大明悲壮传奇的一生

人物小传:曾大明,男,中共党员。1915年生于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双河镇悦中乡天星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1年在四川省营山县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后在红西路军30军88师268团担任警卫排长。1937年红西路军在石窝山分兵后,失散、流落到永昌,居住在永

作者:杨东

延安时期,县级干部的职责范围可谓巨细靡遗,其事情生涯之艰辛亦是难以想象的。县级干部面临云云繁重的义务和异常艰辛的生涯环境,倘若没有高尚的精神信仰,丛集于一身的事情义务着实难以很好开展。其精神信心事实从何而来?只要关注昔时中外人士在延安的考察感受,即不难发现其中的缘由。

“共产党对干部的教育十分重视”。

一位国统区人士到访延安后留下了一个深刻印象:“共产党对干部的教育十分重视。”在所有教育事情中,干部教育“应该是第一位的。而在职干部教育事情,在所有干部教育事情中的比重,又应该是第一位的”。

这位国统区人士的“发现”是精准的。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县区长联席集会讲话中就曾指出:边区的县级干部与各级政府事情人员,都要提高文化程度、政治水平和做事能力。我们的口号是:事情!学习!生产!一面事情,一面学习,一面又要生产。

1938年12月,《新中华报》发出了“一刻也不要放松了学习”的招呼。边区民政厅要求在职干部必须天天抽出2小时学习。在甘泉县,划定县级干部一律要加入干部学习组织,保证天天2小时的学习时间,各单位必须统一执行。学习热潮随即开启,精神信心由此筑牢。

“到乡上去照,才气照见那里还有些灰尘,才气赶快把它洗掉,也只有到乡上去挖,才气发现问题的要害在那里,马上解决它”。

著名华侨首脑陈嘉庚在延安接见之后曾说:“县长概是民选,正式集大多数民众公举,非同著名乏实私弊。”

革命时期通过直接选举的形式任用县长,其中内含的逻辑是县长由民众直接选举,自然应该为民众卖力。换言之,在县长的头脑理念中,群众就是他们的精神信仰。故而凡在一些县区内得不到群众热忱拥护与反映的,政府就要马上思量自己事情中是否发生错误与瑕玷。若是群众对政府发生冷淡情绪,就要马上想到政府的向导方面存在哪些错误与瑕玷,或者是政府内有不为群众所信托的人存在,或者是政府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解决人民群众的难题,或者是政府对群众没有说服精神,而接纳强迫下令的官僚主义架子。

其时,县长的施政效果若何,最终也要在墟落“照镜子”。凭据党外人士李鼎铭的说法,只有“到乡上去照,才气照见那里还有些灰尘,才气赶快把它洗掉,也只有到乡上去挖,才气发现问题的要害在那里,马上解决它。这样,下情了解了,向导的正确性了解了,事情检查了,问题就解决了,而且由此取得了履历,作为向导和推动全局的凭据。”这种设施在李鼎铭看来,确是“医治今天我们政府向导人员的偏差的良方”。

“农民身世的县长主要照样处置农民的事,这样对照亲热”。

大公报记者孔昭恺到访延安后的感受是“农民身世的县长主要照样处置农民的事,这样对照亲热”。

事实正如这位记者所言,陕甘宁边区的县长险些全是当地农民身世。由于只有内陆干部大批生长而且提升起来了,凭据地才气牢固,党才气在凭据地生根。

县长由内陆人担任,无论是语言习惯照样生涯方式,都有着配合一致的习惯特点。同时内陆干部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这样就可以更好地施展其怪异的作用,更好地开展革命斗争与经济建设。

对于民众而言,在选举县长时,因被选举人是内陆人,选谁不选谁心里是对照清楚的。故而最终被选举的县长,自然在民众心目中有着相当的威望。也正是由于云云,民众对选举县长异常认真,只要召开选举会,民众都市敲锣打鼓庆祝游行。延长县在召开选举集会时,群众不仅热烈庆祝,还专程向大会送酒食,以体现民众对选举的关切。

“‘官长’这一类的名词被人冷笑,没有示意阶级的徽章,也没有头衔”。

一位西方记者对延安发生了这样的观感:“‘官长’这一类的名词被人冷笑,没有示意阶级的徽章,也没有头衔。每个人,连非共产党员在内,都被叫作‘同志’。然则示意责任位置的品级,在事情上严酷的保持着。”正如这位西方记者所说,革命时期干部的精神世界中,诸如“官”这样的观点,是一个极其耀眼的观点。

1938年4月初,薄一波和牺盟会干部谈话,要求派人到沁县担任抗日县长,牺盟会的党员特派员都不愿意担任此职,“他们以为县长是官,而好人不当官”。牺盟会特派员史怀璧最先也不愿意去。薄一波随即指出,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政权。旧社会当县长以为是光宗耀祖的事。现在共产党员当县长是革命的需要,是为党的事业去当县长。随后史怀璧才带着薄一波送给他的一匹日本大洋马、一支手枪走马上任了。

《星洲日报》的一位华侨女记者到山西五寨县政府接见吕尊周县长,去后发现县政府非但没有以往衙门中“森严恐怖的气氛”,而且在县长办公室内,她发现除了办公桌、椅、两张长板凳和一个书架之外,其他铺排一无所有。这位记者同他谈话时,发现“吕县长没有官老爷的臭架子”,与其交流甚至“感觉到同自己父亲谈话一样平常的自然亲热”。

毫无疑问,延安时期县级干部的精神信仰,归根结底是在历久艰辛的革命斗争过程中砥砺而成的。革命时期地方干部的精神信仰在革命的生长生长壮大中所起的作用着实不容低估。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党向导革命的胜利,又何尝不是缘于这些地方干部的胜利呢!(杨东)

(摘自2018年7月23日《北京日报》,原标题为《县长最终也要在墟落“照镜子”——延安时期中外人士对共产党干部的观感》)

泉源:学习时报

长征后期红三军团改编风波

文/李意根 创立于1930年6月的红3军团,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和长征途中立下了卓越功勋,然而,这支雄师劲旅却在长征后期神奇地消失了。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同期甚至比她成立更晚、功勋没有她突出的那些军团却一直存在到抗战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之前。彭德怀的红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