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到台湾后都有哪些“反攻大陆”的贪图?

他生于河北,带领3000人队伍加入八路军,入党介绍人曾任天津市市长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河北饶阳籍烈士许佩坚的故事。 许佩坚烈士 许佩坚烈士出生于河北饶阳,家境较好,这也让他完成了小学

/wp-content/uploads/2020/7/YJviQn.jpeg插图

1961年12月,蒋介石、宋美龄、蒋纬国在台北(泉源:时代周报)

2009年年5月,台湾桃园县政府以旅行为名开放昔时的“军事管制区”—慈湖,并在此解密了昔时的“最高隐秘”—“国光设计”,曾经的残酷争斗又真切地映入眼帘。“国光设计”是国民党蒋介石政权隐秘制订的“反扑大陆”设计。本文以台湾最新解密的史料为基础,以组织最为严密的“国光设计”为焦点,展现上世纪五六十年月两岸的政治军事较量。

伺机反扑:种种设计层出不穷

新中国确立以后,自1953年起,大陆实行了第一个五年经济建设设计,到1957年顺利完成。大陆工农业生产都有大幅度提高,那时社会安定、民俗优越。就是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1958年2月《人民日报》揭晓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社论,明确地提出国民经济要周全大跃进。1959年至1961年,大陆又发生严重的“三年自然灾害”。由于中国历经数十年的战争洗礼,经济生长遭受亘古未有的袭击,加之解放后的自然灾害和政策失误,大陆政经形势陷入亘古未有的难题当中。

据国民党陆军段玉衡少将称,在1950年至1954年间,台政府致力于防卫台澎金马,牢固“中兴”基地,缔造有利“反扑”形势。在这时代,台政府并未制订详细的“反扑大陆”设计。而在大陆泛起天灾之后,台湾的蒋介石政权嗅到了可乘之机,努力在台秣马厉兵,伺机反扑大陆,种种设计纷纷出炉。在“国光设计”正式启动前的五六年间,台政府共制订了凯旋、中兴、联战等作战设计。在1955年至1956年间,蒋介石指定陆军“副总司令”胡琏邀集“国防大学”及实践学社教官若干人组成小组,研拟对闽粤“自力还击作战构想”,蒋介石也曾听取简报一二次,此为蒋介石反扑作战的最先谋划阶段。

1957年5月至1958年4月间,蒋介石又令“国防部”遴选优异军官30余人,以义务编组的方式编成“中兴设计室”,所有职员由“国防部”各厅局干部兼任,并由“照料本部”常务次长曹永湘兼任主任。下设作战、后勤等处及若干作业组。后蒋介石又指示陈诚确立督导小组,专门听取该设计室简报。据时任该设计室处长的邢祖援回忆,该设计制订了详细的作战计谋,包罗一样平常战备、特种战备、上岸后作战及反扑时机假设等内容。

1958年4月至8月间,台政府又确立“联战演戏设计作业室”,该设计室基本所有接受“中兴设计”的职员与档案,仍属暂且编组性子,由“副总照料总长”余伯泉担任主任委员、蒋纬国担任秘书处主任。然则,该设计室的性子却完全差别,主要是制订与美军团结作战设计以“反扑大陆”。该设计对美军完全公然,更约请其介入有关设计的讨论。在作业上,也参照美军团结两栖作战范式,来制订两军团结两栖上岸作战的程序。邢祖援以为:“此种作业一面具有教育性的意义,一面也转移美军的注意力,使其以为国军的反扑大陆设计,系以共军为假想敌的一种训练、考试之目的。”该设计并未有迫切的时间性,仅有二三次由余伯泉向蒋介石讲述。

对于这一系列的“反扑设计”,蒋介石基本上只是应付拥护,基本上是做做样子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反扑设计”。蒋介石以为,“反扑大陆”是极隐秘的事情,不能让美国介入其中,尤其是在美国不支持其“反扑大陆”的情形下。因此,这些只是骗美国人而已,希望借此转移美国的注意力,并争取到大量的美援。

最高隐秘:“国光设计”启动

1961年7月11日,蒋介石在日月潭召见“照料总长”彭孟缉及“副照料总长”马纪壮时示意:“建设台湾为的是反扑大陆,否则我可以不干。当前革命形势对我有利,已往在台12年,虽有时机,但没有现在的形势有利,再不奋斗打回去,则决回不去了。”蒋介石还剖析到,“现苏俄与北韩结军事同盟,南韩形势不稳定,东南亚寮国(台湾称老挝为“寮国”—编者注)与苏俄勾通,3个月内,东南亚一定有事,欧洲半年内也将有事。大陆灾情严重,社会很乱,毛泽东与赫鲁晓夫裂痕日大”。“国光设计”主任朱元琮也以为,在民国55年(1966年)前后数年,应该是台湾反扑上岸的适那时机。在这样的考量下,为了真正研拟“反扑大陆”的相关作业程序,蒋介石最先思索启动最高隐秘—“国光设计”。

1961年4月1日,蒋介石在台北县大埔小湾隐秘确立暂且义务性编组—“国光作业室”。蒋介石指派朱元琮将军兼任主任,并召集陆海空三军优异作战军官31人、士官3人介入其中。

蒋介石对“国光设计室”寄予厚望。在该设计仅仅确立3周的时间里,即率领“照料总长”、“三军总司令”视察大埔营区,并听取简报。在1961年至1972年的12年间,蒋介石共主持谈判听取简报97次。其中在1961年至1965年的5年间,蒋介石共听取简报81次,其中1963年至1965年三年都到达20次以上。而且,由于介入该设计的工作职员生涯相对辛劳,为了抚慰这些国民党军中的精英,国民党政府给予“国光设计”工作职员十分优厚的待遇。蒋介石在听取第二次简报后,便指示“照料总长”彭孟缉每人每月发津贴2000元新台币。蒋介石对该设计室工作职员亦是十分礼遇,据朱元琮回忆,蒋介石对作业室工作职员“只有激励,从无指责,并以‘议事者身在事外,宜悉利害之情,任事者,身居其中,当忘利害之虑’相策勉”。

凭据台“国防部”的军令,海陆空三军司令部划分确立灼烁作业室、陆光作业室和擎天作业室,以协助完成“国光设计”。而三军作业室也有响应的执行义务军队,并将义务加以细化,其中陆军包罗“光华”、“乐成”和“武汉”作业室,“光华”卖力反扑第一阶段的上岸作战,包罗确立滩头阵地和驻足战区等,而“乐成”侧重于第二阶段的确立攻势基地,主要卖力华南战区,“武汉”则是专门卖力特种作战;水师有启明、曙明和龙腾作业室,“启明”主要是指63特遣军队,“曙明”指64地面军队,而“龙腾”是指金门防卫部和95、71特遣队;空军有“九霄”、“大勇”等作业室,划分指空军作战部和空降兵作战部。

据披露,“国光设计”包罗“敌前上岸、敌后特战、敌前袭击、乘势反扑、应援抗暴”等五类26项作战设计、214个照料研究案。据段玉衡将军回忆,由于美国力阻蒋介石“反扑大陆”,因此蒋介石提出,先连续三四天炮击,诱发炮战,蒋向天下宣布大陆向台湾挑战,这便成为台湾提议“反扑大陆”的捏词。然后,台空军最先反制作战,并在数日后睁开上岸。蒋介石还声称,“美国协防条约中并没有划定禁绝我反扑”。此外,所有设计都详拟到师的义务层级。以“国光一号”为例,该设计分为三个阶段实行,第一阶段是确立滩头阵地,主要是以两栖作战方式,动用一个陆战师,由舰至岸运动,在将军沃突袭上岸;第二阶段是确立驻足区域,凭据后续军队的情形,设计动用8个步兵师,在30天内占领泉州至漳浦区域;第三阶段是确立攻势基地,又分为3案指导举行,大要是攻取漳平、龙岩后,或攻南平,或梅县、兴宁、潮汕,或先攻取南平再攻梅县等地,预计共动用14-16个师,在上岸90天内完成。

同时,为了验证反扑设计的可行性与有效性,国民党军队也举行了数次兵棋推演和实兵演练,包罗收缩装载、快速下卸、商船舣装、渡海考试、空降多载演练等。在国民党军队逃台后,士兵的数目下降,精神状态不佳,加之美援的武器装备并不能很好磨合演练,因此在军演中经常泛起车毁人亡的事宜,其中以1965年的惨剧为甚。1965年6月24日,在台湾左营桃子园外海举行了模拟上岸演习中,有多达5辆两栖上岸车被海浪打翻,数十人丧命。

该设计有严酷的安保措施,据称那时“国光作业室”设有保防官,有特殊而严密的保密划定,纵然同属一处的照料,若是不是受命介入统一设计的制订,也不能询问或探问相互承办的设计,以是相互之间基本不知道所研究的内容。

保蒋困蒋:美力阻“国光设计”实行

上世纪50年月,美国虽然与台湾签署《配合防御条约》,在台湾驻有军事照料团,美水师的航空母舰在台湾海峡游弋,给予台湾大量的军援装备物资,并协助训练国民党军队。然则,美国出于自身战略利益的考量,坚决否决蒋介石反扑大陆,以为国民党反扑大陆不仅不能能乐成,反而可能因此损失台湾这块基地。

因此,驻台美军和情报职员极尽所能地搜集相关的情报,希望发现蒋介石准备“反扑大陆”的蛛丝马迹,并加以阻止。据朱元琮将军回忆,美国也曾风闻蒋介石的“国光设计”,并黑暗举行侦探。1951年7月上旬,在一次酒会当中,美国照料团团长戴伦突然询问台“照料总长”彭孟缉,为什么台空降团及陆战队不按年度设计训练,且兵工厂日夜加班修理武器?在同年的8月9日,美照料团的成员掉臂台宪兵的阻止,硬闯属“国光设计室”中位于三峡阳明营区的“乐成设计室”查看,并派直升机飞抵上空举行盘旋侦探。同时,美在台湾海峡的巡逻舰只,亲切跟踪台湾外岛的补运船只,而陆战队的美籍照料还每周清点两栖上岸车的数目。

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记者会中公然示意,台湾若是“反扑大陆”,需提前与美国协商。而据驻金门的王多年司令官在1965年1月4日讲述,美国务院在金门派驻一个707小组,直接与美国务院保持联络,如台有“反扑大陆”的动作,美国务院便接纳阻挠行动。在同年举行的“腾海二号”演习中,台一个陆战师在澎湖上岸,美照料团连忙派29人赶到口岸及演习地址举行仔细观看,而且派5人随同国民党军舰查看。

为了掩饰“国光设计”,蒋介石指派余伯泉主持台美团结“反扑大陆”的“巨光设计”。朱元琮以为,也是为了争取美国更多的军援,“巨光设计”提出如二战中诺曼底上岸般重大的反扑设计,“提出的战备需求着实惊人”。固然,仅仅是演戏的“巨光设计”自然不能能有任何的效果,蒋介石对此也仅是听听而已,不曾有任何的“指示”,“那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海战大北:“反扑设计”停顿

在“国光设计室”确立之初,蒋介石曾下令在三个月内完成所有反扑作战的一切设计与战备整备。然则,由于种种缘故原由,“反扑大陆”的行动被一拖再拖。直至1965年夏,年近八旬的蒋介石终于拍板定案,决议“反扑大陆”。1965年6月17日,蒋介石在陆军军官学校召开名为“官校历史检讨会”的中层以上干部集会,正式决议举行“反扑大陆”。据称,那时所有军官都留有遗嘱,以示死战之刻意。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国民党军队在“八六海战”及乌丘海战中惨败,准备长达五六年的“国光设计”在即将出生前流产。1965年8月5日下昼5点钟,台湾政府为探测美国和大陆的态度和战力,国民党军队由左营隐秘派出“章江”和“剑门”号(刚从美国接回四五个月,性能优越)两艘舰艇,运送十几位特战职员到汕头外海的东山岛,举行侦探和破坏活动,在义务完成后再将其隐秘接回。为了凸显对此次行动的重视,国民党将其命名为“海啸一号”,稀奇确立了以水师“副总司令”冯启聪中将为首的5人督导小组,并进驻左营举行督导作战,而战术指挥也是史无前例地由将级军官胡嘉恒少将担任。该设计除呈报台“国防部”外,还将其专送陆军总司令部、空军总司令部以及驻基隆的水师62军队。为了诱骗大陆的雷达系统,这两艘舰艇先是绕道到香港外海,然后再向北行驶,让大陆以为是香港的商船。

然而,国民党军队的这一系列行为早被大陆的情报职员和雷达侦知,并将其锁定。8月6日破晓,“章江”和“剑门”号进入解放军的埋伏圈,两军随即发生海战。在人民水师的凶猛攻击下,“章江”和“剑门”号先后中弹淹没,舰上近200官兵丧生,“剑门”号舰长王韫山被解放军俘获。而闻讯赶来营救的国民党空军和舰艇到达时,见到的只有两舰漂浮的碎片和油污。这就是著名的“八六海战”。据称,蒋介石闻讯之后恼羞成怒。蒋介石“八六海战”的伤口尚未抚平,“乌丘海战”的大北又接踵而至。1965年11月14日,国民党运送补给的舰艇被解放军伏击,国民党“永”字号炮舰被击沉。至此,国民党水师受到解放军的重创,海上优势荡然无存。而这两次海战对蒋介石的袭击也是致命的,年迈的蒋介石再也没有“反扑大陆”的信心和勇气,最先逐步放弃“自力自动反扑”战略,最先调整为“攻守兼备”、“待机反共”的计谋。

在这样的形式下,“国光设计”也最先逐步淡出蒋介石的视野。1966年2月,“国光作业室”更名为作战设计室,改由作战次长督导,体例仍为四处一室,但将原属联五的“巨光作业室”改编为作战设计室的第二处,将原来第二处敌后作战营业并入第一处,而原营业管制则移入第四处,工作职员额定军官48人,士官3人,但副主任减为3位。1967年10月20日,为配合台“国防部”的精简政策,该机构工作职员减至36人。同年12月1日,为增强保密工作,削减介入攻势设计的作业职员,“国光设计室”大幅缩减下级单位职员体例,由原来的207人缩减为105人。蒋介石听取简报的次数也大为缩减,1970年以后,蒋介石再未听取过汇报。1972年7月20日,“国光作业室”被彻底裁撤,并入台“国防部”作战次长室,存在长达十几年的“国光设计”亦被束之高阁。

华而不实:“国光设计”注定失败

虽然台政府将“国光设计”形容为“最完整的反扑准备”,然则仔细检视该设计,似乎并不是国民党形容的那样完善,其中许多的因子注定了“国光设计”不能能乐成。

第一,两岸实力的差距和得失民心的水平决议了国民党“反扑大陆”永远不能能乐成。时任台湾“副总统”的陈诚坦承,那时台湾的“国力”只能支持初期上岸作战,上岸作战后便要以战养战,即以3个月的准备,打6个月的仗。朱元琮以为,这“实难做到”。

第二,“国光设计”的保而不密致使大陆对国民党军队的行动了如指掌。虽然国民党政府将“国光设计”列为最高隐秘,然则,据前“水师司令”叶昌桐回忆,那时一位卖力保密防护的官员告诉他,才刚刚开完会简报的案子,第二天中国大陆就透过广播公然。叶昌桐也以为,泄密到这种水平,上岸军上岸形同瓮中之鳖,基本不能打。而著名的黑猫中队在飞赴大陆上空举行侦探义务时,竟然能听到飞行员的父亲喊话的声音广播。

第三,国民党对美援的过分依赖严重掣肘该设计的实行。时任“灼烁作业室”主任的王河肃认可,“若无美国的武器装备和经济支援,以那时台湾的能力与大陆匹敌,其乐成率为几,不难获知”。而时任“启明作业室”主任的吴文义少将指出,“在作业时代最感难题的事,是设计所用军力后,支援作战的能力感应不足”。在突击上岸时,所需的上岸小艇如LCVP、LCM及上岸运输车LVT-4等多数不能知足突击上岸需要,而美国为了阻止蒋介石“反扑大陆”,刻意不向台政府提供这些装备。

半个多世纪的狼烟硝烟已经一扫而过。回首两岸历史,深感和平的名贵和时间的循环。当前,两岸关系已经迈入和平生长的轨道,两岸理应珍惜和平生长的美妙时机,通过确立政治互信、增强交流来往,最终实现两岸的和平统一。

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为何在中途岛大败?山本犯了一个兵家大忌

1942年6月4日17时3分,日本侦察机刚要起飞,瞭望哨就大声喊道:“敌俯冲轰炸机!”面对呼啸而下的美机,“飞龙”号高射炮纷纷开火,舰长加来止男大佐急令:“右满舵!”“飞龙”号动作笨拙地向右猛转,避开了投下来的头三枚炸弹。 但是,更多的美机俯冲下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