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解放军隐秘争先挺进东北,竟被苏联红军包围在沈阳火车站不许下车,曾克林一天三次谈判无果

郑和家世探秘

滇池是红土高原的一颗璀璨明珠。滇池南岸的晋宁,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这里不仅有辉煌灿烂的古滇文明,而且还是伟大航海家郑和的故乡。 600多年过去了,郑和未因岁月的流逝而被世人淡忘,他的威名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以致在世界多元化多极化和民族矛盾地方

/wp-content/uploads/2020/7/ZrmeYb.jpeg插图

中国共产党向导的军队首先进入东北

1945年8月8日,苏联宜布对口作战。150万苏联红军大肆跨过疆域进入东北,迅速控制东北各大都会和主要交通线。10日,日本示意接受《波茨坦通告》,15日,日本天皇裕仁向民众宜布无条件投降。从19日到月尾,日本在东北的关东军已所有解除武装。

面临短时间内云云迅猛的急转直下的巨变,谁能够当机立断,绝不延误地争取先招,谁就能在事态的下一步发展中取得自动职位。

中国共产党丝毫没有错失时机,马上采取了响应的有力行动。只管情形还没有完全晴朗,8月10日、11日,朱德总司令就接连发出七道下令,下令各解放区抗日军队对日军睁开周全反扑并受降。其中,第二号下令要求原东北军吕正操,张学思、万毅部和现驻冀热辽疆域的李运昌部马上向东北和内蒙区域进发。以“配合苏联红军进人中国境内作战,并准受日“满”敌伪军投降”。可以注重到:延安总部要求首先向东北进发的军队,一部分是东北民众熟悉并感应亲近的原东北军,一部分是离东北区域最近的冀热辽军队。这种选择是十分适当的。

最先行动的是冀热辽军队。他们做到了雷厉风行、闻风而逃。只管蒋介石要解放区抗日军队“应就原地驻防待命”,但据李运昌回忆。“冀热辽区党委、军区接到(总部)下令后,于8月13日在(冀东)丰润县大王庄召开了紧急会议,决议全力以赴坚决执行党中央交给的光荣任务,抽调八个团、一个营、两个支队,一万三千余人和四个军分区司令员、四个地委书记兼政委及二千五百名地方干部挺进东北,并由我卖力组成'东进事情委员会”“。

冀热辽的东进军队分为三路,其中东路的第十六军分区军队由曾克林,唐凯率领,绕开山海关,经九门口跨越长城,先用十天时间扫清山海关外围,将日伪军三百多人围在山海关城内。30日,在苏军炮火配合下,曾克林部攻克了战略重镇山海关。9月4日,曾克林部乘火车北上,进入并接受锦州。第二天,曾克林、唐凯又率部乘火车继续前进,直抵沈阳。

沈阳是苏联红军在8月21日解放的。他们事前设有得知有关八路军的任何新闻,对曾部的到来感应十分突然,马上调军队将火车站包围起来,禁绝曾部下车。曾克林前往苏军司令部谈判。三次没有效果,曾克林只能以人人都是共产党人来感动对方。这时,军队在车上已停留一天了。

苏军沈阳卫成司令卡夫通少将最后赞成军队下车,到离沈阳30公里的苏家屯去。这是东北民众在东北陷落14年后第一次见到中国军队。军队行进途中,民众情绪十分热烈。卡夫通又改变主意,赞成军队改驻沈阳故宫东面的小河沿。9月7日。苏联驻沈军队近卫军第六集团军司令员克拉夫琴科上将等会见曾克林、唐凯。商谈时,苏军提出:“从现实看,由于受中苏条约的限制,国民党接受东北似乎是正当的,共产党接受东北似乎是非法的。因此,建议你们对外最好不叫八路军,八路军改成东北人民自治军。”“我们可以在东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外交上也可以争取自动。”苏军远东司令部又下达下令,凡佩带东北人民自治军标志的军队,可以在东北各地流动。苏军还一度把日本关东军最大的苏家屯堆栈交给曾克林部看守,但不久又收回了。

除了可以首先行动的冀热辽军队以外,中共中央接着凋动的是在山东的原东北军万毅部。万毅是辽宁金县人,满族,十八岁投入东北军,做过张学良的暂且副官,西安事变时是东北军中最年轻的团长,1938年隐秘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率领原东北军第-师进入山东滨海抗日根据地,后任滨海军区副司令员兼滨海支队支队长。日本准备投降的新闻传出的当天,中共中央马上思量到需要运用这支原东北军的军队,致电山东卖力人:“万毅部东北武士数、战斗力与干部配备状态请查明即告,并待命调动。”但没有向他们言明要调动到哪里去。两天后,又致电山东,这次就讲明了了:“万毅东北军速即完成出发准备,待命开往东北。”8月20日,中央军委致电山东分局等,作进一步指示。电文又谈到调一批干部去东北的事:“另由陕甘宁边区配备一个团,晋绥军区配备三个团,中央配备一个干部团,共五个团,由吕正操,林枫率领开东三省。以上见告万毅,但勿在报上揭晓。”吕正操是辽宁海城人,林枫是黑龙江望奎人,可见中共中央十分重视第一批进人东北的军队和干部要尽可能多一些东北民众容易亲近的东北籍人士。万毅部原定由陆路经河北到热河疆域集结待命。29日,中央又来电:“山东干部与军队如能由海道进人东三省流动。则越快越好。”

正当中国共产党向导的军队紧锣密鼓地向东北开进的时刻,我们再来看看国民党在这段时问内做了哪些事。那完全是另一番情景。

抗日战争胜利时,国民党在东北没有一兵一卒。它的精锐主力已退到中国西南区域,短时间内难以抵达。蒋介石一时也没有准备把精锐主力调到东北。杜聿明回忆蒋介石的目标是:“集中全力,先劫收关内,再劫收关外。”美军又指明南京、上海、广州、天津、北同等大都市必须由美械装备的军队前往受降和吸收。因此,国民党军队迟迟没有进入东北,打算在稍后从苏军手中现成地把东北整个吸收过来。

9月1日,国民党揭晓熊式辉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东北行营主任。掀开熊式辉日志可以看到,他在这前后花时间最多的是东北党政军的人事安排。争取职位异常猛烈。

最大的问题是东北军事主座人选由于高层内部矛盾重重,迟迟无法确定下来。

蒋介石原来思量的对象是张治中。8月14日,熊式辉随宋子文在苏联谈判时,日志中就说:“黄昏时,子文告东北行政主座事,已奉电复由余任之,军事代表文白(张治中字。引者注)任之,伊未到以前由余兼。”熊对张十分不满。不愿同他互助,在23日的日志中说:“如文白往东北,余愿任西北。嘱达铨(引者注:指吴鼎昌,时任国民政府文官长)代陈。”当晚,他又记道:“知今午达(铨)所转陈事,已蒙总裁决议,余等任东北,文白任西北(即新疆)事,数日来飘摇未定之局乃告一竣事。西北之意,为余昨夜久思未寐而得之效果。”确定张治中不去东北后由何人接替,这个问题又延搁了半个月。到10月8日。才揭晓关麟征为东北保安司令主座,国民党在东北的军事主座之争才算告一段落,最先着手军事事情的详细部署。这时离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已经两个多月了。

熊式辉原本要任命原东北军将领何柱国为东北行营参谋长,何因眼疾未能就职。关麟征在准备就任东北保安司令主座时,就“言东北武士之旧派,用之颇有疑虑。意指何君言也”。更值得注重的是,熊式辉日志中纪录蒋介石劈面嘱咐他:“毋使尽用前汉卿(引者注:张学良字)旧人,免未来指挥不灵。”抗战时代任国民党东北党务办事处代主任委员的栗直也说:“中央将东北划分九省,为的是安插中央之大员,清扫东北军之原有势力。”只管张学良已被软禁多年,蒋介石的疑虑依然很深,忧郁东北规复后原东北军势力重新仰面,以致“指挥不灵”。这一点,朱德看得很清晰。他对出发去东北事情的干部说:“他又不要东北人如张学良等人回去,只有遵守他的人,他才让去。”

国共两党在东北区域的较量已经最先:一边是起步早,动作快,行动起来便全力以赴,而且注重施展原东北军和东北籍人士的作用;一边是行动迟缓,内部矛盾重重,对原东北武士士更疑心极大。这些,不能纰谬以后的东北事态发生重大影响。

/wp-content/uploads/2020/7/Ezi2Uj.jpeg插图(1)

作者:金冲及

编辑:朱自奋

蒋介石到台湾后都有哪些“反攻大陆”的企图?

1961年12月,蒋介石、宋美龄、蒋纬国在台北(来源:时代周报) 2009年年5月,台湾桃园县政府以观光为名开放当年的“军事管制区”—慈湖,并在此解密了当年的“最高机密”—“国光计划”,曾经的残酷争斗又真切地映入眼帘。“国光计划”是国民党蒋介石政权秘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