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萧克将军回忆录中的彭德怀和林彪

长津湖战役,抗美援朝战争中最悲壮惨烈的一次战役,宋时轮称其艰苦程度超过了长征

长津湖之战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悲壮惨烈的一次战役,它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宋时轮将军曾评价其“艰苦程度超过了长征”。 ◆志愿军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将军。 9兵团仓促入朝 1950年11月5日,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结束,中国人民志愿军将侵朝美军及南朝鲜军赶至

/wp-content/uploads/2020/7/fYVnEv.jpeg插图

萧克是解放军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高级将领,加入过北伐战争和八一南昌起义,转战于井冈山和湘赣根据地,历任红军排长、连长、营长、参谋长、师长、军长等职。作为红军指挥员,他曾率领军队加入过中央苏区第一、二、三、四、五次反“围剿”斗争,多次浴血奋战,多次受伤,并加入过长征。

萧克革命资历深,阅历厚实。共和国的许多高级将领,都是他患难与共的战友,他们相互熟悉,相互领会性格、习惯。新中国建立后,他曾先后同两任国防部长彭德怀、林彪共事多年,履历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事情。他记忆力强,喜欢写作,晚年曾将有关故事和感伤,通过《萧克回忆录》作了记述。人们通过他的亲自履历和亲自感受,可以实事求是地领会彭德怀和林彪的功过是非。

彭德怀足智多谋,忠诚于党

萧克与彭德怀相识于1928年12月。那时,彭德怀和滕代远率领红五军冲出重围摆脱了壮大的敌人后,到达井冈山与红四军齐集。那时,萧克是红四军营党代表,正在井冈山一个名为新城的地方,组织人人排演节目,搭建舞台,张贴标语,准备开大会迎接红五军的新同志。萧克回忆,那时陈毅还写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在新城,演新剧,迎接新同志,打垮新军阀。”下联萧克已不记得。上联写得很有意思,用4个“新”字把整个形势和义务,都描绘出来了。联欢会开得很乐成,萧克听到彭德怀讲话铿锵有力,很有武士作风。

红五军上山后,敌人发动“会剿”的风声更紧了。井冈山阵势险要,易守难攻。红军指挥部设计让红五军留在山上守卫,红四军派出主力军队由毛泽东、朱德率领下山出击,引诱敌人上山予以扑灭。

彭德怀深知两军相对智者胜的原理。他上山后整天四处转悠,察看地形,找老百姓攀谈,搞观察研究,把山上门路情形搞得一清二楚,准备部署军力。

指挥部开会研究军力部署时,部门同志以为红五军留6个连就可以守住井冈山阵地。彭德怀不同意,他以为“这样不行,军力不够”。人人说:“五军有6个连,加上内陆武装,怎么不够?”

有的同志胸中有数地示意:“井冈山上有5条路,5个哨口筑好工事,各放一个连就能守住!”

彭德怀说:“你们错了,上井冈山的路不止5条,现实有9条路。”接着他一条一条说了出来。已往,那些老人在井冈山住了近一年,居然不知道有9条路,甚至被井冈山群众称为“山大王”的王佐也不知道,听后,大吃一惊。原来彭德怀上山后,将上井冈山的所有路都观察清晰了,以是发表意见时头头是道,很有说服力。人人很快一致同意他的军力部署方案。

散会后,二十八团的党代表何挺颖兴奋地对人人说:“彭德怀这小我私家不简单,是个好军长!”

何挺颖在井冈山军队看人很准,威信很高,深受人人信托。他都信服新上山的彭德怀,赞扬他是好军长,人人自然都很喜悦。在那周围都是白色恐怖时期,多一个好军长上山,怎么不喜悦?!

以上是萧克在回忆录中记述的在井冈山上见到彭德怀的第一印象。

厥后,随着反“围剿”战斗次数不停增添,萧克对这位湖南老乡、战友的指挥才气越来越领会,印象很好,他深切感应彭德怀是一位足智多谋、忠诚于党的军事帅才。

与彭德怀在头脑情绪上发生裂缝

1950年4月,萧克受命组织建立解放军军训部,负担制订三军军事训练设计,组织编写军队条令条例,筹备组建陆军大学等事情。

主持中央军委事情的军委副主席周恩来责成萧克制订详细方案,交聂荣臻审定。

经由萧克近5个月的计划,1950年9月,军训部建立。随后,萧克组织专业职员搜集翻译苏军的条令、条例,同时部署人人查找各国军事图书资料加以参考(主要是以苏军条令为蓝本),连系中国历史上一些好的军队管理设施,加上自己的优良传统和履历,很快拟写出解放军三大条令初稿,并报送中共中央审定。

周恩来收到萧克报送的三大条令后,随即指定刘伯承审阅。

1951年2月下旬,彭德怀从朝鲜前线回来,萧克把几个条令的稿本拿给他看。萧克说:“我们把条令搞出来了,从华北军区调一个连队给你演示一下吧?”彭德怀说:“好!”

厥后萧克从华北军区调一个连队,根据条令划定从立正、稍息到连的行列动作,一项一项地演练,只用两个小时就把条令的主要内容演示完毕了。彭德怀看了很喜悦地说:“可以,就这样搞!”

1955年4月,解放军训练总监部建立,卖力统管三军的军事训练,由刘伯承任部长。由于刘伯承在南京军事学院主持事情,就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署理。

1957年底,叶剑英因忙于筹建军事学院的事情,中央确定萧克接任训练总监部部长和党委书记。

新中国建立后,解放军正规化建设都是向苏军学习的,大批苏联照料和专家来到中国辅助事情,使解放军的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同时,因强调苏军的履历,学习中也泛起了一些问题。

1956年6月,中央招呼学习5个文件。学习文件过程中,人人回首新中国建立以来学习苏联履历的情形和问题,绝大多数同志以为:军训事情成就是主要的,瑕玷、问题是前进中的支流,也是能很快纠正的。但也有少数同志以为教条主义是主要倾向。起先,人人并没有把反教条主义作为中央议题。毛泽东在成都集会上也说:“军事事情中搬了一部门教条,但建军基本原则坚持了,还不能说是教条主义。”以是,人人便没有把反教条主义作为主题。

但今后在北京的军事机关中,反教条主义的空气日趋粘稠。在一次会上,萧克听到彭德怀讲过这样一段话:“有些话我现在不想说,由于我身世寒微,没有上过学,不是学术权威;我也不是老资格,既不是南昌起义,也不是秋收暴乱的;要查党龄,我都不如人家。”“训总撤了我国防部长的职,我进不了训总的大门;南京军事学院又有土专家,又有军事权威,我不敢进去。”彭德怀带有情绪,话中有话,使萧克震惊。

1958年5月22日,中央军委扩大集会召开。军委扩大会开了两个星期,反教条主义就成了集会的主题。随后,毛泽东又发出新指示,军委扩大会马上根据毛泽东的新指示进一步扩大范围,而且转移到中南海怀仁堂召开。毛泽东讲话说:“现在学校新鲜得很,中国革命战争履历不讲,专门讲十大袭击,而我们几十次袭击也有,却不讲……不知道军事学院、训练总监部到底有若干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列主义本来是行动的指南,而他们当作死教条来啃马克思、列宁的话,一定指斥他们是教条主义。”毛泽东在末端还不适当地评价刘伯承。由于那时主持集会的人向毛泽东反映:萧克抵制反教条主义运动,拒不检验。毛泽东便说:萧克是坏人,是资产阶级队伍的人。

随后,军委扩大集会逐步升温,接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等方式,批判教条主义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反党宗派流动等等,会上先后点了萧克、粟裕、叶剑英、刘伯承的名。更令萧克寒心的是,那时刘伯承身体欠好,眼压较高,正在外地住院治疗,接到开会通知,竟冒着失明危险带病前来出席集会,他是让人搀扶着走上台检验的。他的检验实事求是说明情形,也有违心的自我批判。他除迫于压力外,更主要的是想尽快平息这件事,珍爱一批同志。

厥后总政治部派事情组介入运动,总政有些向导人拥护彭德怀的看法,支持“训练总监部是教条主义司令部”“军事学院是教条主义大本营”的看法,于是运动泛起了一边倒的征象。

对此,萧克不赞成。他以为军队的训练目标,是经由军委审定、批准的,而且是叶剑英提出并由军委正式颁布的。他对彭德怀等人的看法表明晰意见。但那时党的生涯很不正常,已无民主可言。有些人说“共同条令是反党反中央,否决军委、否决军委准确路线,贪图改变我军面目的纲要”。萧克等人只能坐在被告席上挨批斗,基本没有语言的权力。

军事学院训练部部长蔡铁根在会上申辩说“共同条令是经由彭老总修改和毛主席批准的”,话未说完,就被人连轰带扭,就地带走关押。

萧克在回忆录中写道:“这是我入党以来在党的集会上从未见过的事,既感应震惊,又感应痛心。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他们逼我认可反党……几十年来,为了党的事业置生死于度外……纵然在历久事情中有许多瑕玷错误,也绝不会反党。”

陈云提出为彭德怀平反昭雪,萧克最先示意同意

1958年,军委扩大会从5月开到8月,延续4个月批斗,用高压政策逼萧克检验。那段时间,他常彻夜难眠,眼望天花板,一直到天亮。他多次对人人说:“自己是在革命最难题的时刻入党的,从入党时起,刻意永远站在党的态度上。”

萧克有时连晚上也不能休息,身心十分疲劳,加上精神紧张,心中窝火,积郁成疾。有一次怀仁堂集会批斗竣事,萧克从礼堂回办公室,旅程并不远,但走到半路忽觉胸口难受,就蹲在路边大口大口吐血。回到家中又吐了不少,医生看了难受,就端了吐满血的痰盂给有关职员看。他们不只毫无同情心,反而给医生扣上同情反动分子、态度不稳的帽子。

无奈之下,萧克只有作违心的检验,交上去才算过关。有一次开会,萧克遇到彭德怀,彭德怀对他说:“你这小我私家还经得起斗。”不知他的话是贬照样褒。

1958年秋,彭德怀主持军委开会讨论萧克错误问题的决议,萧克心里不平,那时聂荣臻、叶剑英、徐向前等几位老帅都没有亮相,然则谁人决议就算通过了。

1959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批转了总政治部《关于以萧克同志为首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和反党宗派团体流动的讲述》。萧克等一大批军队向导干部被打成“反党分子”。萧克被从军队调到农垦部任副部长。

1959年,彭德怀由于在庐山集会上给毛泽东写信实事求是反映农村情形,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团体”,并被打消国防部长等职务。接着召开军委扩大集会批斗他。集会规模、人数、形式,与昔时批斗萧克时一模一样。只不过集会主持人由新任国防部长林彪取代了彭德怀,批斗工具由萧克换成了彭德怀,批斗火力很猛。

此情此景,让萧克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批斗彭德怀使萧克出了怨气;另一方面临党内搞阶级斗争,不讲原理、不分是非,把大批赞成、同情他头脑的人,荒唐地扣上“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团体”“资产阶级军事俱乐部”等莫须有的罪名,残酷斗争,无情袭击,斗来斗去。萧克深感痛心。

彭德怀被罢官后,对自己已往“左”的错误有了熟悉,并深感忏悔,生前曾嘱咐侄子彭起超在他死后一定要找到萧克代为致歉,转达他的原话:“1958年的事,让你们受苦了,对不起同志们!”

“文化大革命”后,萧克听了这话,心情异常激动,深感“彭老总不愧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正大光明,坦坦荡荡。他既在自责,也是一个老革命家对党内斗争这个问题的深刻思索”。

破坏“四人帮”后,中共中央拨乱横竖,陈云提出为彭德怀平反昭雪,将其骨灰安放八宝山,萧克最先示意同意。那时许多人感应惊讶,而萧克以为看待任何事情都要接纳历史唯物主义态度。岂论彭德怀已往对自己怎么样,庐山集会批判他“右倾机会主义”,“文革”中又置他于死地,都是党内“左”倾错误造成的冤案。既是冤案,就该昭雪。

感应林彪有两个瑕玷

萧克与林彪早就相识。萧克回忆说:“我对他对照领会。从井冈山起,我当连长、营长、纵队司令,他都是我的直接上级。我还先后两次当过他的参谋长。第一次是1929年,他任红四军纵队司令员,是年秋我调任纵队参谋长;第二次是解放战争南下进军中南,他是四野司令员,我又当了近一年的参谋长。有人说是林彪点名要我的,我不清晰。厥后我调北京事情,有人又说是林彪挤走的,我也不清晰。横竖都是军委的下令,我向来以为任何事情都是党中央放置的,我的性格是为党事情,也不屑为小我私家驱使。”“在进军中南过程中,我和林彪互助是好的,他在事情上、营业上对我是信托的,虽然有过争论,但总的说来关系是好的。1950年春天,我在汉口接到调任军委训练部长的下令,林彪配偶曾在东湖公园为我和夫人饯行。林彪平时言语不多,很少吐露情绪。那天,他说了一些勉励的话,看来他与我在军事上配合得不错,林彪对我对照满意。”

萧克评价:“林彪还在革命阵营时,我以为他政治上爽朗,有军事指挥才气。同时也感应他有两个瑕玷,一是太过自尊,二是不大容人,性格上偏于沉默寡言,城府很深。1949年进军中南过程中,我就看到他的老毛病——太过自尊。那时他是四野司令员,指挥军队集中优势军力,捉住敌人弱点,向驻守湖南宝庆、衡阳的白崇禧国民党军队发动猛力进攻。那一仗打得好,打得对,中央军委指导准确,林彪指挥天真。衡宝战争乐成竣事时,我情报部门尚未查明战果,没有掌握歼敌准确数目,林彪就上报歼敌第七军所有加上四十六军的三十八师(现实是一个团)。不久,我们发现那里仍然有三十八师的敌人流动,林彪知道后仍不矫正。他强调战果以邀功,查明情形后仍不矫正以保体面,我以为这太不忠实!”

尽管如此,1993年有人讨教萧克:“湖南衡宝战争怎么写?”萧克说,应该实事求是写,功是功,过是过,功太过明。

回首种种往事,萧克说:我与林彪多次共事,无论在井冈山红四军,照样第四野战军,我自信对他的向导没有不尊重,与他互助也是好的。

“九一三”事宜后,下刻意在军政大学彻底清除林彪“空头政治”的流毒

对于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萧克很不明白。“文革”初期,周恩来为了珍爱萧克,曾隐秘放置他到北京饭馆躲了一个月。然则,随着林彪、康生、江青等怂恿的无政府主义思潮愈演愈烈,萧克照样被农垦部的造反派揪到机关批斗,有些人让他头上戴高帽子、挂牌子,拉他到大街上游街。萧克极为愤慨,心想:昔时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发动穷苦农民用这种设施斗土豪劣绅,新中国建立10多年后,林彪、江青等人竟把这种设施用到革命者身上,真是太荒唐!

萧克回忆道:“那时刻,我们这些人(王震、萧克、陈漫远)虽然照样中央委员,然则已完全被剥夺了发言权。我是欲哭无泪,欲诉无门。除了把气忿和焦虑深深埋在心底外,我们又能做什么呢?!”“然而我笃信多行不义必自毙,社会主义社会既然是人民的天下,终究要根据人民的意愿行事。”

厥后,有一次机关造反派召开批斗会,诬蔑萧克一向否决林彪,说他在四野和中南军区担任参谋长时,就不尊重林彪的向导,不与林彪配合,效果被撵出四野军队云云。有人来核实萧克否决林彪之事,萧克说:“在军队里像我这样的干部,事情放置是由中央军委和毛主席决议的,不是哪小我私家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他林彪那时还不是副主席呢,要不要我在四野和中南军区当参谋长,只有党中央、中央军委、毛主席才气决议!”

1969年林彪一呼吁下达后,中央机关的向导干部被疏散脱离北京。农垦部也不破例。萧克、陈漫远等一大批部、局级干部,被送到江西云山“五七”干校。

“九一三”事宜后,1972年1月16日,萧克返回北京。4月,中央决议他到解放军军政大学事情。

林彪主持军委事情后,一直以“突出政治”为名,制造军政对立,强调政治可以打击一切,“突出政治”的看法成为周全建设军队的指导头脑。所谓突出政治,实在就是搞阶级斗争。在这种政治压力下,宽大指战员心有余悸,顾虑重重,自然不敢抓军事训练。萧克以为军队毕竟是军队,不抓军事训练算什么军队。以是,萧克刻意在军政大学彻底清除林彪“空头政治”的流毒,重新确立军校事情以军事教学为中央,要把军政大学办成像南京军事学院那样培育文武双全之才的三军最高军事学府,并推动三军军事训练。

厥后,萧克和唐亮等经由不懈努力,终于完成这项艰难使命,实现了刘伯承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夙愿。

有人问萧克:林彪的历史应怎么写?他回答说:实事求是,从历史现实出发,功是功,过是过,尊重历史事实。他主张撰写历史的人必须“誉人不增其美,毁人不益其恶”。要尊重历史,功太过明。摘自《党史博览》,泉源:人民网

中国人的故事|长征一号火箭故事:周总理亲自解决火箭试车问题

按计划,长征一号火箭的全箭试车工作分为第一、二级,第二级,第二、三级,第三级4个部分。 1969年,长征一号火箭进入关键地面试车阶段,但在负责研制长征一号火箭的七机部,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两派”群众互相“顶牛”,他们把政治上的分歧延伸到了科研生产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