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铲除帮会挂念树敌太多 曾手下留情

毛主席一生中共乘坐专列72次,被汪东兴称为“流动的中南海”

文/杨银禄 中央主要领导人的交通工具是根据领导人的出行需要和个人的习惯及要求而定的。毛主席乘坐火车较多,也坐过飞机,但是较少。曾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同志说:“专列是流动的‘中南海’。”专列乘务员说,毛主席的专

/wp-content/uploads/2020/7/QFzyau.jpeg插图

参加过反动会道门的道徒们在退道簿上署名退道

新政权甫一稳固,即对隐秘统治中国的地下社会予以雷霆一击。至此,延续数百年的帮会在中国大陆被彻底祛除了。

  1950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宣布罗瑞卿起草的《关于镇压反革命流动的指示》,由此掀起了天下镇压“会道门”的热潮。

  在这个指示中,曾经一度在镇反之外的“会道门”组织也在袭击之列。解放之初,共产党集中精力举行剿匪肃特运动。只管部门帮会出于种种原因,与新政权有过对立行动,但在这一过程中,共产党并没有将帮会作为重点的镇压工具。而这一指示的出台,正式表明晰共产党帮会政策的改变。

  作为共和国首任公安部长,罗瑞卿不仅推动了此次政策的转变,而且亲自指挥天下公安系统取缔“反动会道门”,短短几年便彻底埋葬了延续数百年的帮会势力。

  风暴前奏

  事实上,早在《关于镇压反革命流动的指示》(亦称“双十指示”)之前,对“会道门”的处置已经最先了。罗瑞卿受命组建公安部(1949年7月)之前,华北、东北和西北等老解放区就已经将帮会组织定性为“封建迷信组织”和“反革命组织”,予以取缔。

  1948年2月20,中共中央东北局发出《关于取缔封建会门的指示》指出:“应该教育群众,频频说明隐秘封建会门的组织是国民党特务及地富、反革命分子操作行使的工具……”。

  1949年1月4日,华北人民政府宣布《遣散所有会门道门封建迷信组织》的布告,提出“自布告之日起,所有会门道门组织,应一律遣散,不得再有任何流动”。

  ……

  1949年8月14日,公安部最先办公。在罗瑞卿的直接向导下,老解放区取缔封建会道门的事情取得了很大的希望。“若干区域……取缔封建帮会(主要指青红帮)、会道门(主要指一贯道)也做出了一些成就。……东北的取缔一贯道,天津的袭击封建帮会头子争取帮会群众的事情,均有了若干成效,基本上打垮了这些反动组织。”(1949年11月1日,罗瑞卿在第一次天下公安集会上的讲话)

  虽然在北方老解放区的事情成就斐然,也积累了履历,罗瑞卿却迟迟没有在天下范围内睁开取缔会道门的事情。这虽然与天下各地特务、土匪流动疯狂,公安部门无暇顾及会道门有关,但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共中央,特别是毛泽东的态度。

  “不能树敌太多”

  开国前后,面临各级公安部门镇压反革命的强烈要求,毛泽东一度“不够努力”(杨奎松《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并把帮会组织清扫在“反革命分子”之外。

  毛泽东的挂念从何而来?

  一方面,中共与帮会有过历久相助的履历,而解放军进军上海和四川等地时还一度得益于帮会势力的中立或起义,若此时贸然宣布与帮会决裂,不仅给人“背信弃义”之嫌,还可能引发帮会势力的强烈反抗,严重威胁尚不稳固的新政权。

  对毛泽东而言,帮会实在并不生疏。早在建党之初,他就发现了帮会这个特殊的社会气力。他以为,这些帮会组织是“他们(游民无产者)的政治和经济斗争的相助整体”,“这一批人很能勇敢奋斗,但有破坏性,如指导得法,可以酿成一种革命气力。”

  事实上,正是由于确定了团结、行使帮会的计谋,中国共产党才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掀起了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的热潮。

  1922年,在毛泽东的指导下,李立三打入红帮内部,乐成发动了安源路矿工人歇工。随后,包惠僧、陈潭秋同样借助帮会势力发动了京汉铁路工人大歇工。而李立三套用安源歇工的履历,打入青帮组织,在上海掀起了五卅运动。

  工人运动离不开帮会,农民运动也不破例。20年代初,彭湃通过争取三点会首领黄星南,乐成向导了海陆丰的农民运动。而毛泽东指导下的湖南农民运动,也充分行使了哥老会的气力。

  在今后的二十多年里,虽然与帮会势力一度有过矛盾与冲突,但共产党团结帮会配合对敌的政策一直没有大的改变。在抗日战争和厥后的解放战争中,共产党都曾得到了帮会势力的拥护和辅助。1949年9月,天下政治协商集会上,洪门首脑司徒美堂当选为天下政协委员、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兼中央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并与毛泽东等国家向导人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开国大典。

  共产党与帮会历久相助的历史虽然主要,但它还不是困扰毛泽东的根本原因。

  由于刚刚降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具有统一战线性子的团结政府,就使得对于反革命的问题变得十分复杂。1949年头,毛泽东在对苏联人注释他的想法时就明确讲过这个问题,他说:若是确立一党政府,这样做就容易得多;若是确立团结政府,那就“必将带来贫苦”,由于共产党必须要顾及其他政党的态度,而不能简朴地依据自己的意愿来行事。

  1950年6月,中共中央七届三中全会,毛泽东在书面讲述中一定了镇压反革命的必要性,但在口头注释这个讲述的头脑时,却明确告诉与会者,当前一切事情的重心,照样在“为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

对于全党都十分关注的肃清反革命事情,他注释说:在土地改革中,我们的敌人是够大够多的。而现在我们跟民族资产阶级的关系搞得很重要,失业的知识分子和失业的工人也不满足我们,另有一批小手工业者,包罗一部门农民也不满足我们。

  因此,毛泽东频频强调:“不要四面出击”,“不能树敌太多”,要分清轻重缓急,“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气力向另一方面进攻。”

  千载一时的机遇

  然而,随着朝鲜战争发作,北朝鲜人民军迅速败退,中国被迫入朝作战,彻底改变了肃反事情缓慢推进的局势。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代表中央军委下令东北边防军改组为人民志愿军,准备入朝参战。第二天,毛泽东就把罗瑞卿、彭真等人请进了中南海。毛泽东说,中央军委已经决议发兵朝鲜。然则,海内还普遍存在国民党残余势力,特务、土匪和其他反革命分子流动疯狂,想听听公安部的设计。

  罗瑞卿回答说,公安部已研究决议,对反革命分子需要“杀一批,关一批,管一批”。对此,毛泽东很满足,要求罗瑞卿与彭真连夜起草一份镇压反革命的文件,这就是著名的《关于镇压反革命流动的指示》。

  与此前的“消极态度”差异,毛泽东对这次镇反运动异常关注。他对公安部长罗瑞卿注释说,在此之前为什么不能大量地镇压反革命?是由于时机不成熟,我们的财经问题还没有解决,同资产阶级的关系还对照重要。若是我们在那个时候提出大量镇压反革命,是不合适的。现在情形差异了,财经问题基本解决了,抗美援朝战争也打起来了,因此,“你们不要浪费了这个时机,镇压反革命生怕只有这一次,以后就不会有了。千载一时,你们要好好运用这个资源,不仅是为了杀几个反革命,而更主要的是为了发动群众。”(《罗瑞卿,在第一次天下宣传事情集会上的讲述》)

  与此同时,刘少奇也说:“抗美援朝很有利益,使我们的许多事情都好办(如搞土改,订爱国条约,搞生产竞赛、镇反等)。由于抗美援朝的锣鼓响起来,响得很厉害,土改的锣鼓、镇反的锣鼓就不大听见了,就好搞了。若是没有抗美援朝的锣鼓响得那么厉害,那么土改(和镇反)的锣鼓就不得了了。这里打死一个田主,那里也打了一个,四处闹”,“许多事情不好办”。(《刘少奇在第一次天下宣传事情集会上的讲述》)

  言下之意,纵然没有朝鲜战争,帮会势力作为反革命势力的一部门,依然会被铲除,差异仅仅在于时间的早晚。

   结构

  “双十指示”发出后,罗瑞卿立刻组织公安部周全落实镇反运动,祛除帮会势力只是其中的一部门事情。

  1950年10月16日,在第二次天下公安集会上,罗瑞卿说:“华北有的党支部向导权已经落入会道门之手,民兵中亦有会道门……山西就有一百万人”,并转达了毛泽东的指示:“一是我们抗美援朝的目标,更便于举行肃反;二是党委向导要加强;三就是不要搞“左”了,要有设计、有秩序地去做,不要强调敌人。”

  凭据罗瑞卿的设计,镇反运动分为三个阶段。1950年10月——1951年10月为第一阶段,配合土地改革,集中气力袭击土匪、特务、反动党团及恶霸势力,在老解放区最先取缔反动会道门。1951年10月到1952年10月为第二阶段,在天下范围内举行内部肃反,消灭政权内部的反革命分子。在新解放区则以袭击反动道会门头子为主,连系肃清特务、土匪、恶霸、反动党团主干。1952年10月—1953年10月为第三阶段,主要的义务就是彻底取缔反动会道门,祛除反革命势力滋生的社会土壤。

  凭据这一思绪,罗瑞卿决议首先在老解放区完成取缔会道门的事情。在他的指导下,1950年11月12日,山西省睁开统一行动,周全取缔会道门。几天之内,逮捕了点传师以上职业道首2050人,破获密室暗道93处,缴获没收大批反动文件与粮食财富,“给了一贯道向导机关以摧毁性的袭击”。

  随后,罗瑞卿又亲自指挥,在北京市发动了取缔一贯道的行动。经由两个月的运动,挂号点传师720 人、坛主4775 人、三才663人;封锁巨细坛1283处,声明退道者17.8万余人。

  经由一期镇反,老区的帮会势力基本被取缔。

  帮会的末日

  运动伊始,为阻止泛起“左”的偏向,造成镇反扩大化,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本人都对照郑重。1951年2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也为镇反运动提供了执法依据。然则,随着朝鲜战场上的节节胜利,毛泽东最先对镇反运动产生了不满情绪。而罗瑞卿的南巡讲述,又进一步加深了毛泽东的判断。

  相对于北方老解放区,南方新解放区的镇反运动举行得难题得多。为了考察和指导南方区域的镇反运动,从1951年2月最先,罗瑞卿延续出巡江西、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苏、浙江等地。在考察中,他以为,南方各省对镇反运动的熟悉普遍不足,对反革命的镇压力度不够。

  毛泽东对镇反运动的不满很快就影响到了罗瑞卿厥后的事情。

  1951年1月到4月,毛泽东多次下达指示:“对匪首、惯匪、恶霸及确有证据的主要特务和会门头子,应当松手杀几批”(《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他甚至“盘算”出了一个各地应处决人犯的比例:“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议”(《毛泽东致小平、漱石、子恢、剑英、仲勋同志并告一波、高岗同志电》)。随即,各区域及省、地、市向导人纷纷亮相拥护,自动多报处决人犯设计。

  在毛泽东的推动下,镇反运动很快就跃出了执法的框架,泛起了严重的扩大化。虽然4月以后,毛泽东本人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罗瑞卿也在1951年5月10日召开的第三次天下公安集会上的讲述,频频强调要“适当缩短”,控制杀人数字,并将“捕人批准权一律收回到专署一级,杀人批准权一律收回到省一级”,但并未从根本上阻止各地乱杀多杀的问题。

  到1951年10月,为期一年的第一期镇反运动中,天下共抓捕262万人,处决71.2万人,关了129万人,管制120万人。从1950年10月到1951年底,总计“各地在判处死刑的反革命分子中,土匪头子、惯匪占34%强;城乡恶霸分子占26%强;反动会道门头子(主要是一贯道)占20%;特务分子占15%;其他反革命分子占4%”(《两年来的政法事情》)。若是这组数据准确的话,在一年多的镇反运动中,帮会组织至少有14.2万人被处以死刑。

  然而,这一切才刚刚最先。

  在前两期的镇反运动中,只有老解放区的帮会势力被彻底取缔,新解放区只镇压了帮会头子,大量的帮会组织尚未彻底消灭。

  1952年10月12日,罗瑞卿在第五次天下公安集会上明确示意“认真做好取缔反动会道门事情,是此期(即第三期)镇反的中央,也是镇反彻底胜利的主要标志。”1953年底,第三期镇反运动基本竣事。但各地的镇反运动却没有完全停下来,直到1956年左右才陆续竣事。

  经由三期镇反,一贯道等“反动会道门”被政府取缔,而袍哥、青帮、洪门等帮会组织则“无形解体”。至此,延续数百年的帮会在中国大陆被彻底祛除了。本文原载于《看历史》 泉源:人民网

历经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三朝的曹皇后,是如何做到屹立不倒的?

北宋宋仁宗赵祯,天性仁厚,知人善用,励精图治,在他40余年执政期间,宋朝国力达到最盛,后世称“仁宗盛治”,被誉为宋代最伟大的皇帝。作为成功皇帝背后的女人,慈圣光献皇后曹氏,真的只是花瓶?不,她历经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三朝而不倒,谥号慈圣光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