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什么把中印疆域自卫反击战称为“军事政治仗”?

红色特工潘汉年:公文包里永远装着一瓶汽油一包洋火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1938年汪精卫公开投敌叛国。上海成为各方势力的角逐之地,就在这一片混乱的形势之下,本在中央特科步入正轨后离开上海的潘汉年,又奉命回到了上海。 潘汉年 面对上海愈加复杂的局势,潘汉年行事更是谨慎小心,他将重要文件集中

/wp-content/uploads/2020/7/YzMj2a.jpeg插图

图源:人民网

1950年4月,中印两国政府正式建交,印度成为第一个同新中国确立正式外交关系的非社会主义国家。中印建交后,两国在新的基础上生长了友好关系。然则,由于印度政府推行单边主义、扩张主义界限政策,中印界限争端逐步升级,最终导致了1962年的中印疆域之战。

立足于和:确立“不能有两个重点”、“不能把友人当敌人”的国策

印度趁我国恢复国民经济、举行抗美援朝战争之机,从1951年2月最先向麦克马洪线大肆推进,到1953年完全侵占了该线以南、传统习惯线以北9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在那时特殊的历史背景下,解决界限问题的时机和条件尚未成熟。因此,中国政府对界限问题(不仅仅是中印界限问题)接纳了暂时弃捐的权宜设施。

1954年4月,中印两国政府签署《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中印关系进入了“印地——秦尼帕依帕依(中印人民是兄弟)”的黄金时期。然则,在界限问题上,印度政府却存心不良。1954年6月,印度捏词所谓“分水岭”原则,在中段侵占中国达巴宗所属的乌热,制造了中印疆域的第一次重要僵持。由于中方的制止,这次僵持没有生长为武装冲突。

只管如此,毛泽东仍然视印度为“同伙”,并真心实意地向它“交底”。5月15日,毛泽东在中国外交部致印度外交部的一份回答上加写了一段话:“总的说来,印度是中国的友好国家,……中国的主要注意力和斗争目标是在凶险的侵略的美帝国主义,而不在印度,不在东南亚及南亚的一切国家。……中国不会这样蠢,东方树敌于美国,西方又树敌于印度。……我们不能有两个重点,我们不能把友人当敌人,这是我们的国策。”由于中国方面的制止和忍让,中印界限自建交后维持了近10年的和平。

应对冲突:提议“双方各退若干公里,搞一个无枪地带”

1959年8月25日、10月21日,印度先后在东段的朗久村、西段的空喀山口挑起武装冲突。11月3日晚,毛泽东在听完中印界限冲突情形汇报后,建议双方武装职员各退若干公里,形成一个“只许民政职员照旧治理”的“无枪地带”,以免发生直接的武装冲突。

对于上述提议,毛泽东进一步解释道:“我有这么一个盘子,就是要和平”;“中印的关系很好解决,由于这不是我们生死之争的地方。我已经把这个意思告诉了他们。我说,我们的威胁来自东方,不是你们。”

在随后召开的中央政治局集会上,毛泽东的上述提议获得通过。11月7日,周恩来致信尼赫鲁,建议两国武装部队立刻从现实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同时建议两国总理尽快举行会谈。

只管印方拒绝了这一建议,中国政府仍然片面在现实控制线的自己一侧住手了巡逻。中国军方的《西南区域边防守则》划定:“不自动惹事,不挑起争端,不越出国境”,“邻国武装职员向我举行或大或小的越境挑战,在未跨越我国三十公里时我概不开枪。”由于中国方面的极大制止与忍让,中印疆域事态在1960年至1961年时代有所缓和。

否决蚕食:提出“决不退让,制止流血”、“武装共处,犬牙交错”的目标

60年代初期,中国泛起了内忧外困的严重局势。尼赫鲁错误地以为,这正是印度实现其领土要求的有利时机。因此,印度从1962年头最先,在中印疆域加紧推行所谓的“前进政策”,不停向中国境内进逼。至同年6月,印军在中印界限西段一直由中国统领和控制的区域设立了43个据点,在东段沿“麦克马洪线”确立了24个新哨所,甚至在该线以北的扯冬也设立了新哨所。其中,有些据点竟然设在中国边防哨所之间甚至侧后。这样,中印军队在疆域形成了犬牙交错、武装僵持的严重态势。

7月5日,印军入侵由印度进入我国新疆阿克塞钦区域的门户——加勒万河谷区域。11日,毛泽东听取了周恩来关于中印界限情形的汇报。毛泽东指出:印度在我境内设点,我们完全有理由打,然则现在还要制止,不能急于打。一要进一步揭破尼赫鲁的真面目;二要争取国际上正确认识中印疆域斗争的是非问题。有些国家想行使我们海内存在暂时难题的机遇,推我们上阵,整我们一下,但我们不上他们的圈套。我们现在坚持不打第一枪。我们的目标是:“决不退让,制止流血。”紧接着,毛泽东又弥补了“武装共处,犬牙交错”八个字。这一目标是毛泽东在印度蚕食我国领土但尚未发动战争的特殊条件下提出的,其焦点是“绝不退让”、“武装共处”,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将原则性和灵活性有机连系的计谋头脑。

决议还击:“若是印军向我进攻则要狠狠地打他一下”

当中印双方在界限重要僵持、战争一触即发之际,中国政府仍然没有放弃争取通过谈判解决中印界限问题的外交起劲。然而,印度政府错误地以为,内外交困的中国政府除了虚张声势外,不会有更大的反映。因此,从1962年8月最先,印军的挑战和入侵流动加倍频仍而疯狂。

在退无可退、忍无可忍的情形下,毛泽东终于决议准备举行自卫还击。10月17日,印军2万余人在中印界限东段和西段同时向中方发动大规模进攻。当天,毛泽东立刻召集并主持集会,武断决议举行中印疆域自卫还击作战。中央军委随即下达《扑灭入侵印军的作战下令》。10月20日,中国边防部队在中印界限东、西两段最先举行自卫还击。

那时,我国刚刚走出3年难题时期,元气尚未完全恢复。然则,通过两个阶段的还击作战,中国边防部队在东线所有收复了“麦克马洪线”以南的领土,在西线所有肃清了印军的入侵据点,全线推进到中印传统习惯界限中国一侧距界限20公里处,取得了中印疆域自卫还击作战的彻底胜利。

停火后撤:让众人看清“谁爱好和平,谁要战争”

11月18日,由于印度军队的迅速溃败,印度总理尼赫鲁和总统拉达克里希南不得不声称:印度一直希望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中印界限问题。19日,毛泽东从《参考资料》上看到这一新闻,立即指挥:“突然大谈和平解决。送总理阅。请外交部研究一下,印度向导已往几天,是否有过十八日这种论调。” 20日,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等研究决议:中国边防部队全线自动停火、自动后撤。毛泽东示意:“我们这次自动接纳的措施,将使全世界人民看得更清晰,谁爱好和平,谁要战争。”今后,中方遣返了所有被俘的印军官兵,归还了所有缴获的印军武器和物资。

正如香港《明报》谈论的那样,中国政府在取得重大胜利之际,“突然停火退军,要求和谈。这一招使得漂亮之极,潇洒之极。”一方面,它不仅巧妙地化解了中印疆域战争继续升级的危急,而且使我国掌握了处置中印界限问题的自动权。英国《泰晤士报》21日的谈论以为:“中国方面的行动使得印度政府处于一个不值得羡慕的职位。”日本广播协会电台也以为,中国的建议“对尼赫鲁是个很大的磨练”。另一方面,它向全世界昭示了中国政府和平解决中印界限争端的一向态度,为我国赢得了普遍的国际赞誉和支持。锡兰《前进》周刊23日的一篇谈论指出:“这是建设性的和具有政治家风度的决议,这同中国为了使疆域战斗和界限冲突获得和平解决而作出的许多起劲是完全一样的”;“这不仅证实中国真诚希望和平解决争端,而且还把反动派散布的所谓中国肆意侵略印度的谰言抛到了九霄云外。”日本《朝日新闻》22日的社论说:“中国这样做是好的。若是印度继续战斗,就没有道理了。”与此同时,一些向来左袒印度的西欧国家报纸也对我国政府声明感应受惊和宽慰。英国《逐日电讯报》21日的社论以为,中国政府的声明令人感应“莫大宽慰”,“新闻似乎太好了,生怕不是真的。”就连印度《政治家报》,在诋毁我国声明是“用和平威胁印度”的同时,也不得不认可:“人们对于在世界上来这一手的方式却禁不住心里悄悄钦佩。”

对于中印疆域自卫还击战,毛泽东自己也深感满足,以为“这次是打了一个军事政治仗,或者叫政治军事仗。”

作者:谢忠 蔡文馨

编辑:张祯希

八路军129师最早的12个营长,三人葬于河北,一人曾在河北省军区任职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八路军129师最早的12个营长的故事。 抗战时期的八路军 诸位知道,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国共开始合作抗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