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刘少奇的秘书,却因此蒙冤入狱,危急关头,主席亲笔指挥:“放他出来治病”

揭秘:满城汉墓发掘过程中的惊险和神秘

修复后的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 1号墓中室全景 1号墓金缕玉衣出土时的情形 卢兆荫近照 在《三国演义》中,刘备每次出场,都会带着一串“头衔”:中山靖王之后、汉景帝玄孙、大汉皇叔。其中,那位屡屡被提起的中山靖王,陵寝就在离北京两百多公里的河北省保定市满

/wp-content/uploads/2020/7/nM7JVn.jpeg插图

林枫与妻子

林枫被迫害袭击,很主要的缘故原由就是同刘少奇的关系。1936年5月,林枫担任北方局书记刘少奇的秘书,从这个历史阶段的综合情形看,林枫同刘少奇的关系,是艰辛革命斗争中的事情关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小我私家关系。

协助刘少奇扩大抗日统一战线

1935年12月,北平发作一二九学生运动。林枫听到这一新闻,马上从宣化赶回北平,与党组织接上关系。中共河北省委决议重修北平市委,派林枫担任市委书记。林枫到职以后,集中主要精神向导北平学生的爱国运动。

一二九运动刚刚已往5天,林枫从报上看到“冀察政务委员会”定于12月16日确立,于是决议在16日举行规模更大的游行示威,否决“冀察政务委员会”的确立。16日上午11时许,加入游行的各路队伍打破层层封锁,到达预定的集合地点天桥,召开了群众大会。会后,与会群众由南向北,沿正阳门大街举行示威游行。北平政府如临大敌,派出警员、大刀队、侦缉队砍杀学生。游行队伍勇敢地打击拼搏,有许多学生受伤。这次示威震撼了北平全城。

在国民党政府举行残酷镇压的情形下,林枫组织北平、天津学生组成4个平津学生南下扩大宣传团,于1936年1月3日,沿平汉路南下,举行了抗日宣传,辅助农民确立了种种抗日救国组织,在农村播下抗日种子。

凭据形势的需要,林枫向中共河北省委提出建议:把在一二九运动中已经引起反动政府注重的同志转移到天津等地事情,以免遭受迫害。河北省委接受了这一建议。1936年3月,林枫被调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3月尾,刘少奇受中共中央的指派来到天津,主持北方局的事情。5月,林枫担任刘少奇的秘书,全力协助刘少奇扭转华北局势,使一二九运动继续深入生长。

在刘少奇和林枫所在的北方局向导下,克服了“左”的关门主义倾向,把宽大的学生团结到抗日救国运动的行列中来,为开展抗日救国运动奠基了对照雄厚的群众基础,而且生长了同各阶层爱国人士的统战关系,扩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党的影响和左派气力随之迅速增长。

西安事变发作后,平津一带人心沸腾,要求“杀蒋”的呼声很高。林枫实时网络党内外的反映,向刘少奇汇报说:现在靠近我们的教授们都语言了,他们以为西安事变已几天了,北方党一句话不说,不亮相,这是纰谬的。我们一些老的共产党员,对这一点也有意见。人人以为蒋介石打了十年内战,屠杀那么多共产党员,这次把蒋介石抓住了,若是不杀掉,着实不解恨。刘少奇镇定而耐心地听完汇报,郑重地说:现在,我们照样什么也不能说,我们照样等党中央的电报指示,由于中央知道全局。若是我们说了,和中央意见不一致,一定造成头脑、舆论上的杂乱,到那时候,按中央的指示办,我们就要纠偏了。与其乱了再纠偏,莫如现在缄默。待中央指示来了,我们照中央的指示办,这样更稳当。

不久,中共中央来电指示,西安事变要和平解决。林枫网络了各方面反映,又向刘少奇汇报:人们的看法很不一致,有赞成的,也有人不相信,有些教授和党员都有不满的情绪。

刘少奇听后说:这是可以明白的,各方面人士不领会我们党中央的意图,要求杀蒋是很自然的。张学良执行“兵谏”,是要强制蒋介石抗日,国民党内部亲日派何应钦,倒是想借此把蒋介石置于死地。现在主要的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我们要争取确立普遍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因此,要有条件地释放蒋介石,逼蒋抗日,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对党和天下人民有利。根据这些意见,林枫和平津的同志去说服各方人士,使他们明白了中共的目标,拥护中共的主张,加倍慎密地团结在中共的周围。

在刘少奇的向导下组织两次大示威

1936年,日军将天津驻屯军改为华北驻屯军。从4月13日起至6月22日止,日军增兵8次,由2203人增至10043人,华北形势发生急剧转变。日本的武装气力已构成对冀察政府的威胁。刘少奇提出组织平津学生举行一次游行示威,以袭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气焰。5月中旬,中共天津市委在西郊陵园召集集会。林枫前往加入,在会上剖析了斗争的形势后指出:“否决日本增兵华北”的政治口号,会获得宽大群众的拥护,甚至地方军警在群众抗日情绪的影响下也会示意同情与支持。他向市委转达了刘少奇的意见:在游行队伍中要呼“迎接二十九军将士加入抗日”“拥护宋哲元将军抗战”的口号。会后,中共天津市委马上把集会精神转到达各学校党组织和各界救国会,做了深入的发动和周密的准备。

5月28日,天津各校学生和各界人士组成游行雄师,高举着“否决日本增兵华北”的大旗,到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部示威。游行队伍出发时只有几千人,沿途工人、市民和农民踊跃加入,迅速增至1万多人。这次抗日示威游行不仅获得社会各阶层的普遍支持,而且也撼动了宋哲元。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部要求宋哲元镇压学生运动,宋哲元拒绝了日本的无理要求,并公然发表谈话说:“津市学生游行事宜,日方示意颇为严重,实则学生尚无轨外行动,未便取缔。”他还公然示意:“若日本仍增兵占领华北,余将与二十九军执行抗日。”

林枫凭据刘少奇的建议,辅助中共天津市委实时地总结了这次游行示威的成功经验。林枫还前往北平,把这次示威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具体做法和收到的优越效果,转达给中共北平市委。北平市委组织北平学生于6月1日举行总罢课,6月13日举行抗日救国大示威,还组织学生向二十九军官兵举行爱国宣传,争取他们抗日,使他们不阻挠、不损坏学生的抗日流动。这次抗日大示威对宋哲元也是一个壮大的压力。在6月至9月间,由于日本驻屯军挑战,在丰台等地引起的几回冲突中,二十九军驻军显示极为英勇,对挑战进攻的日军奋起还击,绝不畏怯。

这两次示威游行流动的影响迅速普及天下,上海、广州、南京等地学生和各界人士纷起响应,使学生运动在反动派的白色恐怖下,由低潮又转向一个新的热潮。

根据刘少奇的指示对阎锡山举行统战事情

1937年2月,刘少奇、彭真、林枫等凭据形势的生长,以为北平是政治、文化的中央,便于和天下各地取得联系,将白区党在北方的政治流动中央转移到北平,更有利于抗日事情的开展,遂决议将中央北方局迁至北平。林枫为保证党的向导机关和向导人的平安,十分慎重地选择了房前利于掩护、房后便于转移的鲍家街17号为刘少奇栖身和办公地址。17号尚未放置妥帖以前(如具保、考察等),刘少奇则暂住在砖塔胡同四眼井林枫家里。

3月,刘少奇和彭真等脱离北平,前往延安加入党的苏区代表集会和党的白区代表集会。林枫留守北平主持事情。刘少奇等会后返回北平途经太原检查事情。不久,七七事变发作,刘少奇等留住太原。7月28日北平陷落后,林枫接到通知,说北方局已在太原办公,要他迅速前往太原,并发动平津的党员、抗日的青年学生和各界爱国人士前往,重新放置事情。8月7日,林枫率领有关同志脱离北平,从天津乘远古洋行客船由塘沽到烟台,改乘火车,几经周折,于8月下旬抵达太原。

8月尾,林枫被北方局任命为山西省工委副书记(书记是张友清)。林枫一面熟悉当地情形,凭据中共中央和刘少奇的指示,一面制订对阎锡山举行统战事情的计谋目标;一面努力部署事情,把着重点放在确立党的组织和发动群众加入抗日战争的流动上。经由努力,山西各地陆续确立了工人、农民、青年、妇女的抗日救亡组织,在太原确立了工人武装自卫队(厥后生长成为新军工卫旅),并确立了中国共产党对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的向导权。通过牺盟会的正当形式,举行了大量的推动抗日的事情,使山西的群众斗争和中共组织在许多地方获得了生长。

这个时期,林枫切记刘少奇的指示精神,把确立抗日武装,举行战争发动,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作为各级党组织的首要任务。在省委军事部向导和八路军主力军队的辅助下,各县都组织了游击队,先后弥补了八路军的军力,省委军事部直辖的就有5个游击大队。各级党委还以各牺盟中央区和各县牺盟特派员办事处的名义举行流动,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在生长新军方面,在晋南确立了二一二旅、二一三旅,在晋西除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二纵队迅速生长壮大外,还确立了政治保卫队(政卫旅)、保安旅。1937年底,林枫曾到赵城检查决死二纵队的事情,听取党组织的汇报并给予指示,凭据新军的要求,省委曾选派八路军军政干部前往事情,生长党的组织。厥后,经省委研究决议发动各县游击大队的青年弥补新军,既壮大了新军中的抗日进步气力,又减轻了地方财政负担。这些军队名义上是阎锡山的建制,由阎出枪出钱,实际上是由中共控制的抗日武装。厥后的事实证明,林枫这种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的斗争方式在与阎锡山的互助共事中取得了很大的胜利。

毛泽东亲笔指挥:“放他出来治病。”

林枫自从1966年被“群众监督”,就不能同家中的任何人碰头。1968年3月被关进秦城牢狱后,家里人就连他的去向也无法探知。经由子女多次要求,直到1972年8月,才允许他们前往探视。当林枫步履蹒跚地走进探视室时,6个子女都识别不出自己的父亲了。他的形象变了,瘦削衰惫,眼睛发灰,腰和腿都直不起来,完全失去了原来的风貌。

后代们从秦城探监回来,感应父亲病情严重,生命垂危,心情都很繁重。他们马上写了一封信给毛泽东和周恩来,反映父亲在狱中饱受折磨,请求及早抢救。毛泽东看到这封信,立刻亲笔指挥:“放他出来治病。”这样,林枫方得以出狱,住进北京阜外医院治病。只管有了毛泽东的指挥,林枫住进医院的头4个月仍然被“监护”着,克制走出房门,只许和子女们接触。

12月间,子女们又给毛泽东写信,他才获得了自由。

1976年9月,由于地震之后颠簸的生涯,他的病情愈加繁重,步履维艰,有时竟会由于喝一口水而呛得喘不上气来。可是在毛泽东追悼会举行那一天,他在那小小的病房里,请夫人郭明秋搀扶着,面向天安门的偏向静默、三鞠躬,示意深沉的悼念。

林枫出狱后的5年,始终是在阜外医院渡过的。只管他是一个“没有恢复党籍的人”,还一直躺在病床上,但他对党和国家的运气忧心如焚,没有一天不思量国家大事,甚至经常寝不成眠。

1975年,邓小平主持中央事情,有些回到事情岗位上的干部,前来医院探望林枫。林枫总是忍着病痛,异常兴奋地同他们促膝长谈,给予热情的激励,寄予殷切的希望:“小平同志是要斗争的,你们要支持他事情,他缺副手啊!”

1977年9月29日,林枫的心脏住手了跳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蒙冤数十载的林枫终以其一身浩然正气,一生正大光明,赢来了历史公正的结论。

——摘编自《湘潮》2014年第十一期

八路军129师最早的12个营长,三人葬于河北,一人曾在河北省军区任职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八路军129师最早的12个营长的故事。 抗战时期的八路军 诸位知道,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国共开始合作抗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