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决议对印自卫还击作战

二战最后的空战,不甘投降的日本飞行员向美军发动攻击,自取灭亡

【军武次位面】FriedrichLau 1945年8月15日,这一天注定被载入历史,因为这一天是日本战败投降的日子。而四名美军飞行员则在这一天走向了生命的尽头,他们在离东京不远的上空遭遇了数架日军战机的突然袭击,并在奋力抵抗后全部被击落。这也是二战期间天空上发

58年前,在祖国西南边疆,曾一度狼烟四起、土崩瓦解。印度政府置中印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于掉臂,悍然挑起一场大规模的侵蚀中国领土的战争。中国政府被迫举行了一场短促而有限的自卫还击战,全胜收兵。自此以后,西南边疆保持了数十年的相对稳固。当年在中国最高指挥部,毛泽东亲自介入了这场还击战。当战斗硝烟逐渐散去,边疆恢复镇静后,毛泽东回首战事,不禁感伤道:“这一次我就加入了。总理、少奇同志、小平同志、军委的同志,我们都加入了。我们是在北京,没有上前线就是了。”

毛泽东对尼赫鲁说:“同伙之间有时也有分歧,有时也打骂,但这种打骂同我们和杜勒斯的打骂,是有性子上的差其余。”中苏向导人在谈判时唇枪舌剑。面临赫鲁晓夫的左袒,毛泽东脸色严肃,口吻却委婉

凡事总有一个历程。中印界限冲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早在开国之初,纵然在中印关系最友好的年月里,印方也有过一些不友好的行为。1951年,印方乘中国抗美援朝之际,抢占了中印疆域东段“麦克马洪线”以南的9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接着又占领了疆域中段部门中国领土。得知新闻后,毛泽东出于对中印传统友谊和基本利益的思量,对印方的寻衅滋事一直保持制止和忍让态度。1954年10月,尼赫鲁总理应邀访华,受到中国政府的盛大接待。毛泽东在对尼赫鲁谈中印友好的同时,也谈到两国间的分歧,劈面示意:“同伙之间有时也有分歧,有时也打骂,甚至吵到面红耳赤,然则这种打骂同我们和杜勒斯的打骂,是有性子上的差其余……中印签订了关于西藏问题的协定,这有利于消除引起嫌疑、故障互助的因素。我们配合宣布了五项原则,这也是很好的。”

毛泽东十分清晰那时中国面临的情形。“中国不会这样蠢,东方树敌于美国,西方又树敌于印度。我们不能有两个重点,我们不能把友人当敌人,这是我们的国策。几年来,特别是最近两三个月,我们两国之间的打骂,不过是两国千年万年友好历程中的一个插曲而已。”他亲笔写下的这段话,于1959年5月间通过中国驻印度大使潘自力转达给了印度方面,即是向印度交了“底”,目的就是一个,希望印方自重,和平共处。

然则印度政府对好言相劝置若罔闻,短暂的寂静之后,又最先了新一轮蚕食中国领土的行动。1959年8月25日,在中印界限东段的朗久发生了双方军队的第一次武装冲突。10月,印度又在西段挑起了空喀山冲突。

一直视领土为血肉的毛泽东再也缄默不住了。只管中苏关系已经恶化,他照样愿意向他们客观地通报情形,以便获得他们的明白。

10月2日,中苏向导人在中南海颐年堂举行了正式谈判。中方出席的有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毅、彭真等。苏方除赫鲁晓夫外,加入谈判的有苏斯洛夫、葛罗米柯、波诺马廖夫和安德罗波夫。谈判的中央议题就是中印界限冲突问题。

赫鲁晓夫仍然是一副霸主容貌。他貌似公正地说:“你们中国应该和印度搞好关系。印度是一个中立国,尼赫鲁是对照开明的,应该团结他。发生中印疆域军事冲突是纰谬的。由于领土争执而发动战争是不值得的。”

厥后被赫鲁晓夫诬称为“中共放出来的一只虎”的陈毅首先站起来反驳:“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明白是印度挑起这场冲突。印度军队越过其界限,也越过‘麦克马洪线’,在中国疆域内确立哨所,向中国边防军开枪。”

周恩来也不客气地弥补说:“印方开枪射击6个小时以后我们才还击,怎么能说是中国挑起的呢?”

赫鲁晓夫狡辩。

陈毅接着指出:“你们9月9日揭晓的谁人《塔斯社声明》,是左袒印度、指责中国的。”赫鲁晓夫狡辩:“我们基本不知道情形,印度说你们打死了他们的人。”

陈毅说:“我们9月6日给你们打了招呼,你们应该知道这个情形。9月8日,你们跟我们说拟揭晓《塔斯社声明》,我们劝你们慢一点,而且告诉你们,我们中方也要揭晓一个文件,请你们看了我们的文件以后再亮相。退一万步说,就算像你说的不领会情形,那么你们也应当稳重些,等弄清情形再亮相。然则,你们基本不听我们招呼,快快当当争先揭晓了你们的《塔斯社声明》,这是为什么?”

双方你来我往,气氛马上重要起来。赫鲁晓夫满脸通红,指手划脚起来:“我虽不知道你们的情形,然则印度有一个士兵被打死,一个士兵受伤,这就证实你们纰谬。”

陈毅眼睛瞪得溜圆,怒不能遏:“你我都是打过仗的人,谁死伤多并不能说明谁就对,这个原理你不懂吗?”

“不管怎么样,是你们先打死了人家的人,你们把跟印度的关系搞坏就纰谬。况且,你们为之战斗的土地是在西藏人口稀疏的高山上。为这样一些小块的冷落高地真的值得流血吗?这些年来你们不接触也已往了。这界限是几十年前确定的,为什么等到现在才拿它来小题大做?……那些片草不生的荒山,让给印度不就完了吗?你们应当宽容些,应当明白尼赫鲁的处境。”赫鲁晓夫越说越激动,有时还站起来,蛮不讲理地说,“西藏正好在印度的界限上,你们岂非不明白?印度人以为有一个自力的邻人是至为主要的吗?西藏是一个很弱的地方,自己不能对印度组成任何威胁,可是,一个属于中国的西藏就会对印度组成威胁。你们不能明白这一点吗?”

这些话极大地伤害了中国向导人。周恩来说:“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不去占人家一寸土地,也不能让人家占我们一寸土地。我们绝不醒目那些丧权辱国的事情。”他再三强调,“中方对印度一直接纳团结的政策,但对它不讲理的地方,对它违反国际公约的事情,则要否决,要斗争。斗争的目的是为着要团结它,不能一味迁就它。”

陈毅紧接着说,《塔斯社声明》就是迁就主义。

赫鲁晓夫越加激动,指着陈毅叫起来:“我怎么是迁就主义?你们才是冒险主义、狭隘民族主义!”

这又引起陈毅、彭真等人的驳倒……

在整个争论历程中,毛泽东始终闭口不言,他厌恶赫鲁晓夫的做法,知道说什么都是 “对牛弹琴 ”。到集会快竣事时,他才很制止地说:“这个问题,照样要把事实搞清晰。其余事情我们管不了,对有关中国的事情,我们希望苏联同志能够听听中国的意见,把情形搞清晰,预先向中国打招呼,同中国商议,再对外公然亮相,这样对照好。对尼赫鲁,我们照样要同他友好,照样要团结他。我们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囚犯,人若犯我,我必囚犯;不为天下先。然则谁要欺凌我们,那是不行的。谁都不行。”毛泽东讲话一板一眼,脸色严肃,但语气委婉。

赫鲁晓夫闻听此话,吐了口吻:“既然这样,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再谈的了。”

谈判不欢而散。两天后,赫鲁晓夫一行启程回国。

赫鲁晓夫从北京回到海参崴后,于10月6日揭晓演讲,不指名地影射、攻击中国:“像公鸡好斗那样热衷于战争,这是不理智的。”回到莫斯科以后,他又于10月31日在苏联最高苏维埃集会上揭晓演说,再一次不指名地攻击中国是“冒险主义”、“不战不和的托洛茨基主义”。这表明,赫鲁晓夫对中印两方所持的态度并没有改变。

为了制止界限冲突,中国片面从疆域线上后撤20公里。印方以为中国软弱可欺,加快了武装入侵中国的速率 。中国政府几经权衡,终于定下打的刻意

1959年11月,中国政府最高层的决议集会在杭州举行。加入这次集会的有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彭真、胡乔木等人。主要讨论的问题是若何制止中印界限冲突。集会首先由总参谋部的雷英夫汇报一个时期以来中印界限不停发生的流血事件。他并说明,中印界限的我方指战员已经到了怒不能遏的水平。然后,他提交了总参和外交部配合研究的制止中印界限冲突的几项措施,如不许打第一枪,不许还击等等。毛泽东听着汇报,面色肃然,不停地吸烟。

当雷英夫讲到一些军队制止冲突的难题和一线指挥员的要求时,毛泽东摁灭了烟蒂,插话说:“我们有些同志打了几十年的仗,可还不明白这样一个最少的原理:两军的边防战士一天到晚鼻子对着鼻子站在那里,手里都拿着枪,一扣扳机,子弹就会打死人,冲突怎么能制止呢?”因此,他提出执行隔离政策,双方各自后撤20公里,如印方不干,我单方后撤。

凭据毛泽东的提议,在这次杭州集会上,中央确定了制止界限冲突的隔离政策。

1959年11月7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致函印度总理尼赫鲁,建议两国武装军队立刻从现实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脱离武装接触,同时建议两国总理尽快举行谈判。

然则,印度总理尼赫鲁拒不接受,反而以为中国软弱可欺,加剧了在中印疆域举行的武装挑战。在尼赫鲁拒绝中方建议之后,为了两国的配合利益和亚洲及天下的和平,毛泽东决议:中国军队片面从中印疆域后撤20公里。

1960年1月,中方又接纳了一系列异常措施,下令我方在现实控制线20公里内不开枪,不巡逻,不平叛,不狩猎,不打靶,不演习,不爆破;对前来挑战的入侵印军,先提出忠告,劝其退却,劝阻无效时,方能遵照国际惯例排除其武装;经说服后,发还武器,让其离去。

中国军队的这一系列措施,在国际舆论界反响强烈,普遍以为中国军队所具有的忍耐和制止,是着实让人赞叹的。

中国政府片面下令军队后撤20公里后的两年内,印度军队不仅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地向中国境内进攻。1960年4月,周恩来飞赴新德里,同尼赫鲁举行疆域问题高级谈判。尼赫鲁态度无丝毫转变,再次向中国提出领土要求。那是12.5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啊,相当于一个福建省,中国政府岂能拱手相让?1961年,中国政府多次向尼赫鲁提出和谈建议,并执行隔离政策,均被逐一拒绝。进入1962年,事态越发重要起来。

1962年6月,印度军队加快了武装入侵中国的速率,东段已越过“麦克马洪线”,进入西藏山南的扯冬区域。停止8月尾,印军在中国境内确立了100多个据点。这些据点最近的距中国哨所几十米甚至几米远,形成“面临面”的僵持,有的楔入中国哨所之间,有的还插到了中国边防哨所背厥后了。印度军队一步迫近一步,显然要上门来生事了。

在忍无可忍的情形下,1962年10月18日,由毛泽东召集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集会在中南海颐年堂召开。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集会,它将对中印界限问题做出重大的决议。加入集会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毅、贺龙等党和军队的最高向导人,同时,有关将领罗瑞卿、杨成武、张国华、王尚荣、雷英夫以及外交部的章汉夫和乔冠华也到会加入。

主持集会的毛泽东,先要乔冠华和雷英夫讲述中印疆域冲突的情形和各方面的反映。

他俩汇报完,周恩来最先谈话。他着重剖析了有关中印疆域问题的形势,说明从各方面看我们不举行自卫还击不行了,因此建议立刻举行自卫还击作战。集会在作了深入的剖析讨论之后,一致赞成周恩来的意见。

毛泽东说:“多年以来我们接纳了许多设施想钻营中印界限问题的和平解决,印度都不干,蓄意挑起武装冲突,且越演越烈,真是欺人太甚。既然尼赫鲁非打不能,那我们只有奉陪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俗话说,不打不成交,也许我们还击一下,疆域才气清闲下来,和平解决界限问题才有希望实现。但我们的还击仅仅是忠告、责罚性子,仅仅是告诉尼赫鲁和印度政府,用军事手段解决疆域问题是不行的。”

毛泽东说完后,集会接着讨论中印两军的实力对比和能否打得赢的问题。

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在加入完中央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后,留在内地养病,生涯刚刚镇静一点,就被中印疆域冲突打乱了。中央向导和军委总部不时传唤他。

毛泽东问张国华:“听说印度的军队另有些战斗力,我们打不打得赢呀?”张国华一定而自信地回覆:“打得赢,请主席放心,我们一定能打得赢。”

毛泽东说:“也许我们打不赢,那也没有设施。打不赢时,也不怨天怨地,只怨我们自己没有本事。最坏的了局无非是印度军队侵占了我国的领土西藏。但西藏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众人皆知、天经地义、永远不能改变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夺回来。”

人人在对形势作了一番剖析研究之后,一致以为战胜印军是有掌握的。但毛泽东一再提醒人人,我们没有同印度作战的履历,万万不能麻痹大意,一定要经心部署,打好这一仗。至于还击作战的方案,赞成总参和张国华司令员配合拟制的设计。

凭据总参提出的建议,还击时间定在10月20日(即这次集会两天以后),前线总指挥为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

脱离颐年堂前,陈毅和贺龙都向张国华详细领会了边防备战的情形。

张国华话不多:“我们已按主席说的‘边防军队在精不在多’作了调整。要打就是泰山压顶之势。”

陈毅和贺龙交换了一下想法后,对张国华说:“要挑兵选将,干部不仅要军事上行,而且要有政治头脑,又要勇敢。”

贺龙的烟斗不停地冒着烟。他郑重地对张国华说:“若有临阵脱逃的,就要像内战时期那样,抓回来,执行战场纪律 。”

张国华在笔记上快速地作着记号,抽闲提出他的建议:“我想不仅要准备还击入侵印军,还要准备袭击逃往尼泊尔境内的叛匪的回窜。”

张国华还就军力、干部、物资和思想准备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很快,一支代号为 “四一九军队”的作战指挥机构组成了。中央的刻意定下之后,张国华准备飞临前线,详细指挥中印疆域东段达旺方面的自卫还击战。出发前,中央又一次召见他。

走进中南海,中央常委集会正在举行。毛泽东站在巨幅舆图前,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作了个搂的姿势,说:“我们插进去,不打。”他变换了一下姿势,像是自言自语:“21平方公里,2000多人,作个愿望是可以的,但事实上办不到。”烟头延续亮了几下,他沉思良久,指着印军据点大手劈了一下,同时提高声音说:“扫了它!”

说完,他自己也露出了笑意。实在,毛泽东为打与不打也犹豫了好几个夜晚。挂念的是尼赫鲁那时声望很高,军力相比又是弱者,很容易引起不明真相的国家的同情。总参谋部公布作战预令后,毛泽东仍在思量打不打的问题。在剖析了尼赫鲁最大的王牌是中国不敢打他们后,他反而坚定了打的刻意。同时中国将计划告诉赫鲁晓夫,赫鲁晓夫仍持各打五十大板的态度,并没有公然地示意否决。他还向中国驻苏大使说,苏联也获得了类似情报,若是中国遭到进攻,还击是自然的事。而美国已把主要精神放在准备对苏战争上,不能以很大气力援助印度。中国外交官们也正向第三天下游说自己的看法。此时还击,对中国是有利的。

总书记邓小平弥补:“要争取时间。”他又侧过脸问张国华:“粮食够不够?”

张国华回覆说:“光军区生产的粮食另有两亿多斤。”

邓小平很满足:“好,这是有战略眼光的。”

军委秘书长罗瑞卿问道:“你有没有掌握?”

张国华爽快地答道:“有。”

“凭据呢?”

“我们面临的敌人,虽是印度的王牌军,但比不上蒋介石的主力。他们历久没有接触,我们却刚刚平叛;他们未到过高山,我们却常住高山……”

常委会一直开到深夜,首脑们从简略目标谈到细枝末节。张国华一边要抢记,一边又要提供情形,很是重要。散会时,头已疼得要裂开似的。高血压病又犯了。他不吭气,很快登上了飞机。

10月18日,张国华到达拉萨的当天,军区常委扩大集会便紧急召开了。先由军区参谋长王亢转达中央指示:“首长以为这次作战像平型关战斗一样,意义重大。打得要狠,打死了还要再踩他两脚。中央决议,前面靠西藏军区指挥,有关战术上的部署调整等事宜,均由张国华司令员决议。已往总部划定的在50米以外不打枪不再执行。”

张国华站起来,转达毛泽东的指示。他学得惟妙惟肖,包罗毛泽东用手缓慢一劈的动作。他讲得很快,提了一连串问题后又低声说了几句。看来,这才是他自己要说的主要的几句话: “事关重大,影响深远。我的刻意是:准备伤亡1300人。基本不要思量伤亡,1300也好, 2300也好,打一个补一个,始终保持四个大团满员。”将领谈论战斗预想时,总会感应格外的欢悦,纵然在下下令时:“为了增强指挥,我们都可以下去,必要时,副司令员可以到团里去增强。”他再次环视会场,话语里充满了鼓动性:“现在是异常时期,一切都要围绕接触,一切遵守前线,把自己担负的责任落实下去,卖力到底。现在北京就看我们的了,是共产党员显示的时刻了!”

毛泽东信赖张国华:“让他打嘛!打欠好重来!”初战告捷,张国华耸耸肩,笑了:“这样容易取得的胜利,我投军33年,照样头一次!”第一封激励电还未来得及转发就被收回,第二封电报旋即而来,上面增加了一句颇带情绪的话

张国华于19日进入前方指挥所麻麻。

战前,指挥所的气氛是重要的。他有时专心研究舆图,有时脱离舆图踱着步子深思。 “稳重初战”是个很欠好驾驭的车头,初战必胜又是最最少的要求。与印军毕竟是首次交手,它是“太极派”,照样 “少林派”呢?估量不会有国民党的主力强,但也不能估量过低,要“猫”当 “老虎”打,像对于国民党的中等军队。那时有一种意见,为了稳重,只打沙则一点,吃掉敌人一个营。这是个很保险的方案。张国华思量再三,吃掉一个营,不痛不痒,要吃就吃它一个旅!

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另一位向导时,那位向导身体震了一下: “这太冒险了!万一……”

另有一位向导不无忧郁:“现在仗要打大了,是不是战争提议时间向后推迟两天,以便军队做好充分准备?”

张国华没有亮相。他说:“看看军队准备情形吧。”

阴法唐政委代表新组建的四一九军队师团两级向导再次进言:“张司令员,战争提议时间不能推迟!”

“理由呢?”张国华不露声色。

“我1万多人进入战场,在森林里隐藏了一天一夜,不动烟火,再推迟两天很容易露出作战意图。那时再进攻另有什么突然性!”

张国华一拍桌子:“不再推迟,要让敌人还没穿裤子就当俘虏。”

两种意见反映到中南海,有的向导也以为张国华是在冒险,但毛泽东不喜欢墨守陈规。他把另一种意见的文稿推到桌子一边,颇有愠色:“他是前线指挥员,让他打嘛!打欠好重来!”

方案定了。干部会上,张国华激越的声音把出击前的喧闹压了下去:

“现在劈面敌人不是1300,而是2500,准备打它3000,如再支援就按它5000打。三至五天解决问题,不要怕伤亡,准备伤亡2000人。要打得好,打得快,速战速决,务必全歼。打起来不受‘麦线’约束,但要讲述中央。打欠好是前边的人卖力,补给欠好是管后勤的人的责任。哪个搞欠好,要追究哪小我私家的责任。打欠好,消极说法是未完成义务;努力说,是不够共产党员条件!”

会后,他又部署:要多准备些猪肉,要把各团影戏组组织起来,把军区文工团调到前方,以鼓士气。

10月20日7时30分,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我人民解放军的炮火便铺天盖地向入侵克节朗的印军阵地倾注。9时30分,印军的第一个据点被攻陷。到晚上8时多,克节朗战争即告竣事。张国华耸耸肩,笑了: “这样容易取得的胜利,我投军33年,照样头一次!”

23日,中央致电赞美:“作战军队在高原严寒的难题条件下,意气风发,艰苦卓绝,勇猛作战,爽性地扑灭了敌人。”军区前指刚刚收到这一激励电,还没来得及转发,又收到中央收回该电的通知。张国华心头一紧:出什么事了,等他收到第二封电报时,心中的疑团才逐渐解开。后一封电报只比前一封电报多了两句话:一句是 “捷报频传”,另一句是颇带情绪色彩的“中央、军委极为喜悦”。为什么又收回前封电报呢?张国华寻思:看这口吻,很像是毛主席亲自加的两句话,他的喜悦溢于言表,他希望电报能更大地激励前线士气……是的,一定是的!

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张国华指挥的两次战争和一些零星战斗都取得了胜利。歼敌 3个旅,生擒王牌旅长达维尔和另一名准将旅长辛格,共毙、俘敌7000余人,占整个中印疆域还击战战果的80%。中方作战军队也付出了价值,伤亡1460人。主要的是,在和平时期取得了作战的履历。战后,许多战斗主干被输送到其他军队。1963年,张国华还凭据毛泽东的提议,为中央警卫团抽调了12名加入过战斗的连长、排长。

张国华回京向中央事情集会汇报。走上怀仁堂主席台时,他左看看,右瞧瞧:自己的座位被安排在毛、刘两主席中心。毛泽东的结论是:撼山易,撼解放军难

1963月,张国华回京加入中央召开的事情集会。秘书通知他,主席要亲自听他汇报。张国华有些发怵:“叫别人汇报吧。”

“不行,主席点名要听你讲,说你一直在前线,最有谈话权。”

张国华心里忐忑不安。他知道主席听手下汇报时最喜欢插话提问,即兴施展。他生怕哪个细节疏漏,对答不妥……看来,只好加紧准备汇报提要了。准备完了,他还以为没掌握,就把提要送军委秘书长罗瑞卿审阅。罗瑞卿在上面批了一行字:“此件看了,很好,请照此向中央事情集会汇报。 ”

2月19日下昼,汇报会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当张国华走上怀仁堂主席台时,原来泰然自若的神情忽然间又变得重要起来,似乎所有的眼光都向他射来,对着他笑。他朝左边看看,又朝右边看看,自己的座位竟被安排在毛泽东和刘少奇两位主席中心!他也记不得是怎样走到自己座位上去的。人在太重要时,反而甩掉了一切杂念。他启发自己:麦克风又不是机关枪,怕什么!反正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就照直说。

当他谈到有些军队参战太急急时,毛泽东果真插话了,说:“谁人五十五师,从青海的西宁出发,用卡车送,就是在路上发动的,差不多一到就打。一三〇师在四川是个生产军队,放下锄头就上车,一到就打,就在汽车上做发动事情,很急急。”毛泽东一指张国华:“就是你这个将军也是暂且派去的嘛。”

毛泽东激励张国华继续说。当张国华说到“这场斗争是一场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时,毛泽东又愉快地插话:“要注意军事。只搞文,不搞武,谁人危险。各大区、省委的同志都要准备接触,要练兵,每年要有8个月。 ”毛泽东侧过脸,笑眯眯地望着张国华,半开玩笑地说:“你也是书记嘛!一接触,你谁人病也就好了。”毛泽东磕磕烟灰,又补了一句:“固然有病照样要治的。”

张国华接着说:“中央军委和总部在作战中的每一重大转换时节,都给我们作了实时、详细而又详尽的指示……”

毛泽东插话:“我这次是参战了的。另有少奇、总理、小平……”

张国华汇报说,这一次打近仗多。毛泽东说:“要注意近战、夜战。对帝国主义,我不信赖近战、夜战搞你不赢。在朝鲜战场上美国人怕近战、夜战,怕手榴弹,怕拼刺刀,怕几十公尺或者一百公尺这样的射击。”

张国华说:“参战军队情绪很高。作战中西藏人民显示很好……”

毛泽东说:“最基本的原因是,我们是工人、农民的军队,是共产党向导的军队。西藏人民已往受压迫,现在得解放了;由于他们不是有钱的,而是穷人、无产者、半无产者;由于我们对西藏劳动人民是用同志式的态度,否则他们会这样干吗?”

张国华接着说:“印度国防部长说,中国军队在背后刺了他们一刀。”

毛泽东面带笑容说:“工人、农民的军队,共产党向导的军队,为什么不能打胜仗呀?日本、蒋介石、美国、印度都被整下去了嘛!印度人说抓了我们的俘虏,又交不出来。好啊 !没有抓到我们一个。”

张国华汇报:“在交通运输上,我们是依赖土法,依赖自己,依赖群众。没有空军支援,靠地面;没有公路,靠人、畜;没有体积小、重量轻、有营养的干粮,靠糌粑……”

毛泽东插话:“在这一点上,他是现代化,我们是原始化,但革命的原始化战胜了反革命的现代化。”

最后,毛泽东高屋建瓴地评价中印疆域之战:“打了一个军事政治仗,或者叫政治军事仗。这一仗,至少可以保持中印疆域10年的稳固。”

历史完全证实了毛泽东的预见。事实上,从1962年至今,40多年了,中印疆域一直保持着相对稳固的局势。这个局势的取得与这一仗有着亲切的关系,没有这一仗,是难以维持这么长的和平稳固的。

不久,罗瑞卿将参战军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情形向毛泽东详报。毛泽东若有所思:

“已往岳飞说:‘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天下太平矣。’‘饿死不抢粮,冻死不拆房。’前两句有片面性。那时金兀术说,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今天我要说,撼山易,撼解放军难。”

(泉源:《党史博览》,作者:尹家民)

原来这才是长城的真正起点,今天我终于弄懂了长城

中国历史上 修建长城超过5000公里的 有三个朝代 分别是秦朝、汉朝和明朝 在其年代所修建的长城 我们称之为秦长城、汉长城和明长城 自公元前七八世纪开始 长城已延续不断修建了两千余年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 为巩固边防安全 筑起了蜿蜒一万余里的长城 始有万里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