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农为什么有意毁掉周恩来的合影

毛主席著作影响了多少人?美国总统说它改变了这个世界

文/胡新民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北京。当天下午,毛泽东在寓所会见了尼克松。在交谈中尼克松对毛泽东说:“我读过主席的诗词和讲话,我知道主席是一位思想深刻的哲学家。”“主席的著作推动了一个国家,改变了这个世界。” 毛泽东逝世当天的1976

/wp-content/uploads/2020/7/2yu6Zz.jpeg插图

▲西安事变前的李克农(右二)

1937年12月中旬,李克农一行到达了武汉。现在,国民政府已从南京迁到这里,一下子成为国民党统治区的政治中央。

中共中央也决议在这里派驻中共代表团,并设立八路军做事处,与国民党和国民政府保持联系。

中共中央还凭据海内新形势的 需要,决议在武汉建立中共中央长江局,向导中国南部共产党的事情。但长江局是不公然的机构,以中共代表团为掩护。

以是,中共代表团、长江局、八路军做事处都住在挂牌“八路军驻武汉做事处”的大楼里,可以说是“三位一体”,成为中共和八路军在中国南方国民党统治区内的指挥与联络中央。

做事处大楼是汉口原日本租界大石洋行的楼房,在中街89号,今江岸区长春街67号,是周恩来多次与国民党谈判才争取到的。 做事处处长是钱之光,他曾在八路军南京做事处事情。李克农在此事情的对外身份是八路军总部秘书长和中共中央代表团秘书长。他的现实身份是长江局秘书长,和长江局一样是不公然的。

/wp-content/uploads/2020/7/FFN7Jr.jpeg插图(1)

▲中共八路军驻武汉做事处

李克农的事情重点在长江局,事情十分忙碌,巨细事情他都要管,天天从早忙到晚,经常忙到深夜。不仅如此,李克农还面对着十分复杂的情形。外部有国民党的限制和损坏,李克农既要与之团结,又要适当地斗争。内部有长江局书记王明的右倾错误门路,李克农既要尊重他的向导,又要削减他的错误门路的滋扰,事情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李克农依附他的政治敏感,坚持原则,争取妥善处理。

中共代表团的首要任务,是继续与国民党谈判互助抗日问题。与国民党谈判的中共代表团由周恩来、王明、博古、叶剑英组成,周恩来是负责人。这时,中共代表团经常与国民党接触,并就一些重要问题举行协商。在一段时间内,两党互助气氛照样对照融洽的。中国共产党人同国民党统治区社会各界公然接触,说明中共有关团结抗日的主张,争取到很多人的同情和领会。

然则,国民党的特务经常监视共产党人的流动。以是,李克农一方面协助中共代表团的谈判事情,保持代表团与延安中共中央的经常联系;一方面很注重中共代表团成员的平安,经常做出具体安排,甚至亲自珍爱他们。

一次,国民党特务头子康泽请周恩来用饭,李克农陪同出席。康泽一再劝酒,周恩来欠好拒绝,多喝了几杯。李克农怕他酒醉,又未便公然阻止。这时康泽还一再敬酒,可能不怀好意。于是李克农碰杯说,“我替胡公喝!”(胡公是对周恩来的昵称)。接连三杯下肚,面不改色,还说,“再来,再来!”康泽连称,“好酒量,好酒量!”不再专门对周恩来劝酒。饭后,凭据康泽建议,人人合影留念。

周恩来带有几分醉意回到住处。他的妻子邓颖超埋怨李克农,“克农,你怎么不劝他少喝点!”李克农说,“邓大姐,要不是我今天保驾,胡公今天醉得更厉害哩!”

李克农回到宿舍,喝了一杯茶,脑子清醒了许多,心中一灵巧,总觉得今天的事有些地方不对劲,康泽坚持的合影留念会不会是阴谋?他们会不会拿出周恩来加入合影的照片做文章呢?

第二天,李克农就跑到照相馆,进门对老板说要看看昨天照相的底板怎么样,要不要重照。底板拿出来了,那时底板是玻璃的,李克农把玻璃底板举得高高的,冲着门口射进的阳光,眯着一只眼睛看了半天,一转身,装着失手,将玻璃底板掉在地上,摔得破坏。临出门时他还连连说,“惋惜,惋惜!再重照”。

老板无可奈何,康泽也无可奈何!(本文摘自《中共隐藏战线的卓越向导人李克农》,开诚著,中共党史出书社出书)泉源:文汇网

毛泽东决策对印自卫反击作战

58年前,在祖国西南边疆,曾一度狼烟四起、风声鹤唳。印度政府置中印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于不顾,悍然挑起一场大规模的侵蚀中国领土的战争。中国政府被迫进行了一场短促而有限的自卫反击战,全胜收兵。自此以后,西南边疆保持了数十年的相对稳定。当年在中国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