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说“不懂政治的人就不会接触”?此文摆事实讲道理

运送广岛原子弹的军舰,被日本潜艇击沉,近1200人仅存活300人

1945年8月6日,美国“最优秀轰炸机飞行员”蒂贝茨被派去执行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尽管他已经驾驶过无数次飞机,执行过无数次任务,可是这次任务却让他非常紧张。因为这架B-29轰炸机上装载一枚代号为“小男孩”的原子弹,正是美国对日本广岛、长崎投放的原子弹

1964年5月,毛泽东在向外宾先容中国革命战争胜利履历时深刻指出:“只有会做政治工作的人才会接触,不懂政治的人就不会接触。”

毛泽东为什么说“不懂政治的人就不会接触”?

克日,《学习时报》刊发《毛泽东为什么强调打好政治军事仗》一文指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是马克思主义关于战争本质的基本看法。

毛泽东慎密连系中国革命战争实践,鲜明提出了“战争就是政治”“战争是流血的政治”等精炼叙述,科学展现了战争与政治的本质联系。

在毛泽东看来,军事问题本质上是政治问题,左右军事行动和战争了局的决议因素往往不是单纯的军事气力,而是政治气力。军事作战原则与政治斗争原则在实践中是统一的。

他指出:“一切军事行动的指导原则,都凭据于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尽可能地保留自己的气力,祛除敌人的气力。这个原则,在革命战争中是直接地和基本的政治原则联系着的。”战争离不开政治,政治必须贯彻于战争中。一方面,政治是目的,战争是手段,战争是为政治目的服务的;

另一方面,在把政治贯彻于战争的全过程中,政治又是作为能动的因素,积极影响军事的,它保证军事斗争和军队建设的政治偏向。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凭据“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的看法,连系中国革命战争的实际情况,在战争指导上成功地解决了诸如战争的政治动员、凭据地和军队建设中的许多政治问题,用提高的政治精神灌注军队,有力地推动了我军的建设和革命战争的生长。

以下为全文:

1964年5月,毛泽东在向外宾先容中国革命战争胜利履历时深刻指出:“只有会做政治工作的人才会接触,不懂政治的人就不会接触。”

他以为,战争指导者只有明白政治的主要意义,才不至于随着战争打圈子、把自己约束起来;只有从政治着眼,才气明白并深刻熟悉战争的规律性,实现对它的指导,才气决议为战争服务的一切战略、战术、政策、设计与方案。

军事行动要遵守政治全局需要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是马克思主义关于战争本质的基本看法。毛泽东慎密连系中国革命战争实践,鲜明提出了“战争就是政治”“战争是流血的政治”等精炼叙述,科学展现了战争与政治的本质联系。

/wp-content/uploads/2020/7/ruE7ny.jpeg插图

他指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在这点上说,战争就是政治,战争自己就是政治性子的行动,从古以来没有不带政治性的战争”,深刻阐明晰战争与政治的内在一致性。

在毛泽东看来,军事问题本质上是政治问题,左右军事行动和战争了局的决议因素往往不是单纯的军事气力,而是政治气力。军事作战原则与政治斗争原则在实践中是统一的。

他指出:“一切军事行动的指导原则,都凭据于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尽可能地保留自己的气力,祛除敌人的气力。这个原则,在革命战争中是直接地和基本的政治原则联系着的。”战争离不开政治,政治必须贯彻于战争中。一方面,政治是目的,战争是手段,战争是为政治目的服务的;

另一方面,在把政治贯彻于战争的全过程中,政治又是作为能动的因素,积极影响军事的,它保证军事斗争和军队建设的政治偏向。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凭据“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的看法,连系中国革命战争的实际情况,在战争指导上成功地解决了诸如战争的政治动员、凭据地和军队建设中的许多政治问题,用提高的政治精神灌注军队,有力地推动了我军的建设和革命战争的生长。

坚持有理、有利、有节原则

要赢得战争胜利,不仅要争取军事上的自动,更要争取政治上的自动,若是仅有军事自动而没有政治自动,军事自动就难以保持。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时代为和国民党顽固派斗争而提出的“有理、有利、有节”,是在军事斗争中争取政治自动的主要计谋原则。所谓“有理”,就是自卫原则,“人不犯我,我不囚犯,人若犯我,我必囚犯”;“有利”就是胜利原则,“不斗则已,斗则必胜”;“有节”就是休战原则,“适可而止”“决不可无止境地逐日每时地斗下去,决不可被胜利冲昏自己的头脑”。

新中国建立后,为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平安及和平生长大局,毛泽东在计划和指导疆域斗争和局部战争中,仍然始终坚持有理、有利、有节原则,使我军师出有名、还击有理,打得自动、停得实时。

以抗美援朝战争为例,有理:朝鲜战争发作后,多次忠告美国不要扩大战争、进攻三八线以北,然而美国却没有正视,将战火烧到了中朝疆域,严重威胁到新中国的国家平安,毛泽东被迫作出发兵的决议。

有利: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运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浴血奋战击退了“团结国军”的进攻,并守住了三八线四周的阵地,给军事斗争和政治谈判缔造了异常有利的条件。

有节:为制止陷入历久战争的泥潭,第五次战争后实时调整志愿军入朝作战的政治目的,从彻底驱逐美国军队出朝鲜半岛转为恢复战前状态,使得中美双方能够在相对合适的时机签署息兵协定。正是人民志愿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原则,始终保持政治上的自动,使得抗美援朝战争基本控制在朝鲜半岛范围内,制止了国家建设和生长大局受到更大的袭击。军事斗争与政治斗争慎密配合

毛泽东以为,在中国革命战争中,没有政治斗争的配合,军事斗争是不可能取得完胜的。他批评了为战争而战争的单纯军事看法,批评了把战争伶仃起来的形而上学看法,强调将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慎密连系起来,在全局上举行综合思量。

例如,上海战争前夕,中央军委的作战意图十分明确,就是既要打一场都会攻坚战,又要给人民留下一个相对完整的上海。

为实现这一意图,毛泽东指挥设计了一场漂亮的政治军事仗。在军事部署上,人民解放军渡江后不急于争取上海,使汤恩伯部在上海不感受有迫切的威胁。在攻城时机上,不以军事准备是否停当为准,而以接受上海准备工作情况而定。

在作战行动上,制止重炮强行攻坚,而是诱歼敌主力于城外。在政治计谋上,要求参战军队进入上海市区后严格遵守群众纪律,注重珍爱资本家的衡宇财富,既拉住资本家在上海同我党互助,又以良好形象扩大了人民解放军在上海人民及社会各界中的政治影响。

军事斗争是武力袭击的硬杀伤,政治斗争是非武力攻击的软杀伤。毛泽东以为,政治斗争与军事斗争可以相辅相成,政治斗争打好了可以有用配合军事斗争,军事斗争打好了,又能给政治斗争带来自动。

重庆谈判时代,毛泽东要求人民军队不要有麻痹思想,要站在自卫的立场上坚决还击国民党军的进攻,并以为:你们越多打胜仗,我们在这里越平安;你们越多打胜仗,我们谈判就越自动。

凭据毛泽东的指示精神,我晋冀鲁豫解放军在山西上党区域扑灭了来犯的阎锡山军队3万余人,有用住手了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进攻贪图,加强了共产党在重庆谈判中的自动职位。在我党军事袭击与政治斗争慎密配合下,不仅在政治上揭穿了国民党假和平真内战的面目,还在军事上袭击了国民党反动派进犯解放区的嚣张气焰。作战指挥必须讲政治

毛泽东以为,不仅战略上要讲政治,作战指挥上也要讲政治,这是落实政治军事仗的主要条件。1958年炮击金门作战时,在中央政治局作出炮击金门决议、福建前线军队完成集结后,毛泽东并没有急于下达开战下令。

7月27日,他给彭德怀、黄克诚写信,说道:“政治挂帅,频频推敲,极为有益。”炮击金门这一仗肯定要打,但必须把政治上的利弊得失盘算清晰,确保政治上获益。

进入8月,美国获得中国准备在台海偏向接纳军事行动的情报后,一面决议向台湾区域增派航空母舰和战斗机,一面发出外交吓唬,贪图以“战争边缘”政策阻止中国的军事行动。毛泽东看到美国被调动起来了,最终下定开战刻意,以收到同美国举行隔空政治对话的效果,并到达试探美国台湾政策底牌的目的。

8月23日炮击最先后,毛泽东“武戏”和“文戏”一起唱,军事上打打停停、停停打打,政治上则以舆论宣传和外交斗争慎密配合,完全实现了“灵活应变,自动在我”。

当军事行动与政治利益相一致时,应全力组织好军事行动,加速政治目的的实现,而军事行动有悖于政治目的时,应实时作出调整、改善,以保证政治目的的实现。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战争。经由第一、二次战争的连续作战,志愿军打到了三八线四周,但已经相当疲劳,亟须休整弥补。

而毛泽东经由频频权衡,以为我军如到三八线以北即住手,将给政治上带来很大的晦气,要求志愿军乘胜南进,坚决越过三八线,在三八线以南打一仗,不仅可以加重美国的失败情绪,而且可以打破美国维持入侵状态、整军再战的贪图,并在息兵谈判中争取到一个有利职位。此时毛泽东主要思量的是政治上的利弊得失,也就是说:作战指挥不仅要思量军事因素,更要思量政治因素;军事上不可行,而政治上需要时,军事要遵守政治。

泉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 | 作者 李晓辉

编辑:袁昕

流程编辑 刘伟利

98岁老人陆琦口述:我为周总理治病

北京回来以前,总理请我们吃了饭以后,邓大姐提出来,这段时间的粮票要我们收回去的,当时我们国家吃粮食都要定量的,我们当时带去一些全国粮票,吃多少天就交给他们多少的粮票。 周恩来总理与陆琦教授 我原来是一名开业的专科医生,一直从事医务工作。建国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