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游长江为啥不游黄河

朱德周恩来:四届人大上竟发生如此感人一幕

文/吟古 在我国老一辈的开国领导人中,周恩来与朱德经过长期革命斗争的严峻考验,从相识、相交到相知,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在1975年1月召开的全国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朱德与做报告的周恩来比肩而立的场景,1976年1月朱德参加周恩来

/wp-content/uploads/2020/7/NRJJfy.jpeg插图

毛泽东的黄河情结

毛泽东对黄河有一种特殊的情绪。其名作《沁园春·雪》中的“大河上下,顿失滔滔”,描绘的就是气势磅礴的黄河。长征到达陕北后,他曾两次东渡黄河。一次是在1936年2月尾,毛泽东率领红军东征,兵分两路渡过黄河转战山西,击败阎锡山的军队完成东征使命后,5月又挥师西渡黄河回到陕北。再就是1948年3月,毛泽东在陕西吴堡县川口渡过黄河,对国民党最先战略大反扑。

他第一次渡黄河时,正是黄河的凌汛期,急流里漂浮着许多磨盘大的冰块,不时发出与船身冲撞的惊心动魄的巨响。毛泽东坐在东征的木船上,谈笑风生。船工们头上包着白羊肚的毛巾,赤膊坦胸,喊着悠远浑朴的号子。毛泽东说,看,这就是我们民族的精神!

他又问警卫员们谁敢游黄河,几小我私家人多口杂,有人说给彭总送信游过,有的说发洪水时游过,有的说枯水季节游过。毛泽东说,那太好了!来,我们不用坐船,游已往吧!卫士们都吓坏了,说河里另有这么多冰块,怎么能游?毛泽东笑了,他说,你们可以藐视一切,然则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我们这个民族……

在延安时,毛泽东敞开心扉,曾同斯诺举行了数次长谈。斯诺问毛泽东,如果您卸去首脑重任,最想去做哪些事情?毛泽东虽然不知疲倦地为他的祖国操劳,但内心深处却依旧怀有诗人的情愫,蹈李白步履,观黄河远去,不停萦绕在他的心头。于是毛泽东不假思索地回覆:骑马沿黄河流域考察。

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第一次出京视察黄河

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第一次出京视察的地方就是黄河。1952年10月25日至11月1日,毛泽东行使中央批准他休息的时间,出京对山东、河南境内的黄河决口泛滥最多、危害最大的河段举行了现场视察。陪同毛泽东视察的有: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公安部部长罗瑞卿、铁道部部长滕代远、第一机械部部长黄敬、轻工业部部长李烛尘和汪东兴等同志。10月27日,毛泽东在当地向导的陪同下,视察了济南历史上决口频仍、灾难严重的乐口险工处。毛泽东站在抗洪大坝上,远眺滔滔的黄河水,深思后问:这里黄河底比济南城内地面高若干?有人回覆:6至7米。毛泽东深情地交接,要把大堤、大坝修牢,万万不要失事。毛泽东顺堤前进,边走边谈,怎样修睦堤、修睦坝,雨季洪水,要发动群众上堤防守,必要时军队要上去坚决死守,不能失事。许世友说:服从命令,坚决完成义务。

毛泽东在前进中,看到堤外大片盐碱地,问:这是什么原因?有人回覆道:黄河高(悬河),堤外低凹,再加小清河多年未疏通,排水不畅,造成耕地盐碱化,种不保收。群众说:“春天一片霜,秋天明光光,豆子不结荚,地瓜不爬秧。”这一片上下有15万亩地种不成庄稼,群众生涯难题。

毛泽东说:我深知黄河洪水为害,黄河侧渗也会给人民造成灾难,你们引用黄河水淤地,改种水稻,疏通小清河排水,让群众吃大米,少吃地瓜不行吗?省向导说:没履历,我们一定试试办。

在河南,毛泽东来到兰考县杨庄察看黄河险工,在第9号坝上察看了工程和黄河形势。他不无忧虑地问黄河委员会主任王化云:“黄河涨上天怎么办?”

毛泽东问王化云的名字是哪几个字?王化云回覆后,毛泽东诙谐地说:半年化云,半年化雨就好了。

毛泽东看到水面比开封城凌驾三四米的黄河柳园口,感伤地说:“这就是悬河啊!”他对人人说:李白说“黄河之水天上来”,我真想骑着毛驴到天上去,从黄河的源头一直走到黄河的入海口,我要看看黄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生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以及大江大河治理说过无数次叱咤风云话语的毛泽东,面对着世界上最桀骜不驯的黄河,显示出了少有的敬畏和郑重,他没有留下“根治”之类的豪言壮语,只是殷殷地嘱咐王化云等有关向导:“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妥!”

毛泽东第二次专门关注黄河

毛泽东第二次专门关注黄河是1953年2月。在乘坐的专列上,毛泽东就三门峡水库建设的时间、库区移民问题、黄河中上游的水土保持以及南水北调等问题与王化云举行了探讨。毛泽东在领会有关情形后,喜悦地说,革命乐成了,事情好办了,治黄问题已往不能解决,只有现在才气解决。在汇报过程中,王化云老想让毛泽东就三门峡工程建设问题表个态,毛泽东仍然郑重地示意回去再研究。

1953年5月,黄河委员会主任王化云以小我私家名义向那时主管水利的政务院副总理邓子恢呈报了《关于黄河基本情形与根治意见》和《关于黄河情形与现在防汛措施》两个讲述。邓子恢将讲述上报毛泽东。毛泽东阅后,对“讲述很浏览”。

1954年冬,毛泽东在南巡返京途经郑州时,在郑州火车站的专列上第三次专门听取了黄委负责人王化云、赵明甫二人关于治黄事情的汇报,并着重谈了水土保持和治理计划问题。

1955年6月,毛泽东在河南省委会客室第四次专门听取了治黄事情汇报,这次他体贴的热门是关于黄河治理计划的实行问题。

1959年,毛泽东在济南泺口又一次视察了黄河,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人说不到黄河心不死,我是到了黄河也不死心。

1961年8月在庐山时,毛泽东曾和身边的卫士张仙朋闲谈,他感伤地说:我有三大自愿:

一是要下放去搞一年工业,搞一年农业,搞半年商业,这样可使我多搞观察研究,领会情形,我欠妥官僚主义,对天下官员也是个推动。

二是要骑马到黄河、长江两岸举行实地考察。我对地质方面缺少知识,要请一位地质学家,还要请一位历史学家和文学家一起去。

三是最后写一部书,把我的一生写进去,把我的瑕玷、错误一切写进去,让全世界人民去谈论我究竟是好人,照样坏人。

这三个愿望中,就有沿黄河实地考察,可见毛泽东的黄河情结之深。其时,毛泽东是天下人民伟大的首脑,事情自然是千头万绪,许多大事需要他去思量。这些看似通俗的要求,对他来说就成了奢望。

1963年的金秋时节,毛泽东坐在中南海丰泽园的摇椅上,心头一片空明。十几年已往,共和国基本上处于一个平稳生长的阶段,与苏联的争论也以“九评”的揭晓暂时告一段落,海内反动势力已逐步被肃清,自然灾难已基本渡过,“大跃进”的问题经庐山集会也开端得以平息,经济建设正处于调整生长状态。作为最高向导人的毛泽东,溘然感应一阵少有的轻松。于是,诗人的情愫又在他的身上复活了。少年时代的毛泽东曾与好朋友萧三交流过,他一要通晓中国各朝代的历史,寻找一条中国之路;二要周游名山大川,结交天下志士诗人,找到国家兴衰的纪律。旧年的夙愿被点燃了,毛泽东告诉身边的汪东兴,他要到黄河源头去最先他的叩问,这山河若何千秋万世,无疆无限。毛泽东以他独占的顽强拍板了,汪东兴就只能马上去落实。

内蒙古军区守护部副部长图门带队考察黄河

翌年元旦刚过,解放军总政守护部部长蔡顺礼将军就急遽通知内蒙古军区守护部,立刻派一名负责人,两天内赶到总政守护部。时任内蒙古军区守护部部长的恽汝和把这个义务交给了副部长图门毕力格图。仅用了一天半,图门就栉风沐雨地赶到了总政守护部。副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和守护部蔡顺礼部长立刻布置义务,提出要求。

第二天,蔡顺礼带图门去中南海,汪东兴把义务向图门作了交接,并强调绝密,内蒙古自治区向导只能见告乌兰夫和政法委书记,内蒙古军区向导只能见告第一书记和主管政法的副政委。

这年的2月,图门率领一支精壮的小分队,带着汽车和马匹,出发考察内蒙古境内的18个旗县。他们不仅要考察沿黄河的地形、文物、史志、风土、人情,还要观察社情、门路、职员身分、政治环境,一应俱全,详细之至。小分队的成员们,除了内蒙古公安厅警卫处长查德格尔隐隐约约猜到一些外,人人都不明了为什么执行这次义务。图门心里清晰,他要向伟大首脑提供考察路线上的一切细节。

考察的路上,历尽了艰辛。小分队踏着未融化的冰雪,顶着西伯利亚砭骨的寒流,吃着冻硬的干粮,喝着雪水,艰难地行进在广漠的草原、沙漠、沙漠上。这一群现役的或者曾经的武士,以历久军旅生涯磨炼出来的韧性,不怕野狼的袭击,不怕沙暴的疯狂,不怕砭骨的冰河,走过了18个旗县,获得了厚实的资料。

和战争时代送情报一样急切,这些资料迅速报到了中南海。

转眼又到了夏日,又一批专家、学者被派来,从专业学术方面举行了一系列考察,考察形成的资料迅速报送到了中南海汪东兴那里。

图门在此时代,经心挑选了马匹和洽骑师,到北京教毛泽东骑马。又专门从骑兵军队抽调武艺、胆略、骑术都十分优良的战士,组建了骑兵警卫军队,一边守候中南海的指示,一边严格训练。1965年就在守候中悄然已往了。

1966年,毛泽东在他丰泽园宽大的书房里,吸着烟踱着步子,对阶级斗争问题、向导权问题、修正主义问题的思索,已占有了他的险些所有身心,考察黄河的问题已经没有它的位置了。

毛泽东一直很关注黄河,笔者考证,毛泽东曾多次想畅游黄河。1958年8月7日他视察郑州兰封东坝头,就计划横渡黄河,守护职员再三劝阻,终于作罢。1959年9月21日,他在山东泺口险段视察黄河,对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同说:天下的大江大河我都游过了,就是还没有游过黄河。我明年夏日到济南来横渡黄河。

但终其一生,毛泽东没有游过黄河。这对毛泽东和黄河来说,都是一种遗憾。

(本文摘自《魅力毛泽东》 刘继兴 编著 新华出书社出书)

转自:共产党员网

大元帅里谁是打仗最厉害的?不是战神,而是没有参加长征的他!

在1955年的授衔仪式上,我国评选出了十大开国元帅。这十大开国元帅中,每个人都身怀绝技,为国家的独立和统一,作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那么十大元帅里,谁打仗最厉害呢,不是战神,而是唯一没有参与长征的陈毅元帅。 当年陈毅元帅因为一些特殊原因留下来,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