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与胡耀邦的“君子之交”

改变一代人的命运:揭1977年邓小平决策恢复高考始末

1977年,在北京,参加高等学校入学考试的青年正在认真答卷。 在中国当代历史中,1977年绝对应该被浓浓的写上一笔,上百万青年如过江之鲫般地涌向高考。而此前,这种选拔人才的制度已在中国消失了10年。 这年高考,积聚了太久的希望。那是渴望了太久的梦想,那

/wp-content/uploads/2020/7/iUzEN3.jpeg插图

文/陈立旭

华国锋与胡耀邦都曾在中共中央担任主要领导职务,而且都在党和国家主要历史时期起过主要作用,二人之间也结下了深挚友谊,这种友谊,堪称党内的“君子之交”。

结交之始

华国锋与胡耀邦,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并不熟悉。那时,华国锋在湖南省任湖南书记处书记(相当于现在的省委副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胡耀邦在共青团中央任第一书记,二人事情单位差别,事情性质差别,没有什么接触,但1962年一次时机,使二人能够共事,并由此结下了深挚友谊。

1962年这一年,中央政治局内形成这样一种意见:为了培育年轻干部,要选择一批人,派到地方担任领导职务,使他们经受磨炼。时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被纳入视野。昔时11月,胡耀邦受中央委派,到他的家乡湖南省,任省委书记处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主要事情地址也在湘潭。此前,湘潭地委已经有第一书记,就是华国锋。由于中央下派胡耀邦来磨炼,加上胡耀邦是八大当选的中央委员,因此,组织上让华国锋改任第二书记。华国锋异常高兴地接受了组织的放置,而且亲自乘吉普车到长沙将胡耀邦接到湘潭上任。那时,胡耀邦刚刚47岁,华国锋只有41岁,二人都是风华正茂的岁数,一见如故。

华国锋为人忠实、老实,事情稀奇务实,作风深入、扎实,亲爱学习,善于总结履历,头脑缜密深刻,有条理。这使胡耀邦与华相处时间不长,即对之稀奇赞赏、信服。而胡耀邦则头脑坦荡,亲爱念书,理论水平高,平易近人,密切联系群众,讲话生动活跃,只管胡耀邦比华国锋大6岁,身上却有一种特有的生机,这让华国锋对胡十分钦佩。在共事时代,二人不仅事情上配合默契,而且相交相知,很快就形成了同志加同伙的关系。胡耀邦经常对华讲自己现在读什么书,有什么体会,还向华国锋推荐念书的书目。华总是找来胡推荐的书认真阅读,随时准备和胡耀邦讨论。那时,华国锋家就何在湘潭,而胡耀邦是一小我私家到湘潭事情,胡就成了华家常客。每次胡耀邦深入基层时间很长,深夜回到城里,或者地委集会开到很晚时,就到华家用饭。华国锋是对自己要求稀奇严酷的人。按粮食供应的定量,家里不够吃,但他妻子善于持家,瓜菜粗粮和着做饭,全家委曲吃饱。只管如此,每次华国锋把胡耀邦领到家里用饭,华的妻子都把仅有的一点儿米面拿出来,给胡做饭吃。在华家简陋的住所里,华与胡在一张破旧的圆桌前坐着,边吃简朴的饭菜,边谈事情,经常谈到霞光升起。

华国锋与胡耀邦性格差别,华国锋沉稳、内向、务实,胡耀邦活跃、外向、有开拓精神,但二人有配合的理想,配合的追求,都有一颗为民众服务之心,有为党拼命干事情的劲头。性格的差别,却使二人之间形成了一种互补关系。因此,在他们配合事情中,湘潭区域的事情有声有色,深受中共湖南省委和中央的好评。

1964年7月,胡耀邦脱离湖南,仍然回团中央事情,而华国锋也被毛泽东欣赏,不久即被提升到湖南省委担任主要领导职务。而让胡与华二人加倍珍视的是,他们在湘潭共事近两年所结下的友谊。在厥后,胡耀邦曾与许多同志谈论过,华国锋思量问题现实,在湘潭地委共事那段时间,互助得很好。

“文革”之前那段时间里,华国锋每到北京来开会,都是胡耀邦家的座上客;胡耀邦到西北局事情时,华国锋也去那里探望老同伙。而胡耀邦每次去湖南,第一个要探望的就是华国锋。这种状态一直连续到“文革”最先。

1975年,邓小平抓整理。首先从科学院最先。那时,胡耀邦在科学院担任领导职务。他鼎力支持邓小平整理,而且写出了有重大指导意义的“汇报提要”。而已经调到中央事情的华国锋,也鼎力支持整理,他在科学院揭晓的讲话,推动整理的力度也相当大。华与胡,在整理问题上又相互配合默契,二人友谊也更深了。

华国锋三请胡耀邦

1976年10月,破坏“四人帮”之后,党中央主席华国锋立刻想到要起用因协助邓小平搞整理,被“四人帮”打成“不愿悔改的走资派”、“邓小平死党”的胡耀邦。那时胡耀邦已经被排除职务在家中闲居。1976年底,华国锋亲自登门探望胡耀邦,胡的女儿回忆道:“一天,华国锋突然来到茂盛胡同6号。我们全家都感应意外:华主席到咱们家来了!他坐在约20多平方米客厅的沙发上,跟父亲无拘无束地谈起来。”华国锋真诚地请胡耀邦出来事情,而且讲了他对胡耀邦出来事情的详细思量:请他到中央党校任常务副校长,主持事情。由于刚刚破坏“四人帮”,形势还不晴朗,而自己头上的帽子还没有摘掉,胡耀邦以身体欠好和不能胜任为由婉拒了。

/wp-content/uploads/2020/7/fAZjmq.jpeg插图(1)

但华国锋请胡耀邦出山的心是真诚的。1977年2月26日,华国锋亲自出头,把胡耀邦请到中南海,和汪东兴一起同胡耀邦谈话,华国锋再次请胡耀邦去即将恢复的中央党校主持事情。但胡耀邦仍然用以前的理由婉言谢绝。

华国锋明白胡耀邦的心情,一方面致力于为他恢复事情,一方面请德高望重的叶剑英出头和胡耀邦谈话。在华国锋一片诚意下,胡耀邦准许出来事情,到中央党校任职。不久,中共中央党校恢复,华国锋亲任校长,任命胡耀邦为常务副校长,主持中央党校的事情。

在华国锋支持下

胡耀邦在中央党校打开局势

胡耀邦到中央党校事情后,华国锋支持胡耀邦的事情,使胡耀邦很快就在中央党校打开了局势,不仅恢复了校舍,招来大批水平高、党性强的先生,还招收了大批学员,培育了大批领导干部,使中央党校稳步走向正规化。胡耀邦这些事情,都是在华国锋支持下举行的。昔时胡耀邦在中央党校中层以上干部集会上说过:我们的巨细事情都是讲述叨教了华国锋主席的。

1977年9月,中央党校有人贴出要揭批那时还被中央认定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名誉的反修战士”的康生的小字报。胡耀邦叨教华国锋,华国锋明确示意可以揭批。中央党校内部针对康生的大批判就此最先,对一些冤假错案受害者的昭雪事情也就此启动。中央党校为此还专门成立了落实政策第二办公室,专门甄别昭雪“文革”前的冤假错案。连“文革”前在批判(杨献珍)“合二为一”运动中受到处分的冤案也获得昭雪。中央党校鼎力昭雪冤假错案,对天下起到了示范作用,稀奇是中央党校敢于揭批康生,更是带动了天下范围内受到康生迫害者的昭雪事情。

早在胡耀邦到中央党校上任前,华国锋就提出,要重点研究第九、十、十一次路线斗争,并把这个重大课题交给了他,华国锋强调:研究中,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

胡耀邦上任后,稀奇强调实事求是。他在中共中央党校提出,在揭批“四人帮”和教学方面,都要实事求是,要观察,要摆事实,要从现实出发,理论一定要联系现实。胡耀邦还说,复校开学后的中央党校,要将“实事求是”四个大字挂在礼堂。胡耀邦提出恢复实事求是传统,获得华国锋的充分肯定和明确支持。按华的指示,胡着手组织研究三次路线斗争。今后,胡耀邦始终把这项研究作为他在中央党校事情的重点,实时向华国锋汇报,听取华的指示,推动这项研究进一步开展。

这项研究的难点,在于若何评价“文化大革命”中一些主要事情问题,这也正是华国锋要求研究这三次路线斗争的初衷所在,是他提出研究这一重大课题所要到达的目的。1977年9月22日,胡耀邦在向华国锋汇报并听取指示后,在中央党校内部的一次会上提出了自己对于九、十、十一次路线斗争历史履历的看法。他着重强调,研究这三次路线斗争,要本着实事求是原则。不久,他让那时任哲学教研室主任、《理论动态》负责人的吴江主持这项主要研究。在吴江主持下,成立了研究小组,研究进展得很顺遂,昔时年底即形成研究思绪。12月10日,胡耀邦听吴江汇报后,决议根据这个思绪搞出一个讨论提要,并就提要的内容举行了讨论。他说,评价“文化大革命”,要看现实效果,要由实践磨练,而不能依赖哪个文件,哪小我私家说的话。根据胡这次谈话主旨,吴江等人于1978年1月18日搞出了《关于研究第九、十、十一次路线斗争若干问题(提要草稿)》。此稿报胡耀邦后,胡转交这一课题提出者华国锋阅后,获得华的认可。在此情形下,吴江很快拿出了提要初稿,而且在党校学员中举行了内部讨论。讨论中,没有人对评价“文化大革命”的“实践磨练尺度”提出异议。

那时全党天下都在看着中央动向,稀奇是华国锋的态度。由于华国锋身为中共中央主席兼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中央党校里提出这样的主要看法,自然引起了上下一致重视。

华国锋不仅对胡耀邦在中央党校的事情异常满足,而且想着要把胡调任到加倍主要的岗位上去。中央组织部是党中央十分主要的部门,但在“四人帮”横行时,这里成了重灾区。落实干部政策迟迟不动,许多冤假错案得不到昭雪,而主要干部的考察和任免,也不合华国锋的意。华国锋决议改组中组部。改组的主要措施,就是调胡耀邦担任中组部部长。1977年12月,华国锋亲自提议、中央政治局决议,胡耀邦出任中组部部长。当月12日胡耀邦上任。胡耀邦到中组部后,在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等人的支持下,昭雪了大量冤假错案,重新起用和放置了不少老干部到领导岗位上去。华国锋在中央政治局集会上多次讲,胡耀邦在组织部的事情是稳妥的,我对他在组织部主持事情是放心的。 

华国锋同胡耀邦的两次长谈

华国锋和胡耀邦的友谊,不是小我私家爱好相投,更不是为了私利。他们之所以有深挚友谊,是由于他们同有振兴中华之雄心。为了实现配合追求,二人经常在一起长谈。虽然破坏“四人帮”后华国锋已经成为中共中央第一号人物,但他与胡耀邦仍然是知心同伙,胡耀邦在中央党校曾经讲到有两次长谈。

1977年12月,华国锋和胡耀邦有一次长谈。这次谈话时间很长,现实上是一次老同伙之间的一次谈心。华国锋主要向胡耀邦讲述了他在破坏“四人帮”关键时刻的心里流动,以及他作决议抓“四人帮”的历程。这次谈话,华国锋讲到,那时有可能被“四人帮”杀掉,有可能泛起天下内战局势,以及他思量的抓“四人帮”时机等问题。胡耀邦以为,这次华的谈话很生动,将来是很好的回忆录。

华国锋与胡耀邦的第二次长谈,是1978年7月。这次二人从下昼三点一直谈到破晓一点多,谈了九个多小时。谈话到深夜,二人都饿了,就一面用饭一面谈。在这次谈话中,华与胡畅谈了振兴中华的理想,加速生长中国的设想,以及中央那时的几项主要事情和部署。

胡耀邦一直把振兴中华作为自己的夙愿,他那时的讲话,“振兴中华”四个字泛起的频率最高,他也对此最执著。这一点,华国锋和胡耀邦想到了一起。华国锋与胡耀邦的这次长谈,所涉基本内容,主要是中国若何加速生长,而加速生长的条件又是海内局势的稳固,用那时华国锋强调的毛泽东生前的话就是“安定团结”。胡耀邦厥后讲,在这次谈话中,华最主要的是想两件大事。第一件,能不能把步子放大一点。他频频问:耀邦,你看能不能把步子放大一些,使我们国家迅速地茂盛,用他的话是兴旺发达。他说,我看这是天下人民的要求。这是第一个问题。与这个问题有联系的第二件事,就是安定团结。现在党内海内最宽大的人民最体贴的是这两件事:大干快上,安定团结。

华与胡还谈了柴达木的工程什么时候可以上马的问题,谈了当前农业问题,谈了各地物资供应问题。华国锋在与胡耀邦谈话时,稀奇指斥了守旧头脑,说:有些人把落伍的器械看作先进的,把僵化的、守旧的器械看作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这是错误的。华国锋还对胡耀邦说,他坚决主张搞引进,主张领导人要出国考察,看看人家为什么搞得那么快。华国锋让胡耀邦好好研究外国履历,派人出去学习外国先进的器械,引进外国的手艺、资金、先进的成套的装备。华明确示意,要与美国人互助搞开发,同时也思量到中海内部要实行改革,而且思量到接纳几项措施,把人们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

华国锋还同胡耀邦谈了一些国家生长很快的问题。华讲了日本、西德、法国、瑞典生长快的缘故原由。可见,华国锋是一个有天下眼光的人。此次谈话是华形成大干快上思绪的先河,而胡对华的大干快上是坚决支持的。

/wp-content/uploads/2020/7/qieUbi.jpeg插图(2)

华国锋在这次与胡耀邦的谈话中,稀奇谈到了坚决落实政策问题。华国锋那时归结为落实“五大政策”:干部政策、知识分子政策、统战政策、民族政策、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政策。

华国锋与胡耀邦谈话,已经不限于胡耀邦分管的事情领域,而是全党天下的周全事情,包罗华国锋本人是怎样想的,下一步有什么决议,他都对胡耀邦谈,而且在主要问题上,华国锋总是听取胡耀邦的意见,可见二人知心之深,也看出,华国锋是有提升胡耀邦到中央焦点来事情的计划。

1978年,经华国锋提议,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胡耀邦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秘书长,主管中央一样平常事情,兼任中央宣传部长,同时还兼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书记,继续抓昭雪冤假错案。

胡耀邦对华国锋的“五个认可”

华国锋和胡耀邦相交相知,不是停留在二人情绪很深等外面条理上,而是体现在二人在重大事情上总是不约而同上。

以涉及人数较多,影响较大的“六十一人案”昭雪这件事为例。在“文革”中,由于康生的陷害,在抗战时代原本经由中央赞成办手续出狱为党事情的六十一位同志被诬陷为叛徒,并由中共中央公布了《关于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自首叛变问题的开端观察》文件。文件称这些叛徒历久隐藏在党内,窃据了中央和地方党、政领导机关的主要职位。揭破这个叛徒团体,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就这样,原本清清白白的“六十一人”被定为“叛徒团体”,受到株连的人成千上万。

1977年11月,昔时曾向狱中党支部转达党中央指示的当事人孔祥祯给党中央写信,要求为“六十一人叛徒”案昭雪,并详细写清了六十一人出狱的经由。他的信,在中央高层泛起差别意见,拖到1978年仍然没有效果。中央有同志提出,此案是经由毛主席和党中央批准才定案的,不能随便翻过来。胡耀邦只好将此事讲述给华国锋。1978年7月4日,华国锋明确指示胡耀邦:“六十一人的问题要解决,由中组部举行复查,向中央写个讲述。”有此指示,胡耀邦随即指定中组部干审局副局长贾素萍等四位同志,全力投入这项事情。

1978年11月20日,中组部向中央报送了《关于“六十一人案件”的观察讲述》,《讲述》列举了大量事实后说:我们以为,“文革”中提出的所谓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团体”是不存在的,是一个错案。华国锋把此文件提交中央政治局讨论,最后中央批准了这个文件。1978年12月16日,经华国锋批准,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前一天,中共中央公布了《中央赞成中央组织部关于“六十一人案件”的观察讲述的通知》,要求各级党委向所属全体党员和党外群众普遍转达。至此,“六十一人叛徒”冤案彻底昭雪。

另有一件事,亦能说明华国锋与胡耀邦心心相印,不约而同。破坏“四人帮”后,泛起了对华国锋新的小我私家崇拜征象,胡耀邦从党的事情思量,对此举行了指斥,明确提出:对首脑不要搞赞扬,对华主席也不要搞赞扬的词。在中央党校发生了这样一件事:1978年12月,中央党校二部学员王立本在观光北京红星养猪场时看到,该场把华国锋去视察时用过的一些物品放在特制的玻璃橱柜中供人观光。王立本对此不以为然,于昔时12月29日直接给华国锋写信,勇敢提出指斥。华国锋收到了这封信,异常赞赏王立本的看法,于1979年1月16日亲笔给王立本写了一封答复信,示意接受他的建议。

华国锋亲自把这封回信交给胡耀邦,请他在中央党校认真讲一下,不要宣传小我私家,更不要搞小我私家崇拜。1月18日,胡耀邦在中央党校一、二部第二期学员的结业会上宣读了王立本给华国锋的信和华给王的复信,讲了北京市委落实这件事的情形。

1980年11月的中央政治局扩大集会,不少同志指斥华国锋。胡耀邦也做了长篇谈话,但对华国锋讲了公道话,他讲,我们对华国锋同志要有五个认可:认可他是老干部,认可他有贡献,认可能力是相对的,认可人人都可能有错误,认可他“文化大革命”中不是造反派。胡耀邦说,没有这五条,我们站不住脚。在那时那种情形下,胡耀邦讲“五个认可”,是客观公正的。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朱德总司令视察中的意外惊喜

1952年9月初,朱德总司令到黑龙江地区视察,9月3日视察了庆华工具厂。 1952年9月3日,金秋送爽,万里晴空。黑龙江北安庆华工具厂办公大楼两侧大门敞开,沐浴晨光上班的人们潮水般地涌进工厂。 党委书记李志坚刚走进办公室,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接完电话,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