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一盘棋”是谁最早提出的?不是邓小平而是柯庆施

#史海钩沉#赵苍璧:一眼识破暴动藏头诗被周兴赏识,成长为公安部长

赵苍璧 #平安陕西史海钩沉# 赵苍璧(1916~1993),陕西省清涧县人。在榆林公安工作期间,任三边分区保安科科长,后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安处副处长、北平市公安局处长、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四川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四川省委书记处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

/wp-content/uploads/2020/7/N3YF3q.jpeg插图

文/阎志峰

在“百度”搜索中输入“天下一盘棋”这个词,可以搜到上万个相关网页。百度百科中这样注释“天下一盘棋”:比喻天下各地、各部门在中央统一向导下,周全放置,合理布局,相互协作,顾全大要。出处:邓小平《前十年为后十年做好准备》: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对照,它的优越性就在于能做到“天下一盘棋”,集中气力,保证重点。

经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前十年为后十年做好准备》揭晓日期是1982年10月14日,而事实是,早在1959年,“天下一盘棋”这个词即见诸于报端。那么,“天下一盘棋”最早是谁提出来的?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口号?它有什么意义呢?

历史靠山:财经统一问题摆到共产党人眼前

新中国确立前,随着解放区的不停扩大,财经统一问题日渐凸显出来。1949年3月在西柏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饶漱石谈话,谈到了财经统一问题。他措词尖锐,显著是针对周恩来的。许多年后,饶漱石在自己的检验中也提到了那时的情景:“在财力和干部的调配上,我往往从华东自己思量得多,而对中央和其他区域的难题和需要思量得少……稀奇有一次我曾对周恩来同志发脾气,更是一种严重的错误行为。这严重地反映了我是若何过分地强调局部利益,而当它和整体利益发生矛盾时,我又是若何地意气用事。”

饶漱石的谈话引起了周恩来的重视,3月8日,周恩来召集杨尚昆等人讨论这一问题。杨尚昆以为周恩来很好地贯彻了既逐步统一又照顾各地的原则,他提出,在组织大规模战争的形势下,战勤事情有需要逐步统一,相互调剂。统一就是要加以限制,加以牵制。这会使有些同志感到不“自由”,不舒服。这是必须经由头脑斗争历程来战胜的,不能有所迁就。但这绝不是一切皆统,掉臂客观条件,掉臂可能与必须。既要否决乱干,也要否决“游击主义”,否则天下革命将无法举行。

3月13日,七届二中全会召开的最后一天的下昼,周恩来对统一财经问题作了说明,提议各地方应从现实性出发,逐步走向统一。

/wp-content/uploads/2020/7/7Zvy6r.jpeg插图(1)

◆周恩来在七届二中全会上。

中国共产党在天下执政后,统一问题、平衡问题仍然是建设中的突出问题,毛泽东多次谈话力图摆平它。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集会上讲话,就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毛泽东谈道:“中央要注重施展省市的积极性,省市也要注重施展地、县、区、乡的积极性,都不能够框得太死。固然,也要告诉下面的同志哪些事必须统一,不能瞎搅。总之,可以和应当统一的,必须统一,不可以和不应当统一的,不能强求统一。正当的自力性,正当的权力,省、市、地、县、区、乡都应当有,都应当争。这种从天下整体利益出发的争权,不是从本位利益出发的争权,不能叫做地方主义,不能叫做自力性。”

时隔3天,4月28日,毛泽东在这次政治局扩大集会上作总结谈话,他再次强调:“天下的平衡照样需要的。有一个同志讲,地方要有自力性,同时还要有天下的平衡,我看这句话很好。有一些事情地方是不享有自力性的,只有国家的统一性;另一些事情地方是享有自力性的,但也还需要有天下的平衡,没有天下的平衡,就会搞得天下大乱。若是上海的货不运到四川去,你李井泉就要叫嚷;若是上海的货一切到北京来销,就要把北京的货都打垮。以是照样要天下的平衡,没有平衡,没有调剂,我们天下的大工业、天下的工业化就搞不起来。”

现实靠山:非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疲于奔命

1958年“大跃进”最先后,工业建设中统一平衡问题显得越发突出。

近代生长起来的外商企业,洋务运动以来生长起来的中国民族工业,主要集中在上海、青岛、天津和汉口等地,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有人戏说中国的工业款式就是“上(海)青(岛)天(津)”。其中,上海一个都会就号称是天下工业的半壁江山。确实,100多年来,上海工业品的产量、商品调出量、口岸吞吐量、外贸进出口货物值、工业总产值、利润总值,以及银行、公司总数、资金总量、工厂、工人总数等许多指标经常都是占天下统一指标的半数左右。经由开国初的沿海与内地工业建设的调整,上海在天下的工业比重有所下降,但还没有泛起大的款式转变。

“大跃进”最先后,各大区的向导纷纷向中央争资金、争项目,并垄断本区域的资源和市场,以本区域本省为局限,部署工业系统,掉臂条件,盲目上马了许多项目。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阐明晰上海等沿海老工业都会可以适当生长的新决议。1958年,上海在解放后第一次部署了新的投资,在吴淞钢铁工业区制作上钢一、五厂,在闵行工业区制作汽轮机厂、重型机器厂、电机厂等大型主干工业项目。有条件的区和街道,也利用了原有工商业和工人的手艺、资金和市场,以街道工厂的名义,恢复了许多小工厂。

1958年,上海工业面临天下市场的需求,确实有重新振作的机遇。

但在天下各地一哄而上的情形下,上海经济对天下的主导能力不能施展。据统计,天下在1959年头有1000多个在建项目,至一季度,只有20个项目建成投产。大部分项目由于不配套,手艺不过关,缺乏治理和人才等缘故原由不能投产。对此,毛泽东批评说:

搞了10年工业,积累了10年履历,还不晓得一套一套地抓。放置了98套(大中型轧钢装备),2月尾还报可完成31套,效果只搞了16套,另有一部分配不齐全。这是什么人办工业,是大少爷。现在(搞)工业要出“秦始皇”,我看你们搞工业的人不狠,总是讲仁义道德,搞那么多仁义道德,效果一事无成。搞那么多(基建项目)干什么?削它500项。若是不够,再削,削600项。

“大跃进”在工业中造成的资金和资源的虚耗十分严重。以江苏省为例,掉臂条件在省内新建了6个钢铁厂,与上海的新老钢厂抢质料和运输。土法上马的6个工厂所有成为不能生产的“半拉子”。1959年5月,由冶金部出头,由上海辅助把南京、常州、无锡的三个钢厂配套完成,其余三家拆掉。毛泽东对这一方案完全赞许,指挥:“以中央的名义将江苏设施,通知各省、市、区模仿解决。”对照先进的上海工业理应在天下设计系统中施展较大的作用。由于这个缘故,上海冶金工业局接手了南京的钢铁企业,和梅山钢铁厂确立了传统的联系。

/wp-content/uploads/2020/7/YnYZji.jpeg插图(2)

◆“大跃进”时期的中国。

市场经济条件消逝了,物资全靠中央设计调拨,已经运转了100多年的生存环境,一下子所有转变了。上海在质料的调拨供应中遇到很大问题,采购部门在各地疲于奔命,各地的农副产品和原材料也很紧缺,很难拨给上海。

1958年,中央将原属江苏省的上海、宝山、嘉定、松江、川沙、南汇、奉贤、金山、青浦与崇明10县划给上海。上海行政辖区的扩大,部分地解决了在设计经济条件下本市市民的粮食和副食品供应问题。然则上海作为一个直辖市,其辖区局限在各省市中是最小的,只有5800平方公里。要靠这个区域的原材料和市场,维持上海的工业系统,是完全不可能的。100多年来,上海不停繁荣的经济系统是确立在对华东、华中、华南和华北南部,以及南洋群岛的所谓“东、西、南、北洋”宽大市场的不停开拓之上的。现在把上海塞进以省市区域为单元的天下经济计划,上海显然是无法顺应的。

高度归纳综合:“天下一盘棋”就是要有全局看法

在这样的情形下,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强调地提出了“天下一盘棋”的经济头脑。1959年2月16日出书的《红旗》杂志半月刊第4期揭晓了柯庆施的文章《论“天下一盘棋” 》。

“天下一盘棋”是什么意思呢?说白了就是全局观念。柯庆施在文章中指出:天下一盘棋的目标,并不是新问题。……不管是做哪种事情,作设计、办事情、想问题,都要有全局看法,都要从6亿人口出发,都要正确处置全局和局部的关系,重点和一样平常的关系,集中向导和分级治理的关系。

在经济建设方面,国家依据社会经济生长的客观规律,划定了在优先生长重工业的基础上执行工业和农业同时并举、重工业和轻工业同时并举、中央工业和地方工业同时并举、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同时并举、洋法生产和土法生产同时并举、在现在时期以钢为纲和周全跃进相结合以及集中向导和大搞群众运动相结合的目标。昔时对这些目标最归纳综合的一句话就是,“用两条腿走路的目标”。

柯庆施说:

这一整套目标,正确地体现了国民经济各部门之间、全体和局部之间的关系,说明晰它们是相互联系的天下一盘棋,而不是一盘散沙。

随着国民经济的飞跃生长,各个区域、各个经济部门生长的速率和比例,需要随时详细调整和放置。这就必须划分主从、先后、轻重、缓急的差别,遵照天下一盘棋的目标妥善处置。其中,天下基本建设的规模,主要产品的产量,以及原材料、两个部类(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主要物资的分配,在任何情形下,都必须由天下来统一放置。

/wp-content/uploads/2020/7/ni6Vjq.jpeg插图(3)

◆1959年2月16日,《红旗》杂志半月刊第4期揭晓了柯庆施的文章《论“天下一盘棋”》。

柯庆施作了一个类比:

在军事斗争中,必须集中优势军力,打胜主要战争,才气解决敌我两方谁胜谁负的问题。同样的原理,在经济事情中,也只有统筹全局,凭据天下一盘棋的设计,集中人力、物力、财力,保证重点建设过关,才可以解决能不能更大跃进的问题。重点建设的成败,不仅关系到全局的输赢,而且也影响到各个局部的运气。大局搞欠好,小局也不可能搞好;大局胜利了,小局的问题也就容易解决了。稀奇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基础很薄,要求高速率地生长国民经济,必须首先集中使用人力、物力、财力于最关全局的方面,绝不能涣散气力。通常应该先行的必须先行,而在需要的情形下应该让路而又可能让路的则必须让路,可缓办的一律缓办。

提倡“天下一盘棋”的看法,会不会限制地方的积极性和各部门的积极性的施展呢?

谜底是不会。

从形而上学的看法来看,天下自天下,地方自地方,两者互不相关。然而,我们知道,全局性的器械不能脱离局部而自力,全局是由它的一切局部组成的。天下的统一经济设计,即天下一盘棋的设计,是把中央同地方和各部门的积极性、灵活性统一起来的全局性的器械。天下的统一经济设计的完成,正有赖于各个地方和各个部门的起劲。天下好比是一个大交响乐团,中央是指挥,各个地方和各个部门好比是这个乐团的乐手;天下的统一经济设计好比是一部交响乐乐章,各个地方和各个部门好比是这个大乐章中的一段、一节或是乐器中的一种。完成天下的统一经济设计,正同演奏这个大乐章一样,需要天下各个乐手在总的指挥之下,运用自己的乐器和施展自己的技巧。不听指挥,不按乐章演奏,演出是要失败的;没有各个乐手的各自的起劲和配合的配合,演出也同样是要失败的。

是不是地方和部门的积极性,除了执行国家设计以外,就没有可能施展潜力的余地呢?

谜底同样是否认的。

我们的国家设计原本就是凭据中央工业和地方工业同时并举的目标制订的,因此,各个地方不仅在国家设计之内,有许多事情,需要因地制宜、积极主动地解决,就是在国家设计局限之外,只要无损于全局,而自己又有余力兴办的事业,也还可以兴办。重点项目如树干,一样平常项目是树枝,我们否决强枝弱干的做法,然则,只要不碍于树干的发展,枝叶茂盛固然并没有什么欠好。

提倡“天下一盘棋”的头脑,是不是地方的和各部门的灵活就没有了?

统一和灵活,不是互不相关的,而是相互依赖的。同时,经济生活很庞大,我们的履历又不够,任何一个经济设计只能反映出客观经济生活的主要的诸方面,不可能划定得十分周密、思量得完备无缺。况且客观的经济生活是不停向前生长的,必然会泛起在制订设计时所料想不到的新问题。这就必须有地方和各部门的灵活,施展地方和各部门的主动性,来处置国家统一设计中所未思量到的问题,填补国家统一设计之不足。以是,灵活必须是为统一服务的,必须服从于统一。反之,就会生长个人主义、涣散主义,妨害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造成异常严重的结果。

柯庆施的这篇文章实际上反映了上海在设计经济体制中的伟大逆境。他提倡的是全局观念,否决地方主义,否决狭隘头脑。

柯庆施的《论“天下一盘棋” 》,是现在能够见到的最早的最系统地论述“天下一盘棋”头脑的文章。

“天下一盘棋”的头脑获得重视

“天下一盘棋”是对统一、平衡问题最为形象的归纳综合,通俗易懂。这一经济口号一经提出,很快获得舆论重视。上海的报纸更是把“天下一盘棋”的口号作周全宣传。

1959年2月15日,《人民日报》揭晓社论《制造更多更好的发电装备》,对各地群起的办电热加以平衡,提出哈尔滨电机厂这样的“大洋群”厂家为主力,各地“小土群”作填补的目标,显著同情老工业基地和沿海蓬勃企业。上海的报纸配合《人民日报》,先容上海为天下“大跃进”制造大型装备的情形。

为了扭转经济生长的杂乱局势,《人民日报》又于2月24日揭晓题为《天下一盘棋》的社论。社论指出:

“我们的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设计按比例生长的。为了最有用、最合理地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就必须更好地增强集中向导和统一放置。就必须从天下着眼,把天下经济组织成天下一盘棋。这就是说,必须在天下局限内统一放置天下基本建设项目,统一放置天下主要产品的生产,统一分配天下的原材料,统一调拨和收购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这两大部类的主要物资。”

3月10日,《解放日报》专门揭晓社论,要求《踏踏实实地抓好六大装备的生产》。“六大装备”包罗:轧钢、电站、矿山、采煤、炼焦和排灌。由于1958年只顾炼铁炼钢,掉臂原材料供应和最后制品的完成,造成大量虚耗和脱节。这“六大装备”都是填补设计破绽的。

“天下一盘棋”口号相符毛泽东《论十大关系》的基本精神,得到了中央向导的支持。3月1日,《红旗》杂志半月刊揭晓陈云的文章《当前基本建设中的几个重大问题》。陈云说服各内地省份放弃都想确立自己完整工业系统的想法。“工业布局必须凭据‘天下一盘棋’的精神,使现在利益同长远利益结合起来,局部利益同全局利益结合起来。在一个省、自治区内贪图确立完整无缺、样样都有、万事不求人的自力工业系统是不切实际的。”这样就把各地土法上马的项目压下来,对上海等老工业基地是有利的。

1959年2月,邓小平和国务院副总理、国家计委主任李富春等人来到上海视察,并出席了市委工业集会(1959年2月20日—3月7日召开),就“大跃进”时期的工业形势作了讲述。在讲述中,邓小平明确指出,要从“天下一盘棋”的全局出发,充分施展上海的优势,实现上海的更快生长。指出:“上海潜力很大,手段不小,有老基础,不要小看了。上海应该担负起更大的责任,把义务完成得更好。”邓小平反复强调:“对全局关系最大,无非是上海、辽宁、黑龙江、天津等地,而关系全局、牵动天下最大的首先是上海。上海如不贯彻‘天下一盘棋’,上海的每一个厂、每一个部门思量问题若是不是从‘天下一盘棋’出发,都要影响全局,而且自己也应付不了。”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为发妻遗言,他与宋美龄不作夫妻作兄妹,终成蒋宋联姻功臣

谭延闿(资料图片) 谭延闿与宋美龄都是20世纪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谭延闿本可以与宋美龄结为连理,走入婚姻的殿堂,但为了妻子临终的一句遗言,婚姻的红地毯终为他人铺设,却也与宋美龄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谭延闿父亲谭钟麟做过两广总督、吏部尚书等要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