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空军支援中国,协防上海,斯大林提出了哪些条件,苏中签订了什么隐秘协定?

影像中的红色娘子军

每当蕉风椰雨中“向前进,向前进”的旋律响起时,人们便会想起1960年7月1日上映的电影《红色娘子军》,影片中红色娘子军连长吴琼花顽强、勇敢、朴实的形象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片中吴琼花等劳动妇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冲破封建束缚,最终成长为共产主义

/wp-content/uploads/2020/7/AbA73y.jpeg插图

得知上海延续遭到轰炸的新闻,正在苏联接见的毛泽东也十分焦虑。中苏谈判到了关键时刻,2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在莫斯科签字。第一条划定:“一旦缔约国任何一方受到日本或与日本同盟的国家之侵袭因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国另一方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这一条是中国方面提出的建议。那时毛泽东的指导思想是希望在解放台湾时,获得苏联海空军的支持,这就确立了中苏两国军事同盟的基础。条约签署前,毛泽东收到刘少奇转来饶漱石的电报。中国向导人紧要约见苏联向导人,请求苏联出动空军协助上海防空。

斯大林赞成给予中国空军支援,但提出苏中要签署一个隐秘协定,划定在苏联的远东边疆区和中亚地区、中国的东北和新疆,“将不向外国人提供租让权,不许第三国或其公民以直接或间接形式介入投资的工业、金融、商业和其他企业、机关、公司和组织从事流动”。毛泽东心里不愿签署这个协定,但思量到那时美、英都是敌视中国的西方国家,为照顾中苏团结这一大局,作了让步,赞成把它作为条约的《弥补协定》。这以后,斯大林示意要把在东北的敌伪财富和北京的苏联财富由中国吸收,苏联向中国提供空中珍爱。

2月15日毛泽东致电刘少奇:苏方“已决议派空军守护上海,而且不久可到,其数为一个空军旅。此事须作许多准备事情,例如修理机场,守护机场,在机场四周肃清特务等,但又要守旧隐秘,以便飞机用火车隐秘运沪,待敌机空袭时一举扑灭之,请你思量叫粟裕来京面告此事,由他回去隐秘准备一切”。

2月17日,苏联正式通知中方,将派出一支壮大的防空夹杂团体军援助上海防空。毛泽东非常高兴,致电刘少奇:“少奇同志即转饶漱石同志:丑文电悉。努力防空,守护上海,已筹有妥善可靠设施,不日即可实行。上海工厂不要委曲疏散,尽可能维持下去。但对上述防空设施,务须保持隐秘,以期一举歼敌。我们今夜起程回国。”

毛泽东所说的“妥善可靠设施”,是应中国政府的约请,苏联派出一支防空夹杂团体军,由巴基斯基中将指挥,来上海协助防空。2月12日薄暮,莫斯科防空军区司令莫斯卡连科上将紧要召来军区参谋长巴基斯基中将交代义务。赴上海的苏军防空集群由最精锐的莫斯科防空军队组成,巴基斯基任司令,斯柳萨列夫将军任副司令,亚库申上校任歼击机军队指挥官,米罗诺夫上校为后勤部长,斯皮里多诺夫上校为第52高炮师师长。

巴维尔·费多洛维奇·巴基斯基,1924年加入苏联红军,在卫国战争时代先后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方面军中任步兵第73军、50军和128军军长,介入了解放波兰、扑灭东普鲁士德军重兵团体、攻克柏林和解放布拉格的战争,确立了卓越功勋。1948—1950年任莫斯科防空军区参谋长,1950—1953年任空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1954—1965年任莫斯科防空区司令,1966年任国防部副部长兼河山防空军总司令。1968年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

受领义务后,巴基斯基与各军队指挥员在莫斯科中央机场登上飞机,沿莫斯科—喀山—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赤塔—哈尔滨—北京的门路飞往中国。他们降落在北京机场,受到了中国同志热烈的迎接,抵达北京的当天,苏军将领拜会了朱德、周恩来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中国向导人向他们先容了上海的防空形势和义务,他们也向中国向导人汇报了苏军来华防空军队的基本情形。

得知苏联防空军队即将来上海的新闻,上海党政军卖力人极其振奋。他们立刻部署准备事情。上海警备司令部下令97师、99师、100师官兵,并发动上万民工,连夜突击扩建江湾、大场、龙华三个飞机场,迎接苏联空军的到来。

/wp-content/uploads/2020/7/YbUB3i.jpeg插图(1)

战上海

刘 统著

上海人民出书社

学林出书社出书

那时上海市工务局由赵祖康留任局长,路政专家徐以枋任副局长。1949年10月,市公安局交通处田处长到工务局来联系修筑龙华飞机场的事,赵祖康委托徐予以协助。那时上海水泥等建筑材料缺乏,徐以枋勇敢设想加大跑道下层厚度,响应地减薄水泥面层。他的建议被接纳了,徐以枋在局里组织手艺力量,指导施工,顺利完成了义务。1950年二六轰炸后,空军要求扩建跑道,有一段跑道被炸后下沉。徐以枋思量到时间紧迫,提出在已下沉的跑道上加厚水泥路面,接纳切实有效的手艺措施,以保证新老水泥层的封固连系,这个意见获得空军赞成,仍由工务局派手艺力量指导施工,迅速完成了义务。接下来空军要新修虹桥机场,改建江湾和大场机场,工务局仍去协助。对于这样主要的国防工程,解放军首长不只信托工务局的手艺职员,让人人松手干,在工程问题上都坦诚攀谈,对驻工地手艺人队的生涯也很体贴,使人人感应温暖。徐以枋主持了上海四个机场修复和扩建的义务,然则他不知道这是为了迎接苏联空军的到来。

3月1日,华东军区决议组建上海防空司令部,统一向导上海市防空的各项事情。包罗健全各级组织、调整军力部署、确立空中情形警报系统、相同指挥通讯,并配合苏军为其提供一切保障。由郭化若任司令员兼政委。上海军民昼夜在机场施工,国民党方面似乎感受到了什么。3月14日,国民党舟山基地轰炸机18架、战斗机8架分批对修复的龙华机场举行轰炸,投弹194枚,将机场跑道炸了许多大坑,造成军民17人伤亡。江南造船厂也再次遭到空袭,驻守该厂的高炮11团凶猛对空射击,击伤B-24型轰炸机和P-51型歼击机各一架,迫使国民党飞机升至5000米高空,慌忙投弹后返回。这是国民党空军最后的疯狂了,上海军民通力合作,终于在苏联防空团体军到达之前,将三个机场所有抢修完毕。

在北京,朱德总司令和聂荣臻总参谋长任命留学苏联的王智涛卖力接待苏军的义务。王智涛先到上海向陈毅、饶漱石通报情形,然后部署迎接苏军的准备事情。为了给来上海的苏军军队缔造优越的作战、生涯条件,上海防空治安委员会、华东军区航空处、上海警备司令部等部门组织了好几个事情班子举行准备事情。接待办事处设在虹桥,卖力苏军的物资供应、住房装备、生涯用品和守护事情。市电讯局还调拨了大量的市、县线路,架通了所需要的电话线路。那时任上海警备司令部第4警备区通讯科长的佐光回忆:1950年2月中旬的一天,他受命到淮海中路上海防空治安委员会受领义务。来自总参谋部的王智涛转达了军委的指示,交给佐光的义务是:组织一部分干部,在省、市、县政府的辅助下,2月尾以前在苏南的南汇县、苏北的启东县、苏州市、浙江的海盐县建设雷达阵地,放置前来事情的苏军职员的住宿、生涯保障、阵地警戒等问题。在虹桥机场、江湾机场建设指导雷达阵地的义务由航空处的同志卖力。安国路雷达队由防空处情报科卖力。这是为苏联空军的到来预先做好对空侦探、警戒和指导飞机作战所需要的准备。领受义务后人人分头到各地,在当地政府和群众的配合下,经由近20天的重要事情,到3月初,几个雷达阵地都建起来了。通往阵地的公路修通了,桥梁架起来了,电源接通了,职员住房、中西餐厅也都修理好了。在雷达站周围部署一个步兵连,担任雷达站的地面警卫。

王智涛回忆:“由巴基斯基中将率领的苏联混成团体军于1950年2月尾抵达满洲里,我受命从满洲里把他们接到北京。军委和总部首长与苏军向导会晤商谈后,通过总参军事交通部和空军的协调,地面装备经铁路运输,飞机则通过转场,于3月初完成调防,抵达上海。”

——摘自《战上海》,上海人民出书社、学林出书社出书

李克农急电查找李白下落

0bf2l4aagaaaciahv3afknpvax6danpqaaya.f10002.mp4 李白纪念馆名誉馆长吴德胜 讲述李克农急电查找李白下落往事 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上的杰出领导人李克农对曾为新中国的成立而英勇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同志十分关心。1949年5月27日上海刚一解放,李克农同志就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