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人团”为何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

毛泽东决策修建鹰厦铁路的前前后后

  毛泽东的一生与铁路有着不解之缘。新中国成立后,他高度重视铁路建设,亲自规划铁路发展蓝图。鹰厦铁路是浙赣线上的鹰潭站向南途经江西省的贵溪县、资溪县,穿越福建省的南平市等县市,终点为厦门市的线路,是华东地区当时出海的一条主要铁路干线。这是毛

/wp-content/uploads/2020/7/iyYVva.jpeg插图

资料图片:出席六届六中全会前举行的中央政治局集会职员合影。前排右起:王明、项英、朱德、王稼祥、毛泽东、康生。后排右起:张闻天、周恩来、刘少奇、彭德怀、秦邦宪、陈云。

军事斗争是长征中压倒一切的问题。军情多变,庞大严重,军事指挥需要高度集权,武断处之。

遵义集会后,接替博古在中央总卖力的张闻天鉴于以前博古、李德军事指挥上缺乏民主,一意孤行,故为增强民主,常召集20多人的中央集会,对军事行动开会讨论,团体决议,懂与不懂军事的人都加入,常为军事行动争论,这样既牵涉了精神,更与军情的瞬息万变、需要集权相矛盾,实际上又故障了军事指挥。

稀奇是在1935年3月10日,开会讨论是否打打鼓新场时,唯毛泽东一人不主张打,并以辞去“前敌总指挥(3月5日被任命)的职务力争”,但在“少数服从多数,不干就不干”的情况下,毛泽东的意见被表决否认,还失去了刚被任命不到一星期的前敌总指挥职务。厥后事实证明,毛泽东的意见是准确的,照样毛泽东高明。

此事后,为顺应军事指挥的需要,毛泽东提议可继续接纳长征初期的 “最高三人团”的方式,建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组成的军事向导小组,以增强和保证军事的集中指挥。据周恩来回忆说:“这样,毛主席才说,既然如此,不能像已往那么多人团体指挥,照样建立一个几人的小组,由毛主席、稼祥和我,三人小组指挥作战。”张闻天1943年12月也在条记中写道:“在抢渡乌江以前,泽东同志提议以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建立三人团全权指挥军事。”经由打鼓新场之事,张闻天也认识到军事指挥需要临机决断,经常开会来决议,对军事指挥晦气,自己对接触是外行,建立“三人团”,便于集中,也省掉召集集会的贫苦。

于是,经张闻天赞成,报中央政治局批准,大约在1935年3月中旬,在贵州鸭溪、苟坝四周建立了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向导小组”,即“新三人团”,全权卖力军事指挥。从“新三人团”建立看,人选名单是毛泽东提议的,政治局决议的。“新三人团”为什么是这样的职员组成呢?笔者以为,主要是由于周、毛、王搭配是那时的最合理组合,能充实保证军事指挥的集中和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

行动是服务于目的的。从“新三人团”建立的靠山看,那时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便于军事指挥集中专断,故人不能太多;二是为了保障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故人选要有利于此。在那时形势下,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组合应该说是最合理组合,能充实实现这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最主要,但易于实现,由于遵义集会后党内政治生活正常了,周、毛、王都已是政治局委员(王稼祥此前为候补委员,遵义集会后成为正式委员)。第二个目的的实现就涉及到人选搭配问题,在那时照样很敏感的。三人中,毛泽东自不必说须加入。

就周恩来而言。周恩来和朱德是遵义集会决议的军事指挥者,稀奇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刻意的卖力者”,又兼红军总政委(那时红军中政委负最后责任,权力大于同级军事向导,是各级最高向导),在长征初期实现红军“转兵”和纠正“左”倾军事错误中起到了别人无法替换的作用,不管是在党内,照样在红军中都有深远的影响和很高的权威性。加之周恩来为人谦和、天真、易相处,能在红军高级指挥员及党中央的同志中心起到一种特殊的纽带作用。周恩来在长征初期和遵义集会前后,就对毛泽东予以极大的信托和坚定的支持。正是他的坚持,毛泽东才得以随行长征,是他的坚定支持和信托,毛泽东的一系列主张和建议才得以采取,遵义集会上毛泽东向导职位的确立更是少不了周恩来的孝敬,若是周在“新三人团”中自然会全力支持毛泽东。以是,以周恩来那时的职位、权力、影响、能力,周加入“新三人团”必不可少。

而选王稼祥,人们的疑问就多一点。由于比王稼祥职位高、职位高、懂军事的人有的是,而别人都没有加入,王却为毛泽东提名,且获得政治局批准。笔者以为,这不仅仅由于王稼祥是毛泽东的支持者,另有更为主要的思量。一是从计谋上可以团结留苏归来职员,遵义集会解决的只是最为迫切的军事路线和向导的局部调整,而组织路线正如周恩来所指出的“并没有完全解决”,或者说“是委曲解决了”,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没有时间也不可能那时就得以解决,纵然军事路线在遵义集会上也曾睁开猛烈的争论和争执。那时博古“没有完全彻底的认可自己的错误”,政治局候补委员凯丰“不赞成毛张王的意见”,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则更是“完全坚决的不赞成对他的指斥”。

遵义集会后,“教条宗派主义者们并不佩服,黑暗另有不少流动”。凯丰加入遵义集会回去后就说:“谁准确,谁错误,走着瞧吧!”那时,无论是从政治上思量,照样从军事上思量,都需要团结留苏归来职员,需要他们的支持。王稼祥是从“左”的阵营分离出来的留苏职员,让王稼祥加入军事向导,作为代表,就可以团结留苏归来职员群体,赢得一大批人的支持,制止思想上的分歧、内部的矛盾影响到军事指挥。这体现了毛泽东的一种高明的斗争计谋和大局看法。二是可以解决毛泽东与王稼祥的矛盾。

王稼祥在基本上是全力支持毛泽东的,但对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战略战术原则并不完全明白。在毛泽东就任前敌总指挥后,王稼祥对其指挥“发些议论,经常要求中央开会,讨论军事行动”。在中央负总责的张闻天主持召开过几回这样的集会。经由打鼓新场事宜后,张闻天认识到这样会故障军事指挥,就很赞成毛泽东建立“三人团”的建议,希望通过“三人团”使“毛王之间的矛盾可以由他们自己解决”而不影响军事决议。

毛、王的矛盾只是军事指挥上的具体问题上的矛盾,在一起只要增强交流相同,增强明白,就可解决,从而有利于军事指挥。三是毛泽东可获得强有力的支持。遵义集会后,毛泽东虽成为常委,但常委分工,毛泽东只是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辅助者”。许多人对毛泽东的军事指挥并不领会,对其军事才气信托也不足,毛泽东要充实发挥自己军事才干,实践自己的军事思想,需要强有力的支持。但那时,毛泽东获得的支持还不够,有不佩服者、有不信托者、有不明白者。打鼓新场争论集中说明晰这点。

张闻天厥后曾讲,那时一些向导包罗他在内对毛泽东的信托“照样不坚定的”。在这种情形下,王稼祥加入“新三人团”,对毛泽东就可获得强有力的支持。除了增强团结消除矛盾,削减阻力外,王稼祥是中革军委副主席、红军总政治部主任,遵义集会上增选为政治局正式委员,自己是长征中毛泽东的坚定支持者。这时,长征途中形成的“中央队三人团”中,张闻天已在中央负总责,王稼祥再进入“新三人团”就更增强了支持毛泽东的气力。因此,在职员受限的情况下,“新三人团”人选很主要,不能只从单纯的军事看法出发决议人选,还要从政治上思量问题,既讲基本,也要讲求计谋,以是,毛泽东提议由周、毛、王组成军事向导小组是那时最佳的职员搭配结构。

基于以上剖析,笔者以为,“新三人团”职员组成是毛泽东和中央政治局基于那时形势,全盘思量后确定的,能最大限度保证军事指挥的顺畅。(《党史博采》)泉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忠勇为党尽 热血洒鲁北——黄骅烈士生平事迹

1911年农历正月初四,黄骅出生在湖北省阳新县五湖区凤凰乡良上村一个佃农家庭里。父亲黄修玉,是一个忠厚、纯朴的老实农民;母亲吴氏,出身贫苦,温柔和顺。黄骅是家里最小孩子,一家人的生活担子全压在父亲黄修玉身上。长期艰辛的劳作致使他积劳成疾,在黄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