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日本僧人的传奇一生:加入八路军入了党,受许世友陈毅重用

他是山西的传奇人物,儿子曾在石家庄当市长,民国大总统是他下属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山西榆次人张彪的故事。 张彪 在中国近代史上,曾经官居一品,煊赫一时的张彪存在感却不太强。不过说

/wp-content/uploads/2020/7/2mqAzu.jpeg插图

▲小林宽澄

导语:小林宽澄曾加入日本侵华战争,被八路军俘虏后,成为了一名八路军战士。经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的先容,名誉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作战勇敢,还在离日寇据点仅三、四百米远的地方举行反战宣传,厥后成为反战同盟滨海支部的支部长。1955年复员回到日本的小林宽澄,虽然受到日本有关方面的监视,直到85岁后才排除,但他依然四处演讲,揭破日本侵华战争的真相。摄影家黑明亲赴日本专程采访了时年95岁的小林宽澄,现将采访实录如下,以纪念今年1月16日刚刚去逝的小林先生。

>>日本海内的战争宣传是虚伪的

黑明:为什么僧人(小林宽澄出生于日本前桥市满善寺的僧人世家,19岁通过考试获得僧人资格证在满善寺剃度出家)也要投军?

小林宽澄:日本那时的形势是男子皆兵,也可以说是全民皆兵,险些所有的男子都投军去了前线。日本海内四处贴着“晴朗华北,敌影不见”的宣传画,告诉应征青年,中国的天空是明亮的,也是漂亮、和平、平安和看不见敌人的,甚至告诉人人,对中国的战争已经竣事了,去中国再也不需要接触了,而且还给发钱。那时二等兵6块钱,一等兵9块钱,上等兵10块钱,发的都是日本军票。

1939年6月的一天,大胡町镇公署的人来发动我去投军。那时我的身体欠好,由于当僧人许多器械不能吃,营养不良。家中的哥哥1937年投军去中国接触,1939年受伤后刚回到日本,他说日军在中国的殒命数很大,加之父亲刚病逝不久,以是母亲很不想让我去,但镇公署好几次来发动我报名。

报名之前,所有熟悉我的人都说我的身体一定不及格,效果没想到我竟然在体检的时刻顺遂过关,而且照样甲种及格。着实我那么虚弱,身体一定不够甲种,最多也就是乙种,这说明那时的体检尺度已经降得很低,也说明征兵的难度已经很大。

1939年底,我放下木鱼和佛经,走出空门,几天后不仅获得一份红色“征兵令”,同时还获得一套被褥、戎衣、皮靴、自救包、水壶、饭盒、洗漱用品。半个月后,突然接到军队大召集的下令,让我在当天夜里赶到枥木县政府所在地的宇都宫聚集。我被编人华北派遣军第十二军第十四师团,同时配发了制服、作战服、钢盔、刺刀和崭新的三八式步枪以及4颗手榴弹。

1940年1月10日夜,军队用一辆运载货物的厢式火车,把我们隐秘送往东京芝浦港。火车内里一片黝黑,没有暖气,没有电灯,而且很慢,直到12日午夜才到码头,那时已经有一艘120米长、30米宽的货轮在那里等着我们。货轮是五层,除了最底下一层是军马和军犬,其他每层都是士兵。甲板上还建了4个暂且茅厕,茅厕直通大海,蹲在内里很畏惧,若是不小心掉下去,就直接掉到海里去了。14日深夜,我们到达广岛的宇品港,在宇品弥补完物资,当天晚上就脱离了宇品,在海上走了整整两天两夜。16日晚上,我们快要一万人在中国青岛上岸,那时青岛的气温很低也很冷。在青岛没几天,就有一个日本老兵对我说,一定要小心,这周围四处都是“敌人”,异常危险,稍不小心就没命了。我一下就意识到日本海内的宣传完全是假的,而且基本不是什么正义的战争,既然青岛都这么危险,说明日军在中国的占领并不是那么牢靠和平稳,以是我以为有些上当受骗的感受。可是,这时刻想回也回不去了,只能跟军队在一起。

经由快要半年训练,我成为第十二方面军第十四师团自力混成第五旅团第十九步兵大队第二中队第三班的轻机枪手。训练竣事后,我被分发到青岛和济南之间的益都,益都的西边有个辛店火车站,辛店北边30公里处有个桐林,我们就是当地最著名的桐林分遣队。那时刻年轻,一心想为死去的皇军报仇,也想为国捐躯,想把自己的生命名誉地献给天皇,以是整天扛着一挺轻机枪四处去接触。

>>被俘虏后就加入了八路军

黑明:您是怎么被八路军俘虏的?

小林宽澄:俘虏我的那次战斗并不大。1941年6月18日那天下昼,我们小队和往常一样,从牟平驻地水道集出发,步行下去“扫荡”,19日下昼3-4点钟的时刻,我们“扫荡”到了海阳县北部午极镇的一个乡村,遭到八路军的突然袭击。那时我的战友大竹品次用望远镜发现山梁上有两个八路军,他以为只有两小我私家,就傻乎乎地一小我私家上了山。我和我的弹药手白土利一发现大竹上山了,就叫上我们所有的人和汉奸队,准备一起去打那两个八路军,等我们上去之后,大竹已经被八路军用枪托打倒在地哇哇直叫,说他的枪被八路军抢跑了,我们就追八路。没想到一下冒出来好几十个八路军,那时带我们上山的汉奸队瞥见八路人多拔腿就跑。这时我们的小队长也慌了,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作战经验,只是让人人赶快退却,我和白土用机枪不停地扫射和阻挡八路军的进攻,掩护我们的十几小我私家退却。那时我和白土虽然打死不少八路军,但他们人许多,一批一批地从山上下来,我和白土基本打不完。在这种情形下,我俩也准备跑,想去追我们的军队,效果没跑多远就迷路了,不知道我们的人去哪儿了,只好往旁边的另一座没有八路的山上跑,想占领制高点再向八路射击。没想到谁人山峁完全是细沙,往上爬的时刻总往下滑,基本爬不上去,我俩就绕过谁人山包,准备往山后跑,刚刚绕到山后面,突然又泛起了十几个八路军挡住了我俩的去路。这时刻我发现我们已经被好几十名八路军彻底笼罩,也没有突围的可能了,以是心里很着急。

我说白土我们自杀吧,让白土先打我,他说他下不了手,让我先打他,由于我是射手,他是副射手,从这个关系来讲,也应该是我先打死他,然后我再自杀。以是,我就端起机关枪向白土叭叭叭,打了3枪。我准备自杀的时刻,突然想起了怙恃和兄弟,但不管怎么想,也得死。我把头挨着枪口,用脚趾头扣动扳机,叭叭叭几枪,我就倒在地上昏死了已往。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刻,发现自己满身是血,这时八路军已经把我拖到了田地的中心。八路军就用日本话对我说,我们优待俘虏,不杀你。他们准备用担架把我抬回去,那时我挣扎着不上担架,他们强迫着把我压倒在担架上,过河的时刻,我又跳了两次河,他们最终照样把我从水里拉出来。这时刻我的头部伤口已经疼得动不了,也许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把我抬到一座寺庙里,给我包扎了伤口,晚上做好饭让我吃。我心想我是日本武士,肚子饿也不能吃你们的饭,以是他们吃,我不吃,厥后饿得着实不行了,心想那就吃一半留一半吧,意思是还想保持一点日本武士的身份。效果饿了,而且以为很好吃,一口气就把一碗饭吃完了,那时以为很难为情。

/wp-content/uploads/2020/7/J7ni2e.jpeg插图(1)

黑明:厥后是怎么加入八路军的?

小林宽澄:在谁人庙里吃完饭宿营的时刻,八路军最先审问我,问我是哪个军队的,叫什么名字,我那时还想跑,什么都不说,纵然说也不说真话。最后他们没设施,只好把我带回军队。到了八路军的驻地之后,我才知道俘虏我的是山东纵队胶东第五旅东海军分区。着实俘虏我的第五支队就是厥后的第五旅,那时我们早就知道这支军队,他们接触稀奇厉害,在胶东区域异常著名,尤其是第五旅的旅长吴克华,我们日本武士没有一小我私家不知道他。那小我私家看上去很忠实,然则打起仗来好厉害呀!那时刻我们一听到第五旅和吴克华这几个字,人人就稀奇小心,他厥后是胶东军区司令员兼八路军自力五旅旅长。没想到我被俘虏后,他们不仅没杀我,他和许世友司令竟然都还赞成重用我,而且让我在他们身边事情。

被俘10天后,我就遇上八路军召开庆祝七一建党大会,组织上竟然通知我去加入,那时我异常感动,由于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会让我加入这么主要的大会,以是我以为八路军把我当成了自己人。尤其是加入完晚会的当天夜里3点钟,我们还在睡觉的时刻,突然被枪声惊醒,陪我睡觉的敌工部的同志还没有醒,说明他们一点都不防止我。我出门发现是鬼子兵来偷袭,就想八路军一定会误认为是我报的信,一定会把我杀掉。效果他们不仅没有嫌疑我,还叫我去剖析问题和探讨怎样对于鬼子兵,这令我稀奇感动。着实在那之前,我学中国话完全是为了给逃跑打基础,由于不会中国话基本不可能跑掉,去八路军的办公室找他们学中国话,也是想体会他们的隐秘。但从那天之后,我的头脑看法就彻底变了,我以为他们并不坏,而是我们日本鬼子坏,以是我的日本民族主义看法也就放弃了,甚至是死掉了。

两个月后,八路军又在牟平县午极镇召开了“九一八”纪念大会。八路军又让我加入了大会。我那时以为共产党怎么那么信托我,开会回来的当天,我就自愿加入了八路军。年底我就被派往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学习,而且加入了由杉本一夫1939年11月在山西最早建立的日本士兵醒悟同盟这一反战组织。1942年3月,我从延安回到山东纵队政治部敌工科报到,我建议建立了胶东区域醒悟同盟,组织上就任命我为秘书长和宣传部长。厥后又让我担任了反战同盟山东协议会的执行委员和鲁中支部、滨海支部的支部长,我虽然不是党员,竟然让我当了支部书记,你说这能不让人感动吗?

今后,在八路军和日军的无数次战斗中,我都是跑在最前面,有时甚至走到二三百米的地方向日军喊话。我加入八路军之后,每次接触前我都市反复用日本话向鬼子兵喊,“我是小林宽澄,原来是第四自力混成旅团十九大队第二中队的,现在是日本反战同盟的支部长,我们提议的这场战争并不是一场正义的战争,我们不应来中国接触,更不应杀人,我们这里有许多日本人都幸福地在世,迎接你们也来加入反战组织。”虽然每次接触之前我都要去前面喊话,但一个也没有被我喊过来,不外有些人也不否决我喊话,也没向我开枪。厥后喊话时间长了,他们也能听出我的声音,记得有一次在新泰县龙亭区刘家洞村对着一个岗楼喊话,岗楼里的鬼子兵也向我喊,“小林,你这个叛徒卖国贼,请你以后不要再喊了,我们是不可能投降的!”紧接着就向我射击,经由我的再次喊话,碉堡里就没有骂声了,也不再向我射击了,而是一片沉静。

1943年春,日军对鲁中区域的八路军根据地再次提议大“扫荡”,稀奇是打出高价悬赏反战同盟队员的头颅。我就被组织以广东籍、假名张熙城放置隐藏到了沂蒙山沂水县一位姓陈的武工队长家中,他们在田地里挖了一个地窖,让我藏在内里,厥后又转移到沂源县土门镇刘家洞村的碉堡户李义胜家。

我从沂水被转移到沂源老李家的时刻,村旁就是向我开过枪的谁人岗楼,早先我很忧郁被发现,可是护送我的同志说,没关系,离敌人越近越平安,再说老李异常支持革命,他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为了平安,当天晚上老李就把我送到离他家不远的一个山洞里,站在谁人洞口,就能看到谁人岗楼,老李每天晚上都市冒险给我送饭,有时还会带着烧酒,我俩就坐在山洞里一起喝酒,一起拉呱。老李那小我私家很讲义气,尺度的山东大汉,有一次日本鬼子把他抓起来吊在树上打了个半死,他都没有露出我的目的。在谁人山洞里,我没事干就翻译艾思奇先生的《唯物史观》,这本书对我改变头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陈毅和舒同派我去和鬼子兵谈判

黑明:反战同盟那么多人,为什么让您去谈判,这样的谈判有没有可能被日军杀掉。

小林宽澄:1946年头,八路军去了东北,新四军又来到山东,那时鬼子兵的正规军队都还没有走。有一天新四军的司令员陈毅在新四军暨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的陪同下来找我,陈毅对着我说,“小林同志,我们对山东日军的情形一点都不知道,我们共产党的军事代表要和日本军队谈判,可日本军队只认国民党,他们不愿意把武器交给我们。”我意识到他俩是想让我去和鬼子谈判,我二话没说就带着他们给我准备好的写有谈判条件的字纸,作为共产党的军事代表,去和鬼子兵谈判。到了陇海铁路新安镇日军据点二三百米处之后,其他同志都全副武装在那里等我,我走到据点大门口,有个日本兵在站岗。我刚说了两句话,他就问我,你是小林宽澄吗?我反问,你怎么知道小林宽澄呢?他说你很着名,我们都能听出你的声音。以是就放我进去了。进去之后,曹长和小队长都出来了,他们把我围起来,问我这几年怎么样,还请我用饭、喝酒。在酒桌上,我把陈毅和舒同交接给我的字条给他们念了一遍。他们说这事他们做不了主,也没有权力回覆,但一定会把这个意思向上级讲述。吃完饭我的事情也算做完了,我向他们告辞。出门之后我心里很急,很想跑回去汇报,但我照样没有跑,以为跑欠好看,似乎畏惧似的。回到二三百米处的军队时,陈毅和舒同还在等我。午夜,舒同主任又来找我,我以为他又要给我放置什么义务。效果他说是来慰问我,给我带来许多鸡蛋,另有3000块北海币,让我异常感动。

由于谈判有可能被杀掉,我的战友宫川英男就是在抗战胜利的前两个月,被鬼子兵抓去用刺刀捅死的,至今还埋在济南的长清烈士陵园。宫川英男是日本山林县人,他和我是统一年被八路军抓的俘虏,厥后他一直和我在一起从事反战事情。幸亏我去谈判的时刻,日本已经投降了,也不再乱杀人了,然则人人心里总照样有些畏惧,万一他们不讲理把你杀掉,你也没有设施,以是陈毅和舒同也都很畏惧,我在谈判的时刻,他们一直在外面等我。陈毅和舒同派我去和鬼子兵谈判,主要是我的中国话比其余日本同志说得好。那时我们军队虽然有好几个日本人,也都已经在八路军事情了五六年,但他们中国话说得都很差,很难体会陈毅和舒同的意思。我谁人时刻口袋里总是装着日记本和圆珠笔,很爱学习中国话。日本兵投降之后,头脑颠簸都很大,陈毅和舒同以为我的中国话说得好,就让我组织人去教育他们,厥后又让我做遣返战俘的事情。

1946年2月20日,是我一生最为难忘的日子。那天,舒同找我谈话,希望我加入共产党,我说我是日本人也可以入党吗?他说固然可以。因此在舒同主任和联络部长刘贯一的先容下,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8年济南解放后,我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高云,被分配到济南市政府外事处事情,主要卖力日侨事情。那时日本军队已经不在了,但济南另有快要200个日侨,有的是当年在济南开诊所的,有的是开照相馆的,另有一些是从大连过来的技术职员,他们都有自己的财富,也有中国人的社会关系,以是那时都不愿脱离济南,也不想回日本。由于日本那时刚投降,很杂乱,回去很难找到事情。那么我们八路军也很需要这些技术职员,想让他们做一些建设事情,不想让他们走。

1953年,舒同把我从济南调到了内蒙古事情,担任了丰镇县医院副院长。有一次我去沈阳出差,通过战友先容,熟悉了四野军队的日本籍女护士小泽品枝,不久组织便把她调到丰镇县医院当了护士,我俩就结了婚。1955年我们在丰镇生了一个孩子,那时中国第一部宪法刚刚颁布,为了纪念宪法,我给儿子取名宪明。同年,日中红十字会最先谈判,希望在华日本人回国,随后一批又一批最先返回日本。1955年12月15日,我家随第12批回国团200多人从天津塘沽港乘坐日本兴安丸号客船,18日抵达京都市舞鹤港。回到日本半年之后,我们又生了个女儿,由于女儿是在内蒙古丰镇怀上的,为了纪念丰镇,我们给女儿取名丰子。我在中国一共生活了15年,对中国的情绪稀奇稀奇深,以是我的中国话带有浓郁的山东味儿,也会许多山东特有的方言表述。

/wp-content/uploads/2020/7/rmMram.jpeg插图(2)

黑明:您在中国被俘叛变,回到日本后是否受歧视?

小林宽澄:刚回国的时刻,我经常四处演媾和作讲述,揭破日本侵华战争的真相,日本的特务机关也很注重我,说我是中国特务,好几十年警员署一直都在监视我。我一出门,那些监视职员就跟在我后面,尤其是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刻,会有好几小我私家监视我。直到十几年前的一天,也就是在我85岁那年,两个警员才来我家说,“小林先生,我们对你的监视已经竣事了,你可以自由活动了”。这才排除了对我整整50年的监视。(摘自《炎黄春秋》2019年第六期,炎黄春秋杂志社出书)泉源:文汇网

越迷信越倒霉的国民党高官:戴笠死在“水”和“十三”上

国民党中将张淦(左一)   迷信“水”和“十三”的戴笠   戴笠原名戴春风,1896年出生于浙江江山,生活一直穷困潦倒。年轻时,他请一个人称“神算子”的算命先生看相,算命先生说他:“八字属双凤朝阳格,但因缺水,故早年命运蹉跎,仕途难登。”戴春风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