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里的蛤蟆不敢叫

中共中央驻地,为何最终选择了河北西柏坡?这三个原因缺一不可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关于河北西柏坡的故事。 今天的西柏坡 诸位都知道,西柏坡位于河北省平山县。但是在解放战争时期为何

文|马惠彬

/wp-content/uploads/2020/7/rAFVzy.jpeg插图

民国初军阀混战时,过往德州城的军阀兵痞横征八道、强征暴敛,害的德州城里的商铺关门、物价飞涨、国民逃难、妻离子散。为了生活,就连大户人家也只好靠变卖家中细软换取粮食过活了。

话说,在张勋的辫子兵驻扎德州城时,某天,桥口街的一位老太太拿着一个细腻的玉蛤蟆,到城里的裕鲁寺库典当。老太太要当十块大洋,而老板说:“这个货成色虽说不错,但不属于上品,这年头就是死当也只能给你六块大洋。”老太太说:“我这可是祖传的瑰宝,要是平时年景,你给我二十个大洋我也不卖。”

正值两人相持不下时,门外走进了一个军官,他站在柜台前听他们讨价还价,过了一会他拿起玉蛤蟆看了看说:“老太太我给你十块大洋,这个玉蛤蟆我要了。”老太太接过大洋转身走了。

然后,投军的又对寺库的老板说:“朝奉,我不会让你白忙活的,给你六块大洋去买壶茶喝吧。”然后拿着玉蛤蟆笑着走出了寺库。

原来,他是军阀张勋的一名副官叫李宝和(假名),平时对骨董有点研究,他一眼就看出这个玉蛤蟆来路非凡,故才出十六块大洋买了下来。

难道裕鲁寺库的老板是外行,不知这个玉蛤蟆是瑰宝吗?非也,已往开寺库的就是攻其不备赚昧心钱的生意,他看老太太确实遇到了难处非当该物不能,再说这么好的玩意,她只要了十块大洋肯定是她不懂行,以是他有意压价想赚笔大钱。

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搅黄了他的一笔大生意。可他又惹不起投军的,纵有各样的理他也不敢争论,寺库老板又想白拣了六块大洋赚个悠闲而已。这个事情就算已往了。

李宝和无意中获得玉蛤蟆,越看心里越美,可到底能值多少钱他心里没有底。过了两天他换上便装,带着玉蛤蟆便赶到北京琉璃厂的荣宝斋。时任荣宝斋掌柜的王仁山一见玉蛤蟆心里一惊,脸上却没露出声色,就问李宝和:“先生,您这个玉蛤蟆要卖多少钱?”

李宝和是个副官身世察言观色是他的本能,可这次他却没有看出王老板脸色,但他觉的不管怎样也不能要少了,便来了个狮子大张口说:“最少也得五百块大洋。”

王掌柜谈谈的一笑说:“这位先生您不是来卖的吧?”李宝和心里一惊赶快说:“不卖我来你这里干嘛?”王掌柜的又说:“先生您若是真的想卖,那咱们就得立个生意文书。否则就请回吧!”

李宝和说:“签就签,这器械又不是我偷的。”立即双方签字画押签完了生意合同。王掌柜付托柜上支付给李宝和五百大洋,然后说:“先生你路途遥远一起辛劳,敝店本应好好招待,只因营业忙碌着实无空作陪,特馈赠二十块大洋作为川资盘费,并请先生自己到饭馆吃点便餐吧。”

到了这时李宝和貌似明了了点什么,悔恨晚矣,心里悄悄的叫苦。他接过这二十块大洋后,就向王掌柜讨教说:“王掌柜我可不是悔恨、也不会找你的后账,只是想明了明了这只玉蛤蟆的前因后果,王老板能否见教让我开开眼、长长见识吗?”

王掌柜说:“可以,叨教先生你是从德州来的吧!”李宝和点了颔首。王掌柜又说:“这玉蛤蟆原本是一对,另一个在我这里已存放多年了,为了庆祝它俩重新汇合,咱们就都开开眼吧,先生请稍后片晌。”

说着他回到内柜,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拿着一个细腻的木盒子出来了,他打看木盒先是取出一个髙沿的雕花玉盘,对徒弟说:“倒上清水。”他就把这只玉蛤蟆放到了玉盘里,然后又从木盒里取出另一只玉蛤蟆也放到玉盘里。只见两只玉蛤蟆一入水就都活了,玉盘上的荷花也貌似盛开,荷花下双蛙戏水,栩栩如生。在场的人都被惊呆了。

王掌柜的继续说:“这对玉蛤蟆本来是乾隆爷巡幸江南,返京途经德州时走失的。据传说,某天下昼乾隆爷要到董子台去祭拜董子,哪知他游完董子台后,突然又提出要搭船到旧运河流里玩一会。因这时德州城西的运河已改道二十多年了,虽然河流里的水依旧如初,可河双方杂草丛生,伴君的大臣等多番劝阻无效,只好无奈的陪同游览。

当龙船徐徐的走到桥口街南时,正值皓月当空、阵阵清风徐来,旧河两岸的杂草、芦苇随着清风游荡,水中的明月微动,水边的蛤蟆啼声一直,真的别有一番风情。乾隆龙心大悦脱口而出:“这里的蛤蟆真多!”今后,桥口街旧河里的蛤蟆就更多了。

乾隆想起了“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诗句,连声赞美:“好,着实是好。”蛤蟆们一听天子夸奖它们,叫的更来劲了,满河都是蛙声噪耳,有的爽性蹦到船上去叫。

突然乾隆想起了他的玉蛤蟆来,忙叫人拿出来把玩,玉盘中两只玉蛤蟆追逐戏水,船外水里的真蛤蟆啼声悦耳。乾隆爷陶醉了,他诗兴大发高声吟道:“浓露暄曦初炎天,虹桥迤逦缓鸣鞭。①”突然一只玉蛤蟆跳出玉盘,跌落在船板上不见了。

乾隆忙命人寻找,这些随从们、包罗岸上守护的部门士兵和在桥口街四周找的数名青壮年,他们全下到海子水里去抓蛤蟆,效果他们逮了一船的蛤蟆,也没找到乾隆的谁人玉蛤蟆。

乾隆丢了心爱的玉蛤蟆心里烦,可水里那些不知趣的蛤蟆还在一直地叫,乾隆不悦的说:“运河里的蛤蟆你们别瞎哇哇了,不许再叫了!”水里的蛤蟆们果真不敢叫了。

厥后,旧河里的蛤蟆仔细一品天子说的是:“运河里的蛤蟆”而不是旧河里的蛤蟆,故这里的蛤蟆又继续叫了起来,可运河里的蛤蟆再也不敢叫了,故留下了一句“运河里的蛤蟆不会叫”民谣。

第二天,德州州衙又组织人下水寻找,闹腾了一天仍没有找到。这时,有位大臣对乾隆说:“启奏皇上,我看就不必找了,这只玉蛤蟆是圣上的,它早晚会回京城的。”这不,二百年后,您不就给送回来了吗!”

略停了一会王掌柜又对李宝和说:“你不要以为你吃亏了,给你说句实话,这只玉蛤蟆你拿到任何地方,也买不上今天这个价。乾隆丢玉蛤蟆的事已已往近二百年了,早已被人们遗忘了。要不是宫中的太监将这只偷出来卖钱,我也不知道此事。你看这玉的品相,没有一定功底的人,绝对认不出它是上等的好玉,故你出的这个价,任何人也不会买的。”

李宝和吃了个哑巴亏走出荣宝斋,第二天就回到了德州。不多日子张勋复辟他随其又回到了北京。不死心的李宝和,以为他有张勋这个后台,就第二次又找到了荣宝斋,吵着闹着要见王仁山,要看看他的那只玉蛤蟆。有人让它等一会,哪知过了一会进来的不是王老板,而是几个宪兵,还没等他语言就把他绑走了,今后,再也没见到这位副官。随着张勋复辟的失败,就更没入提及此人此事了。

原来,当乾隆在桥口街南方丢了玉蛤蟆后,周围的国民们仍不时地到旧河里去寻宝,可谁也没有找到,厥后这事就被人们遗忘了。

清朝末年,德国人修津浦铁路,在桥口南的旧河两岸取土垫路基,将此处的河流挖成了海子。某天,某家的小孩在海子边钓鱼,见海子边的泥里有个绿油油的器械,挖出来一看是只蛤蟆就拿回了家,一直在家保存着,闹军阀时为了生计,他家才把它拿去当了。才使这对分离了尽近200年的玉蛤蟆又见了面。

注:乾隆途经桥口街时写的诗:“浓露暄曦初炎天,虹桥迤逦缓鸣鞭;运河重渡逾三月,卫水遥源溯百泉;东国漫留西去马,南风仍送北来船;青郊麦秀摇晴浪,所幸占秋两省连。”

/wp-content/uploads/2020/7/uAfIRb.jpeg插图(1)

马惠彬,一九四四年生于德州市德城区桥口街,男、大学文化,企业退休员工。由于我生在运河畔、长在德州城,对运河、对德州历史有着特殊的情绪,故2005年退休后,便介入了对德州地域历史及德州运河文化的研究,先后写出了有关德州历史和运河文化的文章350余篇、二百万余字,并先后在种种报刊杂志和书籍上揭晓了260余篇。写出了种种类型的诗词歌赋等近300余首,在种种报刊杂志和书籍里揭晓了百余首。已出书了《德州史话》 一、二集,《北厂志》、《桥口街志》、《水兽旱船》等书籍。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公布,不代表齐鲁壹点态度。

找记者、求报道、求辅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马仲英银元辎重被窃之谜

1931年,马仲英在新疆失利后,率残部退回甘肃,占据酒泉等地。马仲英回到酒泉后,被国民军十七路军将领杨虎诚收编,报请国民政府并经蒋介石批准,将马仲英部改编为国民军第三十六师,师部驻酒泉,马仲英任师长。他年轻气盛,雄心勃勃,一心想扩充实力,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