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周恩来崂山遇袭险丧命 谢滋群查找元凶

中国历史上令人赞叹的40年:百姓收入第一高,天才成群

左:《清平乐》中的宋仁宗(王凯 饰); 右:宋仁宗像局部 热播电视剧《清平乐》, 讲的是宋仁宗赵祯的一生, 2020年刚好是宋仁宗诞生1010周年。 宋仁宗是宋朝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 在他的朝堂上,诞生了“背诵默写天团”: 范仲淹、晏殊、欧阳修、王安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世纪风貌》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公布,请勿转载)

他,14岁加入红军,除南征北战历经无数次战斗外,还着力从事守护、侦探、侦破事情。由于为中共中央机关迁至延安举行前期侦探事情,他成为第一个进入延安的红军;因乐成破获周恩来崂山遇险一案,他被誉为“延安的福尔摩斯”。他就是谢滋群。

周恩来崂山遇险

西安事变后,受张学良、杨虎城约请,也鉴于国际国内的紧张事态,周恩来、叶剑英、秦邦宪率领代表团从延安赴西安,介入处置西安事变。行前,中共中央确定了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主张,希望张、杨释放蒋介石,蒋介石顾全大局执行天下团结抗日,形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基于各方的通力合作,西安事变的处置结果,基本相符中共中央的主张即预期目的。随后,国民党认可陕甘宁三省的23个县为特区,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即八路军,南方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即新四军,并允许八路军在西安、兰州、武汉设立办事处。

1937年4月,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奉中共中央指示,从延安出发,拟经崂山、甘泉、富县、黄陵、铜川、耀县、富平等地,赴西安确立八路军办事处。

为保证周恩来的平安,这一新闻对外绝对保密。由于是远行,有关单元还租用了三辆汽车。第一辆车乘坐由32人组成的警卫排,他们每人配有短枪一支,150发子弹,4颗马尾手榴弹,一把鬼头大刀。周恩来坐在第二辆车的驾驶室,军委副总顾问长张云逸、延安卫戍司令部顾问长兼周恩来的随从副官陈友才、中央军委顾问处负责人孔石泉、新闻记者等人则坐在车厢。炊事员、通讯员、隐秘职员、勤务员、警卫员等办事处的其他事情职员坐在第三辆汽车。4月25日上午9时,汽车从南门兵站出发,穿过延安城直奔西行的通道崂山大道。12时许进入崂山。崂山,亦称劳山、九焰山,距延安50华里,山峦起伏,树木葱茏,山口纵深狭窄,阵势异常险要。

汽车顺遂地爬上崂山陡坡,进入一个簸箕形山坳。突然,枪声大作,麋集的子弹居高临下朝三辆汽车射来,顷刻间硝烟弥漫,沙尘四起。第一辆汽车的前左轮胎被子弹击中后,汽车失去偏向,车头碰在垭口的公路壁上。虽然警卫战士马上举行了顽强抵抗,但因只有手枪和手榴弹,射程有限,加之处在敌人下方,毫无遮掩,他们眨眼之间便大部牺牲或受伤。近200的敌人见状,马上发起了冲锋。

情形万分危急。周恩来迅速跳下汽车,沉着地指挥,行使地形地物和汽车作为掩体,举行还击。陈友才很快发现敌人仅用占领的三个山头和坝梁两侧,用火力封锁公路,右侧的山头却没有部署潜伏,而右侧山头是原始森林,山下是灌木丛和杂草,只要通过一块被树、草笼罩的小块开阔地,便能向东南山上突围,遂立刻向周恩来作了简短汇报。周恩来当机立断,指挥人人边打边退,很快越过了开阔地。

敌人发现周恩来等人的突围意图后,发起了更凶猛的进攻。陈友才一面指挥部门战士在汽车四周顽强还击、牵制敌人,一面组织职员奋力掩护周恩来边打边撤。敌人见陈友才身上穿的是黄呢子制服,面貌身体与周恩来相似,且指挥镇静,以为他就是周恩来,于是,是非武器的火力像暴雨一样朝着他射来,他马上被子弹打得像筛子一样平常,但他挺立着,久久没倒下来。因陈友才的衣袋里有“周恩来”字样的手刺,以是这伙人就加倍认定陈友才是周恩来了,遂在他的遗体上连捅了数刀。见阴谋已经得逞,这股敌人才嚷嚷着回去交差了。

这次崂山遇险,最后只剩下周恩来、张云逸、孔石泉、刘九洲4人。周恩来突围之后,顺着山沟,穿过树林,越过一座大山,来到南三十里铺检查站。待驻扎在延安的一个骑兵连赶到,周恩来马上下令他们迅速赶赴现场。而此时,敌人早已逃之夭夭,现场只有被打碎的汽车和义士们的遗体。

当充满刀痕和溅满陈友才鲜血的一条毛毯交到周恩来手中时,周恩来禁不住泣如雨下:“友才是替恩来死的,永远也不能遗忘他!”该毛毯现仍存放在延安凤凰山革命旧址中的朱德和周恩来的会客室里。1973年,周恩来回到延安,一再要求亲自去陈友才的坟上祭祀,当延安有关负责同志告诉他,由于1947年胡宗南进犯,陈友才的宅兆遭到损坏,再没有找着时,周总理伤心得立即掉下了眼泪。临行前,他还再三嘱咐:“一定要找到陈友才的宅兆!”

谢滋群受命破案

崂山事宜,震惊延安,震惊天下,也使中共中央、毛泽东异常震怒。是谁谋划并实行了这一针对周恩来的重大行刺行动?日军?伪军?蒋军?土匪?照样正在接受批判的张国焘及其政治上的追随者?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一事宜就更为严重,甚至会给延安的事态造成猛烈的动荡。为查明真相,给全党同志、三军将士、延安人民、天下人民一个交待,中共中央决议组织专人彻查。彻查由谁担纲挂帅?决策者们险些想到了统一小我私家---谢滋群。

谢滋群,1916年8月15日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长冈乡秀水村。1930年加入红军,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一方面军守护局科长、广昌警备区守护局局长、红一军团守护局侦探科长、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守护科兼侦探科科长等职。侦破过许多大案、疑案、难案,深得向导、同志的信托。长征时,谢滋群因患了重病,吐血,加上历久营养不良,身体极端虚弱,连牲畜也骑不了。有些同志出于体贴,建议把他寄养在老乡家里。但红一军团守护局局长罗瑞卿坚决不赞成:“一定要把谢滋群带走,不能走就用担架抬!他是我们的‘瑰宝’,日后能堪重任!”随后亲自组织人抬担架。谢滋群坐了几天的担架后,身体状况逐渐好转,罗瑞卿又将自己的骡子拨给他骑。

罗瑞卿的话很快成了现实。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中央和红军总部曾设在保安,但保安太小,不利于红军的生长。1937年1月,谢滋群接受了一个主要的侦探义务:为中共中央机关迁至延安举行前期的侦探事情。于是,谢滋群挑选了5名侦探员,请两名老乡作向导,划分化装成探亲的、砍柴的、做小生意的,来到延安。经由严密侦探,他们讲述:延安没有国民党军队,可以进驻。193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向导机关顺遂从保安迁到延安。今后,延安成为中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指挥中心,成为中国革命的大本营。谢滋群也因此被誉为“第一个进入延安的红军”。

这一次,谢滋群又愉快地接受了义务。他多次召开“诸葛亮”集会,与人人普遍交换意见,制订出了侦查方案:立足于充实发动群众,揭发揭发,在政治争取无效的情形下,再出动足够的军力,彻底祛除敌人。

最先,有人把张国焘列为嫌疑工具。由于周恩来的遇险正好发生在抗大风浪已往后的21天,红四方面军著名战将、张国焘的追随者、抗大政治委员何畏潜逃投敌后的5天,地址又恰恰在原红四方面军控制区域内的崂山。

当天夜里,中央警卫团包围了张国焘的住地。张国焘得知这一情形后很镇静,让警卫员勿轻举妄动。通过谢滋群等的观察、领会,加上张国焘、张闻天的注释,才知道剑拔弩张地搞了一夜,原来是一场误会。

为查到真正的凶手,谢滋群一面组织职员到群众中去,举行普遍而强有力的宣传,一面派人深入案发地四周,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向群众讲革命原理,取消群众挂念,以取得群众的明白、信托和支持。当谢滋群得知李老汉可能知道线索后,便立刻来到李老汉家。可李老汉胆小怕事,忧郁日后受到抨击,无论谢滋群怎样好说歹说,他就是一味推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谢滋群并没有气馁,既发动当地干部、觉悟较高的群众做李老汉的事情,又通过帮李老汉种田耙地等来换取李老汉的信托。“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李老汉终于说出了周恩来遇险那天,他在砍柴时所看到、听到的一切及他所熟悉的一小我私家。

凭据李老汉所言,再综合两个侦探员化装成货郎,到金盆湾一带侦探到的情形,以及来自其他方面的线索,作案者的嫌疑直指当地土匪。

那么,是谁指使该股土匪,又是谁提供了周恩来一行的准确出行时间、行程线路、乘坐车辆、职员配备呢?这一问题,不仅是本案的要害,而且涉及到揪出土匪在延安的卧底,切实清扫潜在的严重威胁。谢滋群为此吃不下、睡不着,绞尽脑汁。最终,他决议两种方式同时并用:一是在知道和可能知道周恩来出行隐秘的职员中举行排查;二是派人打入土匪内部“卧底”。此举虽然异常危险,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化装成外地土匪的同志,通过有用渠道顺遂地打入了土匪内部,并通过斗智斗勇取得了土匪内部知情职员的信托,很快确知周恩来等出行新闻来自冯长斗---土匪头目李青伍在延安南门安插的一个坐探。

谢滋群马上下令逮捕冯长斗,并组织职员举行了突击审理。别看冯长斗平时老奸巨猾,又是十足的无赖,但没顶几个回合,便交待了事情的原委。谢滋群顺藤摸瓜,乘胜追击,终使案件水落石出。

遇险案真相大白

在中共中央迁至延安前,延安南部的黄龙山中盘踞着一股以哥老会为主干的土匪,达200多人。他们占山为王,常常在金盆湾、云岩、临镇一带,打家劫舍,抢劫过往商客。

1934年8月, 红泉县革命委员会在临镇建立后,红军通过争取与政治瓦解,将该股土匪改编为红泉县突击队,驻扎在金盆湾。同年12月,国民党甘泉县党部为笼络该武装气力,派特务王实生、王兆波打入突击队,制造事端,推涛作浪,引诱蛊惑,策反了突击队副队长李青伍,并令其打死了队长李青云,将队伍拉回到黄龙山中,使之成为国民党操作下的政治土匪。该股土匪不仅密查红军、地方政权情报,暗算红军、地方干部,还扩充势力,抢占地皮,践踏糟踏老百姓。出于土匪的个性,他甚至还玩过“黑吃黑”,如1937年4月初,他率100多名匪徒,化装成红军、游击队,在甘泉县麻子河公路伏击国民党一辆货车,劫得了80多包大烟。

这股土匪异常狡诈,后生长并分成明暗两股气力。明的以李青伍、王仲阳、齐金权为首,他们都加入了哥老会,且都是哥老会中的混水胞哥,下面绝大部门人为当地的流氓、泼皮,总共约有100余人。别看他们没有经由什么正规训练,但由于武器装备好,支属同伙多,地理情形熟,还确实是一个“难缠的主”。暗的以姬延寿为首,有90多人,公然身份是国民党民团,团总即是姬延寿。

为祛除该股土匪,稳固民心,守护延安,红军和地方政权建立剿匪军队举行过清剿。但土匪哪愿束手就擒,反而策反我剿匪军队,用款项、玉人、封官许愿,笼络侵蚀了剿匪军队政委贾腾云,贪图寻机打死剿匪司令吴台亮,率领剿匪军队投降国民党。幸亏吴台亮实时察觉并接纳武断措施,才使剿匪军队未受损失。

土匪的阴谋破产后,又笼络收买流氓泼皮做坐探,密查红军情报,以期谋划新的更大的阴谋。

出于上述目的,1937年4月初,土匪奉国民党甘泉县党部的指示,派遣两名匪徒到延安侦探。两名匪徒到延安后,与李青伍所派、潜伏在延安哥老会办事处的土匪坐探冯长斗讨论,经由五天的隐秘侦探,得到了我4月25日要派周恩来等代表去西安确立八路军办事处的新闻,赶回匪巢,讲述给李青伍。李青伍以为借此机会杀了周恩来,既能给红军沉重打击,又能扬名国军,简直千载一时,绝对不能错过!于是他于4月24日召集姬延寿等土匪头目,谋害出了伏击设计。为防止走漏新闻,也为了不使匪徒们胆怯,匪首们遮盖事情真相,对外只是说去崂山伏击过路的汽车,掠夺货物。

当天晚上,李青伍率领190多名匪徒,险些是倾巢出动,在夜幕的掩护下,翻过姚家山坡,越过瓦渣河,在25日天亮时分,赶到了樊家村头。稍作休息后,又翻越盘龙山,穿过盛榆公路,爬上了崂山。

于是,便发生了前文所述的周恩来等在崂山遇险的一幕。

也就是在匪徒们潜伏、修筑简朴战壕的过程中,发出的声响惊动了正在砍柴的李老汉,李老汉一看,见其中有一个熟悉的人,马上知道土匪又要掠夺,为少惹是非、保全性命,他连滚带爬地赶回到了家中。

事情至此,谢滋群决议坚决、爽性、利落地祛除该股土匪。在征得上级赞成后,剿匪事情在他统一安排下,很快全面铺开。

红军首先派军队从东南面切断土匪的退路,防止土匪从临镇经宜川逃过黄河。然后,以正规军队警四旅为主力,由延安、甘泉、富县、宜川、红泉五县的地方军队紧密配合,对土匪形成合围。前后用了近一个月时间,终于将土匪击垮,并生擒了土匪头目李青伍、民团头目姬延寿,以及其他匪徒十余人,后划分在延安甘谷驿、三十里铺、安塞河底坪等地将之处决。

当红军押着冯长斗往三十里铺召开公判大会时,群众得知冯长斗就是把周恩来去西安的新闻讲述给李青伍,使土匪得以伏击周恩来后,全场马上群情激愤,纷纷要求用石头砸死冯长斗。

4月下旬,中共中央在延安南门外操场举行盛大的追悼大会,沉痛悼念在崂山遇害的义士。大会由边区党委书记郭洪涛、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主持,中共中央总书记任弼时代表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致悼词。3万多军民向死难的义士致哀。会后,义士们的遗体被安葬在延安宝塔山腰。

谢滋群因侦破有功,得到了中共中央奖励,被誉为“延安的福尔摩斯”。

(《世纪风貌》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公布,请勿转载)

张学良豪赠10万法郎,救护毛岸英兄弟秘密逃往苏联的细节

1931年大同幼稚园部分保育员与幼儿。二排左一、右一、右二分别为毛岸英、毛岸青和毛岸龙 1930年10月,杨开慧烈士牺牲后,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兄弟到上海避难,不久,毛岸龙因病去世,毛岸英、毛岸青被董健吾牧师收养,过了几年艰苦的生活。 董健吾是中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