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1970年下达稀奇指示:不让林彪、江青见斯诺

被蒋排挤异国流亡,为回国,李宗仁需要说清楚这些问题

1965年7月27日,毛主席接见李宗仁(右一)及其夫人(左二)和程思远(左一)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队主力基本上被消灭。1949年1月21日,在国民党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际,蒋介石宣布下野。次日,时任国民政府副总统的李宗仁就任代总统。 在渡江

/wp-content/uploads/2020/7/f2q6Fr.jpeg插图

黄华陪斯诺重访旧地

我国著名外交家黄华与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是老朋友了,早在1936年,黄华就陪同斯诺在陕甘宁边区采访,成功地打破国民党的新闻封锁和歪曲宣传。

  20世纪70年代,斯诺作为第一个西方记者来看“文革”中的中国。昔时,他对中国怀着深挚的友谊,一直体贴中国发生的一切。西方传媒关于中国“文革”的报道使他疑惑、忧虑,他想亲自到中国来看一看。他写信给在中国的老朋友,甚至写信给毛主席,询问访华的可能性。

  1970年6月,中央决议以毛泽东主席的名义约请斯诺配偶访华。周恩来通知黄华回北京加入接待工作。8月中旬,斯诺配偶到北京。黄华曾陪同斯诺配偶在北京和外地观光、接见。10月1日,黄华陪斯诺配偶上天安门城楼,旁观国庆游行,并与毛泽东主席作了一些攀谈。

  这年12月7日,周恩来给黄华写信,要黄华向他讲述斯诺配偶访华的具体情形,接见了什么地方、工厂、学校;接触了什么人,另有多长时间留在北京,以便毛主席思量何时见斯诺并同他谈些什么问题。总理稀奇提醒黄华,在讲述中不要建议林彪、江青见斯诺,更不要提请总理见斯诺。黄华早先不解其意,以后终于明了。须知彼时正是庐山集会之后,斗争正处于相持阶段!且周总理深知斯诺报道的伟大影响力,而不能让斯诺被林、江行使,但此中深意又不能明说,只能用写信的设施。

  在上海,出头接待的是上海革委会负责人徐景贤,徐津津乐道地叙述“文革”在上海发动的经由,先容有关造反派夺权的安亭事宜,讲批斗老干部的情形,说那些老家伙基本就不触及灵魂。斯诺对徐景贤说:没有老干部就没有你的今天。并忽地站起来说:我们要老革命触及灵魂,可他们的灵魂是清洁的!讲完就告辞。黄华还从来没有见过斯诺这样生气。

  1971年2月,斯诺竣事这次长达半年的对中国的接见,回到瑞士。他的访华报道,最主要的是毛泽东和周恩来同他的谈话,先后在意大利的《时代》杂志、美国的《生涯》杂志等报刊上揭晓。4月间,美国白宫谈话人在新闻发布会上示意,尼克松总统已经注意到斯诺文章转达的信息,他希望有一天能接见中国。

  1972年2月初,黄华作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正在亚的斯亚贝巴出席安全理事会集会,接到北京的特急电报,说斯诺因胰腺癌病危,周总理要他赶往瑞士去探望斯诺,代毛主席和周总理本人向斯诺问候。此时,北京日坛医院为斯诺准备好了病房,去瑞士迎接斯诺的6人医疗小组由马海德率领,已抵达斯诺家。

  黄华赶到斯诺家,斯诺刚从前几天的昏厥中清醒过来,马海德对斯诺说:“你看谁来了?是黄华!”斯诺立刻睁大眼睛,脸上泛起极兴奋的笑容。斯诺伸出瘦骨嶙峋的双手紧紧抓住黄华和马海德的手,用尽全身的实力说:“啊!咱们3个‘赤匪’又凑到一起来了。”原来,1936年,他们3人一起在保安时,斯诺常把反动派诅咒红军为“赤匪”当做笑料。

  黄华在斯诺家探望他两天,同斯诺的后代谈了良久,讲述他们的父亲若何同情中国人民在旧社会遭受的魔难,若何不畏艰险去偏远的中国西北,探访和领会中国的革命道路,向全世界流传了中国的革命伟业。

  这年2月15日,斯诺在日内瓦病逝。

老司机勃列日涅夫:在美国给尼克松当司机

文 陈祥 工科出身的前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他是个机械迷,尤其深爱汽车。从政近40年,他依然有一颗往昔工程师的心,对一切新奇、精致的工程设计都大感兴趣。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向客人兴致勃勃地介绍身边的几个得意之作——克里姆林宫办公室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