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叶挺项英发生分歧内幕 周恩来从中调整

周恩来1970年下达特别指示:不让林彪、江青见斯诺

黄华陪斯诺重访旧地 我国著名外交家黄华与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是老朋友了,早在1936年,黄华就陪同斯诺在陕甘宁边区采访,成功地打破国民党的新闻封锁和歪曲宣传。   20世纪70年代,斯诺作为第一个西方记者来看“文革”中的中国。当年,他对中国怀着深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wp-content/uploads/2020/7/FjENNf.jpeg插图

叶挺和项英

叶挺虽然就任新四军军长,但实权却掌握在副军长项英手中, 因此对新四军的军事指挥并不如意。

实际上,新四军的干部、战士大多是南方八省三年游击战争中幸存下来的红军主干,因而和那时向导南方游击队的项英渊源甚深。叶挺虽然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军事干部,北伐名将,曾介入和向导了著名的八一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但因厥后长居香港,和十年内战中的红军没有什么直接联系,此次又是以非党人士担任的新四军军长,故而下面的干部、战士自然亲疏有别。

叶挺任军长后,先容了许多非党人士来军部事情,如敌工部长林植夫,以及军医处的几名医官。叶挺还大量收容各陷落都会的提高青年和知识分子,那时新四军军部非党人士之多,实属罕有。项英据此多次向中央电告,指责叶挺将新四军军部非共产党化了。

而叶挺也在一气之下,带了几十小我私家跑到粤西打游击,在中共中央的电告下,刚刚返回军部。

那时王明任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推行右倾政策,而项英作为他的忠实执行者,使新四军的生长很是缓慢。如新四军第4支队留守处及其掌握的一个由红军干部、便衣队员组成的警卫排, 在武汉失陷后即与中共鄂东特委机关一起,转移到白马山(现属新县)。那时日军扑向武汉,国民党军队在溃退途中遗弃大批枪支时,因受王明右倾投降主义头脑的约束,畏惧“损坏”统战, 不让警卫排捡枪,也不让收容国民党溃军中要求加入新四军的职员,只是到了厥后,地方上个体暴露了身份的共产党员在家无法存身,才被允许到白马山参军。直至11月份,警卫排才组成四个班,增加到50人。

1939年头,叶挺因和项英再次为新四军的生长战略发生分歧,叶挺一气之下到了重庆。

/wp-content/uploads/2020/7/rmuA3q.jpeg插图(1)

图为周恩来与叶挺、项英的合影。

周恩来对叶挺做了仔细的事情,指出共产党对叶挺指挥新四军完全放心,让他松手去干,叶挺刚刚醒悟,反省自己因小我私家意气出走是纰谬的,决议重回新四军军部。而此时,中央已决议对王明的右倾举行整理,打消长江局,新建立南方局,任命周恩来为书记。于是周恩来决议亲自送叶挺回新四军军部。

1939年早春2月的一天,丽日融融,东风阵阵,蜿蜒于黄山巨细山脉之间的青弋江江面上, 一张两首微翘的竹筏正飞驰而来。竹筏上巍然站着全副戎装的周恩来副主席与新四军军长叶挺将军。竹筏上放着一张藤制躺椅,这是专程为周副主席准备的。可是,周恩来同志一定要让叶挺军长坐下,叶军长又坚持让周副主席休息,效果两人都并立筏头,那张躺椅一直空着。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战略转变的历史关头, 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同志肩负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重托,冒着纷飞的战火,由重庆绕道广西桂林、湖南衡阳,经浙江金华、建德和安徽太平, 专程来到了皖南山区。

周副主席一到军部所在地罗里村,就投入了重要的事情。他汗未擦,脸未洗,就忙着召开种种集会,听取各方面的汇报;找新四军列位向导谈话,转达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

这一天, 雨后初晴,碧空万里,漆色斑驳的陈氏祠堂(军部大礼堂设在这里)被新四军战士们装潢一新。大门双方“军民合作”、“抗战到底!”两条红色口号格外醒目。周副主席和战士们一样,身穿通俗的灰色棉戎衣,头戴新四军军帽,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在叶挺、项英、陈毅等同志的陪同下登上祠堂的“万年台”。马上,会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周副主席微笑着站在主席台前一再向人人招手致意。周副主席首先向军队和农会干部们宣讲毛主席的辉煌著作《论持久战》。

接着,他精辟地剖析了抗战以来的外洋形势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性,严肃地批判了王明右倾机会主义门路,频频说明:在民族斗争中,阶级斗争是以民族斗争形式泛起的,但又不能约束自己的手脚。他强调指出,我党的方针是统一战线的自力自主,既统一,又自力。他最后招呼,每一个党员和新四军的同志都要立足本职,为把我们流动的区域推进到敌人在中国的心脏南京、上海这个目的起劲、起劲、再起劲。这次讲述,从早晨8点最先,直到黄昏止,周副主席整整讲了10个小时。

周副主席来到军部后,做了许多艰辛仔细的头脑事情,耐心地辅助新四军同志正直头脑政治门路。周副主席同项英同志作了多次恳切谈话。项英强调“江南特殊”,说什么江南不比延安, 不宜自由行动。如要生长,就一定和蒋介石发生磨擦,国共合作一定破碎。以是,江南要一切遵守统一战线,听从三战区的下令。“这就是要害!”周副主席忽地站起来,铿锵有力地说道: “迅速生长抗日气力,这是一个伟大的战略义务,关系着往后革命的成败。机不能失,时不再来,要在党中央统一指挥下松手地生长。”

接着,周副主席批评了项英,指出:“一方面,到处向国民党让步,甚至把蒋介石的‘演说’、‘宣言’编进新四军的政治课本,把党绝对向导的新四军称为统一战线的队伍,还要听从三战区的下令;另一方面,对群众、对同伙却缩手缩脚,不敢发动、不敢争取! 你们甚至连叶军长也不想要啊!”周副主席一边说着, 一边微皱双眉,在办公室里往返踱步,语气变得加倍严肃了。他说: “也许,我的话说重了。国民党和日寇都怕叶挺指挥新四军作战啊! 你们可是不给他指挥权!连顾问处也不让和他住在一起,叫他指挥谁啊?可是党中央、毛泽东同志很尊重叶军长,中央已经决议:叶挺同志加入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往后分会集会,一定要通知叶挺同志加入!”听着周副主席语重心长的话语,项英似乎受了感动,他猛地站起来,认真地说:“恩来同志,我们执行中央的指示。”周副主席握住项英的手说:“好,望你说到做到!睡觉吧,已在午夜了,明天另有大会哩!”

在周副主席和陈毅、粟裕、谭震林等同志的起劲下,纠正了项英的错误头脑,确定了“向南牢固,向东进攻,向北生长”的战略义务。这个战略头脑,指引和武装了新四军宽大指战员万众一心,去争取胜利。在这个战略头脑的指导下,1939年,我军在华中战场取得了重大的战略生长。在长江南岸,军队东进到太湖、巢湖一带,叶飞同志率领的老六团,以“江南抗日义勇军”名义向东猛进,突破了宁沪铁路,延续打了“夜袭浒墅关”、“火烧虹桥机场”等漂亮仗,一直打到上海郊区。

同年11月建立的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下属挺进纵队和苏皖支队。该部进入扬州、泰州及其经西的苏皖区域在长江北岸,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在皖东津浦路器械两侧划分建立了根据地,同年5月建立了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此外,新四军游击支队向河南东进,开拓了豫皖苏边区,同年年底,建立了新四军第六支队。在斗争中,新四军由1939年头的3万多人,生长到年底的9万多人。

被蒋排挤异国流亡,为回国,李宗仁需要说清楚这些问题

1965年7月27日,毛主席接见李宗仁(右一)及其夫人(左二)和程思远(左一)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队主力基本上被消灭。1949年1月21日,在国民党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际,蒋介石宣布下野。次日,时任国民政府副总统的李宗仁就任代总统。 在渡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