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与愿违:一名英国外交官使中英关系发生根本性改变

老照片:走向太空

1961年1月31日,美国宇航局太空黑猩猩Ham(左)搭载水星飞船飞到了地面之上250公里的高空,它微笑着露出了牙齿,Ham和其他高空飞行的动物为像John Glenn(右)这样的美国宇航员开辟了道路,他们在一年后冒着风险发射升空。Glenn在五小时内绕了地球三圈。一部胶片

文|冯璐

在鸦片战争前,中英两国的接触大致上只限于商业层面,没有涉及政府间的官方往来。中外来往的唯一有效途径是广州行商和东印度公司特选委员会或买办(广州商业总管)之间半官方性子的对等往来。然而, 1813年,英国议会破除了东印度公司对印度的商业垄断权,到1833年,议会通过破除东印度公司在华专卖权的法案。事情的背后,从事中英商业的“散商”居功至伟,他们以东印度公司妨害自由商业为由,通过征集署名、向政府请愿、游说国会等手段,终结了东印度公司的垄断权。在1831年,两广总督李鸿宾知道未来情况有变,要求东印度公司买办写信回国说:“……英国政府有责任任命一位商馆头目来广州……”他期望的是一名商业首脑,效果英国派来了一名外交官——“英国商业驻中国商务总监视”威廉·约翰·律劳卑(William John Napier)。这样,两国关系就发生了基本性的改变。

律劳卑身世贵族,16岁就加入英国皇家水师,参加过特拉法尔加海战,后以上校军衔退伍。在事先没有向清方正式转达的情况下,他于1834年7月15日抵达澳门,20日起草了致两广总督卢坤的翰札,要求进入广州。卢坤示意,已往的买办是要“请牌进省”的,但你是“夷目”,身份差别、史无前例,以是要请旨决断。

意得志满的律劳卑在未得两广总督卢坤允许的情况下于7月25日自行来到广州,还派下属直接前往城门,递交一份说明来意的“公文”。这一系列行为可以说步步踩雷。首先,除了商人和买办,任何外国人不得私自进入广州城,律劳卑显然不在此列;其次,外国人递交的文书一律应由商行转呈,律劳卑的手下没有资格直接投递;第三,律劳卑投递的“公文”中自称“来自信英国的正贵大臣”,用平行的“书”(letter)形式,拒绝已往买办们所用、在他看来代表卑下的“禀”(pipetion)字。

律劳卑的手下在城门口的烈日下晒了三个小时,那份不成体统的“公文”却是无人敢接的烫手山芋,自然没有送到卢坤手中。卢坤并不是狂妄自信,他有自己的逻辑:律劳卑自称外交官,要求直接和清朝官方对话,那么广州地方政府必须要有职责相当的官员,然则清政府架构中没有直接卖力商业的官员,对外商业是行商卖力的。英方不能由于自己内部体制的调整就要求中国改变自己的商业管理体制。而且,在天子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卢坤若是接受翰札,与“外夷”私通书信,那就是政治错误了。

/wp-content/uploads/2020/7/i6NVRv.jpeg插图

律劳卑在澳门的屋子

但律劳卑就是不接受行商当中间人,洋商要代递文书,他也差别意,将两广总督和驻华商务监视的直接联系看成唯一可以接受的中英来往模式。8月26日,他揭晓了一份名为《中英关系现状》的文告,译成中文后命人在广州城中张贴散发。文告中,律劳卑埋怨地方政府对他的冷淡态度,“使得成千上万依赖商业为生的中国人将由于他们政府的刚愎自用而受苦亏损”,声称自己要在互利原则下把中英商业推广至全中国而起劲不懈。卢坤也在城内张贴通告,予以驳倒,并且在9月2日住手中英间一切商业来往,命人笼罩商馆四周街道,不许任何人收支。

应该说,在执行这次设计之前,律劳卑也充分考虑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8月21日,在写给格雷伯爵的信中,他自信地提到:“一支手持弓箭、长矛和盾牌的军队怎能对于得了一小组训练有素的英国士兵?我敢肯定他们基本不敢匹敌或迎战,虎门的炮台毫不足道:炮台里不会有人影的。”信件发出的当天,律劳卑违反训令,向印度要求派出军队以占领香港。

9月6日,律劳卑向两艘英国军舰下达作战下令,准备驶到广州黄埔,向清廷示威。在随后的炮战中,英舰击毁了不少清方炮台。卢坤放出话说只要律劳卑脱离广州,克日便可恢复商业。英国政府也没有对华摊牌的意图,律劳卑的行为被巴麦尊斥为“愚蠢的厮闹”,在没有获得国家背书的情况下贸然脱手,效果固然不如人意。9月14日,高烧不止的律劳卑下令撤军,自己也脱离广州,灰溜溜地退往澳门,10月11日,他在病怒交加中去世。

他牺牲在朝鲜前线,母亲为何到死都不知儿子死讯?

英烈简历 王泉,陕西礼泉县人,1920年9月生,生前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116师政治部副主任。1937年5月入伍,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指导员、秘书、股长、科长、团政治委员、师政治部副主任等职。1951年1月入朝参战。1952年6月在朝鲜金川郡右城里遭敌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