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1949年放话:否决我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二战日本军官嚣张跋扈,能随意打骂士兵,但有黑道背景的却不敢惹

由于日本人的“尚武”精神,用军国主义思想给日军洗脑,成为了日军长官殴打下级理由。日本军队认为只有能接受体罚的士兵,在战场上才不是废物。所以在一些抗日剧中,就经常看到日军长官抽打士兵耳光,真的是见怪不怪了。日军上级打下级是毫不犹豫的抬手就打,

/wp-content/uploads/2020/7/ae2Avm.jpeg插图

蒋介石在黄埔军校(资料图)

9月下旬,在台湾没待几天的蒋介石照样关注着大陆,他又一次飞到广州。

在北方,已是秋风送爽,而燠热的南方仍然是蒸笼一样平常。只是早晚已不像前两个月那样闷热了。

蒋介石这次到广州,住在黄埔军校的中正公园内。黄埔军校所在地黄埔岛,地处珠江下游,距广州20多公里。军校确立前,这个岛叫长洲岛,周围环水,环境幽静,被孙中山看中,以为是学习和训练的好场所。1924年5月,孙中山在这儿创办了黄埔军校,培育革命军事干部。黄埔军校是国共互助的产物,也是蒋介石的起家之地,他在这里走向权力的长廊,掌握了兵权,培育了主干。到1927年他发动“四·一二政变”时,军校已有一到四期的毕业生4900多名。毛泽东也曾来军校讲过课。其他人,周恩来、恽代英、叶剑英等都曾在此任过要职。厥后蒋介石的一些嫡系将领,大多身世黄埔,形成了手握兵权的“黄埔系”。蒋介石在军队的这些手下,一样平常都称他为“校长”,自称学生。

蒋介石以为,这次到广州,照样住在黄埔军校较为平安,同时也可以引起手下对创业年月的一些回忆,从而振作起来,挽回败局,也给自己打打气。

蒋介石在蒋经国、俞济时的陪同下,登上黄埔岛的升旗山。在山顶上周围展望,山水田园一览无余。蒋介石忍不住想起于右任老先生为黄埔军校题写的对联:登高望远海,一马定中原。真是贴切无比,寓意深远。厥后蒋介石把这副对联又挂到了南京黄埔路官邸的会客室中,以激励自己毋忘“黄埔精神”。可叹的是,现在一马平川的中原早已丢光,此时只有登高观海望洋兴叹了。

一到广州,蒋介石就迫在眉睫要召见高级将领。他埋下的眼线早已黑暗转达他,张发奎、余汉谋、薛岳等人对他不满,正在笼络李宗仁、白崇禧图谋不轨。这是现在他最不能容忍之事。他命俞济时通知余汉谋、薛岳、李汉魂来黄埔军校见他。这几小我私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走进门,就被蒋介石冷脸相迎,劈头盖脸一顿训斥:“你们以为现在就可以否决我了吗?谁否决我,样子不是摆着吗?胡汉民、李济深、陈济棠都否决过我,效果怎么样?民国十九年,李宗仁、白崇禧,另有张发奎团结阎锡山、冯玉祥要否决我,效果又怎样了呢?否决我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你们想乘难题之时来搞我吗?我叫你们一个个没有好效果!”

蒋介石自顾自地骂着,没有一小我私家应声。其中有人脸上很难看,几回想发作,一看会客室周围站满了警卫,且一个个虎视眈眈,如临大敌。再说蒋介石遭此浩劫,又是个残忍的人,只要稍有反抗的示意,就有可能掉脑壳。于是人人只顾听,一言不发。蒋介石这才逐步消了气。

众人离去时,蒋介石又叫住了白崇禧,说有话要与他单独谈。白崇禧只好留下。蒋介石又变得平易近人,一再让白吃茶,并说自己最近脾性欠好,请他不要见责,随后提及历史:“民国二十六年我们两人精诚互助,以是能完成北伐,统一天下。今后不幸为奸人推涛作浪,以至同室操戈。但厥后卢沟桥事起,我俩又复忠诚互助,终于把日寇打败,收复河山,确立不世之功。今共党虽放肆,国势虽极危险,只要我们能两人同心同德,精诚互助,大事尚有可为。”

蒋介石的一番话不仅打动了自己,连白崇禧也十分感动,连声说:“是,是,委座言之有理。”

事后,他去看了李宗仁,对李说:“这次蒋介石倒很老实。”对蒋介石有更深一层领会的李宗仁,心里有数,嘴里未便说,只是笑笑而已。

在广州市区西部,有一座白色的建筑物,十分扎眼。它在绿树葱茏五彩缤纷之中,显得挺秀别致。这是国民政府的迎宾馆。那时李宗仁就住在宾馆中。

一天晚上,迎宾馆突然华灯齐放,五光十色,一片灯烛辉煌。而迎宾馆周围的马路上,突然增兵加哨,显得森严无比。有途经此处的市民,一见这架势,急急朝别处走去,怕在这兵荒马乱之际无端惹事遭殃。原来这天晚上,蒋介石带着大批卫士,穿过广州闹市来迎宾馆用饭。

这次宴会是朱家骅张罗的。

事出有因。朱家骅见蒋介石在广州召开中央异常委员会时,蒋与李宗仁互相连话也不说一句。这在共军大兵压境之际,显然是后患无穷。作为行政院副院长的朱家骅,以为长此下去不是个设施。有一天,他向李宗仁建议说:“德公,我看你和蒋先生之间有些隔膜,你是不是请蒋先生到这里吃顿饭?”朱家骅的意思固然不是单纯为了用饭,他想在酒席间联络感情,消除隔膜,扭转蒋、李之间相互尴尬的局势,以期填补相互之间的裂痕。

“骝先兄,”李宗仁叫着朱家骅的大号,苦笑一下说,“客,我是可以请的。蒋先生喜欢不喜欢来,我就不知道了。”

“蒋先生一定喜欢,一定会来的。”朱家骅充满信心地说,还再三注释,“蒋先生生涯太严肃了,通常只是一些简朴的宁波菜,什么泥螺、酸菜、笋丝等。此次到广州来,也应该品尝一下广州的名菜才好!”

李宗仁沉思片晌,想既然有朱家骅从中斡旋,他还能差别意吗?于是,他请朱家骅约请蒋介石,且通知党、政、军高级人物作陪。朱家骅去跟蒋介石一说,蒋介石也就准许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宴会就这样定下来了。迎宾馆在城西,而蒋介石住的地方却在城东,宴会那天,蒋介石还没出动,沿途就部署了便衣队,严密警戒。蒋介石坐上汽车,车窗遮得严严实实,前面有车开道,后面有车压阵,穿过广州闹市,声势赫赫开到迎宾馆来了。李宗仁的住宅原先只有两个卫兵,还管看门转达。蒋介石一来,就一下增加了大批警卫人员。这种场所自然少不了俞济时,而且他每次必先到晚走。他指挥卫士将迎宾馆重重围住,只怕发生意外。原本这是要演“将相和”的,现在看来倒像是“鸿门宴”了。

李宗仁做事认真,下功夫准备这个宴会,想借此改善他同蒋介石的关系,以是请来广州最好的厨师,还专门准备了广州名菜“龙虎斗”等。人到齐后,李宗仁看到蒋经国在人群中转来转去,忙个一直,始终不愿入席用饭,便问蒋介石:“经国为何不上席?”

“不管他吧,”蒋介石头也不抬,“我们吃我们的。”

李宗仁未便再问,只好周到地不住给蒋介石夹菜,劝他多吃一点。

可蒋介石照样只喝白开水。李宗仁知道他在坚持“新生涯运动”,也欠好劝说。蒋介石吃菜与众差别,吃的是中餐,但却取出随身携带的刀叉,用吃西餐的方式吃中餐。以前李宗仁也曾与蒋介石吃过饭,并没见他这样,这次不知为什么,只是心里不快。

吃完饭,也没见蒋经国泛起,李宗仁更是犯疑。事后,有人告诉他:蒋经国带了一大批随员,一直守在厨房里;厨师做一道菜,用什么配料,蒋经国都亲自检查过;饭菜出锅时,他都亲自尝一下,等他点过头后,才可端上桌。李宗仁闻知震怒,直骂蒋是小人。

过了几天,李宗仁得知蒋介石要脱离广州回台北了,就硬着头皮到梅花村陈济棠公馆去见蒋介石。蒋介石外面照样很虚心,请李宗仁到二楼去谈。

李宗仁直接向蒋摊牌:“国是已到了不可收拾的境界,弟不得不各抒己见了。”

蒋介石并不感意外,还激励李宗仁:“请讲,请讲。”

李宗仁也不迟疑,启齿便说:“你此番已是第三次引退了。你那时曾一再声明,五年之内决不外问政治。但事实上你的所作所为完全相反,不仅在溪口架设电台,亲自指挥军队,而且还密令逮捕陈仪,并指派周喦接替。厥后又派汤恩伯到福州,挟持朱绍良离闽,让汤恩伯当福建省主席……”

蒋介石已往很少听到别人在他眼前这样数落他,面貌最先变得一阵红,一阵白,很长时间不吭一声。

“蒋先生,你宠信汤恩伯亦属宠非其人。”李宗仁一启齿便一泻千里,什么话都明说了。他想反正是与蒋介石最后一次碰头了,另有什么好遮盖的:“汤恩伯曾受过我指挥,我知之其详。论品论才,汤恩伯任一师长已嫌太过,怎能指挥一方面雄师?他的为人,性情暴戾,虚张声势。所部军纪荡然,抗战时代,河南民谣曾有‘宁愿日军来烧杀,不愿汤军来驻扎’,想必你也听到过……蒋先生,像他这样的人,你把他作为心腹,能不坏事?”

蒋介石原本就无心听李宗仁烦琐,不外摆摆门面而已。谁知李宗仁颇有些得理不让人,竟提及来没完,而且都是些责难之辞。脸上便挂不住,但又欠好发作,变得十分尴尬,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李宗仁知道多说无益,停下来看着蒋介石,希望他示意一个态度。

蒋介石似乎什么也没听见,不时喝口白开水。他见李宗仁停下话头瞪着他,便放下杯子,负疚地冲李笑笑说:“关于撤换朱绍良一事,我手续欠完整,请你原谅。”

李宗仁也只好说:“事情已经已往了,算了吧。”见没有什么可谈,李宗仁只好起身告辞。蒋介石随着下楼,将李宗仁送上车。

今后,李宗仁再也没有和蒋介石碰头。梅花村一面,确是最后的划分。蒋总统和这位代总统,就在这种冷漠的气氛中分手,自此纵然近在咫尺,相互也不相往来,有事都是通过中间人传话,或是托旁人带信。

蒋介石在广州的几天里,倒是没有闲着。他要密切注意广东方面的情形,又要不时关注北平新政府的确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集会预计9月21日在北平开幕,在这前后,原国民党将领如董其武、陶峙岳等通电起义,给了新政协集会最好的礼物。

9月26日上午,在东交民巷六国饭馆中举行午宴时,周恩来主持,讨论起一个众多人、包罗蒋介石感兴趣的话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否可以简称“中华民国”?来的都是些老前辈,有两种意见。第一位谈话的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黄炎培,他以为,由于中国老国民落伍,感情上习习用中华民国,一旦改掉,会引起不必要的反感。他的意见是三年以后再除掉这个简称。

第二个谈话的是廖夫人何香凝。她说中华民国是孙中山革命的一个功效,那是许多义士的鲜血换来的。关于改国号问题,她小我私家以为,若是能照旧,用它是好的。若是人人不赞成,就不坚持了。

第三位谈话的是辛亥革命后归隐了38年的生平不写民国国号的前清进士周致祥。他说:我否决简称什么中华民国,这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群众对它没有好感的名称,20多年来更被蒋介石搞得不堪言状了。我主张就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示意两次革命的性子差别。

这时,司徒美堂站起来说:“我没有什么学问,我是加入辛亥革命的人,我拥护孙中山先生,但对于中华民国这四个字则绝无好感。理由是中华民国与民无涉,更给蒋介石与CC派弄得天怒人怨,真是咬牙切齿。我们试问,共产党所向导的这次革命是不是跟辛亥革命差别?若是人人都以为差别,那么,我们的国号应该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抛掉又臭又坏的中华民国的烂招牌。国号是一个极其庄重的器械,一改就要改好,为什么要三年以后才改?语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令不行。仍然叫中华民国,何以昭告天下国民?我们似乎偷偷摸摸似的,革命胜利了,连国号也不敢改。我坚持否决什么简称,我坚决主张名正言顺地用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后谈话的人口学家马寅初、爱国华侨陈嘉庚等都不赞成用“中华民国”。

决议不用“中华民国”简称后,毛泽东在政协开幕式上也作领会释。去掉简称“中华民国”,不等于把中华国民已往革命的历史意义一概抹杀,如辛亥革命、国共大互助等都是有它的历史意义的。同时“中华民国”这一名称,由于在民间已很习惯,以是在现在,也不会禁用。在人民中还允许有这样的称谓,正如现在我们所用的阳历,同样也不克制人民用阴历。这以后,政协一次集会陆续通过的大会文件,就去掉了“中华民国”这四个字。

大会开到第八天9月30日深夜,蒋介石从广播里听到了更多令他气恼的新闻:大会选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其他人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为副主席,还选出毛泽东、刘少奇等180人为政协天下委员会委员。

1949年9月30日下昼2时,政协全体集会选举的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左三)等在大会主席台上。这些放置都在蒋介石的预料之中。他没想到的是陈明仁的公然讲话。他没听两句,头一下子大起来,恨得牙根发痒,血压都升高了。

陈明仁在一届政协集会上,作为特邀代表,曾有过一段谈话:“我记得我在黄埔的时刻,蒋介石经常对我们说:‘我是革命的,执行三民主义的,我什么时刻不革命,你们应该打垮我。’我现在发现蒋介石不仅是不革命,简直是反革命,简直是人民公敌,我固然要打垮他。而且不只我要打垮他,就是通常黄埔同砚甚至天下人民都要起来打垮他的。他是我们的校长,现在我便给他一个大义灭亲。我想蒋介石用不着怨恨我,应该去怨恨他自己。”

蒋介石百思不得其解:陈明仁是云云忠诚的将领,怎么会被程潜说动,起义了呢?就在陈明仁长沙起义的前几天,蒋介石曾托人捎给陈明仁一份手令,命他死守长沙,不惜三军牺牲,否则便向湘西退却,退却之前,把主张和平的人士一律处决。程潜主张和平,这蒋介石胸有定见,但他决不信赖陈明仁居然会和程潜一条心……本文摘自《红墙知情录:共和国外交轶事及两岸风云》,作者:尹家民,出书:当代中国出书社

​泉源:人民网

事与愿违:一名英国外交官使中英关系发生根本性改变

文|冯璐 在鸦片战争前,中英两国的接触大致上只限于商业层面,没有涉及政府间的官方往来。中外交往的唯一有效途径是广州行商和东印度公司特选委员会或大班(广州贸易总管)之间半官方性质的对等往来。然而, 1813年,英国议会废除了东印度公司对印度的贸易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