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托曾写信给斯大林:不要派人来杀我了,我们已经抓了五百人了

毛泽东对荣辱毁誉早已看透:让全世界人民去评论我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文/刘火雄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一行抵达北京,由此正式开启了中美之间的“破冰之旅”。当天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书房会见尼克松、基辛格等人。互致问候后,毛泽东对尼克松笑谈:“昨天你在飞机上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说是我们几个要吹的问题限于哲

/wp-content/uploads/2020/7/MraE7j.jpeg插图

年轻时的斯大林

  斯大林保留的三封信

  1953年3月初,改造浪潮吹遍整个苏联。经受了历久的压制后,斯大林的继任者终于可以在他死后变化其政策。苏共中央主席团没有一小我私家赞许他总体上守旧的政策,甚至像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这样苏共党内的守旧派也赞许执行一定水平的改造。斯大林历久以来袭击的改造终于有了执行的可能性。然而社会上并未泛起关于改造的讨论。苏联那时是不允许民众讨论这些问题的。苏共党内斯大林的接棒人想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要让苏联的通俗公民,或者政府的下层官员能对克里姆林宫的决议产生影响。

  莫洛托夫和卡冈诺维奇无法阻止马林科夫、贝利亚和赫鲁晓夫的改造设计。马林科夫想增添集体农庄的拨款以推动苏联的农业生产,他还赞许增添轻工业的投资。赫鲁晓夫想在苏联拓荒,以竣事几十年以来苏联粮食供应不足的问题。马林科夫和贝利亚刻意推动苏美的和平共处:他们忧郁冷战将给人类带来一场灾难。贝利亚希望同南斯拉夫确立友好关系,他也想破除俄罗斯在苏联境内的特权,并削减对各民族文化自我发展的限制。马林科夫、贝利亚和赫鲁晓夫都以为,民众的生涯不应该像斯大林时期那样充满暴力和专断。他们主张释放劳动营里的政治犯并封锁官方媒体,制止宣传老一套的做法。若是苏联改变了斯大林的政策,那么就没必要把斯大林当神一样去崇敬了。

  苏共主席团异常郑重地处置斯大林的物质遗产。1924年列宁逝世时,斯大林成了列宁著作的治理者,他决议应该出书列宁的哪些著作,哪些不应该出书。他自己出书了 《论列宁主义的基础》。斯大林参考列宁的著作,从而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追求合法性。斯大林的接棒人都熟悉这些。1953年3月5日,经苏共中央委员会授权,他们将《斯大林文集》没收,并匿名送给了各公共图书馆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所,只留了几百本书。斯大林的许多信件和电报都被烧掉了,他的大部分文章和著作的草稿也不见了。“斯大林文集”的最后一部分很不完整。

  斯大林孔策沃别墅的桌子上另有隐秘。在一个抽屉的报纸下面夹着三页纸。其中一份是铁托写的:

  斯大林:

  不要派人来杀我了。我们已经抓了五百小我私家了,有些人带着炸弹,有些人拿着枪……若是你照样派人来杀我,那我也派小我私家去莫斯科,我一定不会送第二个。

  这是铁托写给斯大林的。还没有人敢这样对斯大林语言。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斯大林留着这个纸条的缘故原由。他还保留着布哈林写给他的最后信件:“柯巴,为什么你一定要我死呢?”岂非斯大林每次重读这封信时很兴奋?(听说他一直对布哈林有看法。)第三份是列宁1922年3月5日写的一封信,内容是要斯大林为自己的卤莽言行向克鲁普斯卡娅致歉。这是他收到的列宁的最后一封信,信的内容很伤自尊。若是不是他心里放不下这几件事情,他是不会保留这些信件的。

  苏共领导人把这三封信当成秘密。但斯大林死后他们改变了苏联的公共话语,《真理报》 赞扬斯大林的内容少了。一些揭晓的文章最先指斥“小我私家崇敬”。虽然这些文章大篇引用斯大林著作中的话,但并不是说斯大林的小我私家崇敬是历史上最堂而皇之的。苏共中央主席团讨论新政策时,由于贝利亚搜集到了斯大林与警员部门谈话的录音,以是贝利亚重新担任内务部部长。录音显示,斯大林计划将恐怖进行到底。贝利亚让中央委员会的成员读读录音纪录。

  改造者面临一种逆境:若是他们宣布放弃斯大林的遗产,那他们统治的合法性将会大打折扣,但若是他们不马上执行改造,社会的不满会蕴蓄,他们也会有贫苦。另有更大的难题。有些人崇敬斯大林,但也有几百万人憎恨斯大林的镇压。斯大林死后还阴魂不散。改造者必须意志坚定,措施得力。忙乱必定会扰乱整个苏联的秩序。主席团的大多数成员以为,在不特意指斥斯大林的条件下执行改造。在苏共中央委员会的集会上,他们只是提到晚年斯大林的反复无常。贝利亚因捏造英国情报机构代理人的罪名而被逮捕,贝利亚被逮捕后,苏共中央主席团1953年7月召开了集会。实际上领导层忧郁贝利亚会掌握最高领导权,也忧郁他会执行看起来相当激进的改造。他们以为,应该对已往所犯下的罪行和权力滥用卖力的是贝利亚,而不是斯大林,1953年12月,贝利亚被处决了。

  斯大林的家庭也遭受了重大的变故。他的女儿斯维特兰娜很快就改了自己的姓。学生时代人人都知道她的名字叫斯维特兰娜·斯大琳娜,斯大林死后,她自己改名叫斯维特兰娜·阿利卢耶娃。由于已经向她父亲的继任者低头,以是她最终幸免于难。瓦西里·斯大林并未做响应的改变,经常沉湎酒色,声名狼藉。斯大林实际上已经和他脱离关系了,他父亲死后,他被观察,并因爱厮闹和滥用公共资金而被捕。他的特权岁月竣事了。

斯大林的遗体被抬出红场陵墓

  贝利亚倒台后,苏共掌控了内务部。对于各民族有文化自决权的限制仍然比较多。马林科夫和赫鲁晓夫继续推动改造,也都在为掌握最高权力而斗争。集体农庄的粮食收购价格上涨了。为提高粮食产量,哈萨克斯坦的荒地得到了开发。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关系有了一定的缓和,同美国的重要关系也有所松动,朝鲜战争也竣事了。由于要明确支持苏共主席团的每一项流动,以是在中央委员会上对谈话治理就不那么严酷了。虽说苏联仍然是一党专政,但总体上说,恐怖气氛淡了。马林科夫和赫鲁晓夫之间的竞争还在继续。贝利亚已往一直忧郁他激进的改造头脑和他小我私家的冒失。马林科夫缺乏自信,赫鲁晓夫因镇压贝利亚而名声大振,他在两年的时间里成了苏联的最高领导人。

  在赫鲁晓夫的授意下,一个委员会最先观察斯大林时期大洗濯的数据。赫鲁晓夫虽然在寻找对马林科夫晦气的质料,但这尚需时日。苏共主席团的几位成员否决执行进一步的改造。为了保证自己能顺遂接班,赫鲁晓夫在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上提出了斯大林的问题。有人说损坏苏联秩序是危险的,他反驳说:“若是我们不在中央全会上说真话,我们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可能不得不说出真话。那时刻我们不是在揭晓演讲,而是在接受人民的观察!”在苏共二十大终结时,赫鲁晓夫指责斯大林是一个怪人,他整死了几千人,在政治领导和详细政策上损坏了列宁主义的传统。指控书并没有周全综合地评价斯大林。赫鲁晓夫的讲述集中在从1934年基诺夫遇害以来斯大林的流动上。他并不直接指斥二十世纪二十年月后期以来苏联确立起来的基本政治经济结构,他也没提及斯大林在内战和第一个五年设计执行时代执行的恐怖。为了赢得那时党政官员的支持,他必须给人一种这样的印象,你们这些人的前任都是1937—1938年大洗濯的受害者。

  整个会场都没人提否决意见。赫鲁晓夫达到了他的目的:对于他海内的竞争对手来说,很难指责他领导权的合法性,除非这小我私家想回到斯大林的大恐怖年月。然而另有一个问题,正是斯大林在东欧确立起了共产主义政权。通过指责斯大林,赫鲁晓夫重新确立了一条沿着列宁主义和十月革命的门路前进的门路。这在东欧国家行不通,由于这些国家是斯大林辅助他们确立了共产党政权。赫鲁晓夫的讲述对于东欧来说就是一颗政治炸弹。波兰发生了有组织的罢工抗议流动。1956年10月,匈牙利也发生了动乱。

  1957年6月,否决改造的人最先提议攻击,他们要求赫鲁晓夫辞去苏共第一书记职务。但苏共中央委员会支持他,经由几年的凶猛斗争后,他在1961年10月的苏共二十二大上对斯大林提议了更凶猛的攻击。老布尔什维克朵拉·拉祖继娜走上讲台谈话。由于她自己忍受了多年的压制,她说列宁托梦给她说红场的陵墓里只能有他一个。全场掌声雷动。一个幽静的夜晚,这件事情最先执行,经由防腐液处置的斯大林的遗体被抬出了陵墓,埋在克里姆林宫的墙底下。在他的墓地上只有一根柱子和一座半身像。历史学家最先查找斯大林与列宁经常争吵、举止卤莽的质料。斯大林格勒重新命名为伏尔加格勒。对列宁的崇敬,也在不停提升着对赫鲁晓夫的崇敬。1959年出书了新的党史教程。那些崇敬斯大林的党员要么保持沉默,要么被开除党职。只有一小撮在国外的共产党员对此持有异议。他们当中最主要的是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在生涯上对斯大林不满,但他以为赫鲁晓夫的改造是与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决裂。这导致双方关系泛起裂痕,最后中苏走向盘据。

  赫鲁晓夫1964年下台。苏共政治局(主席团重新变成了政治局)推翻了赫鲁晓夫在海内外执行的诸多政策,政治局也掩盖了差别意见的争论。但这是对赫鲁晓夫政策的修正,不是要回到真正的斯大林主义。新的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从没思量过执行恐怖统治或小我私家专制。“稳固干部”成了一句口号。但实际上苏共政治局在1969年斯大林生日这一天计划重新评估斯大林的遗产。《真理报》的社论准备了一份赞美词,只是在最后一分钟由于意大利和法国共产党的干预才没能公然揭晓。(但这也迟了,蒙古共产党已经印发出去了,由于乌兰巴托的时区要早一些。)

  但重评斯大林的念头还在。1984年7月,戈尔巴乔夫上台前,政治局思量过这个问题。年长的政治局成员对斯大林照样有情绪的,对赫鲁晓夫很不满。

  为斯大林恢复名誉的想法不了了之,由于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担任党的总书记后,他在政治局不再提这件事了。很快斯大林又成为批判的工具。在戈尔巴乔夫的公然性原则下,斯大林滥用权力的许多质料被揭发出来了。斯大林确立的行政命令制备受指责。影戏、小说、诗歌以及历史著作都在指责斯大林。戈尔巴乔夫通过知识分子的著书立说让民众明了,周全评估斯大林的遗产对苏联社会的新生是十分重要的。但这一历程有点失控,由于有些指斥斯大林的人以为列宁对权力滥用也负有责任。他们将行政命令制的起源追溯到苏联建立的时刻。但在公然讨论中,也有人赞扬斯大林,有人照样一定了斯大林在二十世纪三十年月苏联工业化以及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中作出的孝敬。

  但事情还没竣事。戈尔巴乔夫指责斯大林是历史上最大的罪犯。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建立后,鲍里斯·叶利钦还在批判斯大林,与戈尔巴乔夫差别的是,他既批判斯大林,也批判列宁。批判一直连续到2000年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祖父曾做过列宁和斯大林的厨师。普京总统不想听二十世纪三四十年月权力滥用的故事,相反他希望能够张扬那些年月苏联所取得的成就。普京不赞许诋毁历史,他象征性地恢复了苏联的国歌,当然是换了歌词了。他经常提及他在克格勃(KGB)事情的履历,克格勃的前身就是斯大林时期的平安守护部门。为斯大林恢复名誉显然不是普京的目的,他是要说明俄罗斯帝国、苏联、俄罗斯联邦是一脉相承的。自二十世纪八十年月后期以来,斯大林第一次不再成为批判的工具。普京以为斯大林就是一个历史人物,他的是非功过让学者们去评说就可以了。这对于长眠于地下的斯大林来说是一种侮辱。只要他死后还被人们批判,他在莫斯科的政治中就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物。普京上台后,斯大林成了被官方忽视的人物。

  但社会没有遗忘他。只管人们揭破他的专制,但照样眷念斯大林和他统治的谁人时代。2000年的民意测验证实了这一点。当被问及二十世纪哪个时期最让他们难忘时,大多数受访者以为是勃列日涅夫时期,30%的人以为是赫鲁晓夫时期,28%的人以为是革命时期,18%的人以为是尼古拉二世统治时期,而有26%的人以为是斯大林统治时期,这一数字不算是最低的。不赞成斯大林统治时期的人则高达48%,但事实上,有四分之一的人并不否决斯大林的统治,这令那些主张变化社会看法的人很失望。转自《文汇念书周报》,泉源:人民网

二战最后投降的日军:战斗29年致130人伤亡,回国后拒绝天皇接见

1974年,在菲律宾马尼拉电视台出现了一个日本老兵,他叫小野田宽郎,他有头发散乱,眼神炯炯有神,许多观众并不知道小野田宽郎的身份,当得知小野田宽郎是一名二战日本士兵时,很多人都难以置信。毕竟二战已经结束29年了,小野田宽郎可以说是最后一个投降的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