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他曾当选团中央第一任书记,犯了错误后,毛泽东周恩来这样辅助他

他是辽宁籍陆军上将,曾在张家口当省主席,晚年因原子弹爆炸而落泪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辽宁铁岭籍国民党将军刘翼飞的故事。 刘翼飞 提起铁岭籍名人,很多人都会想起赵本山。其实还有一位国

/wp-content/uploads/2020/7/y6R7vm.jpeg插图

淮海中路567弄6号,有一幢坐北朝南的两层楼砖木结构石库门修建,这里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100年前的1920年8月22日,在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向导下,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在这里确立。它的确立和流动,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确立奠基了基础。

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缔造人和第一批团员,包含了陈独秀、杨明斋、俞秀松、施存统、叶天底、袁振英、金家风等8人。作为上海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之一,施存统是共青团中央执行委员会的第一任书记,新中国确立后任劳动部副部长,为革命事业作出了孝敬。

中共最早党员之一

施存统是浙江金华叶村人,出生农家,自小勤学,1917年在娘舅资助下考取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那时一师已是浙江新文化运动的中央。他很快融入其中,阅读了大量提高书刊。

这些书刊对他影响较大,特别是《新青年》,他认定“通常《新青年》所说的话,总是不错的了”。这一时期他的头脑也逐渐发生变化,有了改造社会的热忱和信心。他和俞秀松等几个同砚组织了天下书报贩卖部,销售提高书刊,开办《浙江新潮》,宣传新头脑。陈望道等新派西席十分欣喜,激励学生多动笔、发心声。

母亲的的患病离世让施存统最先思索中国的“孝道”。他撰写的《非孝》洋溢着对封建旧传统的作乱精神,在社会引起轰动。浙江省公署和省教育厅查封了正在印刷的第三期《浙江新潮》,并责令开除施存统,解聘陈望道等4名新派教员,遭到校长经亨颐拒绝。北平的北洋军阀政府也发出“查禁《浙江新潮》”的电报,责令警察厅逮捕写“反动”文章的师生。施存统潜离杭州逃避风头。

1920年3月尾,施存统来到上海,进入星期谈论社事情,并通过《星期谈论》主编戴季陶熟悉了《新青年》的主编陈独秀,陈独秀由于《非孝》而对他异常浏览。在上海,施存统进一步接触了马克思主义理论,逐渐成为一名共产主义者。陈独秀提议组织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后,施存统和俞秀松、杨明斋、戴季陶、李汉俊、沈玄庐、陈望道一起成为研究会会员。

这时,经共产国际批准,俄共(布)远东局派维经斯基等人来华在上海会见陈独秀,讨论在中国确立共产党问题。在维经斯基等人的辅助下,陈独秀以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为基础,加快了建党的措施。6月,施存统和俞秀松、李汉俊、陈公培加入了陈独秀召集的商议确立共产党组织的集会。这是中国第一个共产党组织,施存统也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几名党员之一。那年8月,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在上海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新青年》编辑部正式确立,取名为“中国共产党”。

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日本文化界翻译出书了大量的有关著作,确立了共产党的组织。那时我国有许多提高青年在日本留学,在头脑上受到影响,施存统带了一份党纲草案去日本,既为在留学生中生长组织,也为了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考察日本的社会主义运动。

施存统到日本东京后,与在日本念书的周佛海取得联系,确立了旅日共产党组织。1921年中共一大召开前,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员李达、李汉俊来函,要求旅日共产党组织派代表加入中共一大。考虑到周佛海已多年没有回国,施存统便放弃了这次机遇。

施存统在日本住了近一年半,与日本提高人士来往,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以后流传马列主义的事情打下了基础。日本政府对于施存统的行动早已加以监视,于1921年12月中把他和日共几位同志一起逮捕,在东京牢狱关押了半个月左右,并驱逐出境。

当选团中央书记

1922年头,施存统由日本回国,陈独秀委派他向导社会主义青年团暂且团中央的事情。原在北京出书的团中央机关报《先驱》杂志搬到上海出书,由施存统卖力主要事情。

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确立后,1920年8月22日,施存统和俞秀松等8人提议确立了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随后,北京等地也相继确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地方组织。各地团组织确立后,在工人、学生、农民中起劲开展革命流动,同时也有条不紊地筹备团的一大。

1922年5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天下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选举张太雷、蔡和森、俞秀松、高尚德、施存统等组成中央执行委员会,并由施存统担任书记。团的一大标志着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实现了头脑上、组织上的完全统一。

这一时期,施存统作为团的书记,写文章,做讲述,加入群众性政治流动。在《共产国际给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书》中,对施存统向导的团的事情予以了充分一定:“中国的青年团已成为能组织群众运动的整体,这是你们现实运动中胜利的事实。”

1922年7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二大,施存统作为代表讲述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天下代表大会的情形。1923年,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南京召开第二次天下代表大会时,他仍被选为团中央委员,但因他几年来疲劳过度,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无力担任繁重的事情,团中央赞成他休养。

脱离团中央不久,施存统来到上海大学任教,解说《社会运动史》《社会头脑史》《社会问题》三门课程,党的许多向导人如瞿秋白、邓中夏、恽代英、肖楚女等都在这里教课。在他的率领下,上海大学开办了工人夜校、平民学校,向工人解说社会不平等的缘故原由,启发工人的觉悟。

1925年“五卅”惨案时,施存统给站在运动最前线的上海大学学生许多激励和指导。7月,戴季陶出书题为《国民革命与中国国民党》的反动小册子,攻击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虽是戴季陶的同伙,还受过其资助,但施存统照样同陈独秀、瞿秋白、恽代英等一起先后发表文章,进行了尖锐的批判。

施存统在上海大学任教两年,时代他和女学生钟复光娶亲,并更名施复亮。

1926年8月,在组织安排下,施复亮脱离上海到广州中山大学任教,并在黄埔军校、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解说政治经济学。

1927年2月,党组织派施复亮、钟复光到武汉,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教官,那时军校的政治总教官、党委书记是恽代英,遇到要事施复亮总是向恽代英讲述叨教。

不久,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疯狂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驻扎在武汉西郊的自力第十四师师长夏斗寅也叛变率部向武汉进攻。紧要关头,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与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生组成中央自力师回手,叶挺兼师长,恽代英任党代表,施复亮任政治部主任,很快将夏斗寅部击溃。

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惨遭失败,白色恐怖眼前,所有的革命者都受到了磨练。施复亮在革命转折的关键时刻,他彷徨苦闷,不知何去何从。他虽然历久钻研马克思主义,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若何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特别是在民主革命时期若何看待资产阶级的作用,是一个庞大的问题。在此情形下,隐居武昌家中的他写了一篇《悲痛中的自白》,脱离了党,铸成了终生痛恨的错误。

新中国确立后任劳动部副部长

只管脱离了党,施复亮依然憎恨国民党的残杀,为遭害的同志悲伤。他退党后曾一度加入过国民党的改组派,试图改变国民党的罪过作法,恢复孙中山的三大政策,终因意见不合而退出。

1929年到1936年,他从事译著马克思主义和革命理论的著作,翻译出书了大量提高书籍。他编著的如《资本论纲领》《经济科学纲领》《社会意识学纲领》等二十余种译著,宣传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在译著同时,他也不停自我反省。他在1932年4月间写的《中国现代经济史》的序言中就表达了自己的忏悔心情,在1937年出书的《民主抗战论》一书中更是沉痛地说:“八九年来,我的良心经常受着叱责。愧对已往那些共过磨难的同伙和同砚。他们为了革命而牺牲了。而我却还苟且偷生于人世。我因一时的熟悉错误而不能革命到底,我没有他们那样勇敢作壮烈的牺牲,我只有感应忸怩和不安”。

周全抗战发作后,各界纷纷确立救国会,施复亮成为文化界救国会向导人之一。他在《文化战线》《救亡日报》《新华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呼吁民主抗战。上海陷落后,他辗转昆明来到重庆。在重庆,他经常同党的向导人往来,受到周恩来许多教育辅助,进一步熟悉到党向导民主革命的政策目标是完全正确的,加倍熟悉到自己已往的主张是抹杀阶级矛盾、畏惧阶级斗争的小资产阶级和谐主义的错误,并起劲加入种种群众性的政治流动,配合党的政策目标,否决国民党的独裁政治,否决榨取民众,否决消极抗战,否决对日妥协的阴谋。

抗战胜利后,施复亮起劲投入爱国民主运动。1945年8月,毛泽东偕周恩来、王若飞赴重庆与国民党政府谈判钻营和平。施复亮同其他提高人士一起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等向导同志的接见,听到他们的教育,受到很大的鼓舞,不久即和黄炎培、章乃器、胡厥文、孙起孟等人一道提议筹备确立民主建国会,并担任常务理事兼言论出书组主任,和其他抗战后相继确立的民主党派一起为争取和平民主、否决内战进行了坚决斗争。

1948年12月,施复亮代表民建到解放区加入新政治协商集会筹备事情。1949年4月,毛泽东在北平香山双清别墅请施存统、黄炎培、章乃器等民主人士聚餐,勉励人人要为解放上海着力,施复亮自动报名加入了南下事情团。

上海解放后,施复亮担任华东军政委员会的照料,他激动地对陈毅诉说了自己的履历,指斥自己已往头脑不坚定的错误。陈毅对此十分赞赏,并一定了他协助党所作的统战事情。

1949年9月,施复亮出席在北平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集会,当选政协第一届天下委员会委员,并于10月1日加入开国大典。

新中国确立后,施复亮被任命为劳动部副部长。他一方面解决劳动部的事情,一方面仍全力推动民主建国会的事情,担任民建会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副主任委员、组织委员会主任委员。厥后他还担任了天下人大常委和天下政协常委,在自己的岗位上恪尽职守。

正当他想把余年所有孝敬给党、起劲为人民多做一些事情的时刻,他因操劳过度而得了半身瘫痪症,不得不进医院治疗,医生要他出院后作较历久的休息。中央统战部和劳动部都来电慰问,富于情绪的施复亮异常激动。他在病床上给李立三、李维汉两位部长写信,又一次对于自己已往的错误作了检验,并对党的关切示意衷心感谢。他在信中说:“在1927年以前,我与你们曾共过磨难,但在1927年8月以后,由于我熟悉错误,意志不坚,中途脱离革命。虽然你们未曾劈面叱责过我,但我至今忸怩于心,解放以来,你们给我以很好的事情机遇,但我自己总觉得事情太少,享受太多,常感不安。”现实上,他在病中并没有完全休息,照样经常体贴和推动民主建国会事情的开展。文化大革命时代,他和爱人也都受到打击,由于周总理的干预,才没有受到太大的迫害,但他的病情日益严重,在1970年11月尾逝世。

施复亮一生节俭,烟酒茶不沾,一双皮鞋能穿20年,多余的钱用于行善行善,为拯救上海失业工人他捐钱,河北水灾他捐钱,家乡办学他捐钱……他教育子女敬业爱国,他的儿子施光南以其卓越的孝敬被文化部授予“人民音乐家”的称呼。

1992年钟复光病逝后,后代们遵照母亲的嘱托,陪同怙恃的骨灰一起回到金华叶村。虽然走过了曲折的门路,但施复亮一生仍为革命尽心竭力,做出了孝敬。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吴頔 题图泉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泉源:郑赫

1907年时,来河北求学的蒋介石,为啥是保定军校的肄业生?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早年在河北保定求学的蒋介石的故事。 1907年时的蒋介石 蒋介石是国民党领袖,是近代中国的著名人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