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秉德深情细说在伯父周恩来身边的日子

从自己家乡起兵,你能一统天下吗?深度分析来了

【军武次位面】:杨树 你的家,在哪里? 中国历史悠久,幅员辽阔,英雄辈出,广袤的国土如同巨大的舞台,上演了一部又一部风云激荡的大戏。 大戏虽多,主题几乎只有一个:统一。 自从秦并天下以来,那些在乱世中崛起的各方诸侯,心怀统一大志才能笑到最后,否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周恩来在兄弟三人中排行老大,其大弟周恩溥于20世纪40年代去世,周恩溥生有一子,已于前些年在河南焦作去世;小弟周恩寿(周同宇)生有三男三女,其中中国新闻社原副社长周秉德是长女。周秉德在少年和青年时期,曾在伯父周恩来和伯母邓颖超身边生涯了15年。

十多年前的一个春日午后,笔者走进一套老式红砖公寓,造访了周秉德。那天,周秉德如约在家等我们,她精神挺好,始终充满热情,显得十分精明精悍。她家客厅部署得古朴而典雅,沙发劈面的主墙上悬挂着那副由意大利摄影师为周恩来拍摄的照片,格外引人注目。

谈起在中南海伯父身边渡过的难忘岁月,谈起伯父伯母对自己的关切、体贴与教育,周秉德显得格外激动与忘情,她时而激昂,时而沉思,恍若回到了在西花厅的岁月。

难忘的第一次碰头

1937年4月,周秉德在哈尔滨降生,这着实让三代没有女孩降生的周家上下很是兴奋了一阵子。周恩溥为这位侄女的出生写下了“吾家添丁,周门大喜”8个字。周恩寿还特意跑到吉林,找时任吉林省教育厅长、也是周恩来南开的同砚帮女儿起名字。这位厅长再三思量,截取了屈原作品《橘颂》辞里的“秉德无私,参天地兮”中的两个字作为她的名字。

随着东三省的陷落,周恩寿率领全家搬到了天津。周秉德在接受采访时说:“1943年全家投奔天津的四奶奶,我在那里念了6年小学。在我小学三年级的一天,爸爸在翻阅《益世报》时,看到有关大伯的新闻,很是兴奋,悄悄对我说:‘你伯父在共产党内是做大事的。’往后,我便晓得自己有一个当共产党大官的伯父,也希望有那么一天能很快见个面道个好。”

1949年3月,中共中央进入北平,周恩来将此函告在天津的弟弟周恩寿。早在大革命时期,周恩寿是黄埔第四期学员,但他在1927年国共盘据时脱党,且于1928年后和周恩来断了联系。1946年春,周恩来就东北息兵问题与国民党政府代表张治中、美国政府特使马歇尔的代表在北平举行谈判。在此时代,他得悉弟弟在天津,曾邀其来北平见了一面。

看到周恩来发自北平的信,周恩寿即偕妻北行,并在香山与兄长晤面。闲谈中,他再次向周恩来提出重回革命队伍的请求。周恩来说:你脱离的时间太久了,情形不熟悉,也不体会现行的各项政策,若要加入事情,必须先学习。于是,周恩寿进了华北革命大学,妻子仍返天津照顾后代。

独自在北平学习的周恩寿,有时行使节假日到中南海同兄长团圆。在一次和周恩来碰头时,周恩寿提及长女秉德即将小学结业,想把她接到北平读中学。周恩来知道弟弟在华北革命大学住的是团体宿舍,带孩子不方便,便提出可在自己的寓所安置侄女。

1949年6月下旬的一天,刚刚小学结业的周秉德在火车的汽笛声中告辞了天津,告辞了母亲与弟妹,随父亲来到了北平。“一位清瘦精壮的叔叔领我进入中国共产党头头脑脑栖身的地方——中南海。进门,绕湖,再进门,不多时我被带到了一个叫丰泽园的院子里,那是四合院式的平房。我那时说不上激动或喜悦,只以为新鲜,自己在院子转来转去。”

只一小会儿,在外边开会的伯父周恩来就回来了。“高大魁梧,脸庞丰满红润,与爸爸有点像,也有两道浓黑的剑眉。他亲热地把我拉到身边,左右端详,笑着说:‘呦,你似乎你爸爸,又有点像你妈妈。’”

问了周秉德的母亲及弟妹的现状后,又交际了许久,周恩来才付托卫士安放侄女的住处。周秉德被放置住在一排坐南朝北的屋子里,“住在西边,屋里有几个书柜,东边一间是伯父秘书配偶的住房兼办公室。屋子的条件比我家里要好,但绝不豪华”。

那时,伯母邓颖超不在北平,她受毛泽东之嘱到上海接宋庆龄去了——迎接她来北平共商确立人民共和国大计。8月28日,周秉德随伯父到火车站去接伯母。只见火车站内锣鼓喧天,周恩来和其他党政向导人都走上前往与宋庆龄握手攀谈。“你就是小秉德吧!你好!”周恩来的卫士长成元功把夹在人群中的周秉德领到邓颖超眼前,邓颖超握住周秉德的手笑吟吟地说。周秉德随即向伯母问好。周秉德回忆说:“这是我第一次与七妈(指邓颖超)相见,那情景至今经常浮现在眼前。”

周恩来配偶一生无儿无女,多年来一直把满腔的父爱母爱所有倾注在一批义士子女身上。现在至亲侄女来到身边,配偶俩自然把周秉德看成自己女儿一样疼爱万分,周秉德也很快适应在中南海的生涯,感受到在北平也有一个充满亲情而温暖的家。

“你住的是间书房,可以在那多看些书。毛泽东伯伯就住在前面,他事情忙,不要去打扰他。”伯父的话,周秉德现在还记得。书房里有许多她从未见过的书,她经常一小我私家坐在那里看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李有才板话》等等许多多少书都是在那时期看的。

周秉德住进中南海不久,中央向导人陆续从香山搬进来。她很快熟悉了李敏、李讷等许多小伙伴,她们在一起看书,一起唱歌、玩耍、谈天。

逐渐地,周秉德跟邻人毛泽东也成了熟人。有一天,她在整理自己的物品时,翻出了小学结业时经心自制的赠言簿。那是个用彩色打字纸装订的小本子,外壳是垫了一层棉花的硬纸板,还裹了绿色的缎子面。重温簿中那热情洋溢的临别赠言,使她突然生出请毛泽东也为自己题字的念头。于是,她捧着小本子找到了毛泽东:“毛伯伯,您帮我写个字吧。”毛泽东望着这个刚刚成为“熟人”的小女孩,准许道:“好,写一个。”他接过赠言簿,稍加思忖说:“给你写个‘好好学习’。”毛泽东题罢,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个伟大而高尚的伯父

那一年秋天,周秉德顺遂地考上了北京师大女附中(现为北京师范大学隶属实验中学),进了干部子弟班就读。周秉德平时住校,每个周末回家探望伯父、伯母,兴致勃勃地向他们讲述学校里的事。有一回,周恩来对周秉德讲:“你们班是干部子弟班,革命老区来的孩子多,他们身上有许多革命老区传统,你要起劲向他们学习,向他们看齐。”

卫士见周秉德从天津来时穿的两件小花衣裙在秋季穿显得单薄了,便骑自行车带她到王府井订做了两套秋天穿的衣裤。第一套是蓝色咔叽布小西套,周秉德穿上很精神。用饭时,周恩来瞥见了,说:“不错!那里来的?”周秉德如实回覆:“叔叔带我去做的。”几天后,周秉德又换了另一套黄卡其布的衣裤,这下周恩来瞥见后便皱了皱眉:“怎么又做了一套?虚耗!”原来,那时执行的是供给制,周恩来以为周秉德的衣服做多了,多花了公众的经费。

邓颖超协助解释道:“秉德住校,要有两身衣服换洗。”周恩来却谈起了自己的住校史:“我在南开上中学,炎天就一件单布长衫,冬天也就一件藏青棉袍,周六回去就洗净晾干。现在国家还难题,我们照样要节约嘛!”年幼的周秉德并不太懂,但照样使劲地颔首,认定伯父说的话一定对,照着办没错。

1949年11月,周秉德随伯父、伯母搬进了中南海最西北端的西花厅。“那时,我妈妈与弟妹也来到了北京,我与大弟秉钧、大妹秉宜一同住在西花厅的东厢房里,3张床并排着,相互中心留点流动小空间。由于北面挨着的是伯父的卧室,他夜里办公、上午睡觉,以是我们在室内不敢嬉戏与高声语言。”

有一回,周恩寿提出把二女儿过继给周恩来,周恩来却尚有想法:“若是我要了这个孩子,其余孩子就会以为我这个做伯父的不公平。再说,她也会养成特殊化心理,对她的发展没利益。”在周秉德眼里,伯父不管做什么事都一定会思量周全。

周秉德的弟妹在北京八一学校念书,学校里的同砚家庭条件稍好的都有车接送,军区里的孩子坐单元面包车。“弟妹上学下学是由卫士叔叔骑一辆三轮车接送,只管伯父、伯母都有车,但从未为我们使用过。‘车是事情用的,小孩不应该享受,你们从小不要依赖家庭关系,不要奢求非分享受,要自己奋斗,要自律自主。’伯父时常给我们这样讲。”

“伯父一直是异常朴实的,平时老两口在家里用饭都是一荤一素一个汤。有时刻一条鱼,这顿没吃完,就等着下一顿再吃,不会说没吃完的就丢掉。咱们现在吃一些粗粮似乎是一种调剂,是康健、时尚。那个时刻,人人都不太喜欢吃粗粮的,然则他坚持每个星期要吃上两三次的粗粮,他说不能忘了本——由于原来在红军长征的时刻,基本吃不上器械,忍饥挨饿的。在饭桌上掉一点饭粒,他也一定要捡起来吃到嘴里,不能虚耗一点点。以是,他节约的意识是异常强的。”据周秉德回忆,周恩来不仅仅在吃方面节俭,在穿上也是这样。“他,当了26年的总理,皮鞋只有3双,不愿要新的皮鞋。脚底坏了,经常就去换底换掌,别人给他买了新的鞋他也不愿意穿,就用原来老的,衣服也穿得补了又补的,咱们都瞥见他的照片中衣着一直都是很笔直的、很整齐的——然则内里却穿着许多补丁的衣服,有的衣服只有袖口和领口坏了,就换个衣袖或领子,显得对照整齐清洁。他的睡衣、睡袍也有许多补丁。他过世之后,我专门向七妈要了伯父的一件‘破’旧的衣服,那是一件蓝白条的睡袍,有几十个补丁,都是用手绢、小毛巾、纱布等补的。我看了以后异常震惊和忸怩。厥后,我送给了中国革命博物馆,也就是现在的国家博物馆。”

职业选择对自己亦宽亦严

1950年抗美援朝最先,海内的宣传流动热火朝天,周秉德所在的班级有好几位十五六岁的同砚都报名加入了志愿军。周秉德揣着羡慕的劲头,也在报名处拼命地挤。可是因岁数太小,报不上名。

周恩来知道后,不由哈哈大笑:“一个小孩,人家怎么会要你?”见周秉德撅起了小嘴巴,周恩来又过来抚慰她:“固然愿望是好的,可要驻足现实啊!你年数还小,好好学习,往后报效祖国的机遇有的是!再说,留在后方,也可搞宣传发动事情。”原本心里有些沮丧的周秉德,听到这里茅塞顿开。于是,她努力加入了学校业余剧团,在校内、农村和社会上多次开展抗美援朝的宣传流动。

1952年,周秉德面临初中结业。这时,海内上映了一部苏联影片《墟落女西席》,片中主人公瓦尔瓦娜投身墟落,为小学教育呕心沥血的情节深深打动了周秉德。她感应新中国的建设需要各行各业的人才,而教育气力还很微弱,一个西席梦最先时时萦绕在周秉德心底。

周六,周秉德照例回西花厅。餐桌上,她禁不住把自己择业的小隐秘告诉了伯父、伯母。“好啊,女孩子选择做西席挺不错的,况且国家现在正需要大批的西席去培养人才介入祖国建设,当西席很有意义。昔时我16岁,一结业也是当西席的。当西席,我支持你。”邓颖超一听周秉德“宣布”的“决议”,马上做出欣慰的反映,并转过头向正在举筷用饭的周恩来说:“秉德禁绝备考高中,计划报名上师范学校,你怎么不吭一声,表个态?”

周恩来放下筷子,徐徐地说:“这事应该让她独立思考。有你一人说就够了,我讲多了对她发展欠好,压力大了。万一有一天她犹豫、悔恨,都没设施。况且,她还应听听她爸爸妈妈的意见。”

这一年,周秉德梦想成真,被保送进北京师范学校。那时师资不够,不少适龄儿童无法入学,周秉德意识到师范生得赶忙加入西席行列,弥补师资气力。于是,一结业她就自动放弃了上师范大学的机遇,被分配到北京东郊区(现朝阳区)第三中心小学,在四年级做班主任,教语文和算术,真正成了一名墟落女西席。

然而,周秉德在西席岗位上事情才两三个月,又被调到区委加入肃反事情。“搞这项事情,要仔细、郑重、实事求是!作为宣传教育群众的干部,自己一定要注重体会学习党的方针政策。”这是伯父对她的嘱咐。在区委事情的日子里,周秉德扎扎实实地事情在下层 ,没有任何职务,也没暴露出与周恩来的支属关系,更没借用他们的特殊关系为升迁动过脑子。伯父、伯母为这个侄女的优越显示感应欣慰。

1965年,周秉德的丈夫沈人骅被调到西安事情。不久,为了减轻北京城市人口居高不下的压力,中央文件划定:“配偶双方,如一方不在北京,另一方随着调离北京。”周秉德说,伯父、伯母对自己随夫离京没有半点干预,更没有托熟人照顾她这小我私家生地不熟的侄女。“你的孩子,从小要严酷教育,不能宠!”这是伯父在周秉德离京时对她的交接。

周秉德被分配在西安市轻工业局人事科事情不久,“文化大革命”最先了,一时间,她成了造反派揪斗的工具——他们要周秉德交出局长们放置的接棒人的名单,被周秉德拒绝了。被骂成“ 死老保”的周秉德,不停被造反派拉去问话、批斗,还关过3天。“若是你讲出你是周总理的亲侄女,造反派一定不敢关你了!”看过周秉德档案的人事科长感伤地说,但周秉德听后只是连连摇头。让周秉德欣慰的是,岂论在那里,自己依赖的照样组织,并没有依赖什么关系为自己开脱。

直到1974年,丈夫因事情需要被调回北京,周秉德也随他回京事情。她去西花厅看伯父、伯母时,一碰头,周恩来听说周秉德已调回京,眼一瞪:“秉德,你是不是因我的关系调回来的?”“恩来,你不要忘了,秉德不光是你的侄女,照样人骅的妻子,是武士家族。”邓颖超的话刚说到这,周恩来连连摆手:“我放心了,是随武士调动的。”

自己的亲事伯父伯母费心不少

在步入事情岗位后,周秉德面临着谈恋爱的具体问题。对侄女的终身大事,周恩来配偶操了不少心。邓颖超经常提醒周秉德:“对方最好事情显示不错,群众关系好,但也要思量他的家庭可靠。”周恩来也曾跟侄女谈到自己的恋爱观,他说,找终身的同伙要志同道合,人生目标要一致,这是最主要的,其余都是次要。在晚年,周秉德回忆说,伯父不仅仅是我的尊长,还像一个知心的友人。

1958年夏,周秉德母亲的一个同伙将自己的一个亲戚先容给周秉德,对方是在莫斯科留学的大学生。没上过大学的周秉德也希望找个大学生当自己的“先生”,便计划征求一下伯父与伯母的意见。“你的婚姻问题能不能在25岁以后解决?我们中国人口基数大,要执行计划生育,从你们这一代最先要提倡晚婚。你看,晚点立室若何?”向来听话的周秉德爽直许应后,伯父的脸上浮现出由衷的笑容。

另一次,周恩来的养女孙维世和丈夫金山到西花厅,孙维世留苏的妹妹孙熙世配偶也来了。此外,孙熙世还带来了她留苏时的一个男同砚。用意不言自明,是要先容给周秉德的。看到他们来,周恩来很喜悦,他掏出钱,说:“我今天有事,没时间陪你们了。维世,你带他们到四川饭馆吃顿饭吧。”周秉德回忆说:“似乎我与留苏学生稀奇有缘。但由于那时的时代缘故原由,我没有征求伯父、七妈的意见便自动终止了来往。”

不知不觉,周秉德已是25岁的大姑娘了。有一天,聂荣臻元帅留苏回来的女儿聂力出于体贴,也把自己的同砚推荐给周秉德。在接触中,两人谈得很投缘,感受对方很适合自己。然则,那时中苏关系紧张,邓颖超用对照严肃的语气启发周秉德:“现在中苏关系紧张,你现在来往的这位同伙在苏联上过学,在那里有许多熟人,一旦你俩成了伉俪,经常收支西花厅,会不会无意间被苏联克格勃所行使?”伯母的话虽没明确亮相否决,但理智的周秉德没有一点犹豫:“您放心,我再也不会同他往来了,再喜欢也断这门亲事。”

1963年,已经26岁的周秉德还待字闺中,周恩来的老警卫秘书何谦见青年军官沈人骅已30岁出头还没工具,便决意为周秉德牵线。碰头后,周秉德对沈人骅第一印象不错,对方英俊、谦和、稳重、正直,有知识,是党员,有手艺,会4国外语,家庭靠山好。

周秉德熟悉沈人骅后,就一五一十向伯母讲了对方的情形,请她顾问。一听说沈人骅的祖父是沈钧儒,邓颖超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家人我们太熟悉了,他的爷爷是中国共产党的好同伙,他的爸爸是西城区的人大代表、中南海门诊部的内科主任,他本人在军队显示很优异。这样的人家,用不着再体会。”

第二年国庆节那天,周秉德与沈人骅结了婚。“伯父欣喜地送我们一件礼物——一张七妈在庐山拍的21英寸的大景物照。画面上的云雾似在流动,两个凉亭在云间若隐若现,十分传神真切。我十分珍爱。直到今天,我的床头还依旧挂着这张照片。那天,七妈像嫁女儿一样,准备了好些既漂亮又适用的器械,并掉臂身体虚弱,带着秘书张元阿姨登门贺喜。”

婚后,周秉德就搬出了中南海,“但伯父、七妈的关爱都始终如阳光一样平常沐浴着我。厥后的几十年,我也从未中断去探望他们。”

异常时期的伯父成了一个“异常人”

1967年5月,周秉德出差到北京,到西花厅去探望伯父、伯母,无意间站在伯父办公室门口往里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办公桌上、躺椅上、地面上,到处是一叠叠文件。原来,各部委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打击无法正常事情,全国各地的问题和文件都往西花厅报。于是,伯父睡眠的时间越来越少,夜以继日地事情,一天事情十六七个小时是屡见不鲜。

一碰头,周秉德见伯父的脸变得瘦削了,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眼也布满了血丝。用饭时,周恩来三下两下便放下筷子,急匆匆地往办公室赶。这时,周秉德意识到:“伯父老了,也更忙了。”在伯父办公室门上,周秉德还发现了一张“大字报”,是他身边职员写的,另有伯母的5条弥补建议,内容都是请求他注重休息,改变事情方式与生涯习惯,保重身体。细一看,陈毅、叶剑英、李先念也在上边签了字,伯父在上面写了8个大字:“老实接受,要看实践。”然则周秉德听伯母讲,他照样没兑现,休息得很少,于是在伯父的8个大字旁写了两行小字:“您的实践做得不够,必须真正实践才行。”

周秉德记得那一天,自己被留在西花厅吃午饭。饭桌上,她就西安各大学的造反派打击陕西省委发了怨言。周恩来耐心指导她,周秉德照样想不通:“为什么只信赖少数学生,不信赖宽大的工农兵?”“那么多的老干部怎么会都是走资派?”这一讲,周恩来更火了:“你是省委、市委派来说服我的吗?”实在,那时周恩来同绝大多数党和国家向导人一样,对毛泽东发动和向导的那场“文化大革命”也尚未明白,但毕竟是党的向导人之一,必须维护与执行党中央的决议。“我犯过政治错误,但从来没有犯过组织错误。”这是他曾对周秉德等说过的一句话。

1968年8月,周秉德回北京计划探视已被关押半年的父亲,可是未被允许。事后她才知道,这是外交部部门红卫兵报到江青那里的一个案子,诬陷周恩寿加入了王光美的哥哥王光琦组织的“聚餐会”这个所谓的“反革命组织”。江青批送周恩来处,周恩来亲笔指挥逮捕令,指示立刻逮捕自己的亲弟弟。当夜,周恩寿被隐秘抓走。几个月后查清了有关前因后果,案子水落石出,但上边有下令,人还押在卫戍区,案子却移交给了“刘少奇专案组”。因此,此案一拖再拖,周恩寿被关了7年多,直到1975年5月才被释放出来。

周恩寿出狱时,周秉德与父亲相拥而泣。周恩寿含泪对周秉德说:“秉德,你莫哭!你爸爸这些年来一直与部长以上的大人物关在一起,我忧郁那些造反派整我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整你伯父。因此,天大的压力,我也要起劲地活下去。你的爸爸没有错,你的伯父更没有错。”

最后一次无邪的通话与不很在意的碰头

1976年,周恩来去世的时刻,周秉德正出差上海。1月9日早晨,她从广播里听到这噩耗时,那时就惊呆了。同事给她买了当天的机票,周秉德赶回了北京。在回京的路上,悲痛的周秉德回想起与伯父通最后一次电话、见最后一次面时的情景。

1975年5月12日下昼,周秉德接到伯父的保健护士王力的电话后,便赶到她家。王力说:“总理有病,可能对照严重。昨天我们几个医生、护士在医院与他碰头时,他问‘你说我还能活一年吗?’那时我愣住了。他有病,应努力治疗,带这种情绪会影响治疗效果的。秉德,你想法去见见你伯父,好好劝劝他。”

可是,邓颖超一再阻拦情绪激动的周秉德去305医院见伯父,说中央有划定。于是,周秉德只得拨通病房的电话,通过电话与伯父交流。电话中,周恩来的声音照样那么亲热、从容。周秉德一再打断他的嘘寒问暖,问他是否讲了那句话。“只是开个玩笑,有什么?”周恩来依然轻松地回覆,周秉德急了:“这玩笑也不应讲,我们听了心里欠好受,您要长命百岁,再为国家多做孝敬。”

“你是共产党员,是唯物主义者,人总是有那么一天的。说那话也简直没什么,想开点,好吗?”电话中的伯父,语气时而严肃,时而缓和。

“我不忍多占您的时间,万万请注重休养好,配合治疗。若是不想呆在医院里,就回家住,或到南方走走,散散心,好欠好?”放下电话前,周秉德一再乞求、劝告伯父甩掉思想负担,保重身体。

1975年5月20日,是周秉德最后一次见到伯父。那天,一走进西花厅,周秉德只见伯父微笑地坐在一个小沙发上,双脚搁在一个小墩子上,脸庞更为消瘦,老年斑比以前也更多了。问候后,周秉德在伯父身边坐下,那时伯父气色还可以,他还询问了自己的事情和孩子情形。聊了一会儿,周秉德怕过多打扰伯父休息,便起身告辞。出门时,周秉德提出要伯父合张影。“你看,家里人许多,下次我们再照吧!”周恩来握着周秉德的手,轻声说。

真没想到,这一天竟成了永别,伯父说的“下一次”再也没有了,成了周秉德一辈子的遗憾。只管周恩来在6月15日最后一次回到西花厅,但周秉德却因当天要招待丈夫多年不见的老同砚,而放弃了这次碰头的机遇——一心想着伯父的病,多休息,多疗养会好一些的。

现在,周秉德想起来,“感受那时的我太无邪了,实在那时的伯父身患膀胱癌4个年头了,并早已恶化,小便次次是血尿。但这在那时都严酷保密,住院时代,七妈坚持按那时中央的划定,不让支属探视。若我知道他病情竟云云严重,说什么我也要闯进医院的”。

“实在,1976年1月8号中午七妈就让秘书将噩耗第一个告诉了我爱人沈人骅,让我爱人赶快转告我和在京支属——其他不在北京事情的就不让他们来加入葬礼。七妈专程嘱咐秘书,给外地拍电报:见报请勿回京。也就是说见到伯父去世的新闻,不要到北京来,要坚守岗位,不要影响事情。”周秉德回忆说。

回到北京,周秉德戴着黑纱来到了西花厅。原以为伯母会在床上躺着哭成个泪人,没想到她是在客厅里,而且站着等自己,周秉德抱着她痛哭。邓颖超始终没有眼泪,说:“秉德啊,要顽强啊,不能哭啊!化悲痛为气力,化悲痛为气力!”……

“1月10日,我们一起到北京医院后边的一个小太平间里去加入告辞仪式,那时弟弟妹妹和有些亲戚都来了。在条件很简陋的一个小院子里,一个小的告辞室,我打头,弟弟妹妹,另有哥哥嫂嫂,跟我伯父做最后的告辞。那天很冷,我那时没有穿大衣,戴着围巾、手套。来到告辞室门外,我突然感应戴手套、围巾是对伯伯不恭,我就把手套什么的都脱下来,往地下一扔,才走进去。”看到伯父消瘦的遗容,周秉德忧伤极了。

周秉德回忆说:“除了撒骨灰,我们加入了所有的告辞仪式,但七妈稀奇交接媒体不要报道我们,现在想起来她是在珍爱我们,由于那个时刻‘四人帮’还没倒台,她不想让我们多露面。”

“1月15日在人民大会堂开了追悼会以后,七妈在台湾厅召集支属、事情职员和医护职员配合开会。七妈对我们讲话,稀奇是对于丧葬仪式的改造,讲我国几千年都执行土葬,新中国建立后党中央招呼执行火葬,这是一场丧葬革命;现伯父主张火葬不保留骨灰,这又是一场殡葬革命,你们要支持伯父这个主张!就说要撒掉骨灰。另外由于两位老人家一直说他们是党的人,他们的一切行为,他们的葬礼都要由党支部来执行。西花厅的事情职员是一个党支部,以是他的事情都交给党支部去做。15日至越日破晓,西花厅党支部事情职员罗青长、张树迎、高振普,另有中组部一位向导,4小我私家一起坐军用飞机,将伯父的骨灰撒在北京、天津和山东北部黄河入海口等处。”周秉德说,伯父的身体虽然什么也没有留下,但他的名字,他的形象,他的品质,他的精神,却又装满了亿万人民的心田,在以后的日子,随着岁月逐渐越走越远,她越来越深地体会到这一点!

1992年7月11日,伯母邓颖超溘然长逝,留给周秉德的依然是无尽的哀思和深深的眷念。“今年是七妈100周年的诞辰,老人的影子照样时在我脑海里泛起,无法遗忘七妈对我的关爱,她襟怀坦荡、廉洁奉公的优良作风和谦虚郑重、密切联系群众的公仆本色值得人们学习”。

伯父伯母去世后,每逢1月8日伯父忌日和3月5日伯父生日及有关伯母的相关纪念日,周秉德一人人都要和西花厅的事情职员一起,在周恩来像前鞠个躬。往往走进西花厅,周秉德都不敢多看那开满海棠花、芍药花的庭院和园中的小径,她好像可以瞥见伯父、伯母的身影,听到伯父朗朗的笑声和伯母谆谆的教育,自己又沉醉在对他们绵绵不绝的忖量之中无法走出来。

周秉德曾先后任职于北京首饰进出口公司、北京市外贸局、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1988年到侨办《华声报》担任副社长,厥后到中新社担任副社长,直到1998年退休。退休后的日子仍然很忙,由于一些单元常找她去授课或作讲述,讲她所受的人生教育。她说,掐指一算,怎么也得上百场了!

这些年来,周秉德的记忆里一直涟漪着伯父的音容笑貌,“我以为他那双眼睛依然在注视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伯父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的一切都是人民给的,无论你往后从事什么事情,都要真心实意为人民谋利益。我将铭刻伯父、伯母的教育,把人民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

诸葛亮难分伯仲的司马懿,历史形象为何截然不同?

撰文丨朱子彦 摘编丨何安安 司马懿和诸葛亮都是三国时代著名的历史人物,在三国历史舞台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千百年来,人们将诸葛亮奉为中华民族智慧的化身,是清廉的典范、正义的象征、爱民的贤相、忠臣的圭臬,而将司马懿定性为凶狠阴鸷、残暴嗜杀、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