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在生命最后阶段召见罗青长有何事?

为了鼓励男人参战,日本女人不仅当慰安妇,甚至还以自杀相逼

二战时期,日本是全民备战,一些男人被军国主义洗脑,成了残忍的刽子手。所谓的“大日本帝国”思想,就是想让日本男人为国捐躯,为天皇陛下战死而光荣。而女人们受到的毒害并不比男人浅,日本政府宣称,虽然女人们不能参军,但依然能为国效力,她们主要的任务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据悉,原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同志因病于2014年4月15日在北京去世,享年96岁。

“活档案”罗青长:经常掌管秘密电台 对国民党师以上军官了如指掌

1939年2月8日,中央书记处做出《关于建立社会部的决议》。决议指出:现在日寇汉奸及顽固分子用一切方式派遣特工贪图混入我们的内部举行阴谋事情,为了保障党的组织的牢固,中央决议在党的高级组织内建立社会部,即中社会部,简称中社部。

罗青长曾是中社部训练班的第二期学员,入门后稳扎稳打,从科员到科长,从室主任到秘书长,一直当到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博闻强记,译电时可以不看本子直接翻译,经常掌管秘密电台。罗青长善于整理情报,撰写的关于三青团的讲述,获得毛泽东的激赏。罗青长照样个著名的活档案,中央前委转战陕北,中社部一室主任罗青长随行,天天向毛泽东、周恩来提供国民党军队调动情报,对国民党师以上军官了如指掌,对中共各系统情报部署如数家珍。

开国后,罗青长兼任周恩来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介入李宗仁归国、刘少奇接见柬博寨等多项主要事情。

/wp-content/uploads/2020/7/AfMfIf.jpeg插图

1950年,李克农和毛岸英(中)、罗青长(左)在莫斯科

为潘汉年昭雪四处奔走 曾写《潘汉年冤案的历史教训》

1955年4月潘汉年被怀疑为“内奸”而遭到逮捕。周恩来对此案异常关注,并责成罗青长等人搜集资料。罗青长回忆“凭据档案质料,那时潘汉年所做的事情,如打入日寇内部,行使李士群等,中央都是知道的,档案中都有纪录。而且那时接纳革命的两面政策,中央也有指示,是完全允许的。中央对他的事情也是一定的。” 在认真核对所有质料的基础上,李克农提出了一个审查讲述,在讲述中列举了7个疑点和5条有力的反证质料,建议中央慎重考虑。这5条反证质料是:1.中央一再有打入敌伪组织,行使汉奸、叛徒、特务举行情报事情的指示;2.潘行使袁殊、胡均鹤、李士群,行使日本驻港副领事刻户跟木和小泉都有正式讲述;3.潘汉年提供了决议情报:一是关于德国进攻苏联时间的准确情报,二是苏德战争发作后,日军究竟是南进照样北进的情报,三是太平洋战争发作的情报;4.组织秘密一直未被泄露,直到上海解放;5.潘所属的主要关系,那时还在起着绝密的现实作用。这是毛泽东、周恩来所领会的。经过多番荆棘,潘汉年冤案的昭雪事情在历经了27年4个月零20天后,终于画上了完满的句号,历史终于给了潘汉年迟到的清白。

周恩来在生命最后阶段曾召见罗青长

1975年12月20日上午,周恩来突然提出要见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那时,中央有个划定,只有中央政治局委员才气见周恩来。于是,事情人员便一再打电话叨教。获得中央的批准后,罗青长马上驱车奔往医院,耳畔响着邓颖超的嘱咐:“恩来病得很重,你要有思想准备,见了他不要太忧伤,一定要制止。”

罗青长刚进病房,周恩来就昏睡了已往。罗青长只好在病房旁的小客厅期待。一直等到中午时分,周恩来才苏醒过来,马上请罗青长到病床前。周恩来用微弱的声音说着,要罗青长不要忘了台湾同胞,更不要忘了那些为革命作过孝敬的台湾同伙,哪怕他一生中只做过一件有益于革命的事,好比还在台湾的两位姓张的同伙……没有谈若干,周恩来又一次昏厥已往了。医生马上进病房检查和抢救,谈话被迫中止,罗青长只好退到病房外期待。等了一段时间,周恩来还没有醒来。罗青长知道周恩来病情已很繁重,不能让总理因他来谈事情而再度昏厥。于是,罗青长悄然离开了病房。

周秉德深情细说在伯父周恩来身边的日子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周恩来在兄弟三人中排行老大,其大弟周恩溥于20世纪40年代去世,周恩溥生有一子,已于前些年在河南焦作去世;小弟周恩寿(周同宇)生有三男三女,其中中国新闻社原副社长周秉德是长女。周秉德在少年和青年时期,曾在伯父周恩来和伯母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