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台海危急:蒋介石贪图乘大陆难题之际发动反扑

周恩来在生命最后阶段召见罗青长有何事?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据悉,原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同志因病于2014年4月15日在北京去世,享年96岁。 “活档案”罗青长:经常掌管机要电台 对国民党师以上军官了如指掌 1939年2月8日,中央书记处做出《关于成立社会部的决定》。决定指出:目前日寇汉奸

/wp-content/uploads/2020/7/fUfINj.jpeg插图

  编者按:1954年至1955年时代,中国大陆同台湾政府在台湾海峡发生军事匹敌,泛起了第一次台海危急。虽然这次匹敌以人民解放军1954的“九三”炮击为起点,但导致这次危急的真正泉源却是国民党政府。1958年,台湾海峡发生第二次危急。这次危急虽然以人民解放军“八二三”炮击为标志,但泉源仍然是国民党政府不停袭扰大陆、美国贪图制造“一中一台”。然而,海峡两岸之间的紧张局势并未就此消逝……

  1962年上半年,蒋介石团体贪图以军事反扑大陆,引发了台湾海峡的第三次危急。毛泽东以高明的斗争艺术,不仅化解了这次危急,而且破坏了台湾政府随后对大陆举行的军事袭扰流动。

  台湾政府贪图乘大陆难题之际发动反扑

  1958年炮击金门之后,毛泽东凭据形势的生长,从实现国家统一这一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进一步提出了关于台湾问题和对台事情的总设想。其基本精神是:台湾必须回归祖国,这是原则问题,没有商议的余地,更不会让步;台湾回归祖国后,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外,当地的军政大权、人事安排等,听从蒋介石的意见;台湾军政及经济建设用度不足部门, 由中央人民政府拨付;台湾的社会改革可以从缓,必须待条件成熟,并尊重蒋介石的意见协商举行;双方互不派特工职员,不做损坏对方团结之事。毛泽东的这些设想成为中共中央对台事情的总目标,而且予以宣布。

  然而,蒋介石团体从反共态度出发,顽固地坚持“反扑复国”的反动政治主张,拒不接受大陆方面的上述主张。在1960年9月召开的国民党八届三中全会上,蒋介石揭晓了《党的基本事情和生长偏向》的演讲。集会通过《反共开国纲要》、《促进反共爱国人士团结合作决议》。上述纲要、决议,要求在“行政院”、“司法院”、“立法院”、“考试院”、“监察院”等“五院”事情的国民党党员,加速“规复大陆”。

  在此时代,大陆发生了“天灾人祸”。1958年的“大跃进”、1959年的“反右倾”,加上三年自然灾害和苏联政府背信弃义地撕毁合同,中国国民经济发生了严重的难题。与此同时,在美国、英国的支持下,印度统治团体在策动西藏农奴主叛乱、过问中国内政后,又不停侵略中国疆域。中国人民击退了印度统治团体挑起的反华浪潮,并在中印疆域举行了自卫反击战。就在此时,台湾政府错误地估量形势,贪图行使中国大陆泛起的暂时难题和晦气的国际环境乘机实现其“规复大陆”的野心。经由1958年“八二三”炮击以后,国民党深感以军事手段反扑大陆的设计难以实现,需要改变计谋。于是,确定反共的“总体战”计谋,以大陆为“主战场”,台海为“支战场”,把大陆的反革命叛乱与台海战争结合起来。

  从1962年头最先,台湾国民党政府便举行战争发动,从各个方面起劲准备对大陆沿海区域举行大规模军事冒险行动的部署。1962年1月1日,蒋介石揭晓元旦文告,宣扬周全发动,迎接“复国”战斗,强调“反共的气力是精神大于物质,反扑的步骤是政治先于军事”。扬言大陆同胞“争取自由,否决虐政”的时机已经来到,以“三民主义战胜共产主义”有绝对把握。提出了“刷新、发动、战斗”的政治口号。接着,确立以蒋介石、陈诚为首的“最高五人小组”(又称“反扑行动委员会”),作为窜犯大陆的决策机构。3月间,蒋介石下令“征兵发动”,强迫台湾青壮年入伍,迫令原定退伍的武士无限期地延伸服役期。4月,通过“国防稀奇预算”,决议从5月1日起,在14个月内征收相当于6000多万美元的“国防暂且稀奇捐”,确立“战地服务局”,开设“战地政务班”,为上岸后准备“党政干部”。

  5月21日,“副总统”兼“行政院院长”陈诚宣布,台湾政府将把从大陆逃到香港的灾民接运到台湾。越日,“行政院”确立“大陆逃港难胞专案小组”。6月9日,台湾“外交部”声称,将全力协助从大陆逃到澳门的灾黎。

  在美军的介入下,国民党军队不停举行以窜犯大陆沿海区域为目的的作战演习。例如,1962年3月间,美蒋水师举行了“团结侦探演习”和布雷、扫雷的“夹杂演习”。4月至5月间,举行了商用、民用船舶紧要装载兵员演习。6月间,又在台湾南部举行了陆海空团结上岸作战演习。

美国政府起劲支持台湾政府的军事冒险行动。自1962年春以来,美国政府的主要军政职员不停到台湾流动。美国的一些卖力官员以为,进犯中国大陆的“时机已经成熟”,而且宣扬“现在就着手”。1962年,美国对台湾的军事援助比已往两年有所增添,大量的美国军器和军用物资不停运到台湾。

  美国不仅支持台湾政府进犯大陆,而且在军事上从来没有住手对中国的武装挑衅流动。美国的军舰、飞机不停地侵略中国的领海、领空。从1958年9月到1962年4月27日,侵略中国领海的美国军舰达261艘,144次;侵略中国领空的飞机达334架,161次。美国总统肯尼迪上台后的15个月内,侵略中国领海、领空的美国军舰划分达52艘、40次,飞机64架次。其中,1962年3月,美国第七舰队的38艘军舰大编队通过台湾海峡对中国举行军事威胁。4月至5月间,美国军舰多次侵入青岛海域。6月11日,两次侵入福建平潭以东海域。6月12日,又两次侵入青岛以南海域。

  针对蒋介石进犯大陆的狂妄贪图,中央军委于1962年5月间向三军发出紧要指示。6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准备破坏国民党军队窜犯东南沿海区域的指示,要求全党、三军、天下人民提高小心,从各个方面做好准备。在总参谋部的统一部署下,人民解放军进入紧要战备状态。此次备战,仅水师参战的军力,便有各型舰船186艘、飞机156架。在天下,稀奇是在东南沿海各省及其纵深区域,当地的人民群众和民兵也起劲行动起来,随时支援和配合解放军作战,以便随时迎击国民党军队的进犯。

  与此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对美国支持台湾政府谋划进犯大陆的流动给予彻底揭破和严正忠告。6月23日,在波兰华沙和美国政府代表的谈判中,王炳南大使对美国的行为予以揭破并忠告说:“美国政府是在玩火,蒋介石一旦向大陆挑起战争,其效果绝不会对美国带来任何利益,美国政府必须对蒋介石的冒险行动和由此发生的一切结果负完全责任。”“我们可以断定,蒋介石窜犯大陆之日,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之时。”6月24日,《人民日报》揭晓社论,谈论美蒋同谋进犯大陆。同年7月、10月,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两次正告美国政府,“中国人民是不能侮的,任何窜犯中国大陆,侵略中国边疆和推翻中国的罪恶行为,都必将继续受到严肃的回手”。

  从1958年1月到1962年9月15日,中国政府对美国派遣军舰、飞机的侵略行为提出了230次忠告,把美国侵略中国领海、领空的罪行一笔条记录下来。同时,提醒中国人民和全天下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必须对美国所坚持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提高小心,决不能让它的贪图得逞。

  中共中央经由分析研究,以为蒋介石虽然反扑大陆的决心很大,但要害要看美国是否支持,而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决不会因台湾问题影响全局。因此,确定了以美国来阻止台湾军事行动的目标。经由外交起劲,终于迫使美国放弃对台湾政府实行军事反扑的支持。6月27日,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第一,迄今为止,他不知台湾方面有何早日“反扑大陆”的声明或意向,没有接到任何有关此事的讲述。第二,台湾政府未就此事向白宫提出任何商量,没有就双方所受之条约约束有过任何联系。然则,他凭据美国和台湾《配合防御条约》的精神,重申美国对防卫金门外岛的政策,即一旦大陆进攻金门、马祖,美军将与台湾国民党军协同作战。

  至1962年6月尾,由于毛泽东向导大陆党政军民对蒋介石的反扑阴谋举行了实时揭破和周三军事准备,台湾政府不得不放弃了大规模的军事冒险行动。然则,台湾政府并不情愿就此罢休,于是改为小股武装上岸袭扰、海上袭扰、空中窜扰等三种主要形式。人民解放军则举行了响应的袭击。

40股台湾政府的小股武装上岸袭扰,毛泽东“放上陆来打,断其退路,笼罩扑灭……”

  美国出于战略和计谋的需要,对台湾武装袭扰流动给予支持。1962年8月,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在美国参议院作证时称,由于台湾政府牵制中共相当数目军队于台湾对岸,故必须继续执行对其主要军援设计。

  1962年秋,台湾国民党军经由精心谋划和准备,搜罗、挑选了一批特务、军官、惯匪首领和大陆土改时的逃亡田主、反革命分子,编成“反共救国军”,经由专门训练后,最先执行窜扰设计。

  针对台湾政府组织的袭扰流动,毛泽东确定的军事对策是“放上陆来打,断其退路,笼罩扑灭,同时在海上把其运送船打掉”。在具体措施上,确定确立和组成海上、海岸、陆地和隐藏斗争四道防线,各道防线明确分工,相互配合,形成从海上到陆地,从前沿到纵深,从公开到隐藏的军民团结作战部署,使其无隙可乘。

  台湾小股武装特务袭扰大陆沿海区域,最初多在广东沿海一带,1963年后逐步向北扩展到福建、浙江,甚至泛起在山东半岛南侧沿海,而且次数越来越多。从1962年10月到1965年1月,台湾政府曾延续派遣武装特务40股,先后分5次窜犯大陆,但都没有逃走被扑灭的运气。

  第一次,从1962年10月至12月,台湾政府妄图在广东沿海确立所谓“游击走廊”,为进一步窜犯大陆的军事冒险创造条件。这支武装特务是凭据美蒋特务机关“中美团结情报中心”和“国防部情报局”配合制订的设计举行流动的。这个设计以“海威”、“班超”为代号。国民党武装特务从10月1日至12月6日,先后分9股由台湾高雄搭船出发,偷渡到广东沿海的海丰、惠阳、电白、台山上岸。广东区域的公安机关、解放军边防军队在广东民兵和人民群众的密切配合下,所有、清洁、彻底地扑灭了这9股武装特务,总计172人,并缴获一批美制电台和武器。

  第二次,蒋介石团体为了确立所谓“游击凭据地”,继续发动,拼集装备,从1963年6月21日至28日,先后派遣6股特务对广东、福建、浙江沿海区域袭扰。这些武装特务上岸后,即被沿海区域军民扑灭,共扑灭武装特务62人,击沉运送特务的机帆船1艘。

  第三次,从1963年6月29日到10月24日,沿海区域军民延续扑灭9股偷渡上岸和空降的武装特务90人,击沉运送武装特务的机帆船1艘。

  第四次,从1963年11月到1965年6月,广东、福建、浙江沿海区域军民延续扑灭9股武装特务74人,缴获和击沉运送武装特务的船只11艘。

  第五次,从1964年7月到1965年1月,蒋介石团体派遣武装特务窜犯大陆,先后有7股武装特务在江苏、广东、福建和浙江沿海区域举行骚扰流动。沿海区域军民全歼来犯者,共击毙、俘获196人,缴获和击沉运送武装特务的船只8艘。

“八六”海战、崇武以东海战,给台湾政府的海上袭扰以沉重袭击

看到窜犯东南沿海区域的国民党武装特务有来无回,台湾政府决议接纳新的军事行动:一方面临大陆出海渔民举行抓捕和“反共心战”流动;一方面派出水师舰艇运送武装特务,对大陆沿海渔业生产举行骚扰。对此,人民解放军接纳隐藏待机手段,在海上予以坚决袭击。其中,举行了两次英勇的海战。

第一次海战,即“八六”海战。1965年8月6日破晓,国民党军舰窜入广东省南澳岛和福建省东山岛四周渔场举行骚扰和损坏。人民解放军南海舰队某部迅速出击,以高速护卫舰4艘、鱼雷快艇6艘,攻打国民党水师小型猎潜舰“章江”号,将其击沉。接着,又迅速组织高速护卫舰3艘、鱼雷快艇5艘、炮舰1艘,追歼国民党水师大型猎潜舰“剑门”号,形成军力、火力、速率等方面的绝对优势。此外,还接纳隐藏的方式靠近“剑门”号举行袭击,将其击沉。经由3小时43分钟的鏖战,击毙国民党军巡防第二舰队司令胡嘉恒以下官兵170余名,俘获“剑门”号中校舰长王韫山以下33人。由于国民党水师舰艇在这次海战中遭到沉重袭击,台湾国民党水师总司令刘广凯被蒋介石隐秘革职。人民解放军水师的损失是:护卫舰2艘、鱼雷艇2艘受轻伤,舰长吴广维等4人牺牲,28人负伤。国防部对南海舰队参战军队予以通令嘉奖,授予麦贤得“战斗英雄”称呼,授予水师第611号护卫艇“海上英雄艇”称呼、第119号鱼雷艇“英雄快艇”称呼。8月17日,毛泽东、刘少奇接见了击沉国民党军舰的军队代表。

第二次海战,即崇武以东海战。1965年11月13日下昼,国民党军护航炮舰“永昌”号和大型猎潜舰“永泰”号,由马公启航,贪图驶往鸟丘。人民解放军东海舰队某部根据上级的下令,做好战斗准备,组成海上编队到预定地址待机。11月14日破晓,在福建崇武以东海域,人民解放军水师一举击沉“永昌”号,击伤“永泰”号,俘获国民党水师官兵6名,取得了海上作战的又一次胜利。

以上两次海战,给台湾国民党政府的海上袭扰流动以沉重袭击。在崇武以东海战之后,台湾方面临大陆的海上军事袭扰显著削减。

台湾政府的空中袭扰,在解放军空军和防空军队的反击中,一败涂地

1958年“ 八二三”炮击金门后,人民解放军夺取了沿海区域的制空权,阻止了国民党军对沿海区域的轰炸。厥后,国民党军装备了美国生产的性能先进的飞机,又继续对大陆举行袭扰流动。人民解放军遵照毛泽东“全力以赴,务歼入侵之敌”的指示,防空作战由已往的反轰炸、反侦探为主,转入到反侦探、反袭扰为主。

国民党军为增强对大陆的侦探袭扰流动,于1958年和1959年先后装备RB-57D型、U-2型高空战略侦探机和RF-101型超音速战斗侦探机。这些美制飞机速率快、升限高、续航时间长、装有先进的电子干扰和照相侦探装备,可在黑夜、低空等庞大条件下执行任务。国民党军不仅对沿海区域举行袭扰,而且时常窜入大陆纵深区域举行战略侦探,有时一次跨越十几个省区,甚至窜入北京、兰州等要地。相对于台湾国民党军,人民解放军的航空和防空装备还比较落后,因此防空作战加倍难题。能否有用阻止国民党军的侦探流动,不仅在军事上,而且在政治上都有主要影响。人民解放军空军和防空军队,认真研究国民党军飞机流动的特点和纪律,探索新战法,施展现有防空作战武器的最大效能,袭击国民党军的侦探袭扰流动。

从1960年起,人民解放军防空军队把袭击台湾国民党军RF-101型侦探机作为主要目的,群策群力,制订了以快制快的作战方案,增强考察报知、指挥、射击等快速反应训练,提高手艺、战术水平和应变能力。1961年8月2日上午,在福州机场上空以高射炮击落国民党军RF-101型侦探机1架。今后,国民党军飞机改变战术,接纳低空飞越海峡,高空快速照相,迅速退出的手段举行袭扰。针对这一新的特点,人民解放军在沿海区域增添高炮火力,指定飞行手艺较高的航空兵阻挡。1964年,人民解放军研制成功歼-6型飞机后,迅速装备军队,成为东南沿海阻挡国民党军侦探机的主要防空作战武器。从1964年12月至1967年,人民解放军使用歼-6型飞机先后击落RF-101侦探机2架,击落F-104型战斗机1架。

袭击国民党军夜间侦探,是防空作战的难点。毛泽东提出,要地防空与灵活防空相结合,变被动为主动。于是,中央军委和空军总部决议:在国民党军飞机夜间可能袭扰的偏向和必经航线上,部署高炮群,举行伏击。针对袭击夜间袭扰的国民党军飞机的难点,着重举行预警、截获、射击等三关的手艺训练。1959年5月29日晚,人民解放军使用米格-17型飞机在粤桂边界区域击落国民党军B-17G型飞机1架。1960年后,国民党军夜间又改用P-2V型侦探机。为对于国民党军飞机较强的电子干扰能力和快速灵活能力,人民解放军防空军队接纳了组织雷达佯动、以探照灯军队照明、在战术上多点设伏的手段。1961年11月6日夜,人民解放军在辽东半岛以高射炮击落国民党军P-2V型侦探机1架。1963年6月20日和1964年6月11日夜,又击落国民党军P-2V型侦探机2架。

在防空作战中,人民解放军还注重武器装备的更新,增强作战能力。1959年头,国民党军使用RB-57D型和U-2型高空战略侦探机对大陆纵深实行侦探,人民解放军空军和防空军队虽然多次迎战,但都因高度不够,未获战果。据此,毛泽东指示迅速组建地空导弹军队,加速地空导弹的研制和引进。同年4月,人民解放军地空导弹军队完成组建。1959年10月7日,一架国民党军RB-57D型飞机窜入大陆后,飞至北京东南通县上空,人民解放军地空导弹军队首次开战,将其击落,开创了中国和天下防空史上第一次使用地空导弹击落战机的先例。

国民党军高空战略侦探机对大陆的侦探、袭扰流动,通常以小编队或单机举行,流动范围险些普及天下大部门省区。人民解放军导弹军队少,普遍实行大范围的灵活作战,便成为精兵制敌的主要手段。

人民解放军年轻的地空导弹军队,在天下十几个省区灵活设伏,给国民党军飞机以有力的袭击。1962年9月9日,地空导弹第二营在南昌四周设伏,成功地击落国民党军U-2型高空战略侦探机1架。周恩来听到这个新闻后,喜悦地说:“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选”毛泽东等中央向导亲热接见了有功职员。1963年11月1日和1964年7月7日,该营在江西省广丰县和福建省漳州区域灵活设伏,又击落国民党军U-2型飞机2架。在中国原子弹、导弹研制进入要害阶段后,美国指使国民党军增强对大陆西北区域的战略侦探,并在飞机上加装先进的电子侦探装备和电子干扰装备。人民解放军地空导弹军队改善抗干扰装置,增强训练,提高了应变能力。1965年1月10日,在内蒙古包头上空击落U-2型飞机1架。在短短的几年中,地空导弹军队官员千辛万苦,战胜重重难题,转战24万余公里,先后击落国民党军战略侦探机6架(其中U-2型飞机5架),受到毛泽东等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向导的高度赞扬。地空导弹军队第二营被国防部授予“英雄营”称呼。

人民解放军空军和防空军队在反侦探、反袭扰作战中,给国民党军以有力的袭击。从1959年至1967年底,共击落窜入大陆的飞机14架、击伤2架,守护了沿海和内地的空中平安。在人民解放军的沉重袭击下,自1968年后,国民党军完全住手了空中袭扰流动。

破坏国民党军窜犯袭扰流动,是20世纪60年代初期和中期人民解放军作战的重点。毛泽东从准确判断国际风云入手,针对台湾政府“反扑大陆”的放肆呐喊,武断地确定了军事袭击的准确目标。凭据毛泽东的对台军事斗争头脑,人民解放军充实增强战备措施,以每战必胜的绝对优势军力,坚决袭击种种武装窜扰流动,从而破坏了国民党政府“反扑大陆”的贪图,保障了东南沿海区域和整个大陆的正常生涯秩序。

在大陆军民延续不停的沉重袭击下,台湾国民党政府对大陆的袭扰流动不得不有所收敛。第三次台海危急以大陆获胜而竣事。摘自《党史博览》泉源:人民网

为了鼓励男人参战,日本女人不仅当慰安妇,甚至还以自杀相逼

二战时期,日本是全民备战,一些男人被军国主义洗脑,成了残忍的刽子手。所谓的“大日本帝国”思想,就是想让日本男人为国捐躯,为天皇陛下战死而光荣。而女人们受到的毒害并不比男人浅,日本政府宣称,虽然女人们不能参军,但依然能为国效力,她们主要的任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