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群跪求林彪:你跟江青斗,没有好果子吃

毛岸英朝鲜牺牲,毛泽东连抽两支烟后说出第一句话

毛泽东与长子毛岸英(资料图)   一九五一年元旦,中华大地沉浸在欢庆我志愿军勇士连续取得两次战役胜利的喜悦之中。每逢佳节倍思亲,张文秋的家人和志愿军所有家属一样却“遍插茱萸少一人”。他们思念着“出差”在外的亲人毛岸英,大女儿更是思夫心切,常

/wp-content/uploads/2020/7/zuEJrq.jpeg插图

林彪接见红卫兵(资料图)

昔时,林彪家有一位不是家人、犹如家人的事情人员,她就是王淑媛。现在她已届耄耋之年,然而精神矍铄,有时甚至透着无邪。无论是在艰难的岁月中,照样在宽松的日子里,她都是一位快乐的老人。平时,同事们(包罗年长的,年轻的)都亲热地称她老王或老太太。近年,一些媒体对老太太有过报道,称她是林家的保姆,老人对此十分反感。她正色地纠正说:我不是保姆,我是服务员。我没问过,这两种称谓有何差别,她为什么云云在意?我想约莫她是要说自己是正式的国家干部、事情人员,同林家不是旧式的主仆关系。

初到林家

王淑媛于1923年出生在江苏镇江农村的一个家庭,念过几年私塾。什么《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名贤集》之类的蒙学读本,现在还能背上几句。结婚后,生过一女一男。镇江解放之前,丈夫被国民党军抓壮丁,在逃跑时被杀。解放后,她在镇江军分区政委家做保姆。1952年调到北京,在解放军测绘学院幼儿园当保育员。由于事情努力,待人热情,先后被评为三八红旗头、天下先进生产事情者,曾经加入1959年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群英会。

1963年秋,“林办”秘书从幼儿园把王淑媛接到毛家湾。经由几天试用,叶群征求她的意见,问是否愿意留下。王淑媛说,共产党员要无条件地遵守党的需要。她就这样到了林家,直到1971年“九一三”事宜。

王淑媛的具体事情是照顾林彪、叶群、林立果、林豆豆一家的一样平常生涯,诸如开饭、洗衣服、扫除房间等。

崇敬与疑心

王淑媛调到“林办”前就是一位获得过多种声誉的先进人物,到“林办”后,自然加倍勤恳敬业,尽职尽责,把自己普通的事情同为无产阶级司令部服务慎密地联系起来。她对林彪充满崇敬和信托。这不仅由于他已往能接触,而且厥后照样全党全军的副统帅。时间长了,王淑媛看到林彪奇异的生涯习惯和弱不禁风的身体,又使她感应疑心。

林彪的饮食十分简朴。主食有麦片粥、玉米粥、馒头等。吃馒头时,先要把皮剥去,然后切成几片,用开水泡着吃。副食经常是用开水烫过的明了菜叶,不加油盐。有时吃蒸肉饼和鱼。平时不喝水,不吃水果。

林彪对衣服、被褥的要求则很严酷。固然主要不在于其质料,而是温度。衣服是有度数的。凭据天气温度增减衣服,本是常理,然而林彪的衣服温度,却庞大得多。把每件衣服设定一个温度,如薄的一度,厚的二度,在衣服上注明,然后凭据气温增减。林彪不穿毛衣、棉衣,而是把单衣一层层地套上去。毛巾被、床单等也有度数。在睡觉之前,让内勤先将被褥预热,然后入睡。

林彪房间的陈设,也很简朴。卧室有一张棕床,一个床头柜,一把椅子,一个屏风,云云而已。客厅是散步的地方,身体好时,也在走廊散步,那里有一个茶几、两把椅子。王淑媛看到林彪散步时,经常自言自语,独自发笑。

林彪平时不洗手,不洗脸,不沐浴。吃东西时,把手在沙发上擦擦了事。

林彪喜欢看药书,而且自开药方。他不信西医,说西医骗人。

林彪怕水怕风,对房间、走廊的温度要求极严,在22度左右。然而他并不知道,温度计的度数是假的,被固定在22度上。给林彪用的药,有时是把他所要的药从胶囊中倒出来,换上其余药。有一次,林彪的一个内勤根据叶群的付托装假药,被林彪看出来了,十分恼怒,虽然叶群负担了责任,然则那名战士却被打发走了。由于战士是在“九一三”事宜前走的,失事之后没有被拘审,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王淑媛初到林家之时,不明了为什么林彪周围的人,以叶群为首,包罗卫生、内勤、秘书等都在叶群的指使下诱骗林彪,待她明了缘故原由之后,也就见怪不怪了。可她照样有许多疑心和忧虑。林彪这样的人,怕风怕水,长年生病,怎么可以当副统帅和接班人呢?不外,这些疑心和忧虑只能深深地埋在心中,并不影响她平时的事情。

叶群印象

叶群的一样平常生涯,与林彪大不相同,是另外一个样子。

叶群讲求饮食,固然这是就那时的条件而言的。她强调营养搭配,多食蔬菜、水果和海鲜,不吃肉,以免发胖。她讲求恬静,天天睡觉前,要由内勤做周身推拿。早晨起床,由王淑媛烤热衣服。平时喜欢游泳,常看香港影戏,“文革”时代,香港影戏是克制公然放映的。“九一三”事宜后,专案组把叶群调看香港影戏作为追求资产阶级糜烂生涯方式的证据,让事情人员予以揭发。一位秘书说,叶群看的影戏,许多是江青调看过的,江比叶看的还要多。专案组一听纰谬,这是在攻击“旗头”,连忙要他打住,不许往下谈了。

叶群在“文革”中政治地位不停提升,然而家庭生涯却不完善,甚至不如一个普通家庭。有一次,叶群对老王说:你守死寡,我守活寡。为了首长(指林彪)的身体,我早就与他分居了。

叶群与林彪既存在矛盾,又有共同利益,这就决议了他们要相互依赖,还要不时地提醒对方,制止在多变的政治风浪中翻船。有一次,江青到毛家湾,与林在房间里谈话,叶群让王淑媛在走廊里考察消息,有情况向她讲述。不知什么缘故原由,林、江谈得很不愉快,吵了起来。江青把门一摔,昂着头走了。叶群听到老王讲述后,跪在林彪眼前,请求他以后万万不要顶嘴江青了:你跟她斗,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1969年4月1日至24日,党的第九次天下代表大会召开。在筹备“九大”时代,叶群很想挤进政治局,林彪劝她说:你不要当政治局委员,当办公室主任把秘书管好就行了。你要当政治局委员,把江青往哪摆?你照样欠妥为好。又说:女人不能当政,女人当政,国家就要乱。然而江青、叶群照样都在九届一中全会上进了政治局。

叶群平时对林豆豆很欠好,经常嫌疑林豆豆在林彪那里说她的坏话。有时用脚踢豆豆,用手揪她的头发。两个人的关系十分重要,以致豆豆嫌疑叶群是否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厥后,找到了昔时的接生婆,证实林豆豆确实是叶群所生,然而,母女关系仍然没有大的改善。令人不解的是,叶群对林豆豆的婚姻却是异常体贴,派人在天下范围内放肆为林豆豆选婿。

只管叶群为林豆豆选婿的缘起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还说不清楚,然则叶群想通过选婿来控制林豆豆,而林豆豆则要反控制,是毋庸置疑的。正是由于云云,以是林豆豆自己找的“工具”,叶群差别意;叶群派人给找的,林豆豆也差别意,于是选婿这件事便没完没了地举行下去。倘若不是出了“九一三”事宜,约莫照样很难有什么效果的。

老王与林豆豆

王淑媛刚到林家时,林豆豆才19岁,还在北京大学念书。由于学校离家太远,曾在学校四周租一间屋子,住了一段时间。老王天天送林豆豆到校门口,放学时到学校去接她。冬天,房间里没有暖气装备,还要靠烧煤球炉取温和。厥后,照样回到毛家湾。然则她的房间已经被叶群让给辅助林、叶看书的人住了。

老王的到来,给平时缺少母爱的林豆豆带来了温温和欢欣,使孤寂寡欢的她有了笑容,语言也多了。

从1963年到1971年的八年时间,王淑媛与林豆豆相处融洽,情同母女。“九一三”事宜后,她们天南地北,失去联系。老王同“林办”事情人员一道进了“学习班”,先后在北京西郊原亚洲学生疗养院及大兴劳改农场接受中央专案组的审查。1975年“学习班”竣事,王淑媛重新安排事情,厥后退休在家,颐养天年。林豆豆则被分配到河南郑州一个工厂事情。上个世纪80年代,林豆豆被调回北京,王淑媛重新安排事情,同老人取得联系后,把她从镇江接到北京,她们又团聚了。近十多年来,老人有时住在镇江老家,有时住在北京。林豆豆到同伙家或外地去时,经常带着老人。老人虽然年届八旬,仍然喜欢在林豆豆的照看下四处走动。

老王究竟年事已高,加之年深日久,现在已不大愿意同生人谈论往事;而且每次谈的内容大同小异,殊少新的。

王淑媛,一位普通的老人,有过名誉的已往,也有过不堪回首的日子,但都走过来了。老人不仅有个温暖的家庭,而且另有个同磨难共命运的干女儿林豆豆,她的晚年是幸福的。中国网教育转载本文只以信息流传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看法和态度 泉源:人民网

盘点:毛泽东铁面无私打掉的七只“大老虎”

“打老虎”是反腐败斗争的重要手段。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极少数人经不起考验、腐败蜕化的现象。毛泽东曾铁面无私地处死谢步升、黄克功、肖玉壁、刘青山、张子善等七个“大老虎”。 谢步升是我党反腐败历史上枪毙的第一个“贪官” 从1932年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