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为什么至死不敢回家?曾棒打生坑这位共产党人欠下血债

工作人员忆毛泽东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晚年毛泽东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苏少壬,原题为:《毛泽东、周恩来的最后时光》 毛泽东阅文读书不断 毛泽东希望通过“文革”的大乱进而大治,发动之初并没有想到时间会拖得那么长。1967年他在巡视大江南北时说,“文化大革命”不能再搞了,明

/wp-content/uploads/2020/7/miqqei.jpeg插图

杜月笙与孟小冬。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一起向北,一起向东南。在天下劳苦民众的支持下,节节胜利。受北伐胜利的影响,上海工人举行三次武装起义,终于取得乐成。在1927年3月22日组建了以中国共产党人为主的临时政府,这件事震惊天下,引起了帝国主义列强的恐慌。于是国民党右派蒋介石在帝国主义及大资产阶级的支持下,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将屠刀杀向了他的盟友中国共产党及宽大劳动民众。于是第一次国共合作宣告破碎,中国革命陷入低潮。但“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意识到了只有枪杆子才气出政权,走上了武装革命的门路……

在“四一二”政变时,杜月笙扮演了什么角色?

1927年4月初,上海的形势波诡云谲。4月5日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将自己亲笔誊写的一块“共同奋斗”的牌匾送到上海总工会,同时却磨刀霍霍,准备对他的同盟者中国共产党大开杀戒!而这一系列流动中,打先锋的是上海帮会。

4月11日晚,年仅27岁的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坐一辆汽车,连一个警卫员也没带,来到了法租界华格臬路(后改为宁海西路182号,现为延中绿地约在上海市民林四周——笔者注)杜月笙公馆。他是应杜月笙邀请到其贵寓商议解决工人纠察队与帮会组织“中华共进会”之间的摩擦事宜的。临行前,工人纠察队的总指挥顾顺章曾建议他带一小队工人纠察队员去,但汪寿华笑着回覆:“不用。我和杜先生是老朋友了,这次暴乱乐成,他帮了我们不少忙,给了我们不少枪。再说,不久前一群溃兵滋扰浦东杜家祠堂,是我派兵将他们灭了的。我与他有来有往,翻不了脸。”然则这一次,汪寿华大意了。

一进门,只见大客厅里站着杀气腾腾的大流氓张啸林,边上是杜月笙的四大门生芮庆荣、叶焯山、马祥生与顾嘉棠。汪寿华吃了一惊,连声说:我是杜先生请来的客人……张啸林回覆:等的就是你!说罢将手一挥,只见芮庆荣冲上前来,抡起大棒起源砍下,汪寿华应声倒地……“不要做勒我屋里厢,不要做勒我屋里厢……”不知什么时候,杜月笙跑了出来,他连声高叫:“新房子刚刚造好,拿伊做勒我屋里厢,往后啥人还敢来上门?!”马祥生疾步上前,将汪寿华瘫软的身子塞进麻袋,与顾嘉棠一道抬出房门装上汽车,开到枫林桥,将汪寿华生坑了!这样,就在4月12日前几个小时,汪寿华被杀戮了,使得事情发生时80万工人群龙无首!(见上海解放初马祥生、芮庆荣被捕后的交接,以及上世纪80年代台湾传记文学出书社出书,由章君毂著、陆京士校订的《杜月笙传》第二册第一节“开刀祭旗宰汪寿华”至第六节“白光一道活生坑掉”对将汪寿华击昏于杜公馆、生坑于枫林桥的详细描述——笔者注)。

/wp-content/uploads/2020/7/ueiEVf.jpeg插图(1)

汪寿华牺牲时年仅27岁。

杜月笙一生信仰的是“刀切豆腐两面光”,在大事情中哪股势力都不冒犯。这一次他是严重误判了形势,彻底倒向蒋介石那一边,伤害了共产党!事后,蒋介石照功行赏,封他为少将参议。然则他这套少将服,一生只穿过一次,拍了张照,就压在了箱底。

以后杜月笙拿半生来赎罪,隐秘地、或者是半公然地辅助共产党人与进步人士,他放置中共隐秘党员杨度住在薛华立路(现建国路)自己的住所;杨度去世后,他用自己的车深更半夜送周恩来到杨府见了杨度最后一面,现在周恩来人头值8万大洋;他资助斯诺出书《西行漫记》;他辅助许广平出书《鲁迅全集》……然则都没有用。1949年头,他拖儿带女,带着一家老小脱离上海移居香港,身上只有10多万美金,坐吃山空。他身患哮喘,这种疾病最不适合在香港这种湿热的天气下生涯。听说潘汉年曾派人做过他事情,希望他返回上海生涯;听说他还动过回上海的念头。但实在这是不可能的。杜月笙是何等伶俐的人?在港时代他专门订了份上海的报纸,天天仔细翻阅。1950年刊出的两则新闻令他心惊肉跳:一则是汪寿华义士的遗体在枫林桥挖出,血衣等遗物在新建立的工人文化宫公然展出。另一则是留在上海杀戮汪寿华义士的凶手马祥生、叶焯山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并在逸园举行万人公审大会后,押赴枫林桥,在他们生坑汪寿华的地方枪毙……

杜月笙长叹一声,他在上海发家,曾被外国人称之为“上海王”,但这一次他是再也回不去了……

(摘自《世纪》2019年2月刊 作者为文史学者)泉源:文汇网

叶群跪求林彪:你跟江青斗,没有好果子吃

林彪接见红卫兵(资料图) 当年,林彪家有一位不是家人、如同家人的工作人员,她就是王淑媛。如今她已届耄耋之年,然而精神矍铄,有时甚至透着天真。无论是在艰难的岁月中,还是在宽松的日子里,她都是一位快乐的老人。平时,同事们(包括年长的,年轻的)都

相关文章